嵐禁同人文,請理解後再觀看。
配對:松本潤X二宮和也



沉重100%。



07

  人生有多少事情讓你悔不當初?

  「你到底怎麼了,我不懂你的意思。」

  儘管對話已經被二宮強制結束,松本仍不肯放棄的繼續追問,他知道二宮還有事情隱瞞,雖然這樣的說法有些自以為是,但是他認為自己有詢問的權利。

  「沒什麼特別的意思,當我沒說吧!我過去拿衣服。」

  只是再怎麼問都換不到二宮真正的解答,束手無策的松本像是賭氣般的一股腦兒的整個身子往後倒,呆望著那個人往河中央走去。

  ──糟糕。

  ──真的搞砸了。

  二宮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走掉,但每踩一步內心的煎熬和猶豫就更加一層,心中不斷地怨嘆著自己的膽小,或許是正因如此他無心於前方的路,河水不算相當清澈,二宮一不小心就踩了個空,整個人突然掉進所謂的斷層裡頭。

  河水突然近乎要滅頂的高度,瞬間下墜的離心力帶給二宮極大的刺激,內心無限放大的恐懼讓他無法出聲,在這時候他越是想掙脫就越是使不上力,雖然拚命的告訴自己不要緊張,但心臟似乎負荷不了這突然而來的意外。

  二宮全身開始僵硬像隻死魚般的往下沉,意識也在此刻變得模糊,松本那傢伙該不會根本沒注意到自己落水了吧?因為糾結著自己的感情導致失足溺斃,那樣也死的太愚蠢了吧。但已經無力抵抗的二宮似乎接受了這個結局,但在此時卻聽見從遙遠那方傳來呼喊自己名字的聲音。

  「──二宮さん?!二宮!二、喂!喂!」

  還好這不是來自天國的召喚。

  只是他也已經無力回應。

  剛倒下去的松本望著天空思考著待會要怎麼逼供二宮說出實話,才這樣沉思了一會驚覺前方突然變得寧靜無聲,往前方看二宮已經徹底消失在他的視線,松本瞪大雙眼立刻跳了起來,奮不顧身的往河中衝刺,這才緊急搶救到差點溺斃的二宮。

  對於這個突發狀況松本顯得束手無策,慌亂的不曉得該先叫救護車、還是自行CPR,但僵持越久就越是浪費時間,為此更焦躁不已的松本更是急著快要哭出來。

  「…松潤!二宮さん!要回去了──」

  看來幸運之神有眷顧,大野開著車繞到下游準備接回他們,看到大野的出現松本總算才鬆一口氣,緊接著趕緊大喊:「智!那個、二宮…二宮他,你快點救他!天啊、怎麼辦!」

  「你冷靜一點!你做CPR了沒?還有呼吸心跳嗎?」

  大野看一眼就明白現在是什麼狀況,趕緊先做一些緊急措施,施予心肺復甦術急救確定還有生命跡象後立刻帶上車飆往醫院。

﹉﹉﹉

  送往醫院後接下來就交給專業的醫療團隊處理,松本和大野則是到櫃台暫時先辦理基本的手續,之後等聯絡到家屬後會再詳細說明,而他們先充當關係人在外頭等候。

  「……潤,為什麼會突然變成這樣?」

  姑且暫時告一段落,總算有個空檔能開口,大野只是單純的想詢問事發經過,卻造成松本內心更大的壓力與愧疚,還有他內心潛伏已久的傷痕。

  「對不起!真的很對不起!都是我的錯!全部都是我!」

  意識到自己說了不該說的話大野趕緊改口:「不、我沒有怪你,這件事不是任何人的錯,你不要再胡思亂想了!」

  「…二宮他…他會死嗎?如果他也像爸媽一樣……」

  松本從剛才全身就不由自主的激烈顫抖,因焦慮而咬破的雙唇,嘴裡不斷喃喃自語,儘管大野再三的強調松本仍聽不進去,這件事故給他太多太大的衝擊,要他冷靜實在太強人所難。

  大野沒有回應,他明白在這種狀態下說任何的話也都是多餘,倒不如就讓他發洩出來。

  過沒多久,醫院聯繫到二宮的家屬,緊接著大廳就衝出了一對夫妻,和兩名年紀相仿的男子。

  當護士正在和父母親解釋目前最新的狀況時,相葉和櫻井立刻就發現坐在後方松本和大野的身影,馬上第一時間過去詢問。只見松本一臉還驚魂未定的樣子,只能讓大野暫時代答,但事實上最關鍵的時候他也不在場,只好先說明今天的預定行程。

  「所以,你要去接他們的時候二宮就已經溺水了?」

  「是…」

  「渾蛋……」

  聽完根本不算是交代的來龍去脈後相葉咬牙切齒的把矛頭指向從剛才就不發一語的人,語畢後立刻衝向前去揪住對方的衣領,只見松本似乎不打算反抗的樣子讓相葉的怒氣更是多了三分。

