嵐禁同人文,請理解後再觀看。
配對:松本潤X二宮和也



01

  唧唧唧唧唧──
  討人厭的蟬聲、今年夏天特別覺得刺耳擾人。
  那麼激烈的鳴叫究竟是在暗示它們的到來,還是它們的生命正逐漸消逝?

  嘎哈哈哈哈──
  令人火大的笑聲、每年都被迫來這鬼地方。
  一望無際的大海,和一群愛湊熱鬧的笨蛋。

  他討厭蟬、討厭海、更討厭每年夏天都得來的海灘。
  陽傘下坐在躺椅的不是比基尼辣妹,而是個衣衫整齊的慵懶少年,衣裝筆挺和整個背景好不融洽,盤坐打起電玩,酷暑讓他流的滿身大汗,卻不肯妥協將自己身上任何一件衣物退開。

  不知何時已經成了一個傳統,每當夏天就要去海邊,感覺沒曬傷沒中暑就虛度了這個假期,加上商業炒作,人潮就是錢潮,甚至還舉辦了大大小小的海上活動和音樂狂歡等表演,樂在其中的人是很棒啦,不過想要還給自己一個寧靜和自由的空間的人就不這麼想了,說到底、好像就是從那時候討厭海的。

  不過在茫茫人海之中少年也就不再是那麼顯眼的一塊,任憑經過的路人投射異樣的眼光他也不在意,誰規定到海邊就得穿泳裝,他就偏要包的全身緊緊緊。此時有兩人朝著這個方向前進,一個拿起傘下旁放的水一口氣喝完、另外一名則是將相機放回保護套裡。

  「二ノ,你可別玩電動玩到昏倒,到時候阿姨會殺了我的!」

  「是啊…雅紀說的對,這樣我們會很擔心耶!」

  「…那還真是謝謝你們的關愛,既然如此我可以回去了嗎?」

  「不行!」兩人異口同聲,讓少年瞇起眼、早知道會被這樣回話,低下頭繼續打著遊戲,關心他不如先擔心他們兩個吧,從剛才就沒看見他們的腳步停過、似乎到哪一攤就可以嗨起來,他甚至懷疑他的同伴們是不是嗑了藥。

  他真的對這兩個狐群狗黨感到相當頭痛──櫻井翔和相葉雅紀,是從小到大就在一塊的玩伴,至今認識十餘年,彼此之間只能用熟到爛掉來形容,有時候還會因此覺得相當麻煩,比方說其中一個人出了什麼事另外兩個就會遭殃,又或著某個人出的餿主意最後三個人都被拖下水,嘛、這就是所謂的難兄難弟吧。

  所以就算自己再怎麼討厭這個夏天再這麼討厭這麼地點,最後他還是摸摸鼻子跟隨他們來到這裡,而這小白臉都願意親自踏入他最厭惡的海灘真是不甚感激,兩人也就沒再多要求他什麼了,就將他丟在海邊自己快活去了。

  過了十餘分鐘,少年突然覺得相葉雅紀真是個烏鴉嘴的男人,他沒說還沒事,一說這下子就覺得頭開始暈然後體溫逐漸飆高,但看看他們兩個玩得如此開心──他實在不想讓它轉變成擔心,望了附近最近的有遮蔽的室內場所,少年起身向那棟建築物走去。

  目測距離明明不遠,卻怎麼感覺越來越渺小,他絕對不能在這暈過去,絕對不行。最後少年像是在拚人生的最後一場比賽,使出渾身解數終於抵達門口,不顧三七二十一地闖了進去,裡頭異常地安靜,和在外面彷彿是兩個世界,廣播正放送輕柔的鋼琴聲,進門的那剎那空調從冷氣口強烈放送,頓時感覺來到了人間仙境,這地方看起來像是個餐廳,卻又好像不是,有吧台有桌椅但都不是很多張,沒有明顯的招牌和價目表,也沒有客人。

  「誰?」突然傳出一個低沉的男音,語氣對這個突然闖入不速之客不太友善,少年並沒有感到畏懼,走向那聲音說道:「差一點在門口發生命案,我是好心不讓你當殺人犯的。」

  這意外的回答讓裡頭的人探出頭來,目光直直地打在少年臉上,露出頗感興趣的表情說道:「喔…那能請教被害者的名字嗎?」

  對方既然能接受這個玩笑,他也就恭敬不如從命:「二宮和也。」

  停頓一拍,接著對方面帶微笑的說道:「二宮さん真是個有趣的人呢,你沒看見門口寫的字嗎?」

  他都差點往生了還管門口寫什麼,回頭撇了一眼那頗有手工質感的木框門,再轉回來聳聳肩,只見對方仍是莞爾地回應:「上面寫閒雜人等請勿進入喔。」

  難怪這裡看不見半個人影,多半都是被這個微笑壓力給嚇跑了吧。不過他現在出去情況大概會更慘,這樣冷熱溫度交錯會讓他更難受,所以還是哀求一下對方:「不好意思,能請你們店長出來一下嗎?」

