嵐禁同人文,請理解後再觀看。
此為全員長篇,無絕對配對,請慎入。

 

說要寫全員的文章已經想很久了,終於在今天生出來,

會拖這麼久的原因是我一直在想五子裡每個人與每個人細微的連結,

加上除了本命副命從沒接觸過其他人的配對,對我而言是一個極大挑戰!!!

不過呢…如果該回有H的話會先註明配對以防爆雷(笑)

 

01

 

人之所以有道德,是因為受的誘惑太少。──英國大哲學家羅素。

 

 

  「呀,好久不見,西裝筆挺的模樣……該說是不意外嗎?哈哈哈…」

 

  「櫻井さん現在在做什麼?」

 

  「也沒什麼…普通的金融公司而已。」

 

  「那年薪應該有破百萬吧?聽說你已經結婚了,完美的人生,真令人羨慕啊!」

 

  以前的二宮有這麼聒噪嗎?

 

  睽違了四年的同學會,但第一個找他攀談的卻是在學時代毫無交集的二宮和也。

 

  恭維與客套話,老實說櫻井感覺不太舒服,但這種狀況似乎很正常,大家都想探聽彼此目前的消息近況。

 

  畢竟在大公司待久了,關於做表面工夫,櫻井的功力也不算太差。只是他沒想到連老同學相聚都還得搬出這一套。

 

  「哈哈…那二宮你呢?過的還好吧?」

 

  「很好很好!現在可是知名的自由記者哩!櫻井你有什麼醜聞可別被我抓到啊哈哈哈。」

 

  ──好個頭,說難聽點就是個快失業的八卦狗仔罷了,有一餐沒一餐的日子真的是一點也過不下去。

 

  會參加這次的同學會,說到底也是想沾一些老同學的光,攀一些「老闆級」的交情,俗話說人脈就是錢脈嘛!首先鎖定眼前這位人生的勝利組,櫻井翔。

 

  「對了,你那兩位好兄弟沒來嗎?我想想…松本跟…大野?」

 

  被提到這個問題,櫻井的笑容有那麼瞬間僵了一下。

 

  「唉呀…畢業後大家各自找出路,久了也就失聯囉,我也很想在這次同學會跟他們敘敘舊呀。」

 

  「那還真可惜呢,虧你們當初還號稱是黃金鐵三角~」

 

  二宮帶著諷刺的語氣說著,當時在學大野、松本、櫻井三人的組合可是出了名的好哥們,整天形影不離,不管是報告、比賽、用餐等等幾乎都不會分開,直到大三那年。一向獨來獨往的二宮明明也目睹了一切,卻在此時刻意揭人瘡疤,真令人不愉快。

 

  「時間真的是會改變一切呢──」

 

  用那張依舊十七歲的容顏笑著說出如此感嘆的話語還真是極大反差,忽略掉臉色已經逐漸垮掉的櫻井,自顧自的講得越來越開心,櫻井早就有會被調侃的覺悟,他今天會參加也是抱著一絲能重聚的希望,但另外兩人的缺席大概會造成這輩子的遺憾。

 

  「對了,櫻井さん,你是特地來東京參加同學會的嗎?還是公司原本就在這裡?」

 

  「啊…是我剛好要來東京出差,公司也已經配給我一間套房,大概會在這住上半年左右,離這裡蠻近的就順便來了。」

 

  「這樣啊──那你老婆不就會很寂寞?話說,你們有孩子了嗎?」

 

  「假日我會固定回去所以不要緊,至於孩子的部分我想等我經濟狀況更穩定後再考慮。」

 

  「噗噗──櫻井你還是一樣死板呢!」

 

  「喂…」

 

  「開玩笑的啦!對了,你想不想見你的摯友啊?」

 

  突然二宮再次提到這個話題,櫻井皺著眉像是在懷疑對方的樣子,二宮一臉別把他當壞人的臉解釋:「其實啊,在我當記者這期間意外發現~大野さん的工作地點哦。

 

  「啊?什麼意思?」

 

  大野在哪工作和二宮的職業有什麼關聯?櫻井下意識的發出疑問。

 

  看櫻井的臉越變越焦急,二宮打從心底覺得這樣的表情實在是很有趣,忍不住再補一句:「難怪他要跟你失聯了,畢竟不是什麼正當的職業嘛!」

 

  「你到底想說什麼?」

 

  「想說什麼──你很清楚吧?不過我也不曉得要怎麼稱呼耶!少爺?公關?還是牛郎?」

 

  「你夠了沒!你怎麼能確定那個人就是智?胡說八道也要有個限度!」

 

  櫻井的怒火在這時候一口氣爆發,如果他手上有酒瓶早就往二宮身上砸了,他可以說他的不是,可是誰也不准說大野的不是。

 

  對於發飆的櫻井二宮倒也不以為然,默默的從口袋抽出一張薄紙。

 

