嵐禁同人文,請理解後再觀看。
配對:松本潤X二宮和也


02

  對他而言人生就是平淡的每一天,不曾想過會為某個人而改變。
  海上浪花的繾綣,反覆的頻率時短時長,延伸到沙的界線,然後順著退潮不著痕跡地離開。原本平靜的海岸線頓時起了一塊漣漪,海平面上的波紋緩緩散開,此刻好像也有什麼東西跟著墜入了。

  二宮難得抱著有些雀躍的心情獨自一人來到海邊,這種地方明明也不是來第一次,但自從有了目的之後感覺就像是個全新的地帶。

  清晨的海岸安靜地像幅畫,沒有礙事的人群擅自闖入框架,好像是自己獨占了這個區域,此時月亮已落下,而太陽尚未出來,讓人有種說不出的寂寞感。二宮隨意找個平坦的區塊坐下,望著海的另一端。

  他對海的觀感就僅限於看,用眼睛欣賞,有些東西還是保持點距離才能體會它的美。而他之所以不下海,有著更深層的理由。

  雖說是夏天、清早的低溫仍讓他不自覺打個哆嗦,將身體縮成一團,雙手抬起臉頰,看向太陽即將升起的東方,整面海隨著日出照映的光芒也變的閃閃發亮,刺眼的令他忍不住濕了眼眶。

  「二宮さん?」

  此刻從後頭傳來的耳熟低音,卻一時叫不出名來,生理反應的轉身,看見的是昨天晚上才道別的那個人。

  剛才不自覺看得出神,渾然不覺已經天亮了,更不可能發覺到後頭的身影,二宮緊閉雙眼努力擠掉剛才百感交集而留下的淚水,稍微抬起頭回應對方。

  「晚、不,早安啊松本さん。」

  「你怎麼會在這?你的朋友們呢?」

  對方並沒有跟著二宮寒喧的回應,反而嚴肅的詢問他為何會出現在這裡,那語氣就像是在質問一般讓二宮有些不高興,將臉埋回雙臂裡,不快的說:「…怎樣,大海你家開的?我不可以來嗎。」

  聽見二宮語中帶刺的回答松本嚇了一跳,趕緊解釋:「呃、不是這樣的,只是一大早看你一個人…」

  「那兩個傢伙不是我的保母,而且我也沒虛到連清晨的陽光也會昏倒。」

  二宮過激的回話就如流水般綿延不絕,松本此刻稍稍明白二宮的個性相當地頑固,也明白這種人一像吃軟不吃硬,於是走到對方旁邊一屁股坐下,半開玩笑的說:「我知道了~一定是某人太想念我才特地早起跑來這裡。」

  「少臭美了!誰會特地早起來看你──」

  聽到這句完全針對他的話二宮當然是迅速地反駁,這時松本卻突然放聲大笑,在還是沉寂的大海彷彿都能聽見回音,等他笑夠了才說道:「對啊,你少臭美了,還是二宮さん承認某人就是你?」

  竟然被反將一軍,二宮氣得牙癢癢但一時卻想不出能夠抵制對方的話,只能翹起小嘴採取不回應策略,松本見這像是小孩子才會做的反抗行為忍不住失笑,拍了拍二宮的肩說道:「等等人群差不多就要來了,不介意的話就來寒舍坐坐吧。」

  雖然心裡相當不甘願,但在這炎熱的夏天有免費的冷氣免費的空間享受何樂不為呢,最後想想還是別和自己過不去,二宮點了點頭立刻起身,但他忘了早上的低血壓會帶給他嚴重貧血,這樣的舉動造成的就是腦袋一陣刺痛幾乎快倒下去,此時松本很警覺地馬上站起扶住對方,直到二宮恢復意識能夠平常的走路才放開,以防萬一跟在後頭的松本小聲的碎碎念:「真是讓人完全沒辦法放心…」

  其實在松本早起後打開那扇門以後,第一看見的就是離自己不遠處那嬌小窩在一團的身影,下意識覺得那個人就是二宮,觀察了好久才決定接近,也許是自己詢問的方式有問題,但二宮的回應實在是不太友善,最後還是決定不要硬碰硬,但松本其實只是擔心二宮獨自待在這裡很危險而已,就在剛才他更確定自己的想法果然是正確的。

