嵐禁同人文,請理解後再觀看。
此為全員長篇,無絕對配對,請慎入。

 

稍微交代一下翔潤智三人學生時代的糾葛(?)

這次是以櫻井的視角~~~所以解讀會有點不一樣唷。

好我知道我很久沒更新了(遠望)

發生了很多事吶~~~~(想一語帶過)

我暫時放了個長假啊~(工作意味),開學後一個月決定我要不要留下來~

其實人的惰性真的很可怕,我才休息一個禮拜就胖了(欸)

不知道這個決定是不是正確的,但可以確定的是我現在超 級 閒 。

閒到我決定等一下再打一篇。(欸

13

 

朋友之間存在奇數是件很麻煩的事情。

 

  這不只是建立在女性之間的友誼,不管是不是對異性的相處,人對人之間似乎都存在著無形的佔有欲,更麻煩的是萬一將這份感情昇華成為愛情,不管是誰的存在瞬間都變得為難。

 

  「翔…這件事我只跟你說,拜託你不要告訴任何人。」

 

  那天,突然被嚴肅的大野叫住,說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說,櫻井當然立刻點頭答應,兩人雖然是從大學才開始認識,但如今已經到了二年級下學期,彼此的熟稔甚至遠過於以前國中、高中畢業後就沒再聯絡的同學,有什麼事情是不能商量的呢?不管發生什麼事,他絕對都是站在大野這邊。

 

  「我好像喜歡上潤了。」

 

  「啊?」

 

 

 

 

 

  瞬間,有種想要讓剛才發生的一切全部回朔然後不再重來的感覺。

 

  松本也是在大一的時候同班認識的,但硬要說的話,是櫻井先跟大野結伴,才一同向當時看來相當不好相處的松本搭話,之後才意外發現原來在那生人勿近的外表下,擁有的是多麼率真的臉龐。

 

  只是從以前到現在,他都不曾對這兩個兄弟抱有任何疑似悸動或糾結的感覺,即便在各種場合看遍對方全身上下,也不會有任何慾望,下流的話題更是不用說了,過去與他們的相處即是如此,松本應該也是這樣想的吧。

 

  在櫻井思考的同時進入了長久的沉默,整個人放空呆望著大野,對方的眼神卻越來越犀利,然後緩緩逼近,直到一個響亮的拳頭輝在自己臉上。

 

  「喂!櫻井翔,你是啞巴嗎?我是在問你意見啊……」

 

  這拳的力道並不重,隱約的感覺到大野的手在顫抖,是因為害怕跟我坦承嗎?還是後悔告訴我這些呢?

 

  「我怎麼會知道松本喜不喜歡男生啊……」

 

  難以置信,這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該不會是整人吧?其實松本在旁邊偷看偷笑吧?為什麼要說呢?該不會真的以為自己是你們的愛神邱比特吧。

 

  「我不是在問你這個……你…你會不會覺得我很噁心?」

 

  大野的表情變得跟酸梅乾一樣糾結,最後終於把內心深藏的疑問拋給了櫻井,看著對方那緊張到快哭出來的臉龐,櫻井忍不住──

 

  「笨蛋啊!其他人我不敢講啦!但是智你就算說要變性我都會支持你!」

 

  吼完之後不斷地拍對方肩膀,嘴巴一直念著「不要緊、不要緊!」,最後大野還是哭了,就這樣靠在櫻井的胸膛,櫻井歪著頭搔著後腦勺,想必這件事給大野很大的壓力吧……現在想想,也許自己真的是大野最信賴的人,比起喜歡同性這件事,他更在意的卻是自己對他的看法,真是個怪人。

 

  但是,要說完全支持大野是騙人的,內心有一件他說不出口的顧慮,他也覺得這樣的自己很怪,明明這種事是最不該介意的,他不在乎大野的性向,也不會因此而對他有任何偏見,他第一時間想到的是要是他們交往了,那自己就是被剩下的那個人了。

 

  想到這就令他有所卻步,明明他對大野的感情應該也只是友誼而已。

 

  明明我們三個都是一起的,為什麼喜歡的會是松潤?

