嵐禁同人文,請理解後再觀看。
配對:櫻井翔X相葉雅紀

 

 140125 sho birth    

 

來得及的話會有主播生日賀圖。

雖然超過兩小時但我還是要放(欸)

我認真懷疑我擔是否變成溜肩,特地幫他寫慶生文又畫圖畫到死。

最近可能會開放點圖的活動ˊˇˋ

基本上以末子/櫻二為主,有興趣的彭由請多多關注~晚安^_^

 

  該說和相葉的不同,大概是那傢伙直到最後一刻還是沒能說出自己的心情,雖然他本人是說沒有必要了,但如果一件是做與不做都會後悔,那他寧願告白後被甩,明白自己沒戲了,反而比較能夠面對,二宮還是離他在最近的地方,平常相處的時間也比松本還要長,要是說從來沒抱過那樣的期待,絕對是騙人的。

 

  之後幾個主廚和服務人員陸續抵達崗位,在相葉的簡單介紹後帶往包廂,基本上好像沒有特別不吃的食物,所以就全部交給主廚自由發揮,換上制服的相葉整個專業感都起來了,讓原本互動自然的櫻井都不自覺說了敬語。

 

  還真如相葉預料,客人從開門到打烊從未間斷過,有預約有排場有現場,櫃台人員忙得不可開交,雖然想起身幫忙但想起相葉的叮嚀還是乖乖坐回沙發椅上,雖然辛苦,但相葉總是熱情微笑的招呼每位客人,不曾露出一絲不耐煩的表情,對他而言就算料理再好吃,裝潢在華麗,若少了人心,那麼這家店永遠不會長久。

 

﹉﹉﹉

 

  「累死我啦──!」

 

  「今天辛苦了~~!」

 

  熄燈後相葉總算能夠鬆一口氣,跟其他夥伴們互道辛苦跟再見後,先是走到櫻井的包廂內,發現空無一人才又走到後面的休息室,只見櫻井已經買好一打啤酒坐在椅子上等候。

 

  「嘛、只是超商的酒,希望你別介意。」

 

  「是不介意啦,這樣喝的比較不心痛。」

 

  接過櫻井給的生啤,相葉一口氣乾到底,另一手則順勢將係緊的領帶扯下,櫻井盯著這個場景,怎麼覺得全身開始燥熱不對勁,想掩飾自己緊張的情緒便開始胡言亂語:「我說啊,一般人看到你那副裝扮絕對會愛上你的!」

 

  「咦?你說酒保服嗎?」

 

  「酒保服或什麼都好啦,相葉さん你真的很努力啊,總覺得看你這麼拚命的樣子…自己都羞愧起來了。」

 

  「呃櫻井さん你太誇張了吧?還有,你是不是醉了啊?臉超級紅的說──」

 

  「才沒醉──雖然我在等你的時候已經先喝半打了……」

 

  見地上的瓶瓶罐罐這根本超過了吧,真不曉得這個人到底是來幹嘛的,浪費美好的假期就只為了來這邊喝酒聊天嗎?

 

  「對了,是說櫻井さん你今天這麼早來…有什麼事嗎?」

 

  今天剛遇見時先被櫻井搶先問了,其實他才想問為什麼一大早就出現在店門口呢,看他沒拎商務包應該不是要談公事,但是那髮型跟衣服…實在很難讓人理解。

 

  「啊對!那個啊、我提的那個比賽,你別在意,那只是隨便說說的而已。」

 

  「咦?」

 

  「嘛…拿感情來打賭感覺很輕浮吧?而且又不是想要就能馬上擁有的東西,還是得靠緣分不是嗎?」

 

  「嗯……是啊,櫻井さん你…該不會有新對象了吧?」

 

  「欸?沒、沒有啊!你怎麼會這麼想?」

 

  相葉總是會在談話中天外飛來一筆,老實說這點真讓櫻井招架不住。

 

  「那你還喜歡二宮嗎?」

 

  「呃……」

 

  這回櫻井徹底無言以對,他回答不出來,喜歡的定義到底是什麼?而自己到底想從對方身上得到什麼?

