嵐禁同人文,請理解後再觀看。
配對:松本潤X二宮和也

在打這篇的時候發生悲劇,他給我當機、我有暫存可是卻腦殘按到刪除…
前一晚上GOOGLE了所有方法還是...
特別謝謝亞一吶:D 糾甘心^//^

但因為看到某些圖片(?)搞得很HIGH竟然隔天迅速的飆完了...
這故事要大家以後不要刺激我>"<(欸

照慣例,這次重點似乎擺在吵架身上,其實我真的覺得這個組合不可能很和平的度過每一天啊(笑)
所以說,之後的類似橋段我想我還會用上。

然後就是…最近我好愛在要H前就打上持續(遮臉)





10

  嵐成立十周年了。

  說到對這個團體的印象,大部分都是成員們的感情相當融洽,不管是台前台後表裡如一,光從外人的角度看也能知道他們對彼此之間的關心和照顧,這也是為什麼他們會那麼受歡迎的原因吧,毫不保留的展現自己性格,不做作,支持的人不分男女老幼,國民偶像的稱號真的一點也不為過。

  但嵐真的從沒吵過架嗎?怎麼可能。

  這兩個人就經常在吵,而且是讓你分不出真假的吵。

  二宮的言行有時會讓你不得不跟他吵、剛好松本又是屬於自己看不慣的行為就是會拿出來說嘴的類型,兩人在天生的性格上頗有摩擦,但也隨著時間能夠漸漸磨合,懂得察言觀色的二宮自然能夠理解松本討厭的是什麼,機伶的他有時根本不必確認就知道對方在想什麼,又剛好松本喜歡的類型就是講一次就能夠懂的人,學習能力差只會讓他原本的情緒更為火大,這兩人可說是N極S極的磁鐵兼具,相斥又相吸。

  然後最近比較能拿來講的話題大概就是──魔術與聚餐。

  講的好像是某個推理小說的書名,但實際上只是兩個無聊的人加無聊的事情而已。

  去年開始瘋狂沉迷魔術的二宮,幾乎是廢寢忘食的在把玩和練習,喜愛的程度甚至快要超過他的遊戲,這個宅男有了個健康的興趣也不是什麼壞事,只不過從此以後除了遊戲之外、松本已經儼然成了第三順位。

  偶爾才可以享受的兩人用餐時間,這傢伙還是手不離牌,結束用餐後就拿出撲克熟練的花式洗牌,在旁的松本撐著臉,頗不高興的望著二宮。

  先前才和跟小栗一起的聚餐因「生意上門」而被打斷,這回他有種舊事重演的預感,不過他認為實在沒有必要因為這種微乎其微的小事跟二宮鬧脾氣,尤其是他是真的因為這件事感到煩躁的時候。

  「ねぇ、變給我看吧。」

  既然牌都拿出來了,應該可以隨興就表演吧。雖然兩人平常相處的時間最多最久,不過說到看過二宮的表演也只有在公開的節目場合,私底下他找的人是隊長居多,和自己獨處時則是一次也沒有。

