嵐禁同人文,請理解後再觀看。
配對:松本潤X二宮和也

這篇是個很大的轉捩點,和先前的劇情若有點接不起來請見諒(苦笑)
有好多話想說,但最想講的果然還是

夏天根本就已經結束了啊啊啊啊啊!!!!!!

現在寫超沒氣氛的啦!!!!(誰叫你愛拖

哦對了,已經開學了、能夠寫文的時間非常之少(連追他們的消息都寥寥無幾…)
不過最近的番組讓我一整個很想大爆衝 (欸)

請期待中秋佳節的文章吧!(笑)


06

  現實是殘酷的。

  總覺得最近能深深體會這句話。

  雖然松本提議送到上次躲雨的那個騎樓,但二宮卻回應就地解散,他覺得要是繼續和松本待在一起,他的心就越是搖擺不定。

  如同潮水般的心情頓時擁上,染上幾絲大海的苦澀,他知道自己內心所介意的事情是什麼,但卻不敢開口。深怕那不是…他所能觸碰的地帶。

  突然一聲響亮的鈴聲劃破整個寂靜的夜晚,正陷入沉思的二宮被這個聲音嚇了一跳,以為是父母的奪命電話,結果卻是剛才那位才剛道別不久的人。

  【明天能見面吧】

  省略了主題和符號,似乎是相當急著發送的,二宮見此苦笑了下,這傢伙真的完全沒把自己的話聽進去。沒有回應訊息,二宮想這應該就是最好的答案,將手機闔上,將電源關閉。

﹉﹉﹉

  「你到底跑到哪裡鬼混了!」

  一進門即是父親的大聲斥罵,心急如焚的母親立刻跑向前,雖然沒有開口,但眼神似乎透露著和父親相同的疑問。

  「呃…買東西,單子上寫的。」

  將手邊的提袋拎起,證明自己的「清白」,但對方卻沒有改變語氣,接下去問。

  「那有必要晃到半夜才肯回家嗎?」

  站在門口的父親持續咄咄逼人的詢問,二宮下意識的隨便找個藉口:「我去找翔他們…」

  原本以為此話可以搪塞過去,但沒想到父母的表情變得更加嚴厲,父親幾乎是用吼的說道:「我們已經打電話去確認過了!你最近到底都去了哪裡!最好老實說!」

  謊言立刻被拆穿二宮變得有點惱羞成怒,雖然晚歸他也有錯,但他又沒犯法也平安的到家了,再者他也已經不是小孩子,被這樣綁住手腳的束縛令他不滿,最後竟然頂撞對方。

  「煩死了!我想去哪裡跟你們沒有關係!」

  此話一出,雙方都是震驚的表情望著二宮,在過去十八年來從未像現在這樣無理的反抗,在旁的母親忍不住插話:「和也、你這是什麼話…爸爸也是擔心你…我們都很擔心你呀!」

  「有什麼好擔心的?我不是活的好好的!」

  「…我們知道,但凡事都會有意外,能夠避免就盡量避…」

  「你只是怕出事了還得替我善後吧!」

  打斷母親的話,二宮一時意氣用事的下場…就是換來兩個熾熱的雙頰。

  響亮的耳光清澈的打在二宮臉上,頓時四周的空氣凝結,現場三人突然陷入一片沉默。直到感受到痛覺二宮才反應過來,意識到剛才自己說了很過分的話,有些不安的將頭抬起,只見母親淚流滿面不發一語,掉頭就走。

  父親則是用銳利的眼神表達對二宮的不滿和失望,接著走向旁邊攙扶著母親,剛才的爭執暫時告一段落,二宮的內心突然覺得愧疚不已,帶著沉重的腳步回到房間,一股腦兒的倒在床上。

  會讓他一時之間情緒激動也不是沒有原因,他的內心已經壓抑了好一陣子。

  二宮患有先天性的心臟病,不能做太過激烈的運動,也無法遊玩任何刺激的遊樂設施,從小就在父母的保護下成長,現在的科技和醫療相當發達,加上藥物的控制幾乎可以說是一次也沒發作過,但所謂的意外就是排除在那之外的機率下所發生的。

  小學時的游泳課程全體學生都要參與,雖然父母事先告知老師不便之處,但在上課之後二宮見其他同學在池裡玩樂的開心模樣,主動向老師提出想下水的要求,在被其他孩童的催使下老師勉為其難的答應。

  當時的氣氛就像是久違的解開束縛一樣,不僅是二宮、旁邊鼓譟的同學們也相當興奮,還沒等二宮準備好就將對方拉下水,雖然池子的深度不高,但從未接觸過水的二宮顯得相當緊張,下水前也沒有作任何的暖身運動,導致之後冷不防的雙腳抽筋,害怕和不安的情緒立即擴散,慌張的拍打水面卻發現自己逐漸往下沉,混亂的二宮在當時的情況下第一次發病,雖然立刻被發現救援但醫師說只要發作過一次,之後都要格外小心。

