嵐禁同人文,請理解後再觀看。
此為全員長篇,無絕對配對,請慎入。

 

 

06

 

  這個禮拜都住在相葉家,跟櫻井的套房比起來是小了些,不過相對的溫暖許多。隨便說是為了要拍新的題材才待在這裡,相葉雖然覺得有點詭異但也樂此不疲,那些之前的複雜情緒一點也不重要,只要你記得回來就好。

 

  不過,二宮的手機倒是三不五時響個沒完,然後他就會突然消失個三到五小時,講是去拍照,明明連角架鏡頭都沒帶,嘖、騙我不懂攝影嗎。

 

  「我也要去。」

 

  「啊?」

 

  已經蹲坐在玄關穿鞋的二宮,前面突然擋了個影子,雙手交叉一臉不悅的說道:「你新的主題是什麼?為什麼要一直跑出去拍照啊。」

 

  「…怎麼啦?主角不是你就不開心嗎?」

 

  是不開心,因為你根本不是去拍照!

 

  見相葉緊咬下唇不說話,彷彿一開口就會哭出來一樣,二宮露出有些憐惜的表情順勢抱住相葉的腰。

 

  「傻子,你又在想什麼?我可從來沒拍過你之外的人。」

 

  講完感覺有點矛盾,趕緊補充:

 

  「啊、八卦除外。」

 

  「…我不知道…每次你一關上門,我就覺得你離我越來越遠,可以告訴我嗎?你到底要去哪裡…」

 

  二宮抬起頭,望著從上方凝視自己的相葉,有些無奈的嘆了口氣,故意看著地板,緩緩說道:「其實跟你說要去老家,是騙你的。」

 

  ──我早就知道了。相葉心想,但他沒說。他知道二宮在試探他的反應,只要覺得狀況不對他馬上就會停止交談。

 

  「因為我覺得很丟臉、而且也不知道要怎麼跟你解釋,所以乾脆不說了。」

 

  「什麼事?」

 

  相葉明白二宮是最打從心底替他想的人,即便自己總是喜歡陷入自我迴圈的思考內,對方總是不厭其煩的安撫,所以相反的,他希望二宮知道,自己也會無條件包容和接受對方的一切。

 

  「我啊…在跟男人同居呢。」

 

  此話一出,相葉整個人嚇傻了。不是沒有辦法理解,而是這個答案完全超出他的想像之外,可是二宮的語氣卻是如此平靜,讓他的思考陷入一片混亂。

 

  「………然後呢?」

 

  知道二宮在等自己開口,沉默了盡十秒後相葉勉強回應一句。

 

  「我以為你會說『真的假的?!』或是『你騙人!』之類的。」

 

  「開什麼玩笑…如果你是騙我的我一定把你揍扁…」

 

  雖然如果是真的他才該把他揍扁?他的反應什麼的一點也無關緊要吧!別再講跟話題無關的字眼了好嗎?相葉真想這樣大吼,可是二宮抱著他,就只是輕輕的摟住,就讓他無法動彈。

 

  「對不起。因為生活真的快過不下去,剛好一些因緣際會…就借住在他家了。」

 

  聽到這句見相葉有話要說,二宮加大音量強調並且打斷:

 

  「你想說那為什麼不住你家吧?我有我的考量,而且一開始就說了,我覺得很丟臉。你幫了我這麼多,到頭來我還是一事無成,再整天跟你待在一起,我絕對會瘋掉。」

 

  「抱歉、我只是不想讓你知道我狼狽的樣子。」

 

  不曉得為什麼,在相葉面前二宮總是堅持著那無謂的自尊心,明明在其他事物上為求順利或方便,他可以捨棄任何東西。

 

  「你是喜歡他才跟在住在一起的嗎?」

 

  「他只是被一個窮鬼纏上的苦主罷了,要說喜歡的話我當然喜歡啊。」

 

  對除了相葉之外的其他人,他都是從最現實的層面考量,對自己有利便是喜歡,就是這麼簡單。

 

  「那麼我呢?」

 

  啊啊、他最不想面對的問題最終相葉還是說了。要是喜惡的情感那麼單純的話,他怎麼會此時此刻一句話都說不出口呢?

