嵐禁同人文,請理解後再觀看。
配對:以二宮和也為中心。

 

啊囉哈,這裡是啊橘 荒廢了這裡很久,基本上是完全沒在追新番組了(會刷WB就是了)

所以近期更新的文章都以架空為主,最近有什麼萌點懶人包可以丟給我XDDD(欸

這篇文從有POCKY那支廣告就開始了(啊已經爆雷了)

覺得眾多的CM都快可以串成文章啦XDD(並沒有)

其實很猶豫CP寫櫻二,因為我的櫻二J總是陰魂不散www

我有想過這篇文有兩種end 要看end1會放連結 end2也有

這樣好像還不錯欸!!!!有種玩bl game的feel XDDD(想太多

嘛總之也要我寫到結束再說囉 請多指教啦~

 

 

01

 

惡魔(英文:devil)是各種宗教、文學作品、影視作品中虛構的擁有超自然力量的邪惡存在,通常是特別強大的魔鬼。人心所浮現的惡意即是惡魔。

 

當人類遭遇到自然力量的威脅、自己或者他人的惡意,自然而然會去尋找其源頭。而這些造成惡意的原因,被具體化形成了邪靈、惡神,甚至到最後形成了所謂的惡魔。

 

對於人類來說,惡魔是迷信的產物,也是不存在的,但是「惡魔般的」亦及「有害的」東西卻會因人自身的惡意而困擾著人們,「惡魔」只不過是迷信的人們捏造出來替自己的邪念與惡行承擔罪責的替罪羔羊罷了。

 

 

  位於市區的某間私立幼稚園,一大早就有家長們陸續將孩子們一一送進園內,而站在門口的一男一女是擔任這間學校的班導師,輪流接送著小朋友進到教室內。

 

  「櫻井老師早安──宮崎老師早安──」

 

  「早安啊小廣~你今天看起來很開心喔!」

 

  「當然咯!你看你看──」小小的手掌強硬地拉著後方西裝筆挺的大人,櫻井從原本微蹲的姿勢站起了身,笑著回應:「看什麼呢~」

 

  「今天是爸爸唷!爸爸叫我起床帶我來上學──」

 

  「唔…」還沒反應過來,對方低沉且溫柔的嗓音便先開口:「小翔,小廣就麻煩你多照顧他囉。」

 

  「呃…不、不會啦!智你才是,工作要加油喔!」

 

  啊啊,這句話有種老夫老妻的感覺,意外的挺不錯呢。正當櫻井內心暗自竊喜時,後方有一團黑色陰影一拳揍了過來。

 

  「喂!你的臉很噁心啊!嘖、我也真夠倒楣的,竟然被你這個詭異同性戀召喚,啊~倒楣啊!」

 

  「…好…痛啊,我才倒楣吧,沒事被你纏上……」

 

  是的,那是一週前的事了。

 

 

 

 

 

 

  深夜零時,男子邊敲打著鍵盤邊像在說服自己般的碎念道:「迷信、迷信…不存在、不存在…」

 

  這時前方有個黑色人形緩緩從地上冒出,穿透了電腦螢幕,一腳踩在男子肩上:「我說你啊,都把我叫出來了還想裝死麼?」

 

  「我根本沒有要召喚你…唔…」

 

  還沒說完,對方便不悅的拿著手上像是道具般的三叉戟朝櫻井的屁股猛刺,直到感受到痛覺才意識那玩意是真貨,到目前為止還是露出難以理解的表情驚恐地望著眼前的「惡魔」。

 

  「嘖、所以說人類就是這麼麻煩……愛說謊記憶力又差。」

 

  惡魔貌似對人類略有所見的說道,還沒讓櫻井開口繼續:「你是要錢?權力?還是女人?不管是哪一種,一定對那件事物擁有無比強烈的渴望才有可能把我召喚出來,而按照契約,完成願望後你的靈魂將歸我所有,就是這樣。」

 

  「…我的…願望…」

 

  「對,無論是什麼事我都會幫你達成。當然,你也會付出相對的代價。」

 

  惡魔再次強調等價交換這件事後,櫻井皺著眉陷入深思,沉默已久後緩慢地說道:「那個…我有個很喜歡的人…但是我並不想傷害他……呃……」

 

  對方吞吞吐吐的樣子讓人看的就火大,惡魔再次打斷:「少廢話,你的願望是什麼?!」

 

  「我希望……智能夠幸福!」

 

  「哈~~~~啊?」

 

  智是哪位?要你說願望祝福別人又是哪招啊?惡魔的臉簡直扭曲到無法再翻轉,黑色陰影不斷擴大,彷彿要將他的人都吞噬掉一般──

 

  即便如此,櫻井仍然沒向眼前的恐怖妥協,他緊閉著雙眼,像是要反抗般地喊道:「我!我是認真的!」

 

  這時像利刃般的黑影才瞬間停了下來,對方仍然不悅的挑了挑眉,煩躁的回應:「別開玩笑了,你別要求一個跟惡魔完全沾不上邊的東西啦。」

 