  雖然說要他隨便坐坐──不過這傢伙才來第一次就真的把它當作自己家啦。

  到了松本的小木屋二宮整個人放鬆到不可理喻的地步,一進門就喊著要那個要這個,往鑲在牆上的布穀時鐘,才早上六點啊,突然覺得一天好漫長──

  此時二宮得付出他清晨爬起來的代價,就是現在想睡到不行,感覺隨時都要進入淺層睡眠,雖然對松本有點不好意思,但他還是開口詢問:「吶,這是你家所以也有床吧?我可以上去躺個十分鐘嗎?」

  聽見這個問題松本明顯露出為難的表情,婉轉的拒絕道:「待在這睡吧,我不會吵你的。」

  「那──我想上廁所。」

  「你的要求還真不是普通的多啊!」

  松本忍不住吼了一聲,怎麼會有這麼麻煩的傢伙呢?手指指向樓上說道:「走上去左轉就看到了。」

  「別亂闖其他房間。」

  最後松本丟下這句話,不講還好講了就好像有什麼祕密一樣,不過二宮打從一開始就是如此盤算了,帶著輕快的小跑步匆匆上樓,稍微環視一圈都沒發現任何可疑的因素,因為房門都是打開的,從外頭望進去一覽無疑,唯獨在角落那間,感覺像是臥房,門是緊閉的,讓人想要一窺究竟的衝動。

  從走廊緩緩靠近,輕輕轉動房門發現沒有上鎖,這時就是天使與惡魔之間的爭鬥,他實在很好奇松本想隱瞞的到底是什麼,此時裡頭卻傳出一陣低鳴:「──…誰?」

  這句話嚇的二宮立刻倒退三步,確定對方沒有要追過來的意思後趕緊溜進廁所裡,剛才觸摸握把的手已經流的滿滿是汗,好吧、他這時才明白人還是別做虧心事比較好。

  下了樓只見松本一臉質疑的眼神打在自己臉上,那表情就像是在說「你偷看了吧?」另二宮難以招架,最後只好認了:「我不知道樓上還有其他人。」

  聽了二宮的話後松本深呼吸,長嘆了一口氣,頗無奈的說道:「算了,反正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

  「對不起,松本さん。」

  二宮誠懇的道歉,他明白自己已經闖入松本不想公開的界線了,所以才僅僅一瞬間、他給人的感覺是多麼冷漠。

  「真的沒關係,我想他差不多也該起來了──只是我不想讓人打擾他才叫你不要亂跑的。」

  哪個他還真是令人好奇呢──才這麼一想時就聽見樓上激動的腳步聲接著咚咚咚咚的衝下來,一個皮膚黝黑頭髮金黃看起來十足有不良少年架式的男人,只穿著白色汗衫和一件全灰的四角褲對著松本喊著:「松潤!我剛剛夢到遭小偷了!」

  見這畫面二宮有些錯愕,不過比他更錯愕的人是松本,趕緊走向那還沒看見二宮存在的男人小聲的說道:「大野さん…你先把褲子穿上啦!」

  「為什麼…嗚啊!」

  還在尋覓理由的他這時視線多了一個陀著背的瘦小男人,先不管他是誰、總之他立刻又衝上樓。

﹉﹉﹉

  「總之,他是我的表哥大野智。」

  「你…你好,我是他的表哥大野智。」

  照本宣料的又再次把松本的話重複一遍,二宮頓時感到有種混亂的感覺,但他決定先將那煩躁不已的思緒暫時拋開,稍微揚起嘴角說道:「我是二宮和也。」

  互相自我介紹完後又是一陣尷尬,最後松本用手肘蹭了蹭大野提醒般的說道:「大野さん,我想魚差不多在呼喚您了,快去吧。」

  「啊啊、對,二宮さん,魚在呼喚我了,我得趕快去──」

  這個人是不是還沒睡醒啊?二宮內心忍不住想這樣吐槽,只見對方走到長廊盡頭的小房間裡,出來之後全副武裝,雖然他不太懂那裝扮是什麼意思,但感覺上應該是要去釣魚…應該吧。

  在出門前轉個身向兩位道別,關上門後二宮立即向松本投射出懷疑的眼神,走向吧台椅上,松本侃侃而談:「如我所說,那傢伙是我的表哥,興趣是釣魚,因為這裡離他釣魚的地點很近所以就跑來了,而且真要說的話,這裡是他家不是我家。」