  只是一時興起罷了,松本其實不在乎魔術的內容是什麼,他只是單純認為別人能看到的他應該也可以,不過對方的回答卻是──

  「えぇ──不要啦,我今天什麼也沒準備耶。」

  「沒準備你還拿出來。」

  二宮的推辭讓松本有一點點感到不滿,便不客氣的回應,立刻查覺到對方語氣變化,二宮用有些撒嬌的語氣想緩和氣氛:「哎──變給潤くん看的當然要特別一點啊!」

  平常多半對話到這裡事情都可以解決告一段落了,不過今回不曉得松本是哪根筋不對還是吃錯了藥,扔抓著這小辮子不放。

  「你直接說你不想變不就好了。」

  不假思索的說出這句化松本自己也很驚訝,瞬間能感受到周遭的氣氛凝結,然後變得更僵,把話說的這麼死二宮再行也救不回來,此話一岀後是對方的一片沉默。

  二宮只是默默的將牌收了起來,然後看著松本不發一語,松本有點不敢將視線對上,因為只要看見那像小狗狗被責罵後露出無辜的表情,自己就真的成為壞人了。

  「啊啊、抱歉,我好像喝多了。」

  眼神飄到別方,試圖想挽回最後散場的氣氛,松本自顧自的繼續說著:「今天就到這吧,我有點累了。」

  「嗯。」

  也是默默的回應起身,二宮拿出皮夾打算將自己那份付清,松本卻因內疚之心而提出由他請客,平時兩人的聚餐多半各付各的居多,硬要說請客的話當然是松本比二宮多一些,摳門的二宮有時也會突然起了慷慨之心主動說要付錢,至今讓他心甘情願請客的在業界沒幾個,而每次松本說由他付錢時二宮總是會客套的笑著說不好意思麻煩他,但內心當然是樂此不疲,但不管誰請基於禮貌都會稍微有所表示,不過就在剛才松本說完的同時,二宮依然是默默的將錢收起來,沒多說什麼就走出門外。

  付完錢有點懊惱的松本接著走出店外,晃了晃四周才看見二宮在角落旁吸菸,這時候隨便的搭話都變成一件難事。

  「你之後要幹嘛?」

  查覺到對方後方的腳步聲,二宮撇過頭望向松本,這時候才久違的主動開口,雖然說平常也是這句話,但今天聽起來特別冷漠。

  「嗯…沒有吧,回家睡覺。」

  看了一下時間凌晨一點,雖然不是時間早晚的問題,但這個時候說「那來我家吧」好像不太妥當,現在就地解散或許是最好的方法,明天工作應該就會恢復了,暫時用這種想法催眠自己,二宮聽了對方的回應後點了點頭,然後將菸蒂捻熄。

  「那我走了。」

  「啊…掰掰。」



  糟透了。

  就在剛才彼此之間的互動有了隔閡,僅僅只是一瞬間就足以讓他窒息,沒有辛苦了,沒有明天見,更不用說所謂的晚安吻。

  啊啊,自己真是個大笨蛋。

  打算等二宮離開一段時間才出發,畢竟兩人停車的地點是一樣的。為了不要造成不必要的尷尬,這次他還是識相點好。在等待的同時松本的手機突然響起劃破夜晚的寧靜,松本看了一下來電人名露出一絲失望的表情,但還是將電話接起。

  對方的話筒充滿吵雜的訊息,看來多半是在大街上,來電者是之前拍戲劇時曾關照過的前輩,偶然打電話過來想約松本一塊喝酒,問了對方有哪些人後松本想想回到家裡也是悶,順便和其他前備打個招呼就回來。

  結果卻因為剛才的事意識消沉而喝到爛醉。

  最後還是請前輩開車送回到住處,隔天清醒後松本絕對會想殺了自己,到家後差點直接倒在玄關上睡著,最後糊里糊塗的爬到床上,在半醉半醒的狀態下結束了這個夜晚。

﹉﹉﹉

  隔天一早經紀人已經登門造訪,松本清醒後立刻體會到宿醉的滋味,全身神經像是麻痺般刺痛著頭部各個地方,讓他眉頭緊鎖用手按壓著頭部,等意識稍微能夠控制後才進到浴室裡淋浴,不過離原本的工作時間已經晚了半小時,最後在經紀人又催又趕的狀況之下才終於上了車抵達電視台。

  所有的人已經準備就緒,似乎對松本的遲到也見怪不怪,成員們已經各自在樂屋stand by,松本加快腳步趕緊和大家會合,第一看見松本進門的相葉立刻說道。

  「松潤你終於來了啊!我們都在猜你還會多久呢!」

  「經紀人剛剛狂飆,應該沒遲到多久吧。」

  節目先前的準備時間約莫一小時,大家自己斟酌時間出發,不過為了避免萬一多半都會提早到,梳妝打理也比較方便,松本雖然遲到,但也不是真正說影響到所有行程。

  「昨晚跑去哪啦?玩太嗨今天起不來?」

  櫻井一邊看著報紙一邊調侃的說著,在旁的相葉則是笑著附和,大野沒什麼反應,二宮則是從遊戲機暫時往上移了視線。

  「沒有啊,跟前輩吃頓飯而已,大概是不小心喝太多了吧…」

  「松潤的喝太多對我們而言就是喝掛了吧!」

  大家笑著討論關於昨天的一些閒雜小事,唯獨在旁邊打著遊戲的二宮沒有參與,發現少了一個聲音櫻井馬上轉頭詢問:「吶,ニノ,昨天你有去哪嗎?」

  「沒有,回家。」

  此話一岀,在場只有一個人知道他在說謊,成員們單獨出去吃飯沒什麼好隱瞞的吧,還是因為剛才自己也沒有特別提到關係?松本不明白,但基於昨天的尷尬沒有詢問,之後就個別離開去化妝間準備。

