嵐禁同人文,請理解後再觀看。
配對:松本潤X二宮和也


24

  「…好久不見。」

  久違的第一句話,聽起來還真諷刺。二宮點頭表示他有聽見,轉個身就走向客廳,其實不見面還比較好,現在見了面反而更是尷尬,兩人不算和好,但事過多時說還在吵似乎也太嚴重了點,不管怎樣還是先進來再說吧。

  「你是不是瘦了?」

  二宮瞥了一眼松本,但僅只是稍微晃過都能感覺到對方體型的差異,見這種狀況二宮還是免不了擔心,但他實在不想要又放低姿態,有些無奈的說道:「要我好好照顧身體,你自己也應該注意一下吧。」

  「抱歉。」

  帶有多重涵義的道歉,松本從後頭挽抱著二宮,他好想就讓時間靜止在這時候,不需要考慮任何事、只要對方就在眼前就好。二宮曉得要是他又像之前一樣隨波逐流的話就沒完沒了,稍微使勁想要掙脫,對方卻抱得更緊。

  「你和相葉商量過我們的事嗎?」

  雖然還靠在松本的懷裡,但二宮還是犀利的詢問他最介意的事情。

  「也沒有到商量,是有跟他提過。」

  「…你可以和相葉說,我就不能找翔嗎?」

  聽見翔這個名字松本立刻變臉,但為了不讓衝突再次發生,壓抑自己已開始不滿的情緒,低聲的說道:「那是兩碼子的事。」

  如果說以松本的立場來看櫻井的角色就如同相葉一樣,那二宮可以理解他的情緒,可是對方否認這個說法,松本究竟在想什麼,他越來越不懂了。

  「明天能陪我嗎?」

  轉了個話題,松本提出邀請,雖然難得主動提出請求,但二宮怕事後只會自己又將它搞砸,於是婉拒。

  「…我還要上班。」

  「不能請假嗎?」

  「不能。」

  二宮乾脆的回應似乎讓對方受到些打擊,鬆開原本緊抱的手,二宮則是低著頭不發一語。
  
  松本嘆了口氣,淡淡的說聲「我知道了」,眼神中透露出失望與落寞,二宮的內心則是充滿了失落和罪惡感,明明就是自己拒絕的,卻又立刻後悔做出這個決定,但如果對方積極點、強迫要陪他的話他一定會乖乖請假,到底在這段時間是你變了,還是我變了呢?感覺彼此的關係搖搖欲墜,隨時都會宣告結束。

  二宮並不想要那樣,但每次好不容易見到面卻又無法坦承自己的內心,經過幾番糾結都是這樣,主要的原因果然還是因為相葉吧。說實話,二宮真的很在意他們的關係,他知道的,如果松本真的對他沒感覺了是絕對不會像這樣拖泥帶水的,但正因為兩人正處於膠著的狀態相葉的存在才額外感到刺眼。

﹉﹉﹉

  因為已經事先將日期空下來,但那人卻拒絕了,事到如今想找個人來消磨漫長了一天,就叫上相葉了。

  「談得怎樣?」

  比誰都還要關心這個問題,相葉一到場立刻就詢問對方,但松本的表情已經足已告訴他答案,沉默幾秒後才緩緩回應:「微妙…」

  沒錯,從那天之後兩人還是一如往常的對話,但感覺一踏出門外就又全部變了調,感覺已經回不去了…

  「其實…之前我私底下找過二宮くん…」

  「你說了什麼?」

  松本的眼神突然變得很銳利,讓相葉感到有些退縮,但為了不造成誤會他還是坦承:「唔,總之就是跟他說你很在乎他,請他原諒你之類的…」不過,自己對於對方的感情他還是決定保密到家,這時候還是別又突增問題比較好。

  對於擅自行動的相葉,松本其實感覺不太好,但對方終究都是替自己著想吧…嘆了口氣回應:「那他說什麼?」

  「呃…他說這是你們的事。」

  聽見這個答案松本內心感到失落卻又有早就料到的感覺,如果靠相葉就能讓二宮解開心結他就不需要這麼煩惱了。

  「先不說那個了…店裡面的狀況怎麼樣了?」

  因為之前的租金合約問題,現在面臨到不得不遷移的窘境,對方要求在三個月內搬走,這陣子除了在店內陸續公告之外也在其他地段另尋地點,松本打算就把這次當做重新改裝,之後再一次砸重金用力宣傳,他很明白不可能永遠這麼順遂,所以在他能夠獨當一面之前,還是希望能夠隱瞞所有的事。

