嵐禁同人文,請理解後再觀看。
配對:松本潤X二宮和也


09

  手機鬧鐘一如往常的在同一時間響起,不斷反覆的鈴聲讓原本睡的相當沉穩的二宮睜開了眼,揮了揮手試圖尋找手機的位置,但隱約中感覺聲音是從遙遠的另外一邊傳來,此時也才發現他今天睡的不是自己的床,躺在頭上的也不是枕頭,在身後感受到另一個人規律的呼吸聲,二宮才突然想起昨天發生的一切,在想起同時也感到非常難為情,想起身離開卻發現下腹有股重量壓在自己身上,是松本的手。沒辦法掙脫二宮只好出聲:「喂,起床了。」二宮推了推松本的身子,對方明顯動了一下,卻不肯移開。「快點,要遲到了啦!」加大了推擠的力道,松本這時才心不甘情不願的將手移開,二宮馬上起身準備下床,但身體在站起的那剎那竟使不上力,整個人又坐在松本的床上。

  一切都看在眼裡的松本在後面撐起頭來悠悠的說:「別勉強自己。」這句話換來的是二宮的怒瞪,雖然很吃力二宮還是站了起來,此時感受到下半身的冰涼,才驚覺自己身上穿著昨天的制服,下方則是一絲不掛,趕緊在地板上找尋早已不知到脫到哪裡去的衣物,然後迅速跑進浴室裡面。

  沖了冷水,這下子腦袋總算清醒了,但二宮寧可醉生夢死也不想現在接受現實,事實就是他跟松本上床了。二宮不明白昨晚他到底在想些什麼,竟然因為只是不甘寂寞就跟對方做愛,再怎麼隨便也要有個限度吧。但再怎麼後悔再怎麼不想面對也無濟於事,簡單整理好後打開門,松本接著進去裡頭,此時二宮完全不敢看松本的臉,心裡頭忐忑不安,昨晚在床上的記憶已經記不太起來了,只知道自己主動向松本求歡,之後的事可能是內心自動產生抗拒,一點印象都沒有。

  「和。」

  「嗚哇!」

  松本的聲音突然在二宮耳邊響起,讓二宮嚇了一大跳,看著那剛淋浴完裸著上半身的男人,二宮覺得不願意想起的事似乎在體內就要覺醒,趕緊轉移視線。

  「有必要嚇成這樣嗎…身體還好嗎?」

  前面的話松本像是呢喃般講很小聲,二宮似乎沒注意到。

  「好的很,完全沒事!」

  倔強的二宮又言不由衷了,松本早就知道答案,只是在試探對方而已,看這個樣子應該是完全不想承認有這件事吧,松本嘆了口氣,說道:「那只是場意外,我們都醉了。」

  「什麼?」二宮不禁瞪大眼睛,他無法理解也無法相信松本所說的話,意思是要叫他當做什麼事都沒發生過?看二宮的臉垮了下來,松本急忙解釋:「嘛,你應該覺得很苦惱吧?我昨天也太衝動了。」二宮明白松本一定又顧慮到自己了,這種感覺真不好受,松本沒有錯,錯的是優柔寡斷的自己,即便如此他也沒辦法立刻反駁,或許這樣真的對彼此都好。

  二宮點頭表示明白,之後兩人又分開各自做準備,雖然一起走卻始終沒人發出半句話,感覺似乎變得有點微妙。



  「這個星期有連休,二ノ你有打算要去哪嗎?」校內的規矩就是考完當週會放四天包含週末的假期,算是給學生們的一點獎勵,所以每當一考完試之後氣氛就會變的相當鼓譟起來。

  「嘛…應該會回家裡一趟吧?」自從開學到現在就沒回去過了,之前再怎麼忙一個月至少也會抽出一天的時間回家的,於是想藉由這次機會住個幾天。

  「這樣啊!那我能一起去嗎?好久沒看到伯父跟伯母了。」大野興奮的說著,二宮也毫不猶豫的答應:「好啊,他們能看到你一定很高興。」大野不僅和同儕之間相處得意,也很有長輩緣,在高一的夏天二宮就帶大野到家裡玩過,父母對大野的印象極佳,希望他能夠再度光臨,這次總算實現了。

  「松本呢?要不要一起來?二ノ家很有趣喔!」突然話題轉向在一旁假裝沒在聽,其實耳朵張很大的松本,大野一定是發現到松本的行徑才主動問對方的,這突然的邀請讓二宮傻了眼,趕緊插話:「等一下,是我家不是你家吧?」雖然說要來也不是不可以,只是現在完全不是時機,二宮尷尬的看著松本,只見松本撇過頭去,低聲的回應:「沒興趣。」

