嵐禁同人文,請理解後再觀看。
配對:以二宮和也為中心。

 

想到要走不同的路線就很興奮,所以拼命打完第二回了XD

這回的走向應該超級明顯,所以下回會寫誰跟誰應該更明顯了(笑)

總之因為加入相二,標題就改成二宮中心啦!

人類X惡魔跟惡魔X惡魔跟人類X人類 都好萌www(所以硬要都寫XDDD

 

啊智是個悲劇角色 不過有可能意外是個BOSS XDDDD

以上~

 

02

 

  究竟以這副模樣、這個身分持續多久已經毫無印象了。但是,無論經過多少時間,他永遠記得。

 

  他成為惡魔的那一天。

 

 

 

 

 

  在這個世紀通常長角尖尾巴紅眼睛的人物出現百分之八十在玩角色扮演,所以啊他現在真的對眼前的景象毫無頭緒也完全無法理解。

 

  一如往常的睡覺起床,卻覺得腦袋很暈很重,指甲也黑的莫名其妙,兩股間更是有種微妙的感覺,正當他還一頭霧水時眼神飄向門前的連身鏡赫然發現自己竟然成了人們口中的「惡魔」。

 

  正當他還在摸索自己變得與眾不同的地方時,一身白的神仙突然全身散發刺眼光芒地出現在眼前。

 

  「你懺悔了嗎?二宮和也。」

 

  「啊?」

 

  下意識完全想不出自己犯了什麼錯需要改過自新,二宮皺起眉用那深紅的雙眼瞪著老人:「喂喂、老頭…這身詭異裝扮該不會是你搞的鬼吧?」

 

  被頂撞的老人倒是相當平靜,只是露出苦惱的表情接著長嘆了一口氣緩緩回應:「看來你要回復還要很久的時間啊……」

 

  語畢,老人的下半身開始慢慢透明,見情況不對的二宮伸手想捉住對方,手指卻穿透過去了。

 

  「喂!等一下!你這傢伙快把我變回去啊!」再怎麼樣他也沒那個羞恥心在這個世代以這副模樣在外遊蕩啊!

 

  「任何人都無法幫你復原,只有你自己可以。」

 

  見老人就要消失不見了,二宮著急地大吼:「我要怎麼做?!」

 

  「……放下恨,去愛吧!」

 

  語畢,剩下聲音迴盪在這狹小的空間裡頭,二宮則是站在鏡子台前愣住了。

 

  ……什麼是愛?他真的一點也搞不明白。

 

 

 

  每天早起二宮總是第一衝向鏡子,然後總是失望地嘆口氣又回到床邊,這令人匪夷所思的樣貌並非錯覺,這個噩夢已經持續第三天了。

 

  他努力回想在自己變成這副模樣前的記憶,但或許是受到太大的衝擊,事情的觸發點完全一片空白,但他很確定他是普通人,一般的人類,在正常不過的銀行工作,為何噩運會降臨在他身上,他完全摸不著頭緒。

 

  曾經想過踏出門外,但這幾天豔陽高照的日子實在讓他無法動彈,就這樣兩天又過去了,這幾天來家中的電話從沒響過,手機和信箱也是一點動靜也沒有,他甚至懷疑自己是否還存在這世界上,在最後半放棄的狀態下看起無聊的電視節目,說也奇怪,平時總是覺得螢幕裡拚命耍笨裝傻的藝人們愚蠢的很,這時看著他們的表演竟然忍不住笑了出來。

 

  「哈哈哈哈…這什麼啊。」

 

  原來自己還是能和一般人一樣笑啊,上一次這樣笑到幾乎流淚不知道是什麼時候的事情了。

 

  「這群人也真是努力啊……」

 

  突然感覺到背脊的突兀感逐漸消失,查覺到異狀的同時,他立刻爬起身跑到鏡子前,原本連在自己股間的尾巴消失了!

 

  驚訝之餘二宮立刻盤著腿坐在地上,冷靜思考稍早所發生的事情,難不成是因為剛才那個腦中短暫閃過「替這群人感到辛苦」的心情的關係?這就是老人所謂的「愛」?皺起眉頭,開始對擁有這樣情緒的自己感到厭惡,異物感又堆積出現。

 

  「咦?別、別又長出來啊!我覺得他們很辛苦啦!真的啦!」

 

  二宮對著空氣解釋一大堆,結果漆黑細長的尖尾又長出來了。而且就像進化般變得更剛硬,原本盤腿坐的他痛得在地上打滾,可惡、可惡!為什麼他得碰上這種鳥事!

 

  經過這個小插曲後,他總算也有個底,總之就是要心存善念、身行好事就是了吧?而且還得發自內心!他到底是在參加什麼懲罰遊戲啊?他承認自己從來就不是什麼好人,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他可以犧牲任何事情,可是為什麼偏偏找上他?明明更惡劣更自私的人比比皆是吧!