  「別看他那樣,平常他也是個認真的公務員,只是提到釣魚就會爆走──嘛、這裡也是因為他嫌遠才特地蓋的,很任性的少爺吧。」

  松本說話時的語調平順自然,就像是在說故事般、沒有冗言贅字,令人想繼續聽下去。二宮沒有回應,倒是在觀察對方的表情,雖然多半是在抱怨,但看他的臉內心卻浮現出寵溺兩個字,讓他不自覺的說道:「啊──你們感情一定很好吧。」

  「哈哈、沒那回事。」

  就連這個笑容也充滿著愛護,普通表兄弟關係的人會露出這樣的表情嗎?二宮內心不經懷疑,但他沒問,似乎是有個聲音在告訴他,對松本這個人知道的越深,只會傷的越深。

  「…你說這裡是他嫌遠蓋的?他家是暴發戶啊?」

  「對啊,他們家什麼沒有就是錢多,不過除了房子之外的東西都是靠他自己賺的啦。」

  難以置信這天底下還有這種事,他一直以為一夕致富只是癡人說夢而已,沒想到還真的有個活生生血淋淋的例子攤在眼前。

  「那你還真好命,可以和這種人成為表兄弟。」

  「……啊哈,也許吧!」

  松本的笑容頓時僵了一下,語氣也明顯停頓一拍,二宮老愛觀察對方的唇形所以馬上就看出來,他驚覺自己是不是說錯話了,趕緊打圓場:「噢…對了,你說你玩衝浪,讓我見識下你的本領吧。」

  一提到衝浪松本的笑容又恢復了,此時二宮也暫時鬆了口氣,他起身走向他最心愛的寶貝,光是扛起他的姿勢就會令人聯想到衝浪的姿勢會有多麼帥氣,松本用下巴示意馬上出發,二宮的情緒便被松本給帶起,有些興奮的走出小木屋。

  此刻外頭已經佈滿人群,而且好像比昨天更多了,氣溫也比剛才上升許多,二宮站在外頭有些卻步,看到這令他頭痛的場景就覺得興致全無,突然間松本已經換好衣物用腹部輕撞二宮的背,笑著說道:「還看什麼?走啦!」

  他突然覺得他人生處於進退兩難的地步──但松本這句話就像是魔咒一般,二宮乖乖地被他帶領到海灘上。

  他突然覺得他人生已經超越自我跨出了那一步──在那之前他的界線多半到海水漲時延伸的最邊,此時他人已經腳踝泡在水裡,冰涼的海水和上頭炙熱的天氣成反比,二宮就站在這裡看著那個人越走越遠,嗯、他決定今天先暫時觀望就好。

  松本發覺到對方的腳步不再前進,卻也沒有要強迫對方,摘下墨鏡丟給二宮,那眼神像是在說「你好好看著吧!」之後就往海裡越走越深。

  此時在海的後頭早已群聚一堆衝浪好手,但從二宮的距離看每個人都跟米粒差不多大小,當然也越來越分辨不清松本的樣子。直到他站上衝浪板開始他所謂的「新手程度」時二宮眼睛才為之一亮。

  也許在其他人面前看來是小巫見大巫,但就從他這個外行人看來可以說是厲害到不行,當然他也不曉得怎樣才叫做厲害,只是看見松本在遠處跨過一個接著一個的浪花,和其他衝浪者們互相交流,一切看來理所當然也輕鬆無比,不過、二宮目前只會拍手叫好,對那個活動還是一點興趣也沒有。

  突然間大海那端正在盡情揮霍青春的衝浪客們紛紛停下動作,包括松本。二宮還沒反應過來就被對方給拉起,還搞不清楚是什麼狀況松本便率先說明:「教練說風向變了,要變天了,待在這很危險,先回去吧。」

  夏天的午後雷陣雨是最頻繁不過的事,運氣好一點打個雷飄些雨後很快就放晴了,最討厭遇上那種濛濛小雨,不算是大阻礙但活動得全部取消,跟著松本走回小木屋,此刻覺得在這有個棲息地真是太棒了,真不曉得剛才那些人群該怎麼到附近避難。

  「嘛…你覺得如何?稍微感到興趣了嗎?」

  「嗯~…」

  意味深長的回應,是感到興趣了,不過不是大海也不是衝浪板,是你。

(持續)

全站熱搜

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