  「雅紀!」

  「開什麼玩笑…為什麼不看好他?為什麼不照顧好他?該死…我怎麼會把ニノ交給你這種人?」

  「搞什麼!你這渾蛋要是ニノ有什麼三長兩短我到死都不會原諒你!」

  見相葉的責備越講越烈櫻井趕緊在適當的時候勸阻,才總算是把相葉拉離開松本身邊,雖然櫻井暫時把相葉支開,這時松本卻像脫了靈魂的軀殼般雙眼放空的坐在椅子上。

  從剛才就一直存在於近乎於窒息痛苦的空氣之中,松本繃緊神經的呆坐在角落邊,不時的感到反胃想吐,只要一想到二宮還沒脫離危險期他就無法脫離這種狀態,要是知道事情會演變成這樣,早在最初就應該表達他的心意的。

  經過數小時的搶救,急診室的門總算二度開啟,主治醫生走了出來,二宮的父母第一時間上前去詢問目前的最新狀況。

  「幸好有在黃金時間內急救,已經沒有生命危險了,預防萬一還是要住院觀察幾天。」

  「是!醫生謝謝您,真的非常謝謝您!」

  二宮的父母趕緊鞠躬又道謝的,這時松本的心情才總算回復到一個水平,走回原本的位置突然一個腿軟整個人倒在大野旁邊。

  「二宮他沒事…」

  「就跟你說他沒事吧!你也就別再責怪自己了。」

  輕撫著松本的額頭,現在的他就像是個孩子,從走廊的一端看見櫻井、相葉和二宮夫妻兩人走向尾端的病房,大野順勢說道:「嘛、去探望人家一下啊?」

  「……怎麼可能,我哪有臉見他,更何況還有他父母在……」

  「又沒什麼,二宮一定也會解釋給他們聽的啊!一切就只是『意外』!」

  「你以為人生哪來這麼多意外……」
  
  人都已經救活了還抱著這種消極的想法,望著那一臉倒楣樣的松本,大野不悅的說:「真囉嗦!那我要走了!」

  「等一下啦!我還站不起來啦!」

﹉﹉﹉

  「ニノニノニノニノニノニノニノ!ニ~~ノ!」

  「………吵死人了,相葉雅紀!」

  剛甦醒就要接受相葉吵死人的見面禮,二宮有那麼一瞬間想要繼續昏睡下去,其實現在他的意識還不太清醒,現在逐漸回想事發當時的情形,不過印象已經很模糊了,只知道自己突然沒了意識,再次睜開眼,看見不算陌生的醫院天花板,就大概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你醒了耶!你還活著!太好了──」

  「……廢話…喂、小翔,不能把他帶走嗎,他影響到我休養了!」

  「總之雅紀baby,我們還是先讓伯父伯母跟ニノ說幾句話吧!走啦!」

  「是──是──ニノ,你要多住幾天我要削蘋果給你吃喔!」

  「你這傢伙是想詛咒我啊!」

  總算將相葉帶離病房,原本在二宮面前很開朗活躍的樣子,看到眼前的松本臉色立刻垮了下來。對方也很明白相葉對自己的行為有多不諒解,所以主動先和櫻井對到眼,等待對方開口。

