嵐禁同人文,請理解後再觀看。

配對:松本潤X二宮和也

 

我真的很討厭擺爛超過一個月的感覺!!!

所以趕在出國前給他更新一個~

爆肝上班的暑假終於可以在月底放鬆啦!

留言等我回國再回唷~~我怕睡過頭(死)

 

 サクラ咲ケ-

 

  當時的我們,聊起求學階段的彼此都覺得愚蠢至極,大概老的時候回想起,又要再一次笑的語無倫次了吧,在那片櫻花林。

 

  興沖沖的跑回便利店,卻半個人影都沒出現,心情彷彿被澆了盆冷水,但既然人都來了,就順便買幾打酒回去吧。

 

  才剛付完帳,這時自動門開啟,店員反射性的喊聲「歡迎光臨」,對方站在門口數十秒都沒動作,這時兩人的目光才正式相交在一起。

 

  「啊~嗨!二宮!」

 

  極度不自然的打招呼讓松本都自我厭惡起來,只見對方也用僵硬到極點的嗓音回覆:「嘿!松、松本。」

 

  「哈、哈!」

 

  「嘿嘿!」

 

  於是兩人又成了店員心中的可疑人物。

 

 

 

 

  最後為了不必要的懷疑目光,二宮買完他的咖啡後迅速結帳,接著跟還站在外頭的松本並肩走在一塊。

 

  「一大早就酗酒?」

 

  眼神移到松本手上拎著一打沁涼啤酒,這傢伙…是想年紀輕輕就有鮪魚肚嗎?

 

  「啊,這是…組裡面的人要我買的啦。」

 

  「啊勒?你猜拳又輸了嗎?」

 

  雖然是被調侃,但卻因為這種小事被記住而感到開心,松本露出滿意的笑容:「哈哈…你還記得啊!」

 

  「嘛、不過幾個禮拜前的事,在這年紀也不至於忘記吧。」

 

  「哈哈哈,我啊就常常被嫌啊。」

 

  見松本笑的那麼溺愛和燦爛,二宮忍不住調侃:「…你跟你的小弟感情很好呢。」

 

  「我比較喜歡家人這種說法。」

 

  對方依舊微笑著,但語氣卻充滿嚴肅。還摸不清松本脾氣的二宮突然意識到彼此不過是多年沒見過面的「同學」,再怎麼說他也是個黑道分子,剛才那樣的說法是不是觸到他的地雷了?想到這二宮的表情變得凝重起來,保持沉默。

 

  「啊啊…雖然我們還是有階級之分,而且組裡的老大是我爸啦!所以要說他們是小弟什麼的~其實很多都是帶領我們組的狠角色喔!」

 

  似乎是查覺到二宮的心情,松本用他自己的方式來做說明,突然湧出一股欣慰的感覺,對於松本這個人也更加想進一步的了解,於是說道:「是喔?該不會你從小被打到大吧?」

 

  此話一出,只見原本熱情解說的松本愣住且停下腳步,緊揪著眉頭露出無法置信的表情盯著二宮:「你為什麼知道……」

 

  「欸?」

 

  松本給他的印象可不是這樣啊。

 

  「我啊…只有老爸遺傳這張深邃的臉很嚇人而已…當初他們教我耍狠的時候好幾次都被嚇哭呢。」

 

  「噗!哈哈哈哈……」

 

  以前總是看見松本總是身上帶著傷,一下課就會有幾個黑衣男子專車接送,當時的二宮擅自想像早上一定先打了群架,接著晚上又得和一群人勒索之類的事,原來事實竟是如此,因為有所誤解,這時的真正相識額外覺得可貴,也忍不住笑出來。

 

  「喂喂!你笑得太誇張啦!」

 

  「抱歉、一直以來誤會你了,原來是隻披著狼皮的小綿羊~」

 

  講完之後二宮立刻以跑百米的速度飛奔小巷,松本也立刻追了上去。

 

  「~~~~~你這傢伙!!!這個比喻我可不能接受啊!!」

 

  都幾歲人了還在玩你跑我追的遊戲,經過的路人一定覺得我們很愚蠢,不過那又何妨?有多久時間沒像這樣有股滿腔的熱血奔跑了呢?