  「啊、前陣子我有看到在市區那邊有塊地要招租,我覺得地點還蠻適合的。」

  「這樣啊…那明天就去聯絡業主吧。」

  「我說潤くん…」

  「嗯?」

  「我覺得現在還是以工作為重吧,現在的你…無論哪一邊都不能兼顧的。」

  這時松本就好像被點醒了一樣,這個想法他一直都想過的,只是還是放不下那個人,他很明白成功可能需要犧牲很多事情,但在之前留學就已經犧牲過對方了…他實在不敢篤定對方能夠繼續等下去。

  「我知道了,雅紀,抱歉之前一直給店裡添麻煩。」

  看對方似乎想通了這時相葉才露出久違的笑容,但松本的樣子卻是比以前更加嚴肅,告訴相葉現在馬上就出發,他沒有時間了,他知道這真的是最後一次的機會了。

  給業主打了通電話後意外的是個好通溝且相當乾脆的人,對於未來的藍圖總算是稍微鋪陳了一塊,緊接著就是裝潢店內,這次打算加入本國的和風元素,重新打造出一家時尚卻又讓人覺得很溫馨的地方,各個小細節都是由松本一個人包辦,原本的店就暫時交給相葉處理,這段時間內幾乎都沒有休息,常常奔波於各大賣場求貨,這次的計畫都保持的相當低調,沒有人知道那塊地要拿來做什麼,也不知道他背後的主人是誰,這一個算是松本給二宮賠罪、也是對他付出全部的證明。

  忙翻了的松本到晚上也都沒有停歇,有時甚至是日夜顛倒的在工作,而二宮則是更繃緊神經的在工作上,雖然表現始終如一,但就是缺少了對工作的熱忱,每天像是個機器不停的做一樣的動作,櫻井總算看不下去,某天叫住剛下班的二宮。

  「去約他吧,然後把你想講的全都講出來。」

  「啊?」

  「我講的很清楚了吧?」

  這一刻的櫻井讓他有種和大野產生重疊的錯覺,現在這個咄咄逼人的氣氛是怎麼回事啊,突然氣氛陷入一個僵局,二宮眼睛轉了一圈,似乎又要找理由拒絕,在那之前櫻井先是開口:「你不去的話就解雇你喔。」

  「…什、櫻井翔!」

  簡直無法置信剛才從他一向公私分明的老闆口中說出來的話,二宮的情緒變的相當激動而且甚至有些怒意,皺著眉瞪著眼前的人。不過對方並沒有因此退縮,反而很冷靜的繼續。

  「不這麼做的話你是不會去解決的吧。」

  「你就當作是被逼迫,反正這是你們遲早都得面對的事。」

  「翔さん…」

  垂下眼簾,這時突然感覺眼眶一股溫熱,每一次他都試圖武裝自己,但櫻井總會用他的方式見招拆招,這也是他所承受不了的,當別人發現自己軟弱的一面,下意識的就想要依賴他了。

  但也許自己真的是需要一個人在後面追趕和強迫吧,這樣心情上就稍微舒坦一些、雖然很像在找藉口,但至少可以說這不是他的本意,必要時還能給自己台階下,這樣…就全都掩飾住了。

  接受了櫻井的威脅…應該說是請求,總之二宮答應對方今晚就行動,離開了公司,撥了號碼過去等待接聽,嘟聲響起的同時才驚覺現在自己是多麼的緊張,但好不容易到了這塊田地再猶豫就沒完沒了,還是放手一搏吧。

  電話通了──二宮這時腦子卻一片空白,不曉得該從哪開口才好,最後吞吞吐吐的說:「啊…你現在方便講電話嗎?」

  「嗯,怎麼了?」

  「呃…我下班了,想約你出來,我們…聊聊吧。」

  「現在嗎?」

  「嗯,現在。」

  「…現在…可能不太方便,我今天可能要加班到很晚…」

  因為沒想到會被拒絕,二宮在電話的另一端愣了一下,雖然想告訴自己這種事很平常沒什麼大不了的──但還是隱藏不住內心的失落,就好像做足了準備事到如今卻被告知無法上場一樣。