 

  他也藉此了解到,如果想要恢復原本的樣子,勢必得透過其他人才行,只是不曉得該用什麼方法。

 

  ──去銀行看看吧。也許,還有人認得出他的樣子。

 

  一有這想法之後二宮乾脆的起了身,要走向大門打開時想到神經質的自己總是會在門上加裝好幾道安全鎖,內心想著真麻煩、懶得打開啊。之後觸碰門把,竟然整隻手透過去了。

 

  被眼前這情況嚇一跳的二宮,卻也馬上就理解了。這大概是…變成惡魔之後的能力。在這種狀態下所產生的方便,對二宮而言都是更加否定自己是人類的事實,嘖了一下舌想快點到達銀行,眼前突然起了淡黃色的霧,看不見底的黑洞就這樣將他吸進去,不過眨眼的時間內他已經來到他之前待的工作環境。

 

  雖然自己變成這副德性,但多少還是會受到驚訝或注目吧,但與二宮的期待相反,所有人正常的運作著,違和感漸漸增加,這個打扮十分怪異的人來到戒備森嚴的銀行,竟然裡頭的人完全不為所動,所有人都忽略掉這眼前黑漆漆的傢伙,這時他才意識到,自己似乎已經化作空氣的存在了。

 

 

  可惡的臭老頭,這下他到底要怎麼樣才能變回人類啊。

 

  啊啊──既然如此,先去趟女生澡堂看個過癮再想之後要幹嘛好了。

 

  產生這種自暴自棄的想法後,懶得處理老人當初給他的告誡,打算朝著所謂的極樂天堂前進,這時才剛要轉身,眼前突然出現一個黑色物體將他撞個正著,額頭撞出了一個巨大的聲響,搞什麼?人又碰不到他,難道是隕石砸過來了?

 

  「……好、痛…咦…唔啊啊!!有鬼!拜託你不要殺我!」

 

  被撞倒在地的人惶恐的叫著,驚動了周遭的警衛和上班的人們,忍不住朝著同一個方向查看。然後、幾個同事不約而同的笑了:

 

  「搞什麼呀相葉~你是還在作夢嗎?」

 

  「會在什麼也沒有的地方跌倒的人也只有你了吧──」

 

  幾個女孩嘻嘻的笑著,看來似乎對他的脫序行為習以為常,輪流調侃之後警衛便將相葉扶起,看起來像是在憋笑說:「相葉先生,你沒事吧?」

 

  「沒事…呃……」自己真的在作夢嗎?他慌張地環顧四周,眼前有個面露不悅、表情凶狠、長相…咦?有點眼熟,這時相葉忍不住喊出聲:「欸──?二宮前輩!是二宮前輩吧?」

 

  「唔!?」

 

  突然間額頭產生出像被閃電炸裂開的疼痛感,從最頂延伸到全身,雖然僅只一瞬間,卻讓他疼的差點跪地。

 

  這時,其他人開始紛紛投射不解及懷疑的眼光,有個人率先問道:「喂相葉,二宮是誰?」

 

  「唔啊!」又來了!這回全身上下像被烈火燃燒一般的灼熱,這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吶吶對嘛、看你喊二宮二宮的,該不會是女朋友吧?」

 

  「哇啊啊啊啊──」

 

  別說了!別再說了!不准再提到我的名字──!!!

 

  從頭到腳的每個神經都在抽痛,第三次他已經有底了,無論是誰只要是針對他喊出名字,自己就會遭受到像這樣痛不欲生的酷刑。

 

  「好痛、好痛…叫他們閉嘴!快點……」二宮的整個人癱軟在地急促的喘息著,眼前已經模糊一片,冒著冷汗虛弱的向相葉吼道。

 

  見到這個情況相葉立刻將二宮抱起,雖然自己是為了趕底線才衝來上班的,不過現在似乎又得跑回家了。

 

  「……你、你沒事吧?!你看起來…很糟糕!而且、為什麼是這副打扮……」

 

  相葉一邊奔跑一邊詢問,但對方完全沒有多餘的體力回答,就這樣昏睡在相葉懷裡。

 

 

 

 

  等到他再次張開眼,似乎已經隔了好幾天。不熟悉的家具擺設,讓他隱約想起睡前的記憶,但正要想到重點時,身體的本能似乎不願意再承受剛才那樣的疼痛,下意識的將它排斥掉了。

  

  看來,這個身體好像也不是萬能的,反而還很脆弱。

 

  二宮伸出雙手,看著仍然細長且漆黑的指甲,忍不住嘆了口氣。這時外頭先是傳出鑰匙開鎖、接著行走的腳步聲,看來相葉回來了。

 

  打開房門,看見浮在半空中的二宮又再被嚇了一次,但這回他強忍內心的恐懼,將袋子中的退熱貼拿出來,膽怯的說道:「呃…你……還需要嗎?現在…身體還好嗎?」

 

  說到底,這傢伙為什麼能看的見自己就是個謎團,而且還認得出來,明明是個笨蛋。但是很遺憾的,現在似乎只能靠這笨蛋了。

 

  見二宮沉默不語,相葉忍不住再確認一次:「那個…二…」

 