  是張名片,當初二宮弄到這張名片還真有點傻眼,怎麼會有人用真名在幹這行,上面光明正大的印著男公關大野智的字樣,右方還附上個人獨照,這東西可讓櫻井徹底愣住。

 

  「騙你有錢賺嗎?我說過了嘛,時間會改變一切啊!何必驚訝?」

 

  「不可能…我一定要找他問清楚…」

 

  他不相信品行端正的大野會做這種行業,他一定有什麼不得已的苦衷和理由。

 

  其實不是失聯,而是單方面的不連絡。大學畢業後大野一家什麼也沒說的就搬走了,甚至連畢業典禮也沒有參加,畢業證書還留在櫻井家裡,櫻井用盡所有方法想要聯絡到大野但最後仍是徒勞無功,現在這種狀況,他該高興嗎?終於有了大野的消息,但他卻又寧願這是假的。

 

﹉﹉﹉

 

  抱持著只是想了解事情真相的櫻井在同學會結束後跟著二宮來到了名片上的地址,不想以「客人」的身分造訪的他堅持等打烊後再堵人說清楚,二宮倒是打了個大哈欠說他是無所謂,不過他想睡的話就會先走。

 

  最無聊也最煎熬的大概就是這漫長的等待時間了吧。

 

  雖然旁邊有人能閒聊打發時間,但那對象偏偏是二宮,實在不想引起不必要的不愉快櫻井還是選擇默默在角落抽菸。

 

  「也給我一根。」

 

  說完這句話的二宮很順的從菸盒裡抽出一根,櫻井對這種「自動」的行為實在很感冒,對…但還是老話一句,實在不需要為這種事動怒。

 

  「我都不知道櫻井さん會抽菸。

 

  吐著煙,二宮似乎是站痠了蹲了下來,側旁的櫻井看了一眼後也跟著蹲下身。

 

  ──你知道也很奇怪吧,我們又不熟。

 

  「我只有壓力大的時候抽。」

 

  「哦──所以現在是壓力很大的意思?」

 

  二宮小聲竊笑,衝著這句話櫻井立刻將嘴邊的菸給熄了,並且糾正:「我只是想見他一面。」

 

  「可以見早見了吧,四年不聞不問也太離譜,根本是你自己也有問題。」

 

  「你又懂什麼。」站起身,將剛才的菸蒂踩個粉碎。

 

  「我當然不懂,我又不是鐵三角的成員。」

 

  「那就少說兩句吧。」

 

  櫻井心想他大概跟這傢伙是八輩子的不合,對方說的每一句每一字都覺得刺耳,強制結束話題後又陷入了一片沉默,但他寧願就這樣安靜下去也不想再和對方有所交談。

 

  「啊,松本さん。」

 

  櫻井沒有說話,身體卻著實起了反應,輕撇一眼二宮,只見對方指著前面若大的電視牆,透過螢幕被放兩倍大的松本生動的正在廣告裡演出。

 

  「不知道要不要得到他的簽名……」

 

  畢業後朝演藝發展的松本現在來看還算是有所成績,近期常在各大刊版廣告上看見他,雖然都曾是過去的老同學,櫻井的反應卻相對冷漠,低聲說道:「應該沒值多少錢吧。」

 

  二宮沒有多作回應,這時候他們等候已久的店面終於熄燈,接著聽見兩三個規律的下樓聲,只聽聲音當然無從辨識,櫻井像是在替給自己心理準備一樣深吸一口氣,快步走向後門像豁出去般喊道:「さとし!」

 

  只見原本的兩三人的嬉鬧聲頓時靜寂,接著開始竊竊私語。

 

  因為小巷的光線非常微弱,櫻井只能隱約看到輪廓,每接近一步,內心的煎熬就是加重,直到他看見對方的臉孔,才終於確定對方身分就是失聯多年的摯友大野智。

 

  「智!終於見到你了,你怎麼都沒跟我聯絡、我……」

 

  剎時間所有質問擔心緊張的情緒不翼而飛,他只想緊緊擁抱久違未見的老朋友。

 

  只是對方的反應卻不如櫻井那樣熱情,反而愣了一下,遲疑數秒後回應:

 

  「啊~這不是吉田さん嗎?好巧、你也在附近工作?」

 

  語畢後非常熱情的給櫻井一個好久不見的擁抱,櫻井以為被認錯了,急著解釋:

 

  「哈?笨蛋、誰是吉田啊?」

 

  「你才是笨蛋,照著我的話做!」

 

  擁抱之餘大野在櫻井耳邊低沉的說,瞬間櫻井像是理解般的點了點頭,接著大野轉過身對著同事們喊道:「抱歉!你們今天先走吧!我跟吉田去喝個兩杯!」

 

  語畢後對方揮手道別,見他們已經走出巷口大野立刻將搭在櫻井肩上的手移開,且反方向的打算快步離去。

 

  「喂、喂!等一下,智!」

 

  「…你怎麼會在東京?」

 

  知道自己要是跑的話對方一定會跟著追,不想大半夜搞得跟警匪片一樣,大野停下腳步。

 

  「我才想問你呢……為什麼在這種地方上班?」

 

  『這種地方』……也許櫻井沒有任何意思,但此刻大野卻感覺相當刺耳,就因為你覺得是『這種地方』,我才不想說的!