  對於當下的事情二宮的印象已經很模糊,只發現自己醒來在病床上,然後旁邊哭得半死的相葉和櫻井,也許就是從那之後,自己的身體下意識的對水有抗拒吧,害怕它會再一次的侵蝕自己的生命。

  也因此父母對二宮的照顧更是無微不至,小時候被父母那樣寵溺似乎是理所當然,但到了現在就會認為會不會太小題大作了。

  之後每個月二宮都會固定到醫院檢查狀況,搭配藥物抑制病情,雖然醫生和父母都只會說好聽的話,但長大後他早就知道這個先天性的疾病隨時都有可能無預警的奪走他的生命。

  原本,他就只是單純的想走到哪算到哪,對於現況他很知足,家庭的照顧和朋友的關懷更是讓他感激,但也僅此而已。從以前到現在從來沒聽見二宮開口說想要什麼,但他並不是沒有慾望,而是認為過多的情感最後只會讓他更痛苦,那倒不如從一開始就不要。

  直到遇見松本,之前所有的打算好像能夠全部拋開一樣,松本對他而言有種難以抵擋的魅力,從頭到腳都在吸引著自己,也因此第一次浮出想要跟這個人在一起,不管付出什麼代價都可以…的想法。

  而硬要說最大的改變,那就是開始害怕死亡。

  死亡對二宮而言,似乎沒有太多的影響力。畢竟每經過時間的增長,他就越能冷靜地看待有關於生命這件事。生老病死是每個人必經的過程,而既然知道自己的命運,那就不必對此埋怨不已。他甚至還想過要在二十歲寫封遺書,認真想過遺言,對於一切的後事他早有心裡準備,但就在夏天的開始時,遇見的那個人,打破他所有的完美計畫。

  他覺得他沒辦法睡的跟之前一樣安穩了。

  深夜時經常驚醒,害怕沒有辦法在隔天醒來。

  然後想盡可能地在自己能夠運用的時間裡,多和對方相處在一起,希望能夠多製造一點回憶。

  會突然有這麼大改變的原因,大概是在這其中早就喜歡上對方的關係──

  感情是種無形的力量,而在不知不覺中,原本漫無目地的二宮變成為松本而活,他自己也很沉浸在其中,只是現在才意識到這些也沒有用。

  不管真相是好的壞的,自己永遠是對方錯的人。

  可是,在這麼無助的時候卻還是想要對方第一個出現在自己身邊,告訴自己不要緊,然後不顧一切任性地將自己擁在懷裡,對於松本,好像就是這樣自私的感情。

  悶在床邊的二宮突然爬起身,將手機打開回了那封沉默以久的簡訊。

  【你帶我走吧】

  再一次闔上,關機。

  不會期望對方是對的人,但至少相信自己的選擇是對的。

﹉﹉﹉

  松本這個人真像是限時專送。

  和昨天一樣,早上就來報到,好像還算準了父母的出門時間,無奈開門的二宮皺著一張臉,對方卻笑臉盈盈的將二宮拉到胸前,故意裝模作樣的說道:「我來接你囉!」

  奇怪的是二宮竟然沒有反抗,是因為一大早沒有力氣嗎?肯定不是,是因為對方的胸膛,太溫暖了。令他想要依賴下去的溫暖。

  「…真佩服你每天都能這麼早起…」

  「我可是為了你早起的呢!」

  一大早聽見這種話對心臟不太好。二宮輕哼了聲沒有回應,接著詢問對方:「要去哪裡呢?」

  「釣魚。」

  「啊?」

  「其實啊,智他一直想要我陪他去溪邊釣魚,我想說趁這個機會也約你一起來,啊、那裡也可以游泳,很棒吧!」

  不管是釣魚還是游泳他哪個都不喜歡好嗎。突然瞬間有種從天堂掉入地獄的失落感,二宮收起原本的笑容,變得有些為難的回應:「這樣不方便吧,他是要你跟他去。」

  「哎、有什麼關係!是你要我帶你走的耶!」

  強硬的將二宮拉了出來,原本平靜的心跳聲逐漸的加速,他知道也許是自己太敏感了,但對於情感的問題誰也沒辦法說的準,就如同他現在對松本的心情一樣。所以要是真的都是他想太多,就好了。