 

 

 

  好吧,二宮的熱血大概只持續三分鐘,應該說在起跑的兩分鐘後就被松本追上,然後很乾脆的投降了。

 

  「呼…話說你跑得真快啊…」還在喘氣的二宮望著那一滴汗也沒留,手拎一袋啤酒卻氣平神穩模樣的松本,不可置信地說道。

 

  「…你要是每天也被一群手持棍棒的混混追也可以的。」

 

  「哈哈哈…你的人生真的超酷的耶!」

 

  松本過去的童年和經歷一定很豐富有趣,二宮打從內心的羨慕著擁有這麼多回憶的他。

 

  「還好啦!那二宮你…」

  

  話還沒說完自動消音,斷在這裡反而尷尬,但知道對方是無心,二宮也就輕描淡寫:「嘛,去看我的著作吧!絕無造假。」

 

  雖然二宮笑笑的,松本這時語氣卻謹慎起來:「……其實啊,在你出書的第一時間我就買了,我一直很想知道…為什麼你會想寫這種書…」

 

  不明白松本問題的用意,但二宮已經警戒起來,他長久以來不願去提的那個區域,竟在如此短暫的時間內有人擅闖進來了。

 

  「也沒什麼,小說不就是這樣,寫得越可悲越有人同情,然後就成了騙大家眼淚的第一名。」

 

  「二宮……你的書我花了一個星期才看完,你知道是為什麼嗎?」

 

  「查字典麼?」

 

  平淡的回應,說實話真希望他別再講下去,二宮隱約感覺的到松本正試圖想敲破自己的心防,可是、還太早了。

 

 「嘛…雖然文字會讓我呈現腦死狀態,但原因不是那個!」

 

 

 

  是我一直在思考,這些話你到底是用什麼心情去寫下來的?為什麼願意把這些可稱是隱私的事化成文章,公諸於世呢?你難道不會覺得──

 

 打斷松本的話,二宮搶先一步不留情面的說了:「丟臉嗎?哼、諷刺的是,靠這些丟臉的過去我才有錢過活,才能離開那個地方。」

 

  「不是啦!我是覺得很厲害。」

 

  「啊?」

 

  這傢伙在說什麼令人傻眼的鬼話啊?

 

  「我覺得二宮你很堅強……即使經歷這些事情…你沒有放棄希望,面對它以及打敗它,當時我看完是真的很感動…呃可是不是因為你的遭遇喔!啊~~我不知道怎麼說啦!可是!你非常勇敢!以上!」

 

  「……」

 

  「喂、別不說話啊……」

 

  第一次,有人因為他的痛苦而感到疑問,在此之前所有人關注的總是這悲劇的本身,卻從來沒關心過經歷這件事的人,二宮突然覺得全身在發燙,尤其是眼眶。

 

  「沒頭沒尾的在說什麼呢…」

 

  原來松本潤是這樣的笨蛋。

 

  不過這也難怪,他的「家人們」把他視作至高無上的存在。

 

  「哈哈,太久沒見一下子聊好多呢!嘴巴超乾的!」

 

  「……是啊,真想找地方休息。」

 

  此話一出,松本像臨機一動般開始快步前進,一頭霧水的二宮緊跟在後,經過幾個轉彎和路口,看見的是一整片的櫻花林。

 

  「嗚哇…」

 

  看到眼前的景象二宮下意識的讚嘆,均勻分布的粉紅在微風中搖曳,他怎麼一直都沒有察覺這美麗的地方?這時看向松本只見對方已朝著古早舊式木門走去,正要伸手阻止發現旁邊的木牌寫著「松本」兩字,好吧難怪他不知道,平常四周總是有固定人員看守的區域根本是生人勿近,剛才的路上一定也都是他們組的人吧?

 

  見二宮傻在門口,松本忍不住喊了他:「喂、別發呆啊!」

 

  雖然看見櫻花覺得很美,但身體卻無法放鬆的欣賞,原因嗎…當然是從他進門的那瞬間所有黑衣人的目光掃射吧…

 

  「怎麼樣?」

 

  「什麼怎麼樣…很棒的地方啊。」

 

  不曉得從什麼年代保留下來的日式和風建築,大的有整片櫻花林的庭院,古色古香的茶室和塌塌米地板,感覺像是來到了什麼名勝古蹟一樣。

 

  「喜歡可以常來啊!」

 

  松本笑嘻嘻地說道,明知道那只是客套話二宮卻不自覺得心動一下,接著對方豪邁地將剛才採購回來的瓶瓶罐罐撒向方桌,隨手拿起一瓶舉起:「吶!乾杯!」

 

  「…喔、喔。」

 

  被松本的話帶動,二宮也順勢拿起啤酒爽快的乾了,只能說那種沁涼是直接從身體直達頭頂,全身的精神都來了。

 

  「是說…你家真是世外桃源啊…」

 

