嵐禁同人文,請理解後再觀看。
此為全員長篇,無絕對配對,請慎入。

我一直很猶豫竹馬到底要誰在前面。(認真)

 

09

 

  事隔一天和相葉間的尷尬氣氛仍沒改變,平時總是賴床要人三催四請的二宮今天反常的起了個大早,是因為久違的面談讓他緊張到失眠呢、還是昨晚的不歡而散呢?大概兩者都有吧。

 

  頂著沉重的黑眼圈,坐在沙發上確認相機的電源和自己的攝影作品,突然間身後的房門開了,相葉從裡頭睡眼惺忪的走出來,二宮嚇得差點把手上的鏡頭摔到地上,對方似乎只是起來上廁所的,連客廳也不撇一眼就走進浴室。

 

  直到再次關上門,二宮緊繃的心情才暫時鬆懈,認識相葉這麼多年,吵架也算是稀鬆平常的事,一直以來他們都是採取「今日事今日畢」的處理模式,就算當天再怎麼爭執再怎麼不愉快,隔天也不准再給對方臉色看。

 

  不過偶爾還是有例外,拉不下臉的二宮和想裝沒事的相葉,冷戰兩三天的情況也是不勝枚舉,但最最重要的一點是,他們起口角的原因從來不會是工作,二宮先前也曾和相葉說過他不會拿工作來跟他生氣,因為不值得。而自己說過的話、卻是由自己破了戒。

 

  還有至今仍無法堅定的說出彼此關係的兩人。

 

  應該說他要用什麼樣的眼光和標準來對待相葉?

 

  告白告的不明不白,緊接著兩人陷入這樣的膠著狀態,越想越偏的二宮開始焦躁起來,這樣一連串的思考下來時間竟然轉眼間就到了9點,正常作息的相葉這回開了門便淡定的去廁所刷牙洗臉整理儀容,總是黏在自己旁邊的他,現在卻坐在正對面,空氣中流露出一股生疏的感覺,但還沒完、接著迎來的是令人窒息的沉默。

 

  「是說……我好像沒有刮腳毛啊,不要緊吧?」

 

  相葉的提問讓二宮噗哧一聲,用「那種事誰在乎啊」的眼神看著對方,接著忍不住犀利的回應:「你以為是要拍裸體寫真麼?」

 

  「嘛…我怕他們要求啊、刮掉刺刺的我會很沒安全感耶。」

 

  前陣子相葉突然一時興起無厘頭的將腳上的毛全刮光,當時還對二宮炫耀他有雙滑嫩細長的美腿,結果隔幾天毛囊的生長力發威那人整天喊又癢又刺的,從頭到尾都當笑話看的二宮當然是在那要長不長的尷尬時期瘋狂的幫相葉「馬殺雞」,而他本人堪稱那是他人生中最恐怖的黑暗時期。

 

  似乎是想到當初的畫面,二宮忍不住笑出聲,逐漸化解掉剛才不融洽的氣氛,這時相葉主動起身,走到他的老位置、興致勃勃的環抱住對方。

 

  「幹嘛啦。」聳聳肩、做出想掙脫的樣子,卻主動將相葉的掌心合起。

 

  「抱一下嘛!」

 

  「一下一百円啦。」

 

  「那我死都不放開!」

 

  「你有這麼窮嗎!」

 

  「嘻嘻嘻哈哈──」

 

  又是那感覺要破音的笑聲,卻也只有這個聲音能讓他安心,斜躺在相葉懷裡,沉思了會二宮突然用頭頂撞了對方一下說道:「吶,你交過女朋友嗎?」

 

  「喂!你這話也太瞧不起人了吧──再怎麼說我大學也是很受歡迎的、一兩…呃…八九個女朋友根本不算什麼!」

 

  「喔──那恭喜你,第十個女朋友是男的。」

 

  二宮用鼻子哼氣笑了一聲,看他笨拙的樣子就知道沒什麼豐富經驗,那倒是無所謂,從零開始學習的更快。

 

  「少一臉不相信我的樣子!跟你說我技術好的很!」

 

  「哦──」

 

  這傢伙倒是說起大話來了。二宮似笑非笑,湊近相葉的耳朵低聲呢喃:

 

  醜話說在前,我的要求可是很高的喲?

 

  直男跟處男,二宮不禁感嘆自己也太會挑了吧。

 

﹉﹉﹉

 

  回到房間看著雙腳貼齊雙手併攏全身僵硬的相葉整個人像木頭般倒在床上,瞇起眼睛卻隱約用視線往門邊偷看,隨後進門的二宮擺出死魚眼問道:「這是幹什麼?」

 

  「你!要做快做!我可沒什麼耐心的!」

 

  「你是要我做什麼啦。」

 

  「我怎麼知道你要做什麼?反正我不會反抗,你儘管放馬過來!」

 

  看著似乎完全搞錯自己立場的相葉,二宮只能深深長嘆一口氣,用食指與中指按壓著鼻翼,算了被這傢伙一搞什麼興致都沒了。

 

  「……今天還是算了,趕緊準備吧。」

 

  丟下這句之後二宮便走出房間,丟下一頭霧水的相葉,之後這話題彷彿成了一個禁忌,想開口問馬上被對方用眼神逼退,在這種壓迫的環境下也只好安分點等事後再詢問了。

 

﹉﹉﹉

 

  約定的時間到了,翹著嘴不太愉悅的二宮與興奮完全寫在臉上的相葉來到了經紀公司,簡單的報上姓名和原委很快地便有人接洽,要他別展現出很開心接到這工作在一踏進門就破功,深怕待會那沒腦筋的傢伙會胡亂說話,想到得替他善後二宮的眉頭就越糾越緊。