 

  「…我不是沒有想過潤以外的人,只是沒想到又是再重蹈覆轍……」

 

  「什麼意思?」

 

  「沒什麼、快點收拾好回家吧!明天還要奮鬥呢。」

 

  結果在相葉單方面的結束對話下之後,就再也沒收到對方傳來的訊息。這習慣是從什麼時候開始養成的呢?每天清早總會接到一封來自相葉「早上好」的短信,但星期日卻沒收到,是因為太忙了嗎?那還是別打擾對方比較好吧。

 

  結果持續到第二天、第三天,手機仍然是安靜地躺在桌旁,櫻井變得有點神經質,終於好不容易盼到的鈴聲,來電的傢伙卻是二宮。

 

  “喂、翔,松本那混蛋有沒有跟你說什麼?”

 

  “啊?”

 

  什麼時候松本又變成混蛋了?這兩人不是才剛甜蜜蜜度過一個美好的週末麼?

 

  “他真的很大膽……星期一打來一句暫時見不到面了,我都還沒問為什麼他就給我飛去法國了!搞什麼啊?!”

 

  咦?去法國?這件事完全沒聽相葉提起,所以是很突然的囉?那麼相葉是不是也跟著去了呢?可惡、想到這點他也開始心神不寧,但還是故作鎮定的回覆二宮:“嘛…搞不好又是給你個驚喜之類的,你就別想太多吧…”

 

  “他以為哪來這麼多驚喜!他回來我就給他一個超大驚喜!叫他去死然後分手!”

 

  看來這次二宮真的是氣到了,還被掛電話,被當成出氣筒已經習慣的櫻井倒是沒什麼感覺,他比較在意的是相葉有沒有同行這件事情,出自於朋友的關心應該很正常吧?於是久違的撥出國際電話後等待對方接聽。

 

  “你好我是相葉──”

 

  似乎是沒確認對象是誰就接聽了,原來這個人開頭是這麼說的啊,說到這,自己好像幾乎不曾和相葉講過電話,原本激動的心情變得開始緊張,小心翼翼的回應:“我是櫻井……”

 

  “欸?”

 

  呃,真是誠實的驚訝聲。

 

  “那個……你現在在法國,對嗎?”

 

  “是啊、怎麼了嗎?”

 

  “沒有啦,我想說這幾天都沒你的消息,是說怎麼這麼突然?我這邊二宮他已經快要爆炸了哦?松本さん是在計劃什麼嗎?”

 

  又是近乎五秒的沉默,最後相葉沒有正面回答櫻井,平板的回應:“是說國際電話很貴啊,我們七天後就回國了,到時再說吧。”

 

  掛掉電話後,相葉傳了封短信,內容淺然易懂,但櫻井卻盯著他看超過五分鐘沒有動作,到了下午、晚上、回家後都想不透該怎麼答覆。

 

  “櫻井さん,我打算告訴潤我的心情,你覺得呢?"

 

 

 

 

 

 

 

 

  “加油喔( ゚)

 

 

 

  ……爛透了。

 

  為什麼在傳送這個訊息的同時卻是希望對方已失敗收場呢?然後自己再好好地安慰他……這行為根本就像佈好局挖坑給他跳一樣,結果到頭來,性格扭曲的其實是自己嗎?

 

  之後就再也等不到相葉的回覆了,這更是讓櫻井接下來的六天都忐忑不安,明明一個星期對他而言應該是很短暫的才對,為什麼實際上卻覺得度日如年呢…

 

﹉﹉﹉

 

  「Bonjour~」

 

  一週過後,櫻井總算是約到相葉了,見到面對方俏皮的用法語打招呼,看似很有精神,但隱約覺得是在逞強,坐下後面對面氣氛卻變得生疏起來。

 

  「其實啊,潤是打算在法國跟二宮さん求婚啦,雖然說掛著去學習的名義,實際上只是在替他們挑蜜月地點吧我猜。」

 

  櫻井都還沒開口,相葉就先說明了,這個松本潤還真的是任性到不行,自己的私事還可以硬拉其他人下水,但聽完後腦中立刻浮出一個疑問,那你的告白呢……?

 

  「你說了嗎…?」

 

  「嗯?說了哦。結果就跟我預料中的一樣,潤的眼中除了和還是KAZU啊!」

 

  講到這邊,櫻井這時才發現相葉眼睛有些紅腫,今天戴眼鏡就是因為這個原因麼?