  「店長?沒有那種東西,不過硬要說的話就是我本人。」

  「那店長大人能請你寬宏大量的給小的在這裡休息一下嗎?」不然他一定在他斷氣前跟最近的一個人說人是他殺的。原本對方露出有些為難的表情仍是答應了,之後二宮便很自動地坐上吧台趴著甚至要求起來。

  「店長大人我想喝水。」

  「說過了我不是店長,喏!」有些不滿的回應,但還是轉過身替二宮倒了杯冷水遞給他,接過水杯立刻一飲而盡,覺得人生似乎得倒了救贖,滿足地哈了長音後說道:「沒辦法啊我又不知道你的名字。」

  「…我叫松本潤,別再叫我店長了。」似乎提到店長這個單詞對方就會不苟言笑,對此感到有些在意的二宮卻避開了這個話題說道:「松本さん今年幾歲啊?」

  松本失笑,怎麼會問這種上了年紀才會說的問候語,不過剛才那一笑就像是將之前的隔閡瓦解掉了,這時二宮也才發現他的唇形意外中的好看,笑起來上唇右方還有顆痣,順著那個弧度不自覺看得出神。

  給自己也倒了一杯水,在口中轉了幾圈後喝下回應:「這個夏天結束就滿二十了。」

  「比我小──三個月。」

  「那根本不算好嗎,我們是同年。」

  「哈哈,沒想到松本さん那麼愛計較。」

  「是硬要把差三個月講出來的人才計較吧~」

  互相調侃之後兩人相視而笑,有點意外呢,雖然松本也沒長的特別老成,但下意識的就認為比自己年長,可能是第一眼見到時他給人種想依靠的感覺吧。

  沉默以後,二宮開始環視這小木屋的四周,相當簡樸且有熱帶的風格卻又不會令人感到煩躁,順著走廊上頭似乎還有閣樓,這裡可說是一個小別墅也不為過,只是去年來這裡時都不曾在附近有看過類似的建築,對這幢房屋的存在更是感到好奇,此時瞥見角落牆上倒掛著不同尺寸圖案的衝浪板,順著詢問:「你玩衝浪啊?」

  這個疑問彷彿開啟了松本興奮的開關,他揚起嘴角笑著回應:「嗯!我不能沒有它們,也不能沒有大海。」

  唔哇,這就是所謂的陽光男孩吧,徹徹底底的健康運動類型,對於這種人平常二宮是很嗤之以鼻的,因為跟自己個性完全是八竿子打不著,可是這時候他卻很想繼續聽下去,關於松本、關於他最愛的衝浪板,還有他最討厭的大海。

  「雖然這麼說我也還只是個初學者,目前只會玩長板而已。」

  那面牆上雖然擺著大大小小的衝浪板,顏色卻很單純,通通走統一色系,紫又帶些酒紅,上頭只有品牌的名字其它清一色烤漆,就算不懂這塊的人也曉得不是便宜貨。走向他的寶貝,松本撫摸最大型的衝浪板,彷彿是在感激它給予自己無窮的快樂與刺激,那回味的模樣讓二宮覺得有些羨慕,從小他就沒有特別的興趣,玩電玩不過是種消遣,加上家裡也沒有閒錢去給他這樣大方揮霍。

  「很好啊,有自己的興趣。」

  「二宮さん如果有興趣可以一起來玩啊,你會發現它的樂趣的。」

  「不了──我不下水的。」回絕速度還不是普通的快,他隱約感受到松本那股積極想要邀請的熱情,有種會被纏著不放的預感,所以還是快點拒絕好。

  「為什麼?難得都到海邊了。」

  啊啊看吧,因為討厭海這種理由肯定行不通,這傢伙愛海愛的要命,一定又會強迫推銷和洗腦,想省麻煩卻又不想直接說明理由的二宮敷衍道:「因為──我吃了惡魔的果實。」

  這個驚奇又高超的回答讓松本忍不住噗哧的笑出聲,這個人講話真是太有趣了,松本從未見過這麼妙的人,讓他更想要讓這個惡魔果實能力者好好了解大海的美和樂趣了。

  「是說你也不用笑的這麼誇張吧。」松本到現在還沒辦法止住笑意,只差沒在地上打滾而已,這反應出乎意料反而讓二宮覺得無地自容。

  「沒問題的二宮さん,大海會帶你去偉大的航道!」不算特別整齊的牙齒卻在相較黝黑的皮膚下襯托出它的精華,只有右邊的虎牙,和唯獨揚起嘴角才會看見的那顆痣,松本笑嘻嘻的吐槽卻讓二宮一時失了神,趕緊撇過身去不滿的回應:「你這傢伙真是煩死人了!」