 

  「很簡單,因為我想做。」

 

  「你騙人,告訴我。」

 

  櫻井一秒反駁,耿直的視線直接刺進大野的心臟,事隔多年對方已經是個企業高層,自己竟然還在聲色場所做這些違背善良風俗的行業,但櫻井越是親切大野就越是自卑。

 

  「……沒什麼好說的,就像你看到這樣。」

 

  「看到什麼?我只看到大野智,只是我多年沒見、我很想念的摯友而已!」

 

  「翔……」

 

  對於櫻井的毫不動搖,大野內心感到相當欣慰,可是就算如此,也無法改變任何事實。

 

  「謝謝你,不過我現在…還不能離開這裡。」

 

  「我知道了,可是……你能答應我別在突然消失嗎?」

 

  大野有他的苦衷,也許是現階段無法跟任何人傾訴的也說不定。人和人的溝通不需要硬碰硬,像這樣和緩的解決疑問是最理想的,從前自今和大野的相處模式一直都是如此。

 

  「都被你找到這了,我還能消失到哪去?」

 

  現在才看見大野的笑容,夾雜幾絲無奈,說到這櫻井才想到,二宮人呢?

 

  「啊,不是我找到的…你記得二宮嗎?以前大學同學。」

 

  「沒什麼印象,你說二宮怎樣?」

 

  「其實我剛過來東京出差,順便參加同學會,就那麼湊巧遇上了,然後二宮他…好像從事記者的行業吧…雖然我是不清楚他為什麼有那張名片。」

 

  聽櫻井的敘述大野的臉色越來越難看,之後只冷冷拋出一句:「記者咧……」

 

  「怎麼了?」

 

  「我們店雖然開在小巷,可是卻有很多名媛藝人會來消費,你也知道那些人的身後有無數隻眼睛吧?二宮一定常在這附近徘徊拍照,不然不會有這東西。」

 

  單從幾句話就能夠察覺事有蹊翹,反倒是櫻井現在才一副恍然大悟的臉,大野輕嘆口氣,這少爺雖然感覺工作歷練了不少,但內心還是跟從前一樣天真…

 

  「總之這是我的號碼,我們保持聯絡。」

 

  從西裝內暗口遞出一張薄紙,接著抽了一隻鋼筆在上頭寫了一串數字。

 

  「我不要營業用的。」

 

  「這是真的啦,傻子。」

 

  「傻子~」

 

  「要不要和吉田喝一杯?」

 

  「你又不是吉田──」

 

  講完這句兩人都笑了,從在學時期的說話習慣一直都沒變,有人先開口另外一個就會接,突然覺得一切都好懷念。

 

﹉﹉﹉

 

  之後兩人到普通的酒館小酌一番,大野因為隔天還有兼差無法久待,櫻井也就很乾脆的放人了,他見到大野了,所有的不愉快彷彿過往雲煙,直到他看見檔在前方的那坨烏雲。

 

  「呦、櫻井さん。」

 

  「二宮……」

 

  現在看到他鐵定沒好事。尤其那傢伙手上還拿了台相機。

 

  「見到大野了,開心嗎?」

 

  那一副從頭到尾都在監視的語氣聽了就讓人反感,櫻井點了點頭,不想多說。

 

  「那麼──給你這項情報的我,應該多多少少可以跟你收點好處吧?」

 

  櫻井瞪大雙眼,沒想到眼前的人可以不要臉到這種地步,不打算接受的荒謬的交易打算掉頭就走,二宮見狀卻也不驚慌,悠悠的說:「所以大野智身敗名裂你也無所謂囉?」

 

  停下腳步,櫻井的眼神從不理會轉成憤怒,他是不知道這傢伙手上擁有什麼把柄,他也毫無興趣,但他不允許任何人傷害大野。

 

  「……你要多少錢?」

 

  「錢……真是籠統,我想一時之間很難說出個實際數字,其實呢,我已經沒錢繳房租被房東趕出來,剛才偶然聽到你在這有公寓,能不能請你高抬貴手讓小的入住?」

 

  二宮的要求真是令人傻眼,有錢就能解決的事情是在簡單不過的,但現在這傢伙擺明要當個寄生蟲,這讓櫻井十分為難。

 

  「這恐怕有困難,這不是我的房子,而且…」

 

  「好──談判破裂,那我們明天就新聞版見囉,哦大概不會到新聞版,頂多八卦版?呵呵。」

 

  「等等!」

 

  這傢伙真是惡魔。

 

(持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橘 的頭像

Unchange

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