嵐禁同人文,請理解後再觀看。
配對:松本潤X二宮和也


嵐的歌我最喜歡的非one love莫屬,

再來就是5X10....不管是在CON、番組、或自己聽音樂時,

都會有好多畫面浮出來、他們本人更不用說了吧(笑)

雖然我也很想只寫情色的J(?),不過這畢竟是現實的文章,現實有些必須考量和面對的事情,

光是想這些就讓我卡了好幾天啊啊啊

以下是有點沉重、卻還是愛的要死的內文,所以我的廢話也有點多(是超多),請別介意。


 

15

 

  秘密嵐企畫改版,賣剩的櫻井失魂的呆坐在休息室,不斷碎念著大野明明只穿上旁邊Sample模特兒的衣服就能被選走,自己再三妥協身上的裝扮卻都無疾而終,說真的這環節最後剩下的那個打擊還不是普通的大。

 

  而相葉總是得到讓人跌破眼鏡的成績,錄影結束後一群人和樂融融的在討論

,這時五人中有兩人起了微妙的溫度差。

 

  二宫緊扣著大野的腰,對方走一步就跟著走一步,在這不算寬敞的空間裡面來來回回玩鬧好幾圈,松本則是低頭把玩著手機,開話題的人是櫻井、附和最熱烈的絕對是相葉,其他三人就不時的補幾句,這種表面的和平時常發生,而且問題幾乎都出自於那兩位年紀最小的團員。

 

  常常被其他人說,二宫是個生性冷漠的人,雖然在螢光幕前效果總是做的怡然自得,但也偶爾透露幾句他內心的冷淡想法,與其說是冷漠的人,不如說是個悲觀的人吧。

 

  松本也不是不能接受這樣的二宫,應該說二宫的這一點他最了解,只是有時候剛好天時地利人合、一件沒什麼大不了的事情就會因為他那漠不關心的個性一觸即發。

 

  前陣子在音樂節目上,收到藝人們結束錄影後去唱歌的邀約,成員裡最起勁的大概只有松本,打從椎名提起話題的時候,二宫就在後面猛盯,希望他們只是隨口說說,不料真的成真了。

 

  Live這種東西結束之後當然就是要回家啊!真想這樣在松本耳邊大吼。

 

  在訪問其他團體的同時,二宫已經在思考他回家後第一件事要先開哪台機器,噢而且要注意不要再踩破光碟片,準備好享受off的悠閒時光,結果只因松本一句話而全部被打亂。

 

  想要婉拒、怕松本丟了面子,跟著去嘛、他一定會超級不甘願。最後還是那大爺的面子重要,二宫去是去了,臉臭的一蹋糊塗,心中不時掛念著他預定破解的遊戲記錄。

 

  途中二宫出去包廂外暫時透氣,點了根菸後往走廊上走去,接著馬上聽到後方同一房門的關門聲,是松本。

 

  兩人四目相接,二宫卻沒有要搭理的打算,對方這時走了過來,像是試探但語氣卻不是很好:「喂,你幹嘛?」

 

  「…那個啊,以後要約去哪最好還是確認其他成員是不是都有空吧。」

 

  被二宫尖銳的話指責,松本也變得不太高興,騷了騷頸後的頭髮,一副對方小題大作的樣子回應:「有沒有空當下就能決定吧,不想來也沒人會逼你啊。」

 

  嘖、講的那麼好聽,他要是不來,那傢伙不滿的程度絕對不僅如此。

 

  「可是有人會不爽啊,就跟現在一樣。」

 

  「我沒有不爽,只是覺得既然來了就不要擺臉色,也不要一直看時間,這樣其它人…」

 

  「はぃ──我現在就回去,開心的把歌唱完,這樣你滿意嗎?」

 

  二宫一副服輸語氣卻滿臉寫著麻煩死了的臉說道,覺得他根本從頭到腳都誤解自己的松本打算繼續說下去,但對方採取不理睬政策也束手無策。

 

  痛苦也好、不安也罷,厭惡的感覺也是,這些負面的情感每個人都會有,但二宫從不會表露出來,但有些時候例外,譬如說他就是想讓某大爺知道「我在不爽」的時候。

 

  回到包廂二宫恢復以往的親切態度,隨便扯了個藉口說剛才胃不太舒服才面有難色,氣氛也因為對方的熱絡開始變好,而這些友善態度全都是松本除外,他內心彷彿有兩種人格,一種是「對松本」、一種是「對其他人」。

 

  他也覺得自己就像是個偽善者,雖然外表看起來是好人,但內心完全不親切,是個惡到谷底的壞傢伙。

 

  現在是深夜一點,大部分藝人已經先行離開,原本熱鬧的空間頓時變得空蕩蕩的,這時二宫突然聽見後方有個熟悉的聲音喊道。

 

  「カズ、おいで。

 

  請問你是在叫狗嗎?二宫內心不滿的罵了一句,看了下對方的樣子,大概是喝醉了,然後在借酒裝瘋。

 

  「いやだ。」

 

  「おねがい。」

 

  嘖。

 

  站起身,二宫走向松本旁邊的沙發一屁股坐下,對方的手臂馬上將他勾到懷中,斜倒在松本肩上的二宫故作不耐煩的語氣說道。

 

  「何だよ。」

 

  「好きだよ~一言よ~」

 

