嵐禁同人文,請理解後再觀看。
配對:松本潤X二宮和也



03

  現在已經接近傍晚,雨依舊下個不停,二宮坐在吧台上玩起他隨身攜帶的遊戲機,松本則是默默在旁煮起咖啡,順便將電視的電源打開。

  「…颱風好像要來了耶。」

  拍了拍二宮的肩,將剛沸騰的咖啡也遞給對方一杯,順道暗示該讓眼睛休息了。二宮接過茶杯輕綴一口,說實話他並不喜歡苦的東西,但是不曉得為什麼這一口喝下去除了苦澀之外、還有一種濃郁的情感,他說不上來,但很快的茶杯就見底了。

  「是嗎?那我差不多也該回去了。」

  點頭示意謝謝招待,起身打算離開的二宮在打開那扇門後看見的景象讓他傻了眼。

  外頭空無一人,那浪捲起來快比旁邊的山腰還高,只是稍微站在外頭就立刻被迎面而來的雨水直擊,速度快的像是許多碎玻璃同時在臉上劃,二宮倒退一步將門關上,望著那似乎對這情形都已經預料到的男人。

  「你很急嗎?等晚一點雨小之後我再送你回去吧。」

  也許只是客套話、也許是真的,但那種理所當然該這麼做的語氣讓二宮還是情不自禁的心跳加速了。於是也客套的回答:「不用麻煩啦。」

  松本只是笑了笑不再回應,剛才確認了外頭風雨交加的天氣似乎開始擔心起某個人,像是在碎碎念般的說道:「那傢伙也該回來了吧…」

  「你擔心的話就打電話給他呀。」

  不巧這句話被耳朵靈敏的二宮給聽見了,他也沒想太多下意識的就這樣回覆了,松本倒是不以為然,露出有些複雜的笑容說道:「他會帶去的話我早就打囉──」

  「就是怕找不到人才叫他辦的,結果有手機跟沒手機沒什麼兩樣。」

  「欸──你真的很喜歡你表哥啊。」

  明明不該用喜歡來形容的,但二宮卻脫口而出,松本沒有特別的表情變化,不過這次笑的稍微開了點:「哈哈,有嗎?」

  他發現松本只有在講到大野的時候,才會像這樣有意無意的裝傻,他們之間的羈絆也許是自己進不了的地帶呢,二宮心想。

  「倒是你朋友們今天不管你啦?」

  「真不巧,我今天也沒帶手機出來。」

  他本來就沒有打算要和他們行動的意思,放在床邊的手機目前應該被打爆了吧。

  「那可慘了~」

  「什麼?」

  「這下就得把你平安送到家了呢。」

  聽見這句話的二宮愣在一旁,他有點難以置信松本剛才說的話。該說他是責任感重、還是在裝模作樣?就是這種有意無意的溫柔讓他難以招架,被那誠懇的雙眼凝視之後就再也離不開,還是趁能掙脫之前,死命的掙扎吧。

  「別淨跟我說些花言巧語啊松本さん,我又不是小女生。」

  「是~你不是小女生,小白臉。」

  「你啊──」

  松本似乎覺得捉弄二宮很有趣,從早上就開始不時的調侃對方,也許這是增進感情的最佳捷徑吧。平常多半都只有二宮吐槽對方的分,如今角色對調除了不習慣之外還有種戰敗感,但是…被調侃一番之後松本露出滿意的笑容之後,剛才被說什麼好像也不再是重點了。

  俗話說歡樂的時光總是過的特別快,不過可能就只有一個人很樂而已,二宮看著時鐘陸續越走越晚,再不離開就真的麻煩大了,打開門外頭的雨勢總算稍微弱了一些,松本察覺對方準備要出發趕緊跟在後。

  「沒傘你要去哪呀?」

  「才這點雨又沒關係。」

  「這樣你會變少年禿喔。」

  這句話說完二宮就不再回應,多半是懶得再繼續鬥嘴了吧,這時松本拉住對方的肩,走到他旁邊將雨傘打開,笑著說:「請讓我護送禿少爺回城吧。」

  「誰是禿少爺啊!」

  松本半強迫的硬拉二宮到自己的右邊,喊了聲出發就不顧對方的意見往前走。沙灘已經變的泥濘不堪又濕又難走,又有碎石和粗砂伴隨在裡頭使得二宮穿著夾腳拖的雙腳有些笨拙,小心翼翼的跨每一步,好不容易走到堤防外的馬路旁,二宮打算到這就好於是停下腳步說道:「好了,剩下我自己走。」

  雖然天色昏暗仍看的見松本那不滿的表情,只見對方晃了晃傘,然後說道:「可是傘只有一把,我可不要又自己淋雨回去。」

  「那我淋雨總行了?」

  「這樣我送你到這裡不就沒意義了?」

  「…好好,算了,走吧。」

  松本的堅持己見他已經領教過很多次了,不想無意義的浪費時間跟他爭論,最後還是順從對方。

  這把傘的大小明顯要塞進兩個男人還是有些吃力,僅管松本已經努力站在邊上,但兩人平行的距離還是遠遠超過傘的最大寬度,二宮也發現到這情形忍不住失笑:「結果還是都淋濕了啊。」