  以松本的個性而言,這個回答算是稀鬆平常,但二宮卻沒辦法理解,現在眼前這個冷淡回應的跟昨天溫柔對待自己的是同一個人嗎?就算說是將什麼事也沒發生過那也太一乾二淨了吧,二宮覺得對方又恢復到剛開學隨時都會跟自己起口角的態度,心裡頭就很不是滋味,到底松本對於自己是怎樣的心情,現在又搞不懂了。

  二宮試圖掩飾自己的不悅,沒有回應,大野繼續說道:「是嗎,那真可惜,所以這幾天你有什麼行程嗎?」

  「嗯,不過現在沒有了。」松本看似在回應大野,眼神卻直直的看著二宮,知道松本想表達什麼,二宮的表情更是不知所措。

  「沒有的話就一起來嘛!」大野似乎不約到就不打算放棄,但松本的堅持也不是輕易能改變的,二宮被夾在中間,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但看見松本因為一直被糾纏不清而開始不耐煩起來趕緊將大野拉開,說道:「他就說不想去,你不要再逼他了啦!」二宮說完,松本的眉毛挑了一下,似乎對那句話有意見,但馬上上課鐘聲響起,三人也就各自回到座位上,二宮心裡鬆了一口氣,這鐘聲打的正是時候。

  不過,二宮似乎沒想到逃的了一時,逃不了一輩子。

  回到宿舍,看到那臉已經臭到不行的松本,馬上就想起今天的不愉快,隱隱約約能夠明白松本不高興的原因是什麼,但自己覺得那又沒麼大不了的,這次二宮可不想要就這樣放著不管,於是主動向松本搭話:「怎麼,你是想約我嗎?」

  「是有這個打算。」松本很乾脆的承認,當下是因為大野也在場所以沒說吧,二宮繼續問:「那你想去哪?」別跟他說要去銀座或一些盡是有錢才能進出的場所。

  「只要跟你一起都行,你家也可以。」

  「你不是說你不想去?」明明早上就那麼冷淡的拒絕,現在又說這句話是什麼意思讓二宮不解,此時松本就把早上原本要講而被打斷的說出來。

  「我是說沒興趣吧。」

  「那意思還不是一樣,我也知道你對貧民窟一點興趣也沒有,不過也不用拒絕成這樣吧…」二宮越講越小聲,突然才意識到松本是真正的少爺,因為一起相處到現在除了那本大爺的語氣像個死有錢人以外,其他都自己照顧的很完美,跟那些從小嬌生慣養的人不同。

  「你笨蛋啊,我是指沒興趣看你跟大野在那邊卿卿我我。」馬上反駁二宮,松本總算是說出口了,二宮趕緊解釋:「拜託,我們只是朋友你最清楚了吧?」原本以為會得到對方的肯定,但松本則露出懷疑的眼神回應:「誰知道呢。」的確能跟大野一起是他最高興不過的事了,但當下真的就是下意識的回應,根本沒有帶特殊情感,不懂松本為什麼要這麼疑神疑鬼的,這句話讓二宮開始焦躁起來。

  「那你就一起來啊!你也在就會知道了!」

  「不要,我才不想自討苦吃。」語畢後二宮卻完全不曉得該怎麼回應,自己又再一次的辜負松本,原本激烈不滿的情緒瞬間降到谷底,二宮低下頭,露出內疚的神情不發一語。

  「反正也不會有下次了。」松本突然換個語氣,肯定的說道,二宮疑問的看著松本,對方繼續:「以後的假日我全包了,不管你要去哪做什麼事,旁邊都只能有我。」強硬的語氣不容許拒絕,二宮一時也說不出什麼反對的話,於是答應:「是是,您說的算。」

  松本總是能夠明白二宮在想什麼,在煩什麼,在難過什麼,每次當氣氛變僵時總會讓二宮有台階下,每一個舉動和言語都是以二宮為中心在考量,對於這點二宮自己也很清楚,他不能沒有松本,只是現在的他在害怕,一方面還沒辦法完全放下對大野的情感,另外一方面就是他怕自己會無法自拔的愛上對方。不敢隨便接受怕傷害彼此,二宮是個標準的現實主義者,他不相信兩人之後還有未來,頂多就是在畢業前玩玩之後各自分開,那麼到最後掉入泥沼而深陷其中的絕對是自己,不想當受害者,二宮寧願讓松本膩了然後開始追求別人,也不願意接受而到最後還是得分開的結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橘 的頭像

Unchange

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