嵐禁同人文,請理解後再觀看。
配對:松本潤X二宮和也


最近很喜歡搭配音樂來寫文,有股淡淡的哀傷(?)



05

  【親愛的松本さん:由於天候不佳、雨勢逼人本人不幸得了重感冒,因此無法回應您,造成不便請見諒。若有任何問題請回撥,會有專人替您服務。】

  收到二宮這無厘頭的簡訊下意識的回撥,只見對方迅速的立刻接起,松本在另一頭帶著困擾的語氣說著:「這是什麼官方語氣的簡訊呀?」

  「反正都是一封的錢,就多打一點囉。」

  其實這封訊息的主意是帶著有些賠罪和試探的方式傳送出去的,當然啦、也許就像他之前所說的,對方可能一點也不在意。

  「嘛、身體還好嗎?」

  雖然看他這封簡訊和剛才說話的語氣覺得應該已經好多了,不過還是詢問最重要也最在意的事情吧,

  「噢…吃完藥就沒事了。」

  「沒事就好,等你痊癒了再來海邊吧。」

  「……啊,我忘了告訴你,我被禁足了,大概沒什麼機會出門了吧。」

  「咦──?這年頭還有禁足這回事?」

  都已經是個要成年的人了這種事說出去果然還是讓人無法相信吧,但松本的驚訝不曉得為什麼二宮覺得有些不悅,他並不是在開玩笑,於是冷冷的回應:「反正就是這樣,這幾天謝謝你的照顧了,再見。」

  聽見對方凝重的語氣松本立刻查覺到氣氛的不對勁,趕緊阻止對方即將要掛掉的動作,松本有些慌了陣腳,著急的說道:「等等!這太突然了吧?而且、我們的約定呢?」

  「約定?」

  「你說你還會再來,我每天都很期待能見到你耶!」

  這傢伙在說什麼啊?是因為太急忙想解釋還是真有那個意思?二宮越來越不懂松本的發言了,但他知道的是原本已經降溫的身體,頓時又瞬間飆高了好幾度。

  「……就算那樣哪可能天天去啊,怎麼,才一天沒見到我就受不了啦?」

  若無其事的調侃回去,他也許該試著學習松本的說話方式。

  「因為你說沒機會…我怕那會是我們最後一次見面。」對方沉默許久後有些沮喪的回應,只是二宮不忍心再告訴他,的確是最後一次了。這並非他的本意,但很多事情並沒辦法讓他隨心所欲。

  「那不然換你來找我好了。」

  「咦?去你家嗎?」

  「對,還記得路吧?」

  「大概記得…去了要做什麼?」

  「很無聊,就只是陪我打遊戲而已。」

  「好啊,明天嗎?」

  沒想到松本竟然這麼乾脆就答應了,他還刻意強調很無聊呢。原本是想要拐彎抹角的遠離,這下子卻越來越想和他靠近…真的是…失策。

  「隨你方便吧,如果你不介意被傳染的話。」

  「哈哈,我又不是你。」言下之意就是在調侃自己有多虛,二宮無意再反駁回去,簡短說了句「那先這樣吧」就掛了電話,沉澱了一個下午好不容易整理好的思緒又全都被打亂了,也許這就是致命的吸引力吧,明明知道危險,還是寧願要這短暫的快樂,毅然決然地飛蛾撲火。

﹉﹉﹉

  隔天早上立刻接到一通朝氣蓬勃的電話,說是人已經到上次的騎樓請他過來帶路,掛了電話後還半夢半醒的二宮決定繼續賴床,過了五分鐘第二通電話立刻響了起來。

  「我說你啊,該不會還在睡吧?」

  「……沒、有。」被拆穿了的二宮下意識的否認,不過低啞的嗓音卻背叛了他,不過松本就沒繼續捉著這小辮子不放,另外詢問:「那就快來呀,都幾歲了還要人家叫你起床。」

  「…我已經起來了啦!而且現在才七點而已…」

  「你又沒限定什麼時候,再說我想早點見到你呀。」

  好了好了,這下子真的醒了。

﹉﹉﹉

  「打擾了──」禮貌的脫下鞋子整齊的排放在地面,二宮這下倒是煩惱要怎麼招待他了,因為就如同自己所說,真的沒什麼事可以做。

  帶人到客廳後望著呆站在旁的松本,二宮走向前面的抽屜翻箱倒櫃一番後,將組裝好的主機和其他零件插上,手把交給松本,像是在交接任務般說道:「好了,玩得愉快。」

  「哎──?你不教我啊?」

  「就跟普通的遊戲機一樣啊,小時候沒玩過嗎?」

  「……你教我嘛!」

  松本先是停頓幾秒後又撒嬌的回應,二宮可受不了他這副德性,拿走對方手上的手把,迅速的在開始畫面選擇好前置作業,一邊說明一邊操控裡頭的主人公,雖然這款遊戲已經玩到不想再玩了,但只要一過關旁邊那個人驚艷不已的稱讚就讓他想要繼續下去,直到最後二宮驚覺時已經到了魔王的關卡,這時候才趕緊將手上的握把交給對方。