  「唔…你過來這裡。」

  語畢之後將原本站在右側的二宮給拉到前面,松本靠在二宮的肩上,一手從後方繞過撐著傘,另一手則是避免二宮又發生突發狀況而扶著對方的腰。

  「我說…按照這樣的速度我什麼時候才到的了家啊?」

  淋雨的問題多半解決了,但是現在這樣的姿勢除了不方便之外還相當緩慢,二宮走一步松本才接著走一步,現在的場景就好像有兩個笨蛋在雨中玩兩人三腳一樣。

  「挺好玩的不是嗎?」

  松本在後頭的竊笑聲直接傳送到耳內,讓二宮全身產生一股莫名的情愫,直覺的想要走快一點,最好快點達到目的地,讓他內心不安份的聲音盡快消失。

  現在下著綿綿細雨,但下一秒又頓時傾盆大雨,也許是颱風過境,即便是大馬路上也很少看見車子和人影,感覺整條大街都被包下來一樣,二宮開始漸漸享受這樣子在雨中漫步的過程與氣氛,要不是跟松本一定馬上叫人厭煩吧,可是跟他在一起時卻覺得可以為此稍微讓步一下。

  平常和那兩個哥們總是嫌這條路又彎又長,現在明明下著雨又這麼慢速的移動卻覺得一下就走完了,二宮的住處離海邊不遠不近保持著適當的距離,路的尾端就進入到市區,任意找一個騎樓停下,用手肘稍微戳了對方一下,示意可以將傘收起來了。

  「送到這就行啦。」

  「哦…好,那個…給我你的手機號碼吧?」

  這羞澀的語氣是怎麼回事啊,抬頭看著松本發現他撇著一邊的臉,彆扭的捲著頭髮讓二宮失笑:「這種搭訕方式真是遜斃了哦松本さん。」

  「真囉嗦吶…你給不給呀?」

  「給給給,哪敢不給。」

  這下換二宮笑得很開心了,接著松本從口袋掏出手機交給二宮,打開電話簿很驚訝的是裡頭半個聯絡人都沒有,雖還想問但還是乖乖的將號碼登錄後還給對方,松本接過電話後按下撥出鍵簡短的噹了一聲,最後要離開前松本再次叮嚀:「記得報平安。」

  都已經送到這他還能出意外也蠻厲害的,在松本眼中自己到底多虛弱啊。點了點頭後兩人道別,接著突然想起一件事,二宮帶著緊張和小心翼翼的步伐回到家中。

  「和也!你要去翔家也不說一聲,還要他們特地打來,我們都很擔心耶!」

  站在玄關等待多時的母親,二宮一進門就受到愛的洗禮,這時候真的覺得朋友是世界上最棒的寶藏。想著待會一定要好好謝謝櫻井和相葉。

  「媽…對不起,下次我會注意時間。」

  最後母親只是露出無奈的笑容說句真受不了你這孩子就走去廚房,此時他才發現家裡的人都因為在等他還沒吃晚餐,時間已經延遲了三個小時,這時二宮內心才湧現出滿滿的罪惡感。

  二宮有些無力的走向沙發,此時父親似乎察覺到二宮的心情,拍了拍對方的肩說道:「你下次敢再讓我老婆那麼擔心就把你這小子給宰了。」

  「是~是~」比起一般的說教話,這句半威脅語氣的警告還比較有效。用完餐之後二宮回到自己的房間,手機的最新訊息分有一通未知使用者和三十通相葉和櫻井的未接來電。照一般事情的輕重緩急都應該先回撥給那兩位最擔心的哥們,不過這時二宮卻先將松本的名字登錄,還傳了封訊息。

  【報平安】

  沒有顏文字也沒有主題,就這樣發送過去了,接著還是趕緊打給那兩位氣急敗壞的好兄弟們吧。首先是相葉。

  「你還好意思打來──!你昨天到底有沒有看新聞啊?颱風都要登陸了你還去什麼海邊,還要我跟翔ちゃん說謊!」

  雖然料想到會換來激烈的責罵,但相葉激動的語氣加上含糊不清的話語讓他忍不住打斷:「哎哎、相葉ちゃん你冷靜點,我不是打來道歉了嗎──」

  「你根本還沒道歉啊!還有手機也不帶、你是故意的吧──」

  「好啦!對不起啦相葉ちゃん,這樣行了吧?是說你們怎麼知道我去海邊啊?」

  「我用膝蓋想也知道!昨天某個人春風滿面的~~做夢都會笑的臉!」

  「誰、誰春風滿面了!相葉雅紀,你明天就不要給我跑!」

  「啊哈哈,這是你害我的擔心的懲罰!你跟翔ちゃん說了沒?快打給他吧~」

  相葉嘶啞的笑聲讓人火大的程度更加三分,究竟在他們眼中自己到底是什麼樣子啊?真的有像他們講得這麼誇張嗎…結束通話之後,再度撥給另外一名摯友,對方的反應明顯就冷靜許多。

  「啊──你終於到家了啊?」

  「剛才我已經被相葉ちゃん罵過了,所以請你斟酌你要說的話。」

  還好現在是用通話的形式,要是三個人見面他們倆一定又會像在唱雙簧,那他可受不了。

  「雅紀也是擔心你才那麼說的嘛。」

  「我知道…對了,翔ちゃん,謝謝你幫我蒙混過去…」

  要是被知道真相他一定吃不完兜著走,這時有個精明的夥伴在身邊還真是大功一件。

  「不必謝──如果之後你要去那邊過夜的話我也可以幫你找好理由。」

  「什麼啊!」

  只見聽筒傳出咯咯笑的誇張聲音,剛才還覺得比較通人情的櫻井簡直是大錯特錯,這兩傢伙根本就是一個樣。

  剛才在和櫻井通話時手機明顯地震動幾下,掛斷之後查看是松本回傳了,裡頭內容寫著:

  【明天過來嗎??^口^】

  顏文字真是一點都不適合他!雖然這麼想著二宮卻被這封簡訊給逗笑了,一直以來訊息都是看完就刪,這次卻特別將它加入收藏裡面。他可不想表達的太明顯吶,最好還是循序漸進的慢慢交往吧。

  (持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橘 的頭像

Unchange

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