嵐禁同人文,請理解後再觀看。
配對:松本潤X二宮和也

一直很想寫很二潤的潤二文(笑)(這什麼

因為雙方都各有對象所以會虐虐的~

啊啊在潤覺醒前可能會有其他配對的H,雷者請慎唷。

 

 

 

 

 

01

 

  某月天氣晴,剛靠著學生的熱血衝勁在升學考試拚上了東京的大學,在暑假瘋狂打工瘋狂賺錢,在開學前一週帶著所有家當行囊來到這陌生的大都市,拿出當時在網路上搜尋到的獨立式小型公寓裡頭的其中一間套房,當時自己設的金額門檻相當低,卻意外發現到這間離學校近、交通也算方便的地點,興高采烈聯絡仲介後還竊喜著自己撈到寶了,沒想到才剛抵達目的地,好像跟實際照片有些出入,但那其實都不是問題,重點是……他預租的房子裡頭竟然早已堆滿了成堆的紙箱,內心開始湧起不好的預感,這時候突然有人從裡頭開口說話:

 

  「你誰啊。」

 

  男人的頭髮微捲,看來也是在整理衣物所以往後梳了個大背頭,穿著簡單但五官卻相當顯明,而且非常不友善。

 

  「呃……那個、這裡是一九八三號,我沒走錯吧?」

 

  「啊啊,沒錯。這裡是我家,有什麼事嗎?」

 

  眉頭越皺越緊,好像一副自己是來找碴的一樣,但對方後面說的那句話,令他相當不解:「咦?不對吧,我也是住這裡…一九八三…沒錯啊。」

 

  再次打開那被折爛的地圖,他很確定是這裡沒錯,可是為什麼…眼前這凶神惡煞的濃眉男子要一副他擅闖民宅的樣子啊?!

 

  「喂喂別鬧了…我還有一堆事情沒處理呢,有問題找當初仲介不就得了?別在這邊擋路啊。」

 

  依舊冷漠又無關緊要的模樣,難道都市人都是這樣?男人話說完便掉頭就走,但他卻意外發現大門…好像沒有鎖的樣子。這讓他更不清楚現在是什麼狀況了。

 

  立刻撥電話給當初承辦的仲介,告訴詳細狀況後約莫十分鐘有個身材微胖、禿頭的中年人趕來,邊喘氣邊道歉:「這是本公司的疏失!真的很抱歉!」

 

  

 

 

  「重複出租?」

 

  兩名年輕男子聽完仲介的解釋後異口同聲驚訝地回應道。

 

  「呃…是的,由於我們是連鎖企業、網路上資訊的更新沒有及時同步,剛好兩位客人在同個時間完成了手續,系統一時沒有判別錯誤,導致這種情形……真的非常抱歉!」

 

  「所以…現在就是先搶先贏,晚到的就得回家吃自己?我也是有付錢的耶!搞什麼東西啊?」

 

  「二、二宮先生,您別生氣,這個我會立刻向公司回報,會馬上替您安排條件最相符的其他地點,當然多餘的金額我們會一併吸收。」

 

  儘管人員再怎麼提出補償方案,這名叫二宮的男子還是表示非常不滿:「憑什麼是我去找別的房子?我告訴你,要是我今天沒住在這裡我就告你們詐欺!」

 

  提到關於要上法院的關鍵字對方臉色驟變,一時間也不知道該怎麼辦,轉向另外一位從剛才沉默到現在的男人求救道:「呃、呃、要不然,你們一起合租如何?裡頭的規格比較大,兩人住也不是問題,重要的是,租金一個月可以少一半的負擔!嘛一個人生活多孤單,有個伴臨時有事情也比較能互相照顧、吶?吶?松本先生。」

 

  二宮明顯對那少一半的租金動搖了,當初原本的計畫是畢業後直接找工作,所以特別選了2DK的房間,兩個男人家當不多其實綽綽有餘,偷瞄了一眼那叫松本的人,眼神似乎還在考慮著什麼。

 

  「……我沒有意見,那個、如果你們那有類似的格局的房子,麻煩第一時間通知我。」

 

  「沒、沒問題!到時候一定給您最優惠的價格!那、那麼…二宮先生您的意願呢?」

 

  人員小心翼翼地詢問,那個名叫松本的男人竟然在這個時間點做出退讓真是出乎他意料。既然如此,他就接受對方的好意了。

 

  就這樣、松本跟二宮,成為了暫時的「同居人」。

 

﹉﹉﹉

 

  但兩人才相處不到一個月,就知道還真有人活在跟你完全相反的世界,什麼都不對盤、什麼都唱反調,簡言之就是完完全全的合不來。

 