  「少亂唱別人的歌啦。」

 

  「ふふふ~~」

 

  兩人的互動總是這樣,與其說是習慣,倒不如說是接受了。偶爾起些爭執或產生不滿其實無傷大雅,最晚下次見面時就會回歸舊好,大爺只要稍微退一步,其實小柴犬很好應付。

 

﹉﹉﹉

 

  開始工作的時候,就會遇到不同的人,也會發生很困難的事情,也會失敗。也慢慢了解大家的情緒表達都不盡相同。

 

  我覺得「不同」是件很好的事情喔。

 

  不瞭解對方,所以會吵架爭執,會去思考對方是什麼樣的人,是因為彼此有緣份。

 

  5人でいる。ずっといる──我想放這句。

 

  嵐的第十年,由嵐負責替自己的《5X10》作詞,二宫臨機一動拋了一句,其他成員頗有感觸的點了點頭,將字填上,總覺得五個人站在舞台上唱這一段的話,大家無庸置疑的會被感動吧……光是現在在討論歌詞就覺得有無限個回憶湧像溫泉了。

 

  五個人真的都沒有變呢。雖然經過十年了、受到外界的影響大家都跟著成長了,但那並不是本質的變化,所以至今嵐才能築構起那樣屹立不搖的關係吧。

 

  「突然覺得好想哭喔翔ちゃん~~~」

 

  「傻瓜,要哭演唱會再哭啦。」

 

  「放心那傢伙一定會哭超慘。」

 

  「到時候觀眾又聽不懂他在講什麼了。」

 

  「翔可以在旁邊翻譯啊。」

 

  笑聲重疊在一起,繼續努力完成五人的十年。

 

  嵐的成員關係真的就如同大家說的那麼好,能夠相聚在一起也一定是註定好的,十年前組團、就算當初大野跟二宫想要辭退卻誤上賊船,莫名其妙的在夏威夷出道,人數組成雖然有無限的可能但最後是以這五個人出道,這十年的奮鬥、努力、付出……真的就好像奇蹟一樣,一起走過的路,絕對是無法用「朋友」這辭彙就能表達的。

 

﹉﹉﹉

 

  「和。」

 

  「怎麼了?」

 

  「謝謝你那時候說喜歡我。」

 

  「啊啊──」

 

  是指去年巡迴時的告白吧,好像不知不覺也悄悄過了一年,所謂光陰似箭還真那麼有點體會到了。

 

  「怎麼會想講『我喜歡你』啊?」

 

  感覺這四個字只有在少女漫畫女主角害羞低著頭拿著情書才會出現,二宫則是不以為然像早有準備悠悠的回應:「這個嘛…感覺說『我們交往吧』就是一種請求了。」

 

  大概是因為想表達自己的心情遠大於想要對方的回應吧。

 

  不過當初結果若不是兩情相悅,現在兩人的關係會是怎樣呢?二宫完全無法想像。

 

  「別想些有的沒的。」

 

  心思彷彿被看穿,松本在二宫耳後輕聲呢喃,然後輕咬對方耳垂。

 

  「潤くん算有的沒的嗎?」

 

  二宫微微抬起肩以示抵抗,感受到松本嘴邊那溫柔的笑意,自己忍不住側過身甜蜜的吻上。

 

  一個人的最幸福的時候就是在愛人的同時被愛。

 

  這是前些陣子節目上二宫給某位來賓的良言,不意外的成為最後的最佳選項,他能拍胸脯保證,現在的他很幸福的。但也常常想,就是想不出個所以然。

 

  我喜歡松本、松本也喜歡我,但為什麼,這份感情卻無法成就任何事呢?

 

  有時後會因此感到膽怯。

 

  為什麼你不是女人呢?

 

  為什麼我又是男人呢?

 

  這個決定性的事實讓我忐忑不安。

 

  「潤……」

 

  「嗯?」

 

  人只要擁有重要的東西,就會開始害怕失去,不管是對於嵐的牽絆,還是眼前這個人。

 

  「你喜歡嵐嗎?」

 

  這個問題讓松本愣了一下,接著輕搔對方的髮絲,莞爾且溫柔的回應:「與其說喜歡…不如說我很珍惜吧。」

 

  一邊撫摸著二宫的臉頰,松本繼續。

 

  「我很珍惜到目前為止所相遇和支持我們的每一個人,因為有他們才成就現在的我們,這點我絕對是很感激的……」

 

  「可是如果說到喜歡啦、愛啦這種情感果然還是…」

 

  欲言又止,手邊的動作也停了下來,松本一臉賊笑的看著二宫。

 

  「想聽嗎?」

 

  「什麼啦。」

 

  「I love you啊。

 

  「……是日本人就好好說日文啦!」  

 

  從背後傳來一陣松本的嘻笑氣息,將原本要掙脫擁抱的二宫抱得更緊,不慌不忙、一字一句就像在演偶像劇般的說道。

 

  ──愛してる。

 

  很多東西口說無憑,愛是多麼抽象的東西,但在此刻卻由衷感受到松本那滿到要溢出來的情感。

 

  即使兩人不和拍也好,哪怕未來還有多少變數也好,他現在就只想和他在一起。

 

  在5X10的同時,也悄悄的渡過2X1

 

(持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橘 的頭像

Unchange

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