嵐禁同人文,請理解後再觀看。

配對:松本潤X二宮和也

 

原本想讓她晚點登場的,但我實在很想把坑捕齊再抓新坑,

所以節奏變得有點快(笑)不過這樣也好,還有兩個人沒出現呢~~~

好糾結到底要讓蛤也配誰XDDD唉這篇我真的超級想寫成二潤,但意外的還是潤二上手啊w

 

02

 

  「我回來了──」

 

  「你回來啦~~」

 

  一如往常的下課回家,一如往常的對就算二宮在家也不會回應的玄關打招呼,所以今天不但回覆了還用如此高昂熱情的嗓音,松本內心打了個問號跟驚嘆號。

 

  雖然挺意外但也不討厭就是了,松本一邊脫鞋時,看見了鞋櫃右側放了一雙女鞋,這讓松本更疑惑了,大學同學?女朋友?欸?正當他邊走邊思考時,二宮旁邊坐的女性讓他嚇的瞬間定格。

 

  「……妳妳妳怎麼會在這裡?」

 

  「什麼我為什麼會在這裡,當然是來找你呀!你知道我們多擔心你嗎?潤ちゃん!」

 

  一被叫這個名字松本的耳朵開始脹紅,馬上脫口而出:「不准叫我潤ちゃん!!結子!!」

 

  「你才不准叫我結子!!你這沒大沒小的傢伙!!」

 

  當兩人正打算繼續以音量較勁的時候,討厭吵雜聲的二宮插話了。

 

  「那麼──人都到齊了,可以開始談了吧?潤ちゃん、結子ちゃん。」

 

﹉﹉﹉

 

  「原來如此──潤ちゃん你是離家出走啊?真熱血呢~~」

 

  兩人雖然是同住的關係,即使交情不差,但對彼此的私生活可說是完全不了解,各自有各自的生活圈,作息時間也不同,偶爾的時間才會一起吃飯,隨後又回各自房間,很少兩人處於同一個空間,更不用說是談心那種無聊事了。

 

  「潤,你突然丟一句要搬出去住,要我別擔心,我怎麼可能不擔心呢?萬一發生危險怎麼辦?」

 

  「……我沒事,我不是活得好好的嘛,我也已經不是小孩子了。」

 

  兩人的對話中產生了一股奇妙的氛圍,說不上來是什麼,松本看對方的眼神,是帶些自責、焦躁,又有一點不甘心的感覺,而女方則是非常明顯的在看到松本後鬆懈下來的安心,以及些許的無力感。

 

  「總之,雖然對二宮さん很抱歉,你現在就跟我回家吧!」

 

  「欸?」二宮跟松本異口同聲,然後互看了一眼,松本銳利的眼神似乎透露著「快想辦法!」,而二宮則是在腦內思考著,究竟是要讓松本被帶走比較好玩呢?還是讓他留在這裡比較有趣呢?不過他還沒開口答腔,對方立刻強硬的拒絕。

 

  「不可能!我已經規劃好也決定好了!」

 

  「你還只是個學生,要怎麼付這裡的房租?要怎麼生活?」

 

  「這個……」確實,松本還是個高中生,學校也明文規定不能打工,就算可以,所得也絕對沒辦法獨自在外生活,松本緊咬著下唇,正打算據實以告時,二宮說話了。

 

  「這個您不用擔心,潤ちゃん目前在我熟識的餐廳幫忙,雖然沒有經驗但是相當肯學習,也沒有染上不良習慣,是個很認真的孩子,作為他的同居人可以跟您保證他在外生活絕對沒問題的。」

 

  露出招牌的營業專用的笑容,雖然對方有些動搖,但還是小聲嚷嚷著:「在家裡也可以打工呀,為什麼一定要搬出去呢……」

 

  「……結子,你就不要管我了。」

 

  「我怎麼可能不管,你是我最重要的弟弟啊!」

 

 

 

 

  「欸──?一點都不像。」

 

  明明氣氛還很沉重,二宮卻像在演狗血小劇場時吐槽的觀眾一樣脫口而出。

 

  「那是當然的,我們又沒有血緣關係。」

 