  前幾天的握手微笑、客氣的模樣簡直是假的,說了句「多多指教」,還真的特別多事可以講可以唸,從進門的脫鞋擺放、食物分類、用電規範、本來就是為了要從那個囉嗦的家獨立出來的,結果換來一個更麻煩的傢伙。

 

  「喂、跟你說過吃完的東西別直接丟桌上吧。」

 

  「等一下就去丟啦。」

 

  「每次都說等一下,結果還不是我丟。」

 

  「真囉嗦啊~~~~」

 

  這傢伙明明頂著一張娃娃臉卻老是像老媽一樣碎念,知道自己是高中生後更是變本加厲的訓話,可惡,早知道就別答應說什麼合租。

 

  「真不聽話,小心我去檢舉你喔。」

 

  二宮露出邪惡的笑容,每當他說這句話,松本就只能乖乖服從,為什麼呢?這都要怪兩週前的那該死的不期而遇。

 

﹉﹉﹉

 

  「咦?這不是松本嘛。」

 

  「呃!呃……晚上好。」

 

  雖說兩人住在同個屋簷下,但基本上就是井水不犯河水的關係,除了一些必要的生活慰問之外,彼此間沒有什麼特別的交集,二宮甚至連他讀哪所學校都不知道,更不用說雙方的私人時間要去哪、跟做什麼了。

 

  唉呦,平常跟他說話都一臉死人樣,這下倒是看到好景象了。不過想想也是、正值青春年華的小鬼半夜在歌舞伎町遊蕩,被認識的人叫住一定很尷尬。

 

  不過呢,能在這時候捉弄這總愛擺出冷漠姿態的大爺是最讓人愉悅的事了。

 

  「這麼晚了你還來新宿啊~」

 

  「嗯……就路過看看,倒是二宮先生你…」神情立刻變得慌張,眼睛也不斷地四處張望,深怕被發現什麼一樣。

 

  「唔?我是來找人的呦。不過是在更進去裡面的地方。」

 

  毫不避諱的回答讓松本嚇了一跳,正想該用什麼理由離開時,從身後有個打扮的西裝筆挺的傢伙拍了他的肩膀。

 

  「喂!J!你該不會又迷路了吧?真是、新人別給我添麻煩啊。」

 

  雖然嘴巴這樣說,但卻是一臉著急的樣子。

 

  「對、對不起,錦戶前輩。我馬上就過去。」

 

  「啊!你這笨蛋!在這裡要叫我どっくん啦。」

 

  語畢後用力地搔了搔松本的頭,看樣子似乎是很中意這個人。而在他們身後的二宮和也頓時愣在一旁說不出半句話,直到錦戶發現了他的存在。

 

  「嗯?你誰啊,該不會也想來應徵──」

 

  「啊──!要、要遲到了錦戶前輩!我們快走吧!」

 

  說完後抓著對方一溜煙的就向巷子裡跑,而且還走錯地方,最後也還是遲到了。

 

  雖然上班的途中還算順利,但一旦脫下公關的制服後松本便開始感到不安,跟他合住不到一週的同居人二宮感覺是個不好應付的角色,雖然自己根本也沒什麼好害怕的…吧?

 

﹉﹉﹉

 

  「歡迎回來啊J──」從來沒聽他講過這四個字,語末帶了句他在店內的稱呼令人頭皮發麻。

 

  「嚇、嚇死我了!你怎麼還沒睡──」

 

  現在已經凌晨三點了啊,二宮坐在沙發上一臉要親師問罪的模樣讓松本突然有種做壞事被抓到的莫名罪惡感,但疲憊不堪的身體可沒辦法讓他再次逃跑。

 

  「那個啊,松本你是高中生吧?」

 

  「……啊啊。」

 

  大概又是什麼不堪入耳的指責吧,松本抿著嘴等待著二宮繼續發言:

 

  「是說,你有老成到謊報年齡都不會被發現啊?」

 

  「…哈?」

 

  「哪像我,都已經大學要畢業了還老是被當高中生,吶、這臉是天生的嗎?」

 

  對於突然逼近自己的二宮,松本下意識的往後退了三步,真的搞不清楚這傢伙到底想做什麼,直接乾脆了當的詢問:「那個,你不會說出去吧。」

 

  「當然不會囉,我可得好好利用你一番呢──J~」

 

  留下那句意味不明的話,二宮便表示他等到累了要去睡覺,才結束了那一天的驚魂記。

 

﹉﹉﹉

 

  而事實上對方雖然嘴巴偶爾會嚷嚷要去舉發他,卻也都只是隨口說說罷了,大概也是考慮到要是松本被炒了,那麼這間房子的租金他就得苦惱的緣故吧。

 

  之後二宮經常拿松本的化名來開玩笑,叫到最後本人也習以為常,原本的隔閡似乎也漸漸消失,有一次在無意間的閒聊提到那次的巧遇。

 