  「…虧你還說什麼都辦得到…哇!」

 

  櫻井小聲的嘟囔立刻傳進惡魔耳裡,三叉戟的尖端立刻朝櫻井的脖子飛去,在要劃破喉嚨的剎那停下,接著對方說話了。

 

  「…這樣違背自己意願真的好嗎?」

 

  惡魔冰冷的語氣讓櫻井身子震了一下,那彷彿看穿心思的雙眼正強烈地盯著自己,即使如此、他仍然沒有動搖。

 

  「我的願望就是這個,沒有其他的了。」

 

  「嘖……」

 

  似乎對櫻井的固執相當不滿,但也懶得繼續溝通下去,畢竟惡魔雖然是邪惡的化身,卻也是最直率的存在。能一眼看透人類的謊言,能在第一時間察覺人類的情感變化,好像自己也曾經是那個身分一樣。

 

  「我們對幸福的定義可能完全不同,任何事都是一體兩面,在他得到幸福的同時,相對的也會有人陷入不幸。永遠的幸福不可能存在這世上,那是最大的不幸。…然後,只要契約成立,結果到死也不會改變。」

 

  櫻井嚥了口水,他知道自己已經沒有退路了。他明白對方為何會如此勸戒自己,說穿了、若要將這世界分成兩種類型,也只有「自己」和「別人」。以自我為中心考量的人佔絕多數,但很正常。自身難保時哪有餘力去想到別人──但是,若真有能讓自己捨身奉獻的話,那一定是──

 

  在櫻井陷入長久的沉默時,對方似乎已經默認他的回答,突然間惡魔朝著自己的方向逼近,緊接著在脖子靠近肩上的地方感覺到一股刺痛,接著伴隨著隱約的暈眩。

 

  「唔……?!嗯…」

 

  「別亂動。」

 

  惡魔的利牙迅速找到頸動脈然後咬下,接著吸吮著從血管中流出的鮮紅液體,雖然櫻井想吐槽「到底是惡魔還是吸血鬼」,但眼前的視線越來越模糊,然後失去意識。

 

  「……這傢伙搞不好能行。」

 

  舔拭著沾滿鮮血的嘴,惡魔悄悄的說了一句。

 

﹉﹉

 

  「你說的智是有了小屁孩的老爸啊?他看起來不幸福嗎?他就算再幸福跟你也不可能會有孩子的──」

 

  對於從剛才開始的冷嘲熱諷櫻井都聽在耳裡,但若在這裡大吼大叫的話會被當作怪人,照理說只有契約者才看的見惡魔,但似乎對心地善良的孩子、無雜念的老人、或是擁有純粹心靈的人也會看見,但即使被看見也無法做些什麼,而大多數的人選擇無視,偶爾也會遇上想聊聊天的傢伙,這時候身為惡魔的他們,是最脆弱的時候。

 

  「…真是囉嗦的傢伙啊,我是要他幸福,又不是要我跟他幸福。再說……幸福這種東西不是表面看的算啊…」

 

  「虧你說一句人話,明明知道還許這種不可能實現的願望,豈不是自討沒趣?」

 

  對於惡魔的疑問櫻井露出很複雜的表情接著笑了:「呵…即使利用惡魔,我也想待在他身邊啊。反正『結果到死都不會改變』,對吧?」

 

  「……」這下換對方啞口無言。「成為」惡魔之後,他遇過形形色色的人,無論是自己找上門的,或是碰巧遇見的,絕部份的人當聽見能實現所有願望以後,原本單純堅定的眼神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像黑洞般無止境的慾望,而最後的最後,則是由他親自終結掉自己結出來的果。

 

  「別用那種異樣眼光看我啦,我可是正常的人類~嘛雖然性向不是就是了。」

 

  「……」再一次,惡魔仍然說不出半句話。櫻井的自嘲讓他感到一肚子火,但那怒氣卻不是針對他,而是自己。

 

  會有這樣的偏見不就代表自己跟人類一樣嗎。

 

  「……唔…」惡魔抿著下唇像是在忍耐什麼一般,見狀櫻井忍不住關心:「怎麼了?想上廁所?話說…惡魔都怎麼上廁所啊?喔痛!」

 

  屁股又被插了。

 

  「喂、雖然你大概沒興趣知道,但是我不是零號啊。」撫摸著刺痛的臀部,櫻井冒著再被捅的風險硬是說明。

 

  「閉嘴,聽好了、我只說一次,針對剛才的事情…我不會再那樣說了。」

 

  「咦?什麼?」不曉得對方是真不懂還是裝傻,惡魔覺得他內心更是暴躁不已,啊煩死了說出來比較痛快。

 

  「…就是,開你同性戀玩笑的事!」

 

  語末突然吼的很大聲讓櫻井嚇了一跳,緊接著忍不住噗哧笑了出聲。

 