  「松本さん,ニノ他已經沒事了,人也醒了,你方便的話可以等他父母講完後再去探望他。」

  雖然櫻井這麼說,但如今他該以什麼樣子、什麼心態面對二宮,他已經完全不知道了。

﹉﹉﹉

  「可以告訴我為什麼會這樣嗎?」

  母親深吸一口氣,看得出來她還有很多話沒說出口,二宮不想再惹是生非也不想拖其他人下水,於是輕描淡寫的說道:「…我和朋友們去釣魚,然後不小心掉進河裡。」

  其實在櫻井和相葉離開房門他就有被痛罵的覺悟了,只是這次沒有,他緊閉雙眼等待接下來的回應,原本以為會是一陣怒罵或一個拳頭,結果是一個緊的令人喊疼擁抱。
  
  「算我求你,不要再讓愛你的人擔心好嗎?」

  在那瞬間母親的眼淚潰堤,二宮立即感受到肩上被淋濕的重量,他明白父母的愛一切盡在不言中,這次真的是他太任性了。

  「對不起……」

  也許是受到母親情緒的影響,二宮也忍不住熱淚盈眶,他差一點就要和他摯愛的家人朋友們天人永隔,當初自己怎麼會有怎樣都無所謂的想法,實在是太愚蠢了。

  「人沒事就好…喏?」

  一直沉默的父親此時才終於開口,從後方搭上母子兩人的肩,輕輕拍打幾下。

  這就是父母無私的愛吧。無論發生再嚴重的口角爭執,無論對你做了什麼嚴厲教訓,他們永遠是世界上最關心最疼最愛你的人。

﹉﹉﹉

  在外頭的排椅上持續等候的松本與大野兩人,因為不曉得對方何時會結束所以小憩了一會,直到有個聲音出現。

  「你是…和也的朋友嗎?」

  猛然抬頭,看見的是二宮的雙親,松本嚇了一跳下意識的趕緊道歉:「啊!伯父伯母,真的很對不起!都是我沒注意…」

  「沒事了!」母親打斷,早在踏進醫院時她就注意到松本,也立刻聯想到這陣子二宮老往外跑的理由。

  或許是女人的直覺吧,他認為松本對二宮而言是個重要的存在,這有別於和櫻井相葉的兄弟情,那孩子…或許是找到自己所嚮往的依靠也說不定。

  「你叫什麼名字?」

  「松、松本潤…」

  突然被問起名字松本有些緊張的回應,似乎是在確認這個身分,二宮的母親接著莞爾一笑:「松本くん,和也那孩子就麻煩你了。」

  「咦?好…」

  不懂對方話中有意,說完話後夫妻倆便離開了,大野看了松本一眼,然後用下巴指了指二宮的病房位置。松本知道他想表達什麼,但是卻皺著眉搖了搖頭。

  「我還沒做好心理準備…」

  「是要做什麼心理準備?你是要告白喔!」

  原本以為只是單純的吐槽,沒想到松本卻認真的回應道:「也許…就是這回事吧…」

  「啊?你是真瘋還是在裝傻?沒搞錯吧,你喜歡二宮さん?」

  大野的反應相當激烈,很少能看到他情緒如此高昂,松本只覺得對方莫名其妙,算了,也許大野才覺得莫名其妙吧。

  「其實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是意外發生的當下,我真的覺得世界末日了…」

  「那只是因為你覺得是你害了他吧?」

  大野不斷的反駁松本內心還在猶豫的想法,只希望眼前這個人能趕快清醒。說到底,他也是怕松本搞錯了愛真正的意義,所謂的關愛不是愛,憐愛更稱不上是愛。

  「不是…在那之後…我一直在想…如果沒發生意外,我早該把我的心意告訴他…」

  這時大野不再回應,沉默了幾秒鐘後無奈的說道:「是嗎?那好吧,你就去表白吧,只要你知道你自己在做什麼。」

﹉﹉﹉

  「二宮さん…」

  悄悄探進病房裡面,從這個角度只能看見對方的背影,輕聲喊了他的名字,只見對方稍微動了身子,緩緩側過身來。

  「啊…松本さん,抱歉啊,給你們添了麻煩。」

  「別這麼說,是我不好,沒看住你。」

  情況比自己想像的還要好一點,只是彼此的對話中夾帶著幾分尷尬和客套,聽到松本這番話,反而讓二宮內心感到糾結,松本沒有錯,他什麼也沒做。

  雖然松本還是笑容依在,但他已經隱約感受到,他們的關係回不去從前了。

  不僅是因為這個意外,還有那份折磨他已久的情感。

  「那個…我有話想和你說,無論如何我都得說。」

  「……什麼話?」
 
  松本突然的開口讓二宮精神突然變得緊繃,他不懂現在的心情是期待還是害怕,只能屏息等待對方。

  「我喜歡你。」

  若要讓他再一次經歷失去重要的人的痛苦,這回恐怕真的撐不過來了。

  聽見這句簡單扼要的告白,二宮倒抽一口氣,神情凝重的望著對方,不發一語。

  這個反應倒是讓松本慌了,開始胡亂的補上想搶救的話:「真的!我真的很害怕…我…」

  「如果沒發生意外,你還會說這種話嗎?」

  「什麼意思?」

  「沒事……」

  二宮也很害怕。

  他害怕的是,松本對他的喜歡,是建立在愧疚的情感之下。

  或許他早就察覺到自己的心意,只是不曉得該怎麼處理,剛好碰上這件意外,感覺不有所回報就是無情無義,於是乎乾脆在這個場合坦白,不覺得很有浪漫偶像劇的情節嗎?──這種事發生在現實只讓他想哭。

  不是自己小心眼,而是真的一點也感受不到他所謂的「喜歡」,那感覺就好像是…「智」和「二宮さん」之間的差距。這種狀態下被告白他一點也不覺得高興,反而覺得很可悲。

  大家小心翼翼的呵護脆弱的二宮,這個行為本身才是真正傷害了他。

  見二宮撇過臉像是在拒絕回應,等不到答案的松本也有些尷尬的搔著頭,望向窗外裝做沒事的樣子說道。

  「啊~對不起,我太突然了…」

  「對啊,嚇死我了。」

  「可是我是說真的。」

  「嘛、謝謝你,我很高興,真的。」

  不管是真是假,不管出自於怎樣的心,有人願意對他表達喜歡之情,就單純以這件事情而言他還是覺得很開心的,只不過他真的沒有勇氣接受就是了。

  巧妙的迴避了話題,二宮躺回床上,側過身刻意背對著松本,然後用頗虛弱的語氣說道。

  「嗯…我有點累,謝謝你來看我。」

  ──那你呢?你對我是怎樣的感覺?

  把原本的話硬生生吞回肚子裡,松本的胸口感到一陣苦澀,他很明白二宮是在委婉的拒絕他,自己也就不要再厚臉皮的死纏爛打。

  「啊…好,你好好休息。」

﹉﹉﹉

  出了醫院,從剛才就一直不斷持續的胸悶,這時松本才徹底領悟到他現在的心情。

  大概失戀了。

(持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橘 的頭像

Unchange

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