  「喂,你說你在新宿找人,我有認識一些小姐要幫你介紹麼?」

 

  畢竟兩個單身男子住在同棟房間裡,生理的需求好像比較難解決,當時松本直覺地把二宮想成是要到當地消費的人了,沒想到講完後對方聽了直接大笑。

 

  「啊?哈哈哈哈哈──什麼呀,小姐才滿足不了我呢。」

 

  「啊?原來二宮先生你是重口味的人嗎?呃我想想,我記得亮ちゃん有認識一些SM俱樂部的人……」

 

  自從認識二宮以後,他越來越能體會什麼叫做人不可貌相這件事情,雖然偶爾在聊天時就能知道對方是個很開放的人,只不過到什麼程度他還真的不敢去想。

 

  「喂喂別真的介紹給我啊,我對女人一點興趣都沒有。」

 

  「咦……」

 

  瞬間松本的雙眼瞪的比乒乓球還大,這也是玩笑話的一環還是什麼意思?還在受驚之餘對方立刻補充:「對你也是一點興趣也沒有。」

 

  「什…我、我才……」

 

  「你剛剛是不是馬上就覺得我在暗示你什麼呀?小鬼就是這樣吶~」

 

  露出「你還真好懂啊」的姿態,二宮忍不住再次嘲笑。

 

  「你啊,要是不好好訓練一下講話技巧很快就會被拆穿哦。」

 

  「才沒那回事,店裡面多的是要指名我的人呢,雖然差亮ちゃん一點,但是……」

 

  還沒說完被二宮打斷:「真不錯呢,那麼你現在就以J的身分來取悅我如何?」

 

  「取悅…你不是說對我沒興趣麼。」

 

  「就算沒興趣,想做的時候還是得有人服務才舒服啊……」

 

  語畢,伸出手指先是勾著下巴,接著緩緩撫摸到臉頰,將嘴唇越靠越近,松本深吸了一口氣,當以為要被親的時候──

 

  「叩!!」

 

  「好痛──!」

 

  「笨蛋──你這樣子會很受歡迎?沒被那些貴婦侵犯就不錯了吧──」

 

  又是揶揄又是調侃,松本從頭到尾都只有乖乖買單的份,搞不好這傢伙比自己還更適合當男公關也說不定。

 

  結果松本當初的問題還是被巧妙的避開了,看來短期內要對方說實話似乎還有待努力。

 

  

 

 

 

 

  「喂二宮、你又亂把鑰匙冰在冰箱裡──!」

 

  「啊啊,昨天忘記了哈哈哈哈哈。」

 

  一副不以為然的模樣接過鑰匙,還直呼好冰好冰,總覺得這陣子家裡變得有點奇怪……松本忍不住詢問:「你最近…是不是有帶人回來過?」

 

  「咦?怎、怎麼了嗎?」

 

  那個總是伶牙俐齒的二宮竟然語塞,松本更是確定了這個事實,立刻擺出難看的臉色指責:「那個啊,我們熟歸熟,該有的尊重還是要有吧。」

 

  「什麼?我也有付一半的錢啊,更何況有影響到你什麼嗎。」

 

  似乎是被比自己年紀還輕的人說教感到不悅,二宮也毫不猶豫的反擊。

 

  「我就是不喜歡房間被陌生人進出的感覺!」

 

  即使沒有太大的髒亂痕跡,但就是感覺的到有外人來過,對於天生排外又敏感的松本絕對是無法妥協。

 

  「嘖、在外面很麻煩耶!」下意識的碎念,不料卻被對方聽見了。

 

  「啊~?你這傢伙,別把我家當免費賓館啊!」

 

  「什麼你家?是我們的家吧?不然你這個純情處男都去哪發洩啊?!」

 

  對於二宮突然的質問嚇了一跳,這傢伙根本就是借題發揮,講到有關性方面的事松本便無法像剛才那樣大聲說話:

 

  「什……廁、廁所就可以解決了啊!」

 

  「啊──?你瘋了是嗎?唔啊,光想像就覺得會崩潰,可以不要浪費你那張隨便路上都會有人倒貼的臉,快點去轉大人好嗎。」

 

  「……我才不要,別把我這你這種沒節操的人相提並論!」

 

  受不了二宮的言語刺激露出極度厭惡的臉,只見他在說完那尖銳的言語後的瞬間,二宮臉上總是從容的表情起了些許的變化。

 

  不過那樣脆弱的模樣只閃過瞬間的畫面,二宮像是生理反應似的立刻回嘴:「自己下海當牛郎罵別人沒節操……你還真敢講啊……」

 

  最後兩人的爭執還是沒有個結果,不過在那之後家裡變得安靜許多,因為連二宮也不回那個家了。

 