﹉﹉﹉

  帶領二宮回到小木屋,大野早在裡頭蓄勢待發的等候,看來松本早就向他說過要邀請二宮之事,見了面兩人禮貌的打聲招呼,松本也將自己的隨身和必備物品準備好後出發。

  雖然是大野的車但卻給未成年的松本駕駛,據說是大野到現在還沒考到駕照,先前也都是讓友人代步。見這情形二宮很識相的退到後座,上了車之後就不發一語的僵坐在座位上,從後照鏡看見那緊繃狀態的二宮松本忍不住開口:「怎麼了,該不會暈車了吧?」

  「才沒有……」

  「一小段路,要撐下去喔。」

  對於松本想要緩和氣氛的調侃,二宮一時沒法反應過來,因為從剛才他就一直很介意自己今天的出現是否是多餘的這件事。

  以二宮的角度而言兩人似乎是兩情相悅,但按照這樣的互動卻又不是這麼回事,可是從一些細小的事情上卻又能看出一些端倪……果然,不直接問本人的話這些疑問永遠不會有答案吧。

  但他可沒有辦法主動開啟這個話題,勢必要讓對方先開口,但是重點是,在確認他們的關係之後自己打算做什麼呢?

﹉﹉﹉

  抵達目的地後大野隨即向在旁其他開始釣魚的夥伴們打招呼,看來那傢伙還真的是這裡的常客,這也讓二宮看見大野不一樣的一面,似乎只要是有關這方面的事情,他就會變得格外熱情,光從旁邊看就能明白他真的很喜歡釣魚這件事,接著大野也遞了兩支釣竿給愣在一旁的兩個傢伙。

  松本和二宮接過釣竿後有些笨拙的晃動,然後大野這回拿出魚餌,兩人此時很有默契的皺緊眉頭,大野則露出不悅的臉龐說道:「不裝餌還要釣什麼啊。」

  接過大野給的魚餌松本和二宮找了個空位,甩了甩竿頭像是要跟對方較勁般的說道:「來比誰先釣到魚吧!」

  「好!輸的人要怎樣?」

  二宮爽快的回應,松本則是笑得更燦爛了,用手蹭了蹭下巴像是在思考,最後老套的說道。

  「輸的人就要聽贏的人一個命令!」

  「成交!」

  然後兩人同時將線頭甩進溪中。

  接著就是……永無止境的──等待。

  這個活動的確很適合大野,感覺他就像是可以整天待在這然後重複這些動作的人。但原本氣勢高漲的兩人過了十餘分鐘,開始有第一個人先坐下,再來握姿變成單手,接著變得有些不耐煩的撐著臉龐,擺出一副「什麼時候才要上鉤」的臉。

  「喂~智~這裡真的有魚嗎?」

  「有啊,不然你看前輩們的箱子裝的是什麼。」

  連頭也沒轉的回應松本,接著認真的凝視水邊,難怪那傢伙永遠看起來都是睡不飽的樣子,精力完全都耗在這身上了嘛。

  因為對方無意再和松本繼續交談下去,興致缺缺的松本正打算轉身跟二宮閒聊時水面突然起了反應。

  「喔?喔喔、好像有了!」

  二宮嚇了一跳立刻握緊釣竿,站起身試圖要將魚拉上來,見此畫面松本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看著眼前正在跟魚奮鬥的男人,過好一陣子二宮總算將竿子拉起,一條活躍跳動的小魚順著弧度被勾了上來。

  在旁的老手們看了都直呼厲害,眾人在一旁歡呼除了松本,他到現在還無法理解剛才所發生的事情,但就在二宮的得意笑容下拉回了現實。

  「嘛~松本さん你欠我一次囉。」

  「知道啦。」

  雖然說在等待的時間很無聊,但是自從第一次拉竿之後似乎就會迷上這種感覺,會想一直持續的釣下去,體驗到釣魚的樂趣之後二宮興致勃勃的打算再次挑戰,之後接連幾次都釣中小蝦小魚,讓二宮都不禁佩服自己還有這方面的才能,而松本從剛才就是扳著一張臉,到陰涼的地方遠處觀望休息去了。

﹉﹉﹉

  中餐是剛才所釣到的戰利品,在空曠處架起簡單的烤肉架,接著其他人將今早所釣到的戰利品紛紛擺放好,真實的呈現所謂的野外燒烤這件事,當然除了魚蝦之外,還有原本就準備的肉和一些烤串,一群人圍在一起開始體驗BBQ的樂趣。

  「很會嘛。」

  松本主動走向大口啃魚的二宮,半稱讚半調侃的說著。

  「還好吧,家裡有類似的遊戲。」

  「哈哈哈,是這樣嗎?」

  真不曉得二宮回這句話是想讓他有台階下,還是在變本加厲的調侃他。

﹉﹉﹉

  到了下午,大野仍執意要繼續釣魚,松本則是說要到下遊去晃晃,最後二宮當然是跟隨後面那位仁兄了,山路的地面有些不平穩,加上越靠近水邊的石頭就越濕滑,每步都要小心翼翼的踏下,最後在松本的引領之下兩人抵達下方的水域。