  「就是這樣啦,交接!」

  語畢後離開沙發,走到廚房準備他的早餐,這時松本繼續喊道:「不行啦!二宮さん,要死掉了,啊!」

  過沒多久從螢幕的音響中傳來絕望的慘叫聲,畫面顯示GAME OVER,松本雙手一攤彆扭的說不玩了,還待在餐桌上的二宮可沒閒暇再安撫他,口頭上隨意敷衍的說道:「哎,死了重來不就好了,真是沒耐心耶。」

  「說不玩就不玩啦,除了電動之外沒其他事可以做了嗎?」

  微波好早上準備的味噌湯,搭配簡單的小菜快速的解決一餐,這時發現在桌上有張便條,二宮拿起後輕笑一聲,走向那個還在鬧脾氣的那位仁兄,露出受不了的表情說道:「吶,出發啦。」

  拿出母親交代的購買清單,剛好能夠堵住對方的嘴,自己也就有個正當理由出門了。這時松本就像是個興奮的孩子,從沙發上跳了起來,開心的跟在二宮後頭,這讓對方忍不住失笑,將桌上東西收拾之後兩人就迅速出發了。

﹉﹉﹉

  到了平價的超級市場,二宮開始搜尋著清單上所列的食材,提了個手提籃就往裡頭走,緊跟在後的松本看著這樣認真的人兒忍不住脫口而出:「二宮さん看起來好專業。」 

  「這句話是稱讚我還是諷刺我啊?」

  轉個身,二宮噘著嘴無語的笑了笑,這種事情對一般家庭來講都是家常便飯吧。而且光從這點來看也不是什麼值得說好專業的地方,總覺得松本的措詞有時候真讓他不曉得該接什麼才好呢。

  「欸?是稱讚啊,我又不像二宮さん。」

  喂喂、那這句是諷刺了吧。

  「平常松本さん除了海邊之外還做什麼呢?」

  食物買完了,但二宮卻想繼續待在這一會。繞著賣場的每一圈,裝作是在看商品然後自然的向松本提問。

  這個問題換來沉默的回應,撇了一眼對方似乎還在思考,看來要他離開大海真的很難啊,見松本好像很為難,於是二宮換個話題:「你家離這很遠嗎?」

  「怎麼這麼問?」

  感覺松本的語氣有些變化,二宮一邊觀察著對方的表情一邊小心翼翼的說道:「嗯…我想說你特地在海邊蓋小木屋,想說會不會是外地人。」

  「我和智…大野さん住在一起。」

  「欸?我不是說小木屋喔?」

  特地強調不是現在住的地點,但松本從剛才就語帶保留,似乎在避著什麼,二宮突然湧出一股非常想知道的慾望,不單只是住處而已,他更在意的是松本和大野的關係。

  「我知道,平常我們也都在一起的。」

  松本的語氣相當和緩,二宮卻覺得有股電流從全身竄過,一種難以言喻的感覺頓時湧上心頭。

  ──你們真的只是表兄弟嗎。

  突然覺得,煩躁起來了。

﹉﹉﹉

──長長的路上我想我們是朋友,如果有期待我想最好是不說

  之後松本說既然出門就到附近逛逛吧,二宮心想手拎的東西也不是很重,回到家也不曉得要做什麼,加上…他想和這個人在一起。也許這才是最直接的理由吧。

  採買也好散步也好,松本的出現讓他體驗到另一個新的人生,不再只是每個夏天平凡的在沙灘上發愣而已,他給了自己…想要主動去嘗試全新事物的慾望。

  「二宮さん,你真的以後都不能來海邊了嗎?」

  「…怎麼可能,只是這陣子我不太想去啦。」

  人家說是沒辦法看著別人的眼睛說謊,但自己卻是看了那雙眼後下意識的扯謊了。因為、這麼說的話,那傢伙就會笑。

  「我又不是你……大海對我而言,很麻煩。」

  「唔嗯…」

  松本似懂非懂的回應,但二宮很清楚他一定不明白吧。

  走著走著突然被松本帶領穿越過市區,來到必經的蜿蜒小路,從遠方就能清晰看見那無邊的海岸線,正當二宮查覺要開口時松本先是說了話:「天氣很好呢!」

  被松本這麼一說忍不住抬頭,晴空萬里的爽朗天空伴隨著夏日徐徐的風,看著眼前的景色,讓人忍不住想停留。

  「…是啊。」

  語畢,跟隨著松本一起前進。如果可以一直無憂無慮的走在這路上就好了,他就不用煩惱那麼多了。

──你總是微笑的你總是不開口,世界被你 掌握

  「我們繞到最前面,再從海岸線走回來怎麼樣?」

  松本的提議讓二宮傻了眼,看著前面沒有盡頭的道路,再稍微環視整個海岸邊,真要走起來至少要花上好幾個小時,但對方的眼神似乎是認真的,最後二宮有些委婉的回應:「呃…我怕之後會太晚耶。」