 

  「…我希望ニノ你快樂,無條件的對我笑著,可是你難過你生氣的樣子,我也會照單全收啊!我一點也不想你把你的失落和無助發洩在別的男人身上!」

 

  「………因為你知道的話,一定會幻滅的。」

 

  「哈…?」

 

  二宮的臉突然使勁的埋在相葉的胸膛裡,似乎是在遮掩他現在臉上的表情,這個場景可說是前所未見。

 

  「ニノ你是在害羞嗎?啊痛痛痛痛痛!」

 

  腰內肉被狠狠的擰了一圈,超級無敵痛。

 

  「…少囉嗦啊!肉這麼多,該減肥了吧!」

 

  「你還說呢……又不是什麼氣質女星幻滅個什麼勁啊…」

 

  「閉嘴!唔…嗯…」

 

  還沒說完,二宮的唇硬是被相葉堵上,毫無情趣可言,就是「閉嘴」。

 

  「我感覺到了喔…ニノ對我的愛。

 

  他一直都覺得二宮的個性很妙,十句有七句在說謊,八句在騙人,九句要把它當反話來聽,通常隨便就說出口的,多半都不是認真的。而不斷繞圈子玩躲貓貓遊戲,那就是一直深藏在他內心的真心話。

 

  「少自以為是了,我什麼時候說我愛了?」

 

  「又聽到了!我也超愛你的喔。」

 

  「……煩。」

 

  本來真的沒有打算要說出口的,這難以言喻的心情。真不可思議,被相葉這麼一說,好像真有這麼回事,太恐怖了,這簡直跟催眠一樣。

 

  「愛你又怎樣?我可是跟別的男人上過喔。」

 

 

 

 

  啊,變臉了。

 

  「嗯哼?要分手嗎?」

 

  二宮故意裝做神態自若的樣子悠悠的說道,只見相葉的臉色越來越扭曲複雜,大概內心也正在天人交戰吧。

 

  「……怎麼可能啊,笨蛋!」

 

  「可惡~那傢伙到底何方神聖啊!還有你竟然這麼簡單就送出貞操!啊~好火大!」

 

  「又不是女人在意什麼處女情節啦。」

 

  在和相葉進行這些沒營養的對話同時也鬆了一口氣,其實二宮最難開口的事情就是這個,剛才順勢就用半開玩笑的語氣說出口了,好險相葉的反應讓他知道他不可能不在意,但他願意接受。

 

  「我就不信之後你不會拿他跟我比……」

 

  相葉的低咕在二宮隨口回應「你又在碎念什麼啦」後結束,接著事情告一段落後,二宮又走回玄關的台階上準備離開。

 

  「你還是要去喔!你這光明正大出去偷腥算什麼!」

 

  「煩死了,我是要去跟他說我告別單身啦!」

 

  「真的假的?那我們順便在外面吃吧!交往紀念日!」

 

  「你戀愛的思考模式真的很少女耶……」

 

  於是在相葉的半強迫下跟著一起出門,沿路上那傢伙不斷的竊笑、傻笑、偷笑,要不是這附近人煙稀少二宮絕對加快腳步不想讓任何路人知道他們認識。

 

  「啊……應該在晚個幾天的……」

 

  「什麼?」

 

  「我的生日呀,兼交往紀念日挺不錯的吧!」

 

  「哦,那我們現在先分手,然後你的生日、紀念日、所有要送禮的節日都在那天一起吧。」

 

  「啊!不行啦!算了算了、照舊!」

 

  「哈哈哈哈哈──傻~子!」

 

  嗯…這算什麼?開花結果的戀情?二宮想完都覺得想吐。他對相葉是愛嗎?隨便啦。壓抑的情感一口氣爆發出來,而且對方照單全收,雖然是寒冬,在這時候無人的小巷弄,不想放開彼此手牽著手,竟然有種滿足且沾沾自喜的笑容,大概是被那傻瓜傳染了吧──

 

﹉﹉﹉

 

  「ニノ!你真慢!咦?這位是…」

 

  「我是相葉雅紀!」

 

  打開大門直撲眼簾的是相葉逼近的身影,二宮整個被推到門外面去,因為在那之前二宮已經再三警告過他不准講一些愛啊交往啊男朋友啊有的沒的才願意讓他跟,現在相葉就只能用行動來給櫻井下馬威,不太友善的上下打量對方,只見櫻井先伸出紳士的右手,笑著說道:「你好,我是櫻井翔。」

 

  「因為那傢伙說很想認識你,帶他來應該沒差吧?」

 

  「完全沒關係!先進來吧。」

 

  櫻井殷勤的招呼,在踏進玄關前二宮稍微留意鞋櫃的地方,沒有女鞋。至少能夠確定那傢伙不會是要把老婆介紹給自己,二宮暫時鬆了口氣。

 

  「相葉さん就是之前打過來找ニノ的那位吧?」

 

  「哈哈…對啊,那時候我以為是ニノ本人,結果講完才發現搞錯了。

 

  現在的氣氛整個變得很微妙,三個人坐在不算寬敞的長型沙發上進行簡單的對話,中間夾了一個二宮,該說他們的共同話題也只有二宮了吧。

 

  隱約察覺到櫻井的眼神不時的透露出他需要私人的空間,可是啊…相葉就好像也知道這點般死都不肯讓他們有所接觸,在二宮眼裡只有幼稚又無聊可以形容。

 

  見櫻井的表情有些異狀,但二宮明白那是不方便在有第三者前提起的事,於是委婉的詢問:「翔,你還好嗎?」

 

  「………我想抽菸。」

 

  該死,是有那麼誇張麼?