 

  自己難道從沒被放在眼裡嗎?

 

  不、不行,再想下去腦袋會越來越無法冷靜,櫻井這時緩緩推開大野,故作鎮定地說道:「那……那你接下來打算……」

 

  「嘛、我也不知道。不過我想盡早告訴他。」

 

  「…可以啊,不過…松潤他…可能會嚇到也說不定。」

 

  「哈,也許吧?謝謝你喔,翔。只要有你支持我就夠了。」

 

  難得大野露出全齒笑得很燦爛,此時此刻他卻想找個沒人的地方發洩一場。

 

  他應該支持大野才對。

 

  可是內心深處明明就不是這樣想。

 

﹉﹉﹉

 

  大野智真是可怕的行動派,今天下午才告訴自己,晚上就跑去跟人家表白了。

 

  當時的狀況他並不清楚,總之到家後罕見的收到大野的簡訊,上頭還貼了一堆怪里怪氣的顏文字,似乎是在跟他現在的心情成正比。

 

  【我告訴潤了!他接受我了!好開心,第一個就想告訴你。小翔,真的很謝謝你!。】

 

  看完這封訊息,櫻井忍不住長嘆了好幾秒,其實自己根本什麼也沒做啊,結果他最不想的事情還是成真了,如今他也真的只能替大野高興,恭喜他們兩情相悅了。

 

  從那天起,三人的友情變調了。

 

  雖然還是一起行動、吃飯、玩鬧,但他內心很明白,自己已經是他們世界之外的人了。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櫻井覺得跟他們相處顯得很彆扭,於是開始迴避著他們,但似乎被大野察覺到了。

 

  「翔,你怎麼了?」

 

  總是固定一起走同條路線回家的三人,這陣子櫻井卻一下課就以閃電速度般消失的班上,好不容易今天逮到人,對方仍然一副趕著離開的模樣。

 

  「沒事,掰掰。」

 

  「喂!你到底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最近完全聯絡不上你啊!」

 

  大野緊抓著想要快閃的櫻井,最後對方無奈地嘆口氣:

 

  「……太誇張了吧,我不都有來學校嗎?啊、對啦,我忙著打工!」

 

  「在哪裡打工?幾點?我現在就去探你班!」

 

  依舊是咄咄逼人的模樣讓櫻井越來越受不了,甩開對方後不悅的說道:

 

  「你真的很煩耶!喂、松潤,管一下他啦!」

 

  「唉──吶、智。」

 

  在後方將兩人的拉扯都看在眼裡的松本這回開口了,語氣沒有特別的變化,只是親暱地喊了聲對方的名字。

 

  「你都已經有我了還巴著翔不放我會很困擾啊。」

 

  「對!對!我也很困擾!」一心只想立刻消失在這個場合的櫻井應聲附和,只見大野的臉色立刻垮了下來,憤怒的從背後用力踹了對方一腳。

 

  「喂、你幹嘛…」

 

  「潤,走吧!」

 

  語畢後大野立刻走回松本身旁,接著兩人便一起行動離開,嘖、自己簡直被揍的莫名其妙,但在他們離開前,櫻井卻隱約看見大野當時那張皺到不行的梅乾臉。

 

  腦海中還依稀浮現大野當時的表情,然後就一直失眠到現在,難不成是自己太幼稚了嗎?想了想最後還是發了封短信給對方:【笨蛋,都已經成功的交往了,還顧慮到我這個閒雜人等幹什麼,要是我是松本我也受不了。】

  

  結果那封示好的訊息沒有回應,就這樣迎接了週末,有時候真的完全搞不懂大野在想什麼,一下子單刀直入一下子又來迂迴戰術,算了、下禮拜就能見面了吧。

 

  竟然!松本跟大野兩人都在星期一缺席,怎麼想都很詭異,這兩人在上禮拜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明明就是一通電話就能解決的事情,櫻井卻覺得相當不自在。

 

  最後耐不住性子的櫻井還是撥了電話給大野,第二通總算是接聽起來,只見對方的語氣相當虛弱,讓櫻井掩不住擔心的情緒關心:「你跟松潤都沒來學校,發生什麼事了嗎?」

 

  「沒事啦……我說小翔,這麼晚了…」

 

  這時,電話另一頭突然有其他人插話的聲音:「智,不是說了別勉強自己嗎?」

 

  咦?松潤的聲音?這麼晚了為什麼還待在大野家裡?印象中他是一個人住,呃…不對、不是吧,絕對不是自己想的那樣吧喂!

