嵐禁同人文,請理解後再觀看。
此為全員長篇,無絕對配對,請慎入。

 

嵐生日快樂!!!!!(笑)

是說這時間點也太剛好了!當初發文完全沒想到兩天後的事XDD

只能說冥冥之中有注定(欸

壞NINO頗受好評(笑)之後會更壞唷(大燦笑)

 

02

 

就這樣被迫和二宮同居。

 

  相處了幾天其實也還好,二宮不吵不鬧就像隻貓,頂多餓了沒東西吃會翻箱倒櫃,其他就和自己一個人住時沒什麼兩樣,看來就真的只是想找個暫時的棲身場所。

 

  二宮的行李只有簡便的隨身衣物,一些攝影器材跟一台筆記型電腦,僅此而已。

 

  為什麼他當時都沒察覺呢?二宮背了一個像行李袋的後背包參加同學會,怎麼想都不合常理。他沒問,結果就變成擺在他玄關的東西了。

 

  當時本來想第一個報告給大野知道,可是想了想還是作罷。畢竟這是對對方不利的事情,雖然那傢伙多半會說:「笨蛋!我的事情不重要!」吧。

 

  還有一個理由…那就是大野的預想全都百分百命中了,那現在落得這樣下場啟不是他自找的,只能說幸運女神或許是眷顧著二宮,而派了一個死神在自己身旁。

 

  事發當下的那天晚上,在櫻井妥協後二宮露出鬆一口氣的表情,櫻井內心暗自嘆了口氣,每個人似乎都有不能說的苦衷呢……

 

  從剛才至今的沉默已經讓櫻井悶的受不了了,明明這是自己的家啊!他卻想出去透透氣,於是順口詢問二宮:「我去買消夜,你吃嗎?」

 

  「…不必了,我沒錢。」

 

  「不用錢啦,要嗎?」

 

  對方愣了一下,眼神似乎在說『喂喂我可是威脅你的人耶』,但櫻井的想法是事情都這樣了,就當作是個借宿的旅客,沒必要惡言相向。

 

  「哦…那我要漢堡排謝謝。」

 

  「只有冷凍食品啦。」

 

  結果順便買了酒回來。

 

﹉﹉﹉

 

  因為是套房,理所當然只有一張床,而且是單人床。不過打從櫻井妥協後二宮就相當安分,多少自覺到自己是「強迫推銷」的人吧,自己先主動告知:「嘛、謝謝你收留我,晚上我睡地板就好了。」

 

  「哦…哦…」

 

  為什麼?對方又不是客人!這很正常!也很天經地義!但櫻井內心卻浮出一種內疚的感覺,都是因為那傢伙的眼睛水汪的跟柴犬一樣,被他盯久了反倒自己成為壞人了。

 

  「我記得當初有多準備一套床墊,要睡前我拿給你吧。」

 

  「好。」

 

  語畢後,二宮隨意找個小餐桌架起筆電,忽然間像想到什麼,轉過身詢問櫻井:「可以借我打通電話嗎?」

 

  「…嗯。」

 

  這一切都太詭異了。

 

  買消夜給他吃、給他床墊睡、然後又借他電話,天底下哪來這麼好的事情啊,櫻井開始懷疑是不是自己上輩子積欠二宫太多,啊不然就是個徹底的被虐狂吧。

 

 「喂…我手機被停話了啦,現在……在老家啊,沒事啦,之後用網路連絡吧,那樣這樣。」

 

  雖然音量不大,但在深夜一字一句櫻井都聽得清清楚楚,這傢伙還真能面不改色的說謊,但觀察著二宫的表情,一開始充滿不耐,通話結束後又彷彿放鬆了般,二宫給人的感覺就像是想出現就出現、想不見就不見,會讓他特意回撥的人,絕對關係匪淺,全身上下佈滿迷團的二宫,還真讓櫻井有些好奇。

 

  噹噹!

 

  通訊軟體的提示音響起,二宫火速跑到電腦前,然後興致高昂的打著鍵盤。

 

  「誰啊?女朋友?」

 

  櫻井隨口一問,換來的是二宫嗤之以鼻的笑。

 

  「都快餓死了交什麼女朋友,是網路上認識的朋友啦。」

 

  「你這傢伙孤僻就是因為老愛上網交友的關係啦。」

 

  還有你那駝背也是──原本是想這麼說的,但在那之前二宫已經開口打斷:「你管我?現實太多虛偽的人了,網路還比較真實。」

 

   喂喂你說反了吧。二宫嘴裡總是吐出一堆讓櫻井感到荒謬的理論,但看對方一副網路成癮症多年的樣子櫻井還是閉了口,也罷、每個人都有他的管道來紓解自己。

 

  MJ:所以你順利找到新房子了?恭喜你!

 

  KAZU:對啊,而且在這不愁吃不愁穿,很棒呢

 

  「你這傢伙根本編造事實!是你威脅我的吧!」

 

  在旁看到對話紀錄的櫻井忍不住大吼,而二宫只是悠悠的回應:

 

  「反正網路是虛擬的嘛!何必太認真!」

 

  喂這跟你剛才說的不一樣!