 

  「……啊~煩死了!真是、火大啊!松本也是!二宮也是!為什麼都已經那麼幸福了還要來搗亂別人啊?!」

 

  「呃…櫻井さん?你還好嗎?」

 

  「一點也不好!我喜歡的人全部都喜歡松本!是怎樣?該不會之後我也會喜歡上他吧?我最討厭他了好嗎──!」

 

  相葉本來要衝向前阻止正洩斯底里的櫻井,此時卻聽見幾個關鍵字,立刻抬起頭詢問:「咦!等等、你剛才說什麼?」

 

  「……我最討厭松本潤了。」

 

  「不對、是上上句。」

 

  似乎是意識到剛才自己脫口而出所說的話,櫻井捂住嘴一副說錯話的模樣,想解釋卻又一直語塞,最後支支吾吾的說道:「呃……不是啦,我不是那個意思,其實呢……嘛、你知道的,就是……」

 

  「你其實喜歡我嗎?櫻井さん。」

 

  「對!不、不對啦!」

 

  這種久違的急促心跳算什麼啊?而且為什麼明明還沒開喝臉卻這麼紅啊?而且想好好講一句話都沒有辦法,雖然他真的很不想承認、他都是快三十的大叔了啊,這樣的少女情懷是怎麼回事……

 

  「不對嗎?那是我誤會了、抱歉。」

 

  「等等、是說…我不知道啊!如果我說喜歡的話,那我們就會開始交往嗎?交往後我應該做些什麼?我應該改叫你雅紀嗎?」

 

  明明對二宮都不曾有這樣的考慮,如今卻是徹底的套用在相葉身上,他思緒好混亂,但首先最重要的應該是……

 

  「總之請多多指教了!」

 

  這男人在居酒屋差點土下座了,簡直古板到了極點吶──

 

﹉﹉﹉

 

三個月後──

 

  「我當初以為翔是個很不苟言笑的人呢,結果意外的是個笨蛋。」

 

  「哈?你才是,初次印象是笨蛋,之後也是笨蛋!」

 

  「真的假的?我有這麼容易被看穿嗎?」

 

  兩人並肩走在人行道上,一路上有說有笑,相葉興奮的帶路,看見熟悉的招牌後拉起櫻井的手衝向盡頭。

 

  「老闆娘──我要兩份麻婆豆腐──要超辣哦!」

 

  「咿!等等、雅紀──」

 

  「唉呀是雅紀啊!好久不見~~上次看到你還這~麼小呢!」

 

  語畢老闆娘立刻用食指跟拇指比出米粒大小的尺寸,相葉開心的隨聲附和,櫻井則是在一旁懶得吐槽……這時注意到在旁肩膀無比僵硬的櫻井,老闆娘高分貝的說道:「啊啦這位是?雅紀的男朋友?」

 

  「噗──!」

 

  差點沒把嘴邊的茶噴出來,櫻井一臉惶恐的看著老闆娘,只見相葉驕傲的說:「對!對!他叫櫻井翔,很帥吧?」

 

  「對呀~跟你很配,啊是說、老闆在樓上,你快去跟他打招呼吧!」

 

  「好──等等我~」

 

  於是相葉匆匆忙忙地奔上樓,櫃台只留下櫻井跟老闆娘兩人,見坐立難安的櫻井,對方緩緩地說道:「能看到雅紀這麼有精神我也就放心了呢。」

 

  「其實我們這種小店做出來的料理根本稱不上是什麼頂級美味,可是雅紀他從小就老愛往我們這跑,說什麼要把麻婆豆腐發揚光大,結果去讀法國學校,真是搞不懂他啊──」

 

  在旁聽的櫻井點頭如搗蒜,相葉這傢伙一定當初什麼也沒想,認為只要有關料理又是國際學校就跑去留學了吧?

 

  「不過感覺那四年很辛苦呢……也幾乎很少聯絡,結果那孩子前陣子突然打電話給我說要來看我,順便介紹他喜歡的人給我認識,嘛~」

 

  見老闆娘似笑非笑的模樣讓櫻井有點無地自容,所以這個意思是……早在相葉傳那封訊息的時候就已經對自己有好感了嗎?

 

  「真是笨蛋啊……」

 

  事後回想起來,還真的只有愚蠢兩個字可以形容,不斷地拐彎抹角、不斷地想說服自己、說服別人,結果兩個人在同個圓圈朝著相反的方向行走,最後又遇見了。

 

  然後彼此還很驚訝、互相指著對方說「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裡?」又或許,這就是一種緣分吧。

 

  而究竟我們當初是為了什麼而決定在一起,好像一點也不重要了。

 

(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橘 的頭像

Unchange

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