  「啊~來玩水吧!」

  「啊?我沒帶換洗衣…」

  還沒說完,一陣冰涼的河水瞬間潑灑在二宮身上,還沒反應過來的二宮愣在一旁,松本接著裝作若無其事的說道:「啊!怎麼辦!」

  「你這傢伙~」

  管他的有沒有衣服可以換,他現在非得把松本推下水不可。

  「哈哈,這就對了,過來這邊!」

  將褲頭捲起,整個小腿已經泡在水中的松本揮了揮手要二宮前來,二宮小心翼翼的漸漸走向河邊,踏進沁涼的清澈溪水裡頭。

  這種感覺和大海又不太一樣,能夠清楚感受到水流的波動,還有底下生物移動的軌跡,這種泡在理頭的感覺也挺舒服的,二宮享受著這樣的氣氛,後方突然有個壞心的傢伙猛烈襲擊。

  「唔啊!好冰、你…」

  「哈哈,二宮你全身都濕了哦。」

  被潑濕的身體突然加了一層重量,二宮一心只想退去這沉重的束縛沒想太多的就把上衣脫掉,然後扔到岸邊,回頭看正要反擊時松本已經愣在一旁。

  「幹嘛?」

  雖然只是很普通的凝視,但被這樣的眼神觀看著不禁讓二宮全身發熱,二宮的體型本來就比較窄小纖細,但也沒有需要驚訝到這種程度的地步吧。

  「欸?沒、沒有,你都沒在吃飯喔!太瘦了啦。」

  「囉嗦、快過來讓我潑!」

  「哈哈~不要那麼愛記仇嘛!」

  接著兩人就在水邊演了一齣追奪戰,最後的結局就是兩人全身濕透然後像是永遠玩不膩的孩子一樣互相潑水玩樂。

  「這樣子回去一定會被智罵吧!」

  「我比較擔心我的感冒會不會復發──」

  玩累了兩人退回溪邊,坐在不算平坦的石頭上開始閒聊,兩人全都脫了只剩一條四角褲,衣物則是攤開放在石頭上希望能憑藉熾熱的陽光將它曬乾。

  「你發生什麼事了嗎?」

  「什麼?」

  突然間松本開口詢問,二宮下意識的裝傻回應。

  「感覺,你好像怎麼了。」

  要松本說出個原因他還真說不上來,今天見面的時候就隱約查覺二宮的臉色怪怪的,當下的想法是想立刻帶他到別的地方散心,事到如今他還是想知道真正的原因。

  「沒事。」

  「真的?」

  「真的。」

  「騙人。」

  「你啊…」

  二宮無奈的嘆口氣,果然要松本見好就收是件很困難的事情吧。當然若是有人可以分擔他內心的困惑和痛苦的話他很樂意,只是…眼前這個人正是施予這樣感情的真正元兇,這要他該怎麼開口才好。

  我好像喜歡上某個人,但那傢伙好像已經有喜歡的人,再加上那個他喜歡的人根本也喜歡他。

  當然沒辦法這麼說吧!而且除此之外,還有昨天和父母的爭執至今仍未解決也讓他煩心。但內心緊張的成分多半來自於眼前這個人吧。

  「我想到了,我的命令。」

  「什麼?」

  雖然突然轉移話題,但松本仍是專住的聆聽,見對方如此認真的樣子讓二宮變得有點難以開口,但要是再猶豫不決的話只會讓自己的內心更加不堅定而已…

  「你可以抱緊我嗎?」

  此話一岀,他能察覺到松本臉上的表情變化的更明顯了,但他不知道那是拒絕,還是同意,或是驚訝。

  「嗯…?是可以啊,不過現在身體很黏很濕耶…」

  松本不曉得是在裝傻還是找理由藉機婉轉的表達他的意思,但明顯能感受出他語氣出現的停頓,和有些不知所措的表情,露出有些埋怨的表情看著松本,只見對方有些慌張的搔著頭,看來是真的很想逃避這件事情。

  潤,我喜歡你。

  可是我打算埋在心裡。

  「因為我不是大野嗎?」

  ──我真的是這樣下定決心的。

  此話一岀,只見松本的表情由原本的慌張、轉為驚訝,接著是難以置信的看著自己。怎麼,這個反應…是說自己賓果了嗎?

  「我…」

  「別說、回去吧。」

  在對方開口前立刻打斷,雖然他這麼說的意思已經很明白,但松本的反應著實的讓他覺得很受傷。沒有否認、甚至還相當猶豫。

  看來我似乎還沒有堅強到可以親口聽你說出殘忍的事實。

(持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橘 的頭像

Unchange

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