  在對方還沒叫出那開頭的名字時,二宮的尖銳的指甲已朝相葉攻擊,全身上下對它徹底反彈,不准、不准再有任何人喊他的名字。只要誰再讓他嘗到那種痛苦,他一定讓對方承受百倍以上的苦難。

 

  「哇!等等啦、你幹嘛…又突然發火啊?」

 

  相葉完全在狀況外,二宮這時想著一昧的發飆也不是辦法,停下手邊動作,深呼吸要自己冷靜,把這個人為何能看見自己的事先擺一邊,簡單明瞭地說道:「我現在不能被叫名字,會死掉。」

 

  刻意加重語氣讓對方理解他是認真的,對方仍然是有聽沒懂的樣子卻點了點頭,然後悄聲的詢問:「那個…這個角和尾巴…是真的吧?你現在…變成惡魔了嗎?」

  

  「不知道,反正不是人。」

 

  記憶只停留在他長出角,變得怪裡怪氣的樣子之後,老實說這也是他對惡魔的刻板印象,搞不好自己什麼也不是。

 

  「怎麼會……」

 

  見相葉一臉複雜的樣子看著自己,二宮覺得這小子還真是單純啊。忽然想到,既然對方記得自己,那麼也許能知道一些關於之前的事。

 

  「相葉,你最後一次跟我見面是什麼時候?」

 

  「咦?呃……大概快一個月了吧…?畢竟當我知道的時候,你好像已經提離職了。」

 

  離職?這陌生的詞彙讓二宮忍不住皺眉,自己對此毫無印象,但從相葉當時的反應和現在都不像在說謊,無奈的是自己仍然什麼也想不起來。

 

  「……我可能…已經死了吧。自從變成這個樣子,食物都變得食之無味,無時無刻都覺得冰冷……」

 

  從剛才開始一直避免提到的字句,二宮沉重且緩慢的說道。這時突然被一個手掌拽過,對方身上的體溫像股熱流溫暖的傳送過來。

 

  「別、別講這種話!你死了那現在跟我說話的是誰?食物只是你平常都不怎麼吃飯、冷的話……我……」

 

  話還沒說完,只見相葉雙頰脹紅,將頭埋進二宮的胸前緊緊抱住,似乎是不想被看見自己的表情。

 

  「……喂、很痛啦你這怪力男!」

 

  用頭頂上的尖角戳向相葉,因為沒帶攻擊性所以只是感覺被輕啄一下,這時相葉突然想到什麼興奮地說道:「吶、不能叫名字,那暱稱總可以吧?你叫二──」

 

  「喂!!!」赤紅的瞳孔立刻放大,這傢伙真的學不乖嗎?!打算要封口的二宮這時聽見對方用極為溫柔的嗓音喊著:

 

  「ニノ。」

 

  「───…嗯?」

 

  原本已經緊閉雙眼等待著疼痛降臨,結果一如往常,什麼事也沒發生。

 

  「哈~!果然、叫暱稱就沒問題嘛!看來被我鑽到漏洞囉~」相葉得意的說著,二宮則是還沒從剛才的恐懼清醒,仍然不安的望著對方。

 

  這時相葉那寬厚的手掌立刻將二宮的手握起,然後頻率緩慢的上下晃呀晃,雖然指甲紮的他有些痛,但對方並不在意,像是要安撫對方情緒般說道:「沒事、沒事了。」

 

  「……」

 

  這像是哄小孩的招數是哪招?

 

  二宮不滿的鼓起臉,卻一時間不想拒絕這行為,陷入已久的沉默以後,相葉又再次開口:「嘛、這就是那個吧?惡魔的試煉!」

 

  大概知道相葉想表達什麼,講出來的東西卻沒什麼大腦,二宮瞇起眼懶得吐槽,他突然想到,變回人類對他目前的人生毫無益處,自私的人、卑鄙的傢伙應有盡有,自己為什麼那麼渴望恢復到那麼卑劣的身分?

 

  「煩死了──我懶得管了──就當惡魔算了──」

 

  世界的存亡都與他無關,他就只是默默的觀賞這一切的角色,不會餓似乎也不會老,而且還可以穿透任何物體,去到任何想去的地方,甚至可以在空中飛,這都是區區人類辦不到的事情。

 

  原本二宮一半認真一半玩笑的話相葉聽見以後大聲怒道:「絕對不行!你難道不想再以自己的名字活下去嗎?」

 

  自己的名字…

 

  是什麼來著?

 

  見二宮對這句話毫無反應,雖然想大吼卻不行,順手從旁拿出紙筆,寫下大大的二宮和也四個字,強硬的塞給二宮。

 

  「這個!就是你的名字!就算你之後忘了也沒關係!總有一天、我一定會在讓你不受任何傷害的狀態下叫你的名字!!」相葉肯定的語氣,瞬間那毫無動搖的氣勢震懾住了二宮。

 

  「……」

 

  眼睛雖然留不出淚,但他還是知道的,至今不曉得被遺忘多久、埋藏多深的情緒──感動。

 

 

  「…你的字好醜。」

 

 

  嘴巴這麼說道,卻將這張便條當作寶物般的收藏在口袋裡。

  

 

(持續)

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