﹉﹉﹉

 

  正確來說,應該是完全抓緊時機避開他吧。早上松本就跟普通的學生一樣正常上下課,而二宮就待在房間裡,也許是在睡覺也許醒了,試圖叫他沒有回應,門也都上鎖了。

 

  而到了晚上凌晨松本下班以後,客廳、餐桌有明顯的使用過,但人仍在那上鎖的房間裡頭,偶爾會聽見從門外傳出遊戲的音樂聲,或是跟人用電話對談的聲音,至少確定那傢伙不會選擇死在裡面,但就現在這種狀況而言,簡直比一個人住還糟糕。

 

  某天假日,久違的松本既不用上課公關店也休息,難得的好天氣正想找人出門玩樂,望了一下對面那擁有高度戒備的無形之牆的房間,忍不住長嘆一口氣。

 

  話說,他自認跟二宮的關係還算不錯的。在還沒經歷那次爭吵之前,雖然他是不知道大學生是否都熬夜成癮,但他幾乎每次到家都有對方的迎接,即使只是簡單的辛苦了都讓他覺得很窩心,有時甚至準備了宵夜啤酒等著跟他共飲,想到近期的日子簡直是乏味到了極點,忍不住焦躁起來。

 

  就在這時候門外的電鈴大作,基本上他的住處沒有人知道,立刻做出是找二宮的判斷,眼神突然變的銳利起來,嘖他倒要看看他的男人都是什麼模樣。

 

  「很吵耶──!按一次就聽到了狂壓是怎樣?」

 

  不外乎立刻就是先給對方下馬威,而那個人也真的被嚇到了,連忙道歉:「啊!不、不好意思!我是大野智,是ニノ的同學,前些日子因為專題來府上打擾,希望您不會介意。」

 

  「咦?」

 

  一連串的敬語頓時讓他腦袋放空,還有這傢伙怎麼這麼黑啊。不過重點是、他說只是來討論作業的。

 

  「啊勒?您應該是松本くん吧?」

 

  「是……」

 

  「ニノ很常在提到你耶!果然跟他說的一樣,很帥氣啊──」

 

  大野笑得相當燦爛,接著從郵差包裡頭開始翻找著東西,最後那疑似百寶袋的黑洞拿出了無比皺爛的紙:「對了!上禮拜他沒來老師要我轉交他的單子,麻煩你幫我轉交給他,感謝你!」

 

  將紙張塞給松本後人又一臉清爽的跑走了,這人怎麼給人感覺總是冒冒失失的。

 

  才轉過身,便看見二宮躲在自己的房門後像咒怨般的瞪著他,松本立刻感到全身發毛,但有句話他非現在說不可。

 

  「那個……真的很對不起!」

 

  見對方沒有反應,松本便慢慢走向對方,一邊走、一邊語帶歉意的說道:「對不起……我擅自誤會你,又把你講的那麼難聽……真的很抱歉。」

 

  對於松本滿是自責的模樣二宮感到相當無趣,忍不住大力的嘆口氣:「唉──道歉有用的話,就不需要警察了嘛。」

 

  「呃……」不然你想怎麼樣啊,他也沒胸部可以露啊。

 

  「沒辦法啊──吶,來幫我吧。」

 

  「什麼?」

 

  直覺認為大事不妙,尤其是二宮開始用這種迷幻的眼神說話時候。

 

  「咦──你是真不懂還是在裝傻?」二宮的腳步緩慢移動到沙發,一屁股坐下後將雙腳豪邁地敞開,凝視著全身已僵硬到不行的松本。

 

  「不、不、不、不行啊,二宮大人你放過我吧!!!」

 

  雙手合十不斷求饒,他至今真的從未考慮過要看見除了自己以外的那根啊!

 

  「呿、真無聊。枉費你那看起來技巧很好的臉。」翹起二郎腿,二宮甚至不開心的踢了松本一腳,該死的就因為這傢伙不成文的規定,讓他現在非常慾求不滿啊。

 

  「你才是長的那麼好看…結果卻……」

 

  「你不用勉強稱讚我啦。」噘著嘴,故意鬧起彆扭。

 

  「我是說真的。」

 

  如果你是女生的話,我搞不好就深陷進去了……差點把這句話也一併說出口,松本曉得他得暫時讓自己冷靜,任何的「如果」就是一開始就不成立,也不必去考慮不可能發生的事情。

 

  立刻衝進自己的房間裡面,看著書桌前頭擺著一整列的照片,從幼兒時期就一直形影不離的女孩,至今仍讓他愛慕不已。

 

  「……結子,對不起……我只是一時迷惘。」

 

  看來不僅是二宮,松本自己本身也有許多暫時說不出口的事情。

 

(持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橘 的頭像

Unchange

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