  一時間想不出什麼好的形容詞,虧自己還是所謂的「暢銷作家」,見二宮努力塞出詞彙發表感想,松本忍不住笑了:「還好啦!櫻花是不難種…不過週期很短就是…你聽過櫻花七日嗎?」

 

  「那是什麼?」

 

  二宮對櫻花的了解僅限於國花,還有每到春天時分全國都很熱衷的賞櫻大會,如此而已。

 

  「一朵櫻花從綻放到凋謝大概是七天,整顆大概兩週吧?所以才看的見一邊綻放、一邊落下的場景吶。」

 

  松本一邊說著,二宮邊望著庭院外的景色,櫻花的生命如此短暫,卻擁有這麼迷人的魅力…說到迷人的魅力,眼前的這個人好像也……

 

  「你很喜歡呢……」

 

  「呃?」

 

  「櫻花啊。」

 

  「喔……是這個意思啊?」句末松本小小聲地低咕,對方並沒有聽見。從松本眼中看過去,飄落的櫻花成了唯美的背景,安靜欣賞的二宮,那神情既是憂傷又是寂寞,和讓人忍不住想擁抱的臉龐,頓時覺得無法言語,此時此刻,被這個人的表情深深著迷。

 

 

  之後兩人便愉快的飲酒作樂,聊起了求學時期兩人各自分開的記憶,有時笑的口沫橫飛、有時嚇得難以置信、有時卻又默契地沉默,直到驚覺外頭已一片漆黑才知道時間已經不早了。

 

  「那、我也差不多該離開了,謝謝你的招待。」

 

  「怎麼還這麼客套啊?不客氣啦!」語畢,大力拍打二宮的肩,立刻被反擊:「你這傢伙是想讓我吐在這啊!!」

 

  「哈哈哈,我陪你走去便利店吧!」

 

  其實是想拒絕的,也應該要拒絕的,可是卻反射性地先點頭了,努力隱藏著這些亂了套的思緒的二宮,本來想一鼓作氣地站起身順便大喊個「出發!!」,

換來的是劇烈疼痛的暈眩。

 

  而松本像是料到般順手捉住差點跌倒的二宮,忍不住失笑:「怎麼我記得有人跟我說他千杯不醉的啊?」

 

  「囉嗦……剛被你一打全都逆流了啦!」

 

  「哈哈,那快點吞回去!」

 

  兩人一邊收拾一邊嬉鬧著,雖然今年才剛開始沒多久,但應該是他說了最多話、講了最多事、喝了最多酒、笑的最大聲的一天了吧。

 

  在要離開松本家前的巷子前,二宮頻頻的往後看,就像是要確認它真的存在一樣。有些事情太過於美好,反而讓人質疑。

 

  「笨蛋,脖子不酸啊?不會消失啦。」

 

  二宮沒有說話,只是一臉吃驚地望著松本。大概是出乎意料地,對方比他想像中還要了解自己。

 

  「搞不好跟龍宮一樣。」

 

  「哈哈哈,你真的嘴巴動很快耶!」

 

  「是啊…都快掉下來了…」

 

  一邊說著邊故意搓著下顎像在調整角度一樣,見對方不說話了,松本忍不住接著:「你知道櫻花本來應該是白色的嗎?」

 

  「唔~~嗯?」持續噘著嘴在替自己嘴角做復健的二宮隨便地回應。

 

 

 

  關於櫻花好像有很多傳說,此刻他卻腦子一片空白,眼前只有無法聚焦、眼睫毛長的過份的傢伙,高挺的鼻翼慢慢地靠近,松本在這時冷不防地親了上來。

 

 

 

  「啊?」

 

  意識到被吻了之後立刻退三步遠,二宮緊皺著眉無法理解剛才的狀況,而那傢伙竟然理直氣壯:「誰叫你不聽我說話。」

 

  「我在聽啊…只是嘴巴很痠啊…」

 

  「哦……那,你就繼續聽我說吧!」

 

  接著松本繼續說著有關櫻花的故事,二宮的魂卻早就不知道飄到哪裡去,很明顯對方是刻意避開那話題,但就這樣默認的自己好像也……

 

  回程的路上感覺時間變得更短暫了……很快地看到黑暗中的一道光明,他們相遇的便利店。

 

 

 

  「嗯…晚安啦,是說…還會再見嗎?」

 

  「噗,當然啊,『再見』。」

 

  跟松本的對話就像是在跟孩子般,單純又毫無心機,這麼直來直往的一個人,剛才的行為反倒讓他更不解了……

 

  他從來沒想過,幾年後的相遇,松本的出現在短短的一天內竟然會如此深深地撼動自己。

 

(持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橘 的頭像

Unchange

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