 

﹉﹉﹉

 

  櫻井的工作就是典型的朝九晚五,來到東京後工作份量變得更重了,有時甚至得加班到八點過後,獨自離鄉背景,多少需要一些依靠吧。現在下班回來不論多晚,都會有個人慵懶的坐在沙發上簡單的打聲招呼,光是這樣就覺得心靈被滿足,但也多少感慨遠妻不如近鄰。

 

  「喂──牛郎是不是真的很好賺啊?」

 

  「噗!咳咳、你問這什麼問題啊?」

 

  「沒有啊,你也想我早點走吧,我對這種日子也實在很厭倦了啊。」

 

  老實說…有時後櫻井真的覺得跟二宫相處,就如同自己在唱獨角戲一般,那種感覺就像是…你可能內心認同了一個人、可是對方卻仍然把你隔的遠遠的。

 

  當初是沒說要待多久,可是現在的相處模式其實也不差吧。

 

  「那為什麼不去找個穩定又正當的工作,一定要想做那種出賣自己的事呢?」

 

  無視櫻井的訓話,二宫倒是很犀利的補了一句回馬槍。

 

  「啊──不知道大野能不能介紹我進去。」

 

  「喂!跟你說過智他是不得已的吧?你別再說那種話。」

 

  啊啊又來了,提到智整個人都變得瘋癲起來。

 

  「哪種不得已,好手好腳他也可以找穩定又正當的工作啊,藉口而已啦。」

 

  「別說了。」

 

  「吶…生氣了?真奇怪,你們不是很久沒連絡了嗎?何必因為幾句玩笑話生氣呢?」

 

  「我覺得一點也不好笑,而且…我竟然沒有辦法說服他…」

 

  在那過後櫻井和大野算是保持聯絡,不過基本上都只有用訊息交流,通常撥過去的電話對方都不會接,除非傳「有急事」對方才會打來,可是講沒兩分鐘就又掛斷,雖然櫻井也很明白,那是因為自己總是委婉的要他離開那份工作的關係。

 

  比誰都還要介意大野現在的工作環境,不是說做這行的都十惡不赦,但就像二宫說的,真的有必要嗎?

 

﹉﹉﹉

 

  那天在上班時接到一通未登錄號碼的來電,一劈頭就開始興高采烈嘩啦嘩啦的講了一串櫻井完全聽不懂的語言,因為完全搞不清楚狀況而沉默,對方也遲疑了一會說道:「ニノ?」

 

  「ニノ?你是指二宫嗎?」

 

  「對啊!你該不會是ニノ的大哥吧?哇──我忘記那電話不是他的了!抱歉抱歉、沒事了!」

 

  「慢、慢著!我不是他大哥!你找二宫有什麼事?」

 

  「沒什麼啦、我想跟他本人說比較好!」

 

  語畢,對方又再次說了句不好意思,就將電話掛斷,這通電話來的莫名其妙,不過這也讓櫻井像多撕開二宫一層面紗般,有了小小的優越感。

 

﹉﹉﹉

 

  「ニノ。」

 

  打著鍵盤的手突然停了下來,斜眼看了那笑的很噁心的傢伙,視線重回螢幕,二宫繼續若無其事的打著字。

 

  「喂、你不問我為什麼叫你ニノ嗎?」

 

  「反正多半是有個蠢蛋打給你亂吼亂叫後才發現打錯吧。」

 

  完全正確。

 

  「他好像有事情要找你,聯絡上了嗎?」

 

  「目前還沒……不過我大概知道是什麼事。」

 

  二宫算是有問必答,但櫻井內心還是覺得有種不平衡的感覺,雖然這明明不代表什麼,卻像是試探般的詢問:「我也可以叫你ニノ嗎?」

 

  這次對方整個人都愣住了,轉過身噘著嘴有些失笑看著櫻井:「可以啊,你喜歡叫什麼都行。」

 

  「你笑什麼?」

 

  意識到問這個問題好像有點愚蠢,櫻井的雙頰開始有些發燙。

 

  「沒有,這是第一次有人這樣問我。」

 

  「我也是第一次這樣問人啊!」

 

  他也不曉得自己是哪根筋不對,開始覺得有點無地自容的櫻井等著對方再回應,只見二宫依舊冷靜的說:「櫻井さん……」

 

  「你給人感覺跟實際相處差很大啊。」

 

  「那是你對我有所誤解吧……」

 

  「沒有哦,從一開始我就覺得你是個笨蛋。」

 

  「喂喂…」

 

  本來以為二宫又要展現他的伶牙俐齒,不過對方接的是:「其實我還蠻喜歡笨蛋的。」

 

  「那還真是謝謝你……」

 

  有些無奈的回應,他不知道這句話他該哭還是該笑。但至少二宫在講這句話時笑得很燦爛。

 

  看見這個笑容,內心竟湧起洋溢的滿足感,這下連櫻井都想咒罵自己是笨蛋了。

 

(持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橘 的頭像

Unchange

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