  松本冷冷的回覆,但表情卻是充滿著複雜且難以言喻,像是在壓抑著情緒般,雙手緊握著還帶著微微地顫抖。

 

  「就算沒有血緣關係,你永遠都是我──」

 

  「我才不想當你弟弟!夠了,妳快回去吧。」

 

  「潤……」

 

  似乎是感受到對方心意已決,講到這裡結子放棄般地說了一句我知道了,並跟二宮說了幾句請他照顧好松本的話後,深深的一鞠躬便離開了。

 

 

 

  關上大門後,二宮還在消化剛才所發生的事情,雖然對於他們的親情關係沒有太大的意外,讓他比較訝異的應該是他察覺到某人單方面的感情吧。

 

  「喂,我說啊,好歹也送一下人家吧。」

 

  「……」

 

  對方沒有回應,倒是發出了擤鼻子的聲音,走向沙發,看到松本的模樣後第一次讓二宮手足無措了。

 

  「我說你…不會在哭吧?」只要沒發出聲音就不算,只要不發出聲音就…

 

  「…嗚嗚……」

 

  被二宮一問之後,彷彿有什麼開關打開了,原本強忍著情緒的松本瞬間傾洩而出。

 

  「你剛才那麼兇的把人家趕回去,現在又是在哭什麼意思的?」

 

  「我真是笨蛋……結子她…她一定不想管我了…嗚嗚…」

 

  語畢後露出被眼淚滋潤的雙眼凝視著二宮,這舉動無疑就是要討拍吧,他突然覺得頭好痛,說是高中生,其實是小學生吧。

 

  「不會啦,她那麼愛你,咦不對,不是你叫她不要管的嗎。」

 

  雖然試圖想要安慰對方,但想到剛才松本的舉動還是忍不住讓二宮吐槽,話雖如此,語畢後還是義務性的拍了兩下對方的肩膀,好、安慰結束。

 

  「我是打算可以獨當一面之後,再去接她來這裡住的啊……」

 

  「喔~可是你不說,她怎麼會知道呢。」原來這傢伙就是因為這個原因才會選這裡啊,該說他是笨嗎還是天真呢,如果是要獨當一面明明可以先選小房間存錢不是之後再換大規模的房子比較好吧,況且就算如此,也難保證對方會乾脆的點頭答應啊。

 

  「我……我怎麼可能說的出口!」

 

  「嗯~?說不出口什麼?獨當一面嗎?還是……」

 

  「沒有!絕對沒有!」

 

  彷彿心思又被看穿,松本從原本哭喪的情緒轉變成緊張,雙頰也開始發燙,看這個人的表情變化真的很有趣,二宮忍不住直直盯著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

 

  「想不到潤ちゃん看起來蠢蠢的,第一次就挑戰高難度啊~」

 

  「…什!不要叫我潤ちゃん!」

 

  「但是啊,毫無經驗的你可能會被結子嫌棄哦~哈哈哈哈~」

 

  可惡,明明知道要是生氣就中了對方的下懷了,但二宮這種拐彎抹角的調侃反而讓他更不悅,下意識地回道:「喂!!你又開始講奇怪的話了,不准再說了!」

 

  「好難過,我是在替你煩惱啊,雖然跟女人的經驗不多,需要的話我也是可以教你的哦。」

 

  「不!用!了!」

 

  「別這麼無情嘛,吶、剛才幫了你這麼多,換你該回報點什麼給我了吧!」

 

  從二宮口中說出要回報,下意識的就是逃跑,但還來不及躲開,就被對方一手拉到沙發旁,順著重力坐下的松本,看著像是在鎖定獵物般,眼神上下打量著的二宮,被他注視過的地方開始變的有些敏感,忍不住打起寒顫。

 

  「其實我是很想直接做的,不過看你這麼害怕的份上,給你個選擇好了~」

 

  做?做什麼?對方的口氣一派輕鬆,卻讓松本直冒冷汗,完全沒辦法想像下一步二宮的行動,明明可以推開他甩門就走,但是不曉得為什麼,自己動彈不得的正坐在沙發上。

 

  對方慢慢靠近,伸出食指比出數字一的手勢擺在松本的眼前,先指了上方,接著再指下方,沒有明確說出要「做什麼」,只笑了笑說:「選一個吧

 