  「哦、什麼啊,沒事沒事。」像是要對方別在意一般的拍了拍肩,但是卻被拒絕了,此時惡魔的眼神露出強烈的不滿。

 

  「嘖,說過只要你身心不一致我馬上就會察覺的吧。不管你的想法有多惡劣或悲觀我都會照單全收,所以別在我面前裝模作樣。」

 

  「呃…但是,真的沒什麼大不了的。雖然也不是不在意,但也就默默習慣了吧。」

 

  「哼……你這種懦弱的膽小鬼居然能召喚到我到底是怎麼辦到的…」

 

  「嘛,說到強烈的慾望的話……啊、哈哈哈…」

 

  突然櫻井像想到什麼不可告人的事情一般,突然乾笑了起來,被對方發現後立刻質問:「什麼?」

 

  「啊,就是性衝動嘛。惡魔不會──唔啊!」

 

  這一次,被插的更深入了。

 

  「………混帳,開什麼玩笑,被你這種傢伙的……吸引,簡直是奇恥大辱!!!!」

 

  「好痛、再插下去我會覺醒啦──」

 

  「囉嗦!你就這樣去死吧!!」惡魔像抓狂般朝著櫻井猛刺,基本上不使用能力的話並不會對人類造成重大的傷害,但拿來教訓或調教已是綽綽有餘。

 

 

 

  「喂──N──」

 

  這時窗外產生了一個暗紫色的巨大黑洞,明明是白天卻瞬間變得漆黑,扭曲的空間裡頭緩緩竄出一個型態,微捲的頭髮及深邃的五官,扣除掉那不太協調的山羊角之外,看起來就像是演藝人員般的精緻臉蛋。

 

  「是說你這是在玩什麼遊戲啊。」

 

  這傢伙的出現讓原本的動作定格,現在的畫面看起來就像是惡魔在跟人類玩SM一樣。

 

  「…J!啊!這絕對是搞錯了、你要召喚的是他才對!」

 

  停下手邊動作,被稱作N的惡魔朝著另外一個惡魔J吼道。

 

  「嗯?這個就是你的新契約對象嗎?看來又是白做工啊──」J勾起那高傲的鼻翼嘲諷般的笑了笑,接著穿過櫻井飛到N的前方。

 

  「吶,不用那麼執著吧?現在這樣不是也挺好的嗎,不老不死…而我永遠都待在你身邊。」

 

  惡魔的呢喃似乎對同屬性沒有效果,N板起臉不悅的反擊:「只要我還是惡魔的一天我就不會放棄。倒是你…」

 

  似乎不願在這場和讓對方多講下去,J揚起嘴角,燦爛的回應:「這點是彼此彼此囉。」

  

  知道惡魔不會說謊,N煩躁的砸了舌。

 

  「那個…你們的名字是英文代號啊?那麼不就只能有二十六隻惡魔嗎…」

 

  突然間櫻井無厘頭的提問讓兩只惡魔傻了眼,代號什麼的、本來就只是區別身分的媒介而已,叫什麼其實根本不重要,早在成為惡魔的那一刻起,就捨棄掉了原本的名字。

 

  「嗯?看來N什麼都沒告訴你呀~~~」

 

  摳著下巴露出愉悅的笑容,明明就不是什麼有優越感的事。

 

  「沒必要提到跟契約無關的事情。」

 

  「也是呢~!是說,這傢伙的願望是什麼?」

 

  N撇頭看了一下櫻井,似乎是在確認對方意願,而他的回應是點頭,N便敘述:「簡言之,就是讓那傢伙愛的人幸福。」

 

  「哦~~看你呆呆的,願望卻這麼難辦啊……」

 

  J說的沒錯。專門給予他人不幸的惡魔卻要讓人幸福,完全本末倒置。但是只要契約成立,只有其中一方死去或不再是該身分才能解除,換言之就是到死都不會改變。

 

  「嘛、我也要去工作啦,好忙好忙啊。」擅自出現又擅自結束話題準備離開,像場暴風雨一般。黑洞再次出現,J的型態逐漸變得模糊,接著消失在空間之中。

 

  「工作是指……」

 

  「你還是別知道吧。」

 

  語畢,N的身體緩慢地飄浮起來,這時似乎想到一件事。

 

  「避免麻煩現在先告訴你,雖然惡魔不存在飢餓的感覺,但根據不同的個性會有不同的喜好,在願望達成期間契約者如果沒辦法給予相對的嗜品,就會和簽約時一樣,用血來交換。但到時吸的量也許你再也醒不來…」

 

  「欸?!這麼重要的事情你竟然這時候才講!」

 

  「我也是剛才想到的,之前的傢伙才不會跟我耗上一個多禮拜呢。」

 

  「嘛、好吧。那麼,你的嗜品是什麼?」

 

  被櫻井這樣一問,N眼神有些游移的左右晃動,有那麼難啟齒麼?

 

  

 

 

 

  「……POCKY。」

 

  「咦?」

 

(持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橘 的頭像

Unchange

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