  「沒關係啦,你還有櫻井さん跟相葉さん呀。」

  你這傢伙什麼時候也會利用他們了啊。

﹉﹉﹉

──月亮繞地球地球繞著太陽走,我以為世界是座寧靜的宇宙

  好快,轉眼之間夕陽就浮了出來,比起剛才的景象,二宮更喜歡這落日的樣子。每天同時間的墜入,再次升起,光是用雙眼剪輯這影像完全不足以表達它的美和感動,只是這樣靜靜的凝視著,內心便染起軒然大波,即使刺眼、卻想一直觀看下去。

  突然停下腳步的二宮讓松本感到疑惑,在對方眼前揮了揮手要他回神,二宮這下是清醒了,因為他看到了…

  「你有帶戒指啊?」

  左手無名指,耀眼的閃著它不該有的光芒,在背後夕陽的襯托下只覺得礙眼多餘。

  將手抽了回來,松本轉了轉眼珠像是在思考什麼,之後平淡的回應:「之前就有了。」

  「怎麼都沒看你帶過?」

  「──我怕弄丟,它不是很合。」

  珍惜的撫摸著手上的指環,松本露出淺淺的微笑,這卻讓二宮急了起來,立刻詢問:「女朋友送的?」

  這問題卻讓松本愣住,二宮這時也才驚覺他的脫口而出,但這問題很正常吧?應該沒問題吧?有些緊張的望著對方,深怕他查覺在自己內心裡頭真實的情感,只見對方露出無奈的笑容,頓了一口氣回應。

  「是比那更重要的人。」



  ──大野嗎?

  他沒問,取而代之的是:「啊──真是意外啊!」

  看二宮這樣的反應松本似乎有話要說,最後卻欲言又止。

  「我想時間也差不多了吧。」

  「再一下就到了,把它走完嘛。」

  指著前面即將往迴轉的路口,再多走這段路似乎也無訪,二宮沒有再回答,心頭感到有些悶痛,松本會這麼做就是絲毫不介意彼此的關係吧。也是、本來就只是單純的同性友人,像這樣胡思亂想要是被對方知道,一定很噁心吧。還是快點將這個念頭拋開,回復到之前正常的生活吧。

──今晚的夜空有一顆流星劃過,在預言著什麼

  「天倒是暗的很快呢。」

  轉眼間夕陽西下,在廣闊無際的大海看夜的黑暗倒是特別明顯,幾乎是要侵蝕到這裡來了──

  從剛才開始松本有一搭沒一搭的閒聊二宮都繃著臉沒有回答,很快查覺對方的不對勁詢問了又說沒事,但很明顯二宮的臉上就不是這麼回事。

  「……哇!」

──在無聲之中你拉起了我的手

  似乎是想打破這個僵局,松本突然停下腳步將想快步邁進的二宮拉住,將手握在一塊。這個舉動讓二宮頓時沒辦法反應,等他想掙脫、就再也掙脫不了了。

──我怎麼感覺整個黑夜在震動

  「怎麼了?」

  「…沒、你走太快了。」

  下意識這麼做的松本也嚇了一跳,卻沒將手放開,只是有些著急的解釋,二宮看對方尷尬的臉龐忍不住失笑。

  「我家還很遠啊,到時候被抓包怎麼辦。」

──耳朵裡我聽到了心跳的節奏

  「啊,那我就跟你一起回去吧,就說是我帶你出來的。」

  看了一下時間真的不早了,加上二宮算是有前科紀錄的人,要是被拆穿那想必後果會很慘,說到底出這個主意的人是他,負責任的也要是他才對。

  這句話讓二宮真的笑出聲,幹嘛搞得好像是半夜晚歸的女兒要請人來專門解釋呢?何況、你也沒這個意思,對吧。

  既然如此,我又何必──

  「松本さん真的很溫柔呢,要是害我喜歡上你怎麼辦?」

──星星在閃爍,你會怎麼說

  「欸…?」

  「哈哈哈,你看你這張癡呆的臉!」

  「……你真是的。」

  第一次看見松本如此無奈的臉,那表情似乎是在埋怨二宮這樣的惡作劇,對方的第一反應二宮立刻就明白了,所以要在他為難以前主動將尷尬化解掉,這種話平常松本也很愛說啊,根本不成問題,對吧。

──你已經有他就不應該再有我,世界的純真此刻為你有迷惑

  我想我應該輕輕放開你的手,我卻沒有力氣這麼做…

全站熱搜

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