  「……什麼啊、你到底想幹嘛?」

 

  「嘛、反正潤ちゃん不會吃虧的,相信我。」

 

  被這麼一說竟然有種被說服的感覺,這男人太可怕了。皺著眉閉起雙眼,他大概猜的到二宮想做什麼,下面估計就是打手槍吧,怎樣都不可能直接做吧?!上面應該是接吻,可是他無論是哪個都不想啊──

 

  突然間松本靈機一動,對了!只要沒有反應就好了嘛!他現在對二宮的感覺除了害怕跟恐懼,感受不到任何其他曖昧的成分,所以就算被摸了被撸了,他也絕對硬不起來!對!就是這樣!完全不用擔心!說不定還可以看見那傢伙不甘心的樣子!

 

  「……下面。」

 

  「哦?」

 

  是出乎意料這個回答嗎?當松本還在思考時,二宮已經順手將他的皮帶給解開,緊緊吞了一大口水,沒想到在他還沒反應過來時,對方已親了上來,松本眼前所能看見的,就只有那雙沒辦法完全對焦的茶色瞳孔。

 

  二宮熟練的先在唇瓣上舔吮了幾圈之後,撬開嘴將舌頭巧妙地伸入,像是在探索般在對方口腔內大肆攪動,就這樣不間斷的持續親吻著,松本好不容易抓到空隙趕緊撇過頭,像是在抵抗般地說:「等、等一下!這跟說好不一樣,唔、嗯…」

 

  還沒說完,就又被對方趁虛而入,二宮邊親邊笑著說:「哈哈,完全不行啊,零分~」

 

  「來,嘴巴張開──」

 

  就像是真的在教學一樣,二宮主導著接下來的動作,用舌頭先舔濕對方的上下唇,步調上也變得相當溫和、在他正在感受著被輕柔舔舐的感覺同時,嘴唇被輕輕咬了一口。

 

  「唔…」微妙的感覺從被咬的地方蔓延開來,皺起眉閉上眼,想分散自己的注意力,但此時小惡魔便故意稍微用力的將舌頭往前伸,從裡往外的來回滑舔著。

 

  松本的思緒越來越迷茫,他的初吻竟然就這樣獻出去了,而且還是被半強迫式的,加上對方又是男人,明明種種的條件下他都應該要反感才對,可是親到最後卻妥協了,甚至想回應對方的吻。

 

  不過當他正有這個念頭時,原本循序漸進的交纏突然停了下來。

 

  「很舒服吧?你看……」

 

  「咦?……哇啊啊啊啊!」

 

  原本還一臉呆滯的望著二宮,順著對方的手勢往下看了看,剛才被對方解開的褲襠,底下的狀態似乎非常壯觀。

 

  羞恥跟不知所措的情緒瞬間讓松本恢復理智,急忙推開打算用手去摸的二宮,語無倫次的說道:「是挺舒服的…不、不對──!!這跟接吻無關!是、是太累了!絕對是這樣的!」

 

  「是怎樣都好啦~不繼續的話我就要出門了。」

 

  「咦?出門?」這個時間點?

 

  「什麼都要一個一個跟你解釋還真麻煩耶~」

 

  站起身,丟下還搞不清楚狀況的松本,駝著背走到自己房間門口,在關門前探出頭來看了松本一眼。

 

  「什…」

 

  「當然是去找能繼續做下去的人嘍~」

 

 還沒等對方回覆,門便砰的一聲關上了,松本則是有種今天整體來說就是個大災難的感覺。結子的事情也好,二宮的舉動也好,自己的生理反應也好…他完全無法理解現在是什麼情況。

 

  為了讓自己冷靜下來,松本洗了個冷水澡,但揮之不去的是剛才二宮的深吻,每回想一次細節就讓他混亂不已,明明自己就是異性戀,卻對那個吻念念不忘,強迫說服自己是因為是第一次的關係,才讓他在奇怪的地方有了反應,但終究,那個夜晚還是失眠了。

 

  而那天晚上,二宮也沒有回家。

 

(持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橘 的頭像

Unchange

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