  「沒關係,你忙吧。」語氣中夾雜著無奈和無力,他差點忘了呢,松本現在可不是他想約就約、想見面就見面的對象。

  「等一下,很急嗎?還是我結束馬上去找你?」

  「…不必了,工作加油吧。」

  松本似乎感受到對方隱約的不滿,但最後二宮還是選擇單方面的掛上電話,工作…說實話他的工作其實也沒有很輕鬆,但他還是照約不誤了,對二宮而言加班並不是很好的理由,尤其是現在這種狀況…倒不如說,他還覺得是因為不想兩人獨處才這麼說的。

  越想越糟了──還是快點回去吧。
  不過得通知櫻井他任務失敗,而且是未戰先敗。
  
  已經走到原本要約定的餐廳,這時店內熱鬧的氣氛正和他呈對比,一個人進到店裡,總之先喝酒再說,最好讓他醉到失憶,來忘記此時此刻他內心的痛苦。

  可是為什麼明明已經喝了第三杯,意識卻還是這麼清醒呢?為什麼明明意識這麼清醒,眼前卻模糊了呢?
  他沒有想過自己待在這待了多久,但隨著人群越來越少,喧嘩聲轉為寧靜,過激的酒精讓他頭痛欲裂,望著櫃台上的鐘正好十一點,差不多該回去了,買完單之後有些搖晃的走出店門口,但這時眼前的景象卻讓他醉意全消,完全清醒了。

  是松本。
  就在對面的那條街,然後也是一家小餐廳,坐在窗口的位置。
  但他不是一個人。

  為什麼這時候會和相葉在一起呢?
  現在還算在加班時間內嗎?還是他可以理解成是早就跟相葉約好的呢?
  雖然急著想要衝進店內要他解釋,但雙腳竟沉重的一動也不動。

  這時響亮的鈴聲劃破了他還在恍惚的精神,急忙接起電話。

  「二ノ~怎麼樣?聊完了嗎?」

  試圖想要用輕快的語氣來查勤,但二宮聽見櫻井那想聽好結果的聲音,和眼前的景象,他真的不曉得該說什麼才好了。

  「……啊…」

  忍住即將潰堤的情緒,他無論如何都不能在這裡失控,但他一個人一定撐不住…

  「翔さん…拜託你,讓我去你家好嗎?」

  「咦?發生什麼事情了嗎?喂喂二ノ…」

  「我叫你快點來接我!」

  不論待在這還是回家都一樣悽慘落魄,他寧願這時有個人能待在自己旁邊,讓自己大哭一場也好。

  「我知道了,你在哪裡?」

  簡單的告訴對方目前所在的地理位置,二宮蹲坐在店門口,似乎是打烊時間快到了所以店家也沒有驅趕,過不久街道上一輛相當顯眼的轎車呼嘯而過,在巷子交叉處停下,裡頭的人趕緊出車門四處張望,發現到某處有個弱小身影急忙跑向前。

  「二ノ!呼…有時候我真的很佩服我的理解能力!你講也不講個大地標、咳咳,總之,你沒事吧?」

  無視櫻井還想緩和氣氛的言語,二宮站起身拍了拍背後,低著頭不發一語。

  「你該不會沒說吧?雖然我不會真的解雇你,可是…」

  「沒什麼好說的了。」

  打斷櫻井的話,二宮冷漠的回應,雖然櫻井想要繼續追問下去,但現在似乎不合時宜,總之還是先上車再說吧。

  在要上車前還不忘再次察看那家店一眼,對方聊的很開心、似乎完全沒有注意到外頭的所有動靜,這樣也好。關上了車門,二宮整個人倒在椅背上,這時才緩緩開口:「我約了,可是他也有約了。」

  前方的櫻井看了下後照鏡,眼神充滿著不解,正準備倒車轉彎時他也巧妙的發現二宮的眼神直盯某個方向,當車經過之後他才終於了解二宮所說的話是什麼意思。

  你快樂所以我快樂。
  但我不只是會因你快樂而快樂,也會因你難過而難過,因你痛苦而痛苦。
  
  他已經試圖要讓步、甚至還落下狠話想讓他們重歸舊好,不過現在一切都沒那個必要了。
  松本潤,是你自己不珍惜的,就不要怪別人這時候趁虛而入了。

(持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橘 的頭像

Unchange

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