嵐禁同人文,請理解後再觀看。
此為全員長篇,無絕對配對,請慎入。

 

期中寫文絕對效率100(欸

 

03

 

 

  「ニノ~!你這個禮拜到底消失到哪去了!我完全找不到你耶!」

 

  開門男子嘶啞的喊道,語氣帶著責備與擔心,而在門口脫鞋的二宫有些不耐的回應:

 

  「我不是跟你說我在老家,而且明明就有跟你說網路連絡好嗎。」

  

  「你明知道我是電腦白痴啊!」

 

  「我只知道你是白痴。」

 

  這裡是東京但離市區不算近的極小型套房裡,沒有電梯、沒有保全,而且還位在頂樓,每次爬上來都喘的要死,每一次二宫向房子主人抱怨,都只換回一句:「那不然你付租金。」

 

  相葉雅紀,算是在業界認識的一個奇杷,出了社會後第一次遇見這麼脫線又天真的人,不過在經過現實的爾虞我詐之後發現跟這種人待在一起最舒服自然,從上匹團隊脫離後有繼續保持聯絡的人,大概也只剩這傢伙。

 

  「吶、前幾天不是把照片寄到經紀公司嗎?對方昨天回覆我了耶!」

 

  「哦?他怎麼說?」

 

  一邊調整著相機的光圈一邊詢問,鏡頭對準著窗邊,要說這地方唯一的好處大概只剩視野遼闊、光線鮮明了吧。

 

  「他說他覺得風格很特別、技法也有別於大眾模式,不過主要是模特長的很帥!」

 

  「少說廢話,那他到底用還不用?而且最後一句是你加的吧。」

 

  攝影方向從窗外移到室內,模糊的景象慢慢轉清晰,對準取景的方向後,連續按下好幾次快門鍵,對方的一舉一動瞬間被捕捉。

 

  「啊!別偷拍我啦!」

 

  「害羞什麼?不是很帥的模特嗎?」

 

  其實二宫真正所嚮往的,不是記者、不是狗仔,而是攝影師。他記得那是考上大學時家人所送的禮物,一台要價不斐的單眼相機,外加腳架獨立鏡頭應有盡有,不過當時二宫卻很不以為然,搞不懂這玩意有什麼吸引力,他寧願要個遊戲機或智慧型手機。

 

  起初是以實驗精神的想法想弄清楚它每個地方的功能,結果無意間發現每一個刻度、每一個數據所拍出來的效果都不盡相同,這倒讓他提起十足的興趣,沒多久整個人都陷在它的魅力之中了。

 

  照片拍多了自然就想要有屬於自己的攝影集,最開始是只靠網路的一些社群網站發布,上面也會有一樣興趣的同好們互相交流,那段時間二宫幾乎是廢寢忘食的在經營他的網路相簿,所以在大學時期總是一個人,整天只帶著相機和筆電,選課時總是坐在最角落邊,會和班上同學毫無交集,多半是這個原因。

 

  只是,有些東西就真的只能當興趣,而不能當飯吃。大學畢業後二宫馬上領悟到這殘忍的現實。比起拍照技術,現在業界更重視幕後的修圖,就算場景毫無美感可言,經過後製將色調對比處理,裁切適當尺寸,又是一張經典,二宫無法接受這樣的二次修改,於是到哪都吃閉門羹。

 

  但堅持到了最後,如果已經無計可施,那也只能向現實低頭。

 

  讓他最不甘心的是,他的相機竟然淪落成偷拍別人醜聞的劣質品。靠著檢舉和爆料照片,是讓他賺了不少零用錢,但這種人人喊打加上收入又不穩定的職業,其實持續不了多久。

 

  除了受良心的譴責之外,二宫越來越討厭自己拍的照片,在那段過不下去的日子裡,好幾次想把整組機器賣掉,或乾脆砸掉,是相葉阻止了他。

 

  「ニノ你不要這麼衝動啦!你看!快拍我!我都擺好姿勢了!」

 

  不停變換POSE的相葉努力的想讓二宫重新振作,只見對方原本緊皺的雙眉開始緩和,接著忍不住笑了出來。

 

  「醜死了……我不拍這麼沒有美感的照片。」

 

  「給你拍就不錯了還嫌──」

 

  就這樣,相葉的陪伴讓他渡過那次人生低潮,雖然二宫總是嘴上不饒人,但內心還是充滿感激的。原本是想要重股士氣,拍了一系列的寫真準備參加比賽,不料結果還沒揭曉,二宫就先是以積欠多月租金的理由而被房東趕了出來。

 

  手機也被停話,剩下筆記型電腦的網路,偶然收到大學班代的MAIL,得知同學會這個消息,抱著最後一絲希望的他行李款款前往市區。

 

  然後櫻井就無辜成為二宫眼中待宰的肥羊。

 

  關於大野智的那張名片,是當時遊手好閒偷拍時無意間發現的,那時候沿路隨興拿了好幾家,他根本連大野也沒見到,更不用說確認是他本人了。

 