 

  「你們在幹嘛。」壓低嗓音,總覺得自己似乎快要爆炸了。

 

  「呃……」

 

  「有沒有搞錯啊你?不來學校在做什麼骯髒事!到底在搞什麼啊?!」

 

  突然一把無名火燒了起來,他也不懂自己究竟為什麼要這麼生氣。

 

  被突然發飆的櫻井嚇了一跳,在電話那頭的大野慌張的道歉:「對、對不起嘛!翔,我真的不曉得該怎麼跟你說這種事……」

 

  「啊?!我一點也不想知道好嗎!噁心死了你們兩個!之後你們任何事情都不關我的事!」

 

  吼完之後立刻掛了電話,櫻井像發瘋似的將手機往牆上摔,到現在那股怒火仍無法平息,之後三人行拆夥了,由於先前三人形影不離,一旦分開班級上便開始傳出奇怪的謠言,當然不外乎誰是同性戀啦、誰搶誰輸了結果翻眼諸此之類的流言蜚語蔓延整個學年。

 

  那次發飆後其實櫻井很後悔,但實在太害怕再次和大野對到視線,幾乎是將對方整個忽視掉,即使對方示出想和好的善意也總是被櫻井的膽小而忽略,甚至偶爾發的短信也是採取不回應的方式,逼不得以有所接觸的時候寧願透過松本也不想直接對話,深怕看見那被傷害的臉龐,他一定會更不能原諒自己。

 

  他決定就這樣站在最遠的地方,默默關心著大野。

 

﹉﹉﹉

 

  而事情發生在要畢業的前一個月,應屆生要升學的、要就業的、要實習的所有人忙著替自己的未來規劃,當然出席自然也不再那麼齊全,起初櫻井不以為意,但直到他發現的時候,已經太遲了。

 

  「喂、為什麼智一個禮拜了都沒來學校?」

 

  「……我怎麼知道。」

 

  久違的和松本對談是如此的生硬又陌生,對方冷漠的回應讓櫻井頓時一股火上來。

 

  「什麼叫你怎麼知道,你們不是在交往嗎?」

 

  講完這句話之後,松本的視線立刻銳利的掃向櫻井,思考幾秒後依舊冷回:「早就分開了。」

 

  「啊!!!!??」

 

  松本輕描淡寫的一句話瞬間給了櫻井巨大的震撼彈,那威力應該大過於原子…不是核子等級。

 

  「……怎麼分的?」

 

  「跟你無關。」

 

  「給我說清楚。」

 

  「你那麼想知道就去問他啊,喔我忘了你似乎無視他整整一年嘛。既然如此何必又在這時候假惺……」

 

  話還沒說完,櫻井立刻揪起對方衣領作勢要打下去,松本也馬上將雙手交叉擋在前面防備,於是兩人開始在教室扭打起來,最後在還沒把事情鬧大以前被在旁的同學們制止。

 

  果然是因為被松本甩了才沒來學校的吧?這是什麼時候發生的事情他竟然渾然不覺,還以為把大野照顧得很好,結果一切都自己在自欺欺人。

 

  也就從那一刻起,他再也連絡不上大野智這個人,無論是訊息電話,甚至親自到了他家,也早已被告知離開這住處,而且不知道去哪裡。

 

  緊接著畢業以後,櫻井便走向最安穩踏實的上班族一路,松本則是在學時代時已經會陸續接案子當素人模特兒,這回似乎也丟了幾封履歷到各大經紀公司,未來應該是朝演藝圈發展。

 

  可是最讓他牽掛的大野智,仍然無聲無息地消失在他的世界裡,就這樣三個人在學生時代的結束各奔東西,誰也沒想到會因為一個僥倖的失業男子進入他的生活裡,而和他們再次有所交集。

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