  噗嚕嚕嚕嚕──噗嚕嚕嚕嚕──

  此時二宮的手機響起,鈴聲就是當初買的時候預設的鈴聲,方便又簡單,手機對他而言只是聯繫之用所以並不會在那方面下太多功夫,一接起來就是他的好哥們的擔心問候:「喂、喂?聽的見嗎?你人在哪裡?安全嗎?你迷路了嗎?我們找好久都沒看見你,翔ちゃん跟我都快急死了,你到底──」

  接到這通電話才驚覺時光在流逝,和松本你來我往的對話彷彿靜止了時間,直到他望窗外發現天色已暗才曉得事情不妙。

  「冷靜點相葉ちゃん,我沒事。」

  「我很冷靜,是因為翔ちゃん一直催害我很緊張!所以你人到底在哪?」

  「你們在原本撐傘的那個地方往右看,有一幢小木屋,我就在那裡面。」

  對方依舊著急地說好好好就掛上電話,這附近也只有這幢建築應該不會認錯,蓋起螢幕松本在吧台歪著頭有些困擾的說道:「你朋友?」

  「不,是閒雜人等。」

  二宮笑著回應,過沒多久就聽見外頭傳來急促的腳步聲,達達達的就像是要毀掉門外的階梯,正想向前阻止這行為的二宮門馬上被大力打開了,只見兩個氣喘吁吁的男人仍上接不接下氣地喘息,看到這畫面二宮不禁失笑。

  「相葉ちゃん──翔ちゃん──歡迎光臨。」

  坐在椅子上從高處望著那快虛脫的兩人,這樣狼狽不堪的樣子平時相當少見,真想拍照做個紀念。過沒多久調適好身體狀況後兩人從地板爬了起來,開始斥責:「吼──你要走也不講一下!是想把我們嚇死啊!」

  要是他還有那個力氣能夠在那廣大的沙灘尋找那兩人的身影順便告訴他們他快掛了就好了呢!二宮內心不禁吐槽,但首先他想他應該還是先介紹一下他的救命恩人:「反正我是來避難的啦。要不是有他你們早就失去一個摯友了。」

  他?剛才因為太急忙所以沒注意到周遭,順著二宮的眼神往後撇了一眼,發現一個濃眉大眼全身散發出海灘男孩的人就直立的站在那兒,下意識驚覺他是這裡的主人,趕緊向對方問好:「啊!您好,我是櫻井翔、他是相葉雅紀,非常感謝您救了小犬…」

  「誰是小犬啊!」二宮幾乎是用吼的回應,只見那兩人看自己的精神狀況還不錯便各自在旁竊笑起來,松本則是在內心更深的肯定二宮與他的夥伴們真的很有趣這件事。

  「你們感情真好耶。」不自覺地脫口而出,松本羨慕那種可以不需掩飾的情感,那是擁有長年情誼的人才做的到的,反觀自己,好像真那麼有點孤單呢。

  這時三人很有默契的互看對方接著笑出聲,就當作是默認了吧。似乎是查覺到松本內心的寂寞,二宮主動開口說:「松本さん要是願意加入的話我想會更有趣的。」這句話讓另外兩人傻了眼,一直以來的三人行三劍客如今要增夥了?而且還是毫無預警加上某人擅自決定的?相葉和櫻井皺著眉互看一眼,試圖要委婉的勸阻對方:「我說二ノ…」

  「はい──今天真是謝謝你松本さん!我們之後也會來玩的。」

  打斷櫻井的話,二宮擅自結束掉這話題,原本有些尷尬的松本頓時才反應過來:「啊…嗯。」

  接著二宮便半推半趕的將兩人給送到門口,在離開之前,他想再看一眼那令他捨不得轉移的身影,只見對方依然露出讓他著迷的笑容,在吧台旁露出牙像在說歡迎再度光臨,揮著手道別。那一瞬間二宮覺得時間好像靜止了,還有他的心。

  一走出小木屋,馬上就遭到兩名惡友的連環調侃。

  「剛才我好像聽到一句很不可思議的話耶翔ちゃん。」

  「啊~啊,雅紀baby是說那個『我們之後也會來玩的』是唄?」

  「對呀!我們死拖活拖最後才肯來海邊堂堂的二宮少爺竟然說他要來玩!」

  「你們倆真是有夠吵的…」

  不想反擊回去,畢竟他們說的也是事實,才不到半天之前他對海的觀感一直以來都是嗤之以鼻,不會有任何想要接觸的念頭,如今就只因那個男人而改變他的想法,那個視海如命的松本潤。
  
  如果他真能夠讓自己心服口服體驗大海的魅力的話,要他稍微期待下次見面也不是不可以的。

  ──冬天的離去、夏天的到來,我會遇見你、是最美麗的意外。

(持續)

全站熱搜

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