 

  「雅紀,你先到樓下等我好不好?」

 

  「……好啦,你快一點喔,我肚子餓了。」

 

  這回相葉很識相的起身,或許在坦白前他跟櫻井的感情也得釐清吧。而這就真的是他們之間的事情了。

 

  清脆的鐵門關上,突然間房間裡的氣氛變得相當凝重,櫻井十指交叉扣在自己的臉上,像走投無路般的說道:「我覺得我有病……」

 

  「啊?性病麼?」

 

  「誰跟你說那個…我是說我們這樣…真的很病態吧…?」

 

  看櫻井一臉世界末日的沮喪臉,二宮望著那又開始焦慮症候群發作的人,輕撫對方的肩,講句一點也不像安慰人的話:「現在才意識到會不會太晚了啊櫻井翔さん。

 

  「你不會覺得很噁心嗎?」

 

  「我是無所謂啦,誠實面對自己慾望不是很好嗎?」

 

  再說真要覺得噁心,哪可能還跟你搞這麼多回合啊──

 

  「你當然無所謂,在你心中除了利益之外什麼也沒有。」

 

  櫻井的言語突然變的苛薄,雖然二宮清楚這人偶爾就會像這樣講些莫名其妙的話,但對於這句指控他可沒辦法裝作沒聽見,收起原本半微笑的臉龐,認真的回應:「當然有,還有你少一副自以為了解我的語氣說話。」

 

  「我是不了解你,但在我眼裡看來你就是這副德性!」

 

  「……櫻井翔,你叫我來就是想找我吵架?不過就是老婆回來一趟你就後悔的要死啊?那你當初別做不就得了,我也沒有要你負責,請問你是在怕什麼?」

 

  「我怕我愛上你!」

 

  這下換二宮愣住了。

 

  「我知道我們之間並不存在任何可能,我也知道這只是我一時鬼迷心竅…但她來找我的這一個禮拜,我對他只有滿滿的罪惡感,我覺得不能再若無其事下去…但我也不想捨棄任何一邊…」

 

  夫妻倆幸福快樂的生活和跟失業男子過著沒有明天的日子他竟然無法選擇,櫻井翔這男人真的沒救了。

 

  「…有什麼好煩惱的,當然是投回你老婆的懷抱啊。」

 

  「哪怕只是形式上的關係也好,當初會結婚,不就是確信彼此是要走一輩子的人嗎?不要隨便就說要捨棄啦。」

 

  二宮的話就像是當頭棒喝一樣,徹底的打醒了櫻井,這也才領悟到,年輕你有的是本錢、是機會,你可以貪玩、可以去冒險,可是繞了一大圈,你還是得回歸本位。

 

  「我說翔……你真不適合當壞人。」

 

  「我本來就…唔、嗯…」

 

  還沒說完、二宮主動將櫻井吻上,該怎麼說,看到如此煩惱又無助的櫻井讓他感到很興奮,都忘了還在樓下等候的「男朋友」,兩人便在沙發上情不自禁的熱吻。

 

  「相葉さん在等你吧?」

 

  「我也在等你啊。」

 

  原本一直堅持的理智又被二宮的話弄的煙消雲散,正打算伸手退去上衣時,門外的鈴聲巧妙的在這個時間點響起,被拉回現實的兩人也只好摸摸鼻子暫時結束。

 

  原本以為是等得不耐煩的相葉,結果是貴夫人。二宮簡單的打了聲招呼後便離開,完全刻意閃避掉櫻井那隱約又投射過來的不安視線,走到樓下看到坐在地板上打盹的相葉,忍不住跑到旁邊大吼:「走啦───!」

 

  「嗚啊、耳鳴了啦!」

 

  「快啦我好餓──」

 

  結果沒跟櫻井坦承相葉的身分,也沒跟相葉報備剛才的事,不過固定伴侶或穩定交往這個頭銜或狀態,真的有那麼重要嗎?至少對二宮來說不是。

 

  當天晚上靈機一動更換了最新動態:

 

  人生苦短啊,要即時行樂~

 

(持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橘 的頭像

Unchange

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