 

  「你好,我是社長喜多川。」

 

  「我是相葉雅紀!」中氣十足的自我介紹,社長的眼神馬上為之一亮,接在後方的二宮才緩緩說道:「…我是二宮。」

 

  「相信你我的時間都很寶貴,我們就長話短說吧。二宮さん和相葉さん都是我們公司目前所需要的重要人才,若你們願意,隨時歡迎你加入我們的行列。」

 

  此話一出兩人都傻眼了,還真的是長話短說,連個問答題都沒有直接自己就有選擇權嗎?正當二宮還在思考這詭異的狀況時相葉搶先回答:「是的!喜多川先生,我們絕對不會讓您失望,我和ニノ…二宮絕對能合作無間!」

 

  「那我真的很期待呢,二宮さん呢?」

 

  說這句話的時候眼神卻還是直盯著相葉,二宮多少明白這代表什麼意思了,自己多半是個買一送一的促銷品,內心雖然咬牙切齒但還是只能裝作極為樂意效勞的表情回應:「是,以後也請多多指教。」

 

  簡單的說明公司的營運狀況,還有介紹簡單的行程安排後便拿出合約遞給相葉,若看過之後沒有問題就可以簽約了。

 

  如同賣身契般的薄紙二宮雖然也想一探究竟但相葉卻被帶到私人的房間去了,這時他越來越不理解自己今天的身分到底是什麼,攝影師?監護人?伴侶?還是只是個拖油瓶……

 

  攝影師並非簽約的模特兒,社長的意思是讓二宮擔任負責拍攝他們旗下培訓出來的藝人們,他們想塑造與一般沙龍照不同的氛圍,認為攝影風格與眾不同的二宮會是個最佳人選,所以雖然名義上是跟公司合作,但收入一樣還是起起伏伏,只不過多個管道可以接案子罷了。

 

  不想在沉浸於煩悶的氣氛裡頭,二宮走出接待室到轉角的吸菸區裡打算吞雲吐霧,這時才想起好像沒帶到菸出門,情緒開始越來越焦躁,這時自動門又再次開啟,一名身穿簡單格紋襯衫的男子走了進來,明明沒太陽卻帶著墨鏡簡直不自然到了極點。

 

  「呦、你是生面孔耶……」

 

  透過墨鏡對著二宮上下打量,只見對方越靠越近,歪著頭不解地詢問:「我們是不是在哪見過面?」

 

  這句話讓二宮下意識倒退三步,保持警戒謹慎地回應:「你帶著墨鏡就算見過也看不出來吧。」

 

  「哦……抱歉抱歉,一時習慣就…」邊說邊將墨鏡摘下,帥氣地插入胸前口袋中,再一次的自我介紹:「我是松本潤。」

 

  在對方說話的那剎那彷彿四周的場景都凝固了,只剩下彼此交流的眼神,二宮完全無法移開視線,直直望著那三不五時放出電流的雙眼。

 

  「我是二宮。」

 

  「二宮和也。」

 

  「是……嗯?」

 

  這下換成狐疑的表情凝視著對方,只見松本突然像茅塞頓開般的張大嘴巴,然後自顧自地點頭,這一串動作讓二宮忍不住詢問:「…怎麼了嗎?」

 

  「沒什麼,你是嵐大畢業的嗎?」

 

  原本並不打算刻意裝熟的二宮既然對方提了他也就承認:「是啊,我們是同學呢,松本さん。」

 

  「難怪~~!我一直覺得你很眼熟!終於想起來啦!我想了一整晚啊!」

 

  對於松本的比喻二宮忍不住失笑:「一整晚也太誇張了吧。」

 

  「咦?啊啊、那是誇飾用法嘛。」

 

  哦,他差點忘了他現在是松本潤,不是MJ,眼前這個人多半不知道他的真實身分,現在說出來只會更加混亂吧……於是松本便將剛才不小心脫口而出的話草率帶過。

 

  「是說,二宮さん你怎麼會出現在這啊?該不會也是我的粉絲吧。」

 

  「你想太多了,我是來這工作的。」

 

  這他當然知道,還順便帶了個人來對吧,要不是他對小栗開口事情才不會像你想像發展的那麼理所當然呢。

 

  「哦?二宮さん也想出道嗎?」

 

  「哪可能,是你們千萬不能得罪的攝影師。」

 

  「哈哈哈──那之後遇到你我要多注意了!」

 

  眼前這名曾是同窗的少年就是自己憧憬多年的攝影師カズ,怎麼感覺有些微妙,他的人跟他發表的作品總覺得有種說不上來的突兀感……一時間松本解釋不出這種感覺,但從前對二宮的印象也不壞,應該說是沒印象才對。

 

  「哈哈,還請你多多指教啦。」

 

  表示誠意的雙方握個手,這短暫的相處讓二宮覺得松本不像螢幕上那樣充滿明星光芒,反而很普通,剛才的對話也很自然正常,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曾是老同學的關係,但這樣的感覺並不壞。

 

﹉﹉﹉

 

  回到房間相葉已經待在裡頭一臉緊張不安的樣子,直到看見二宮情緒才整個放鬆,馬上起身開心的說道:「ニノ,我們要一起加油喔!」

 

  「我們」……

 

  對二宮而言卻是個殘忍的詞彙,相葉你的天真,你的善良,卻造就了我的醜惡,我的忌妒……

 

  一直以來都是他心靈的依靠,卻彷彿又是孤身一人了。結果到頭來自己才是最丟臉的那個…想以平常心對待相葉,如今他卻堅信那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持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橘 的頭像

Unchange

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