  所以二宫才會一再的用刺激的言語試探櫻井,好確認大野在對方心中的地位,顯然的櫻井對於情緒掌控似乎還不太成熟,才會被二宫吃的死死的。

 

  雖然早就有想好一套說詞,不過倒是沒有想到事情會發生的這麼順利。

 

  ──其實壓根沒有什麼會讓大野身敗名裂的東西。

 

  二宫的偷拍照從來不會留底,賣給雜誌或報社後就會刪的一乾二淨,他可是一點也不想看見這些東西佔著他的記憶體,根本不確定身分的大野更是不用提。

 

  看到櫻井被唬得一愣一愣的心裡實在覺得有些罪惡感,但一想到若失敗今晚就得睡公園他就豁出去了,對方妥協的那瞬間,彷彿全身的重擔和壓力都被釋放,好險對方是個笨蛋。

 

  「吶~吶~ニノ快讓我進軍演藝圈啦,這樣就能遇到松潤了。

 

  一屁股躺坐在沙發上,然後身體不斷滾動逼近二宫,對方一手保護好相機、另一手將相葉的臉推的遠遠的。

 

  「你這傢伙,當初投稿該不會就是為了松本潤吧。」

 

  「對呀!是你當初掛保證說絕對會得獎的吼~~~~」

 

  「我現在倒是保證你等等就會死的很難看。」

  

  見相葉興喜若狂,二宫只覺得反胃想吐,眼前的人活像個花癡般,如果是國高中少女對於偶像情竇初開他還能理解,但對方是個年過二十聲音低啞又滿腿腳毛的男人,還喜歡比他年紀小的偶像他實在想破頭也想不懂。

 

  「幹嘛這樣、而且ニノ,你不是說你是松潤的大學同學嗎?你是騙人的吧?」

 

  「…我說過好幾次了,是同學可是不熟,要不是有人整天一直松本東松本西的我也不會想起這件事。」

 

  一開始相葉成天喊著松本好帥時二宫根本沒把他和松本潤聯想在一起,知道對方瘋狂迷戀的對象是自己大學同學突然又覺得更噁心了,從那之後相葉總是三不五時纏著自己問東問西,就算告訴他再多次他們不熟也一樣。

 

  「唉~要是我晚生個幾年就好了…ニノ你能跟松潤同班是何等的幸福啊!」

 

  「……懶得理你……反正在你心中的松本潤一定不會放屁跟大便吧。」

 

  「別把那種字眼跟松潤擺在一起!」

 

  「你真的很有問題。」

 

  一提到松本就要來上這樣一段精神轟炸,也不知道那傢伙是什麼時候喜歡上的,要他說明到底喜歡對方哪一點也說不上來,只能說愛使人盲目,而且是全瞎的那種。

 

  「吶、總之,對方約下個星期三見面,你應該沒事吧?」

 

  切回正題,接到電話時對方說直接約在總公司,如果順利的話就可以立刻帶到工作現場,這倒是讓相葉既期待又怕受傷害,告訴二宫詳情後,對方冷靜的輕吐一句。

 

  「你要聽真話還假話?」

 

  「嗯?那先聽假話好了。」

 

  「那天我沒空,你代替我去。」

 

  「什麼啊,那真話是?」

 

  「我壓根不想去那鬼地方,你去。」

 

  「啊?人家是缺攝影師又不是模特兒!你要我去幹嘛?」

 

  相葉忍不住大吼,二宫則是露出不耐煩的臉,擺出一副理所當然的臉回應:「我只是想讓你先看那公司的環境怎麼樣,要是一切都是場騙局怎麼辦。」

 

  「怎麼會,ニノ你也太神經質了吧?」

 

  「隨便你怎麼說,凡事謹慎點好,別到時候被賣了還在替人家算錢。」

 

  聽完二宫的逆耳忠言後相葉也覺得頗有道理,可是他總覺得哪裡怪怪的……

 

  「所以你考慮了這麼多,還是打算把我推入火坑?!」

 

  「有什麼關係,搞不好順理成章就遇到松本潤了。」

 

  二宫燦笑道,此話一出原本極度不悅的相葉頓時豁然開朗,好像就算被賣掉只要是松本就沒問題。

 

  「──那就這樣,下星期四再見面吧。」

 

  「等等、現在就要走了?」

 

  久違的見面,二宫卻只是說完正事就打算走人,前後總共花不到兩小時。

 

  「啊啊…對啊,再晚那傢伙就開始擔心了。」

 

  「誰啊……」

 

  相葉一頭霧水,老實說他對二宫的家庭背景一點也不了解,只知道他之前都是一個人住,打從對方突然說「回老家」他就越來越不懂,因為二宫給他的感覺並不像是會投靠父母的人,只是對方總是輕描淡寫的帶過,不打算侵犯隱私的相葉也就沒問,雖然他是笨蛋,但多少知道二宫在說謊。

 

  「一個跟你有得比的笨蛋。」

 

  難得二宫露出牙愉悅的說著,正因如此才沒發現,在背後相葉的表情沉重的完全笑不出來。

 

  (持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橘 的頭像

Unchange

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