﹉﹉﹉

  收錄結束後,二宮因為有下個工作而先離開,今天才知道這消息的松本不禁大失所望,只要二宮有提自己就不會忘,幾乎是快比經紀人還了解的他這下卻撲了個空,回到樂屋馬上就不見人影,怪就怪昨天的自己吧,真想找顆樹撞。

  趁休息時間發了封訊息給對方,總之最好能盡快解決現在這不好的狀況,他真的好想好想今晚就能抱著對方入睡。

  【屬於我的魔術好了沒~?】

  雖然是用這種俏皮的語氣,但刻意用疑問句就是希望對方給點回應,不過從發出去過後手機就一直是沉默著,直到晚上工作結束後都是如此。

  好吧,那傢伙多半是在裝死。

  打了電話過去,對方似乎是在猶豫該不該接,隔了好幾秒後才接聽,對面的聲音很安靜,所以應該是在室內,現在工作應該也結束了,首先還是先問對方現在的位置吧。

  「你在哪裡?」

  「還在休息室,等一下要回去了。」

  聽這語氣很平常,但願對方已經沒把那件事放在心上,於是乎松本主動暗示對方想要見面。

  「哦…那你待會沒事了吧?」

  「不確定。」

  「えぇ?你要去哪?」

  「就不確定啊,可能和前輩敘敘舊吧。」

  「不要啦──不要去。」

  「奇怪耶你,你可以我就不行喔。」

  這回二宮的語氣到是變得和緩許多,大概是被松本幼稚的話給逗開了吧。

  「不行,我現在好想見你。」

  「可是我不想。」

  在電話另一頭二宮像是兜圈子般的悠悠回應,這倒是逼急了松本。

  「那我現在就到你家等你,看你什麼時候回來都可以。」

  似乎是滿意松本的答案,二宮原本糾結的內心也總算有點釋懷,一邊收拾一邊說道。

  「好啦,記得帶啤酒過來。」

  「該帶的我都會帶,ふふ。」

  ……得了便宜又賣乖的臭傢伙。

﹉﹉﹉

  「カズ、好慢~!」

  已經拎著一袋啤酒在外頭等候的松本不禁抱怨,剛下車的二宮則是使了個白眼,進到家裡松本便立刻在玄關就將二宮抱住,面對大門的二宮不禁吼道:「你這笨蛋、關門啦!」

  「ごめん、カズ。」

  松本靠在二宮的肩上,然後在對方耳邊細細的耳語,無論如何重新見面的一開始,他都決定要先和對方道歉。

  「…ごめん,潤くん,這次不打算原諒你。」

  「──えぇぇ?」

  顯然對方還不想告一段落,語畢後將松本推開,擅自將啤酒拿了就往客廳走,松本只好跟隨在後,一屁股坐上沙發,二宮便豪邁的開了一瓶用力喝下。

  「昨天魔術的事情…其實我不是想那麼說的。」

  我只是覺得,你的重心好像開始偏離我了。

  偶隔一段時間就會有這種想法,然後就拚了命的想把你抓回來。

  我這個人果然很惡劣吧,竟然連不是活的東西都不放過。

  「雖然我也想知道你那天幹嘛突然發火的原因,但實際上我氣的並不是這個。」

  將啤酒放在玻璃桌上,二宮悠悠的說著,松本則是在旁邊認真的聆聽。

  「你明明說了吧,你要回家睡覺的。結果後來又跑去和前輩喝酒,然後和我在一起就處的那麼不愉快,啊~想到還是很不爽!」

  講了一串之後二宮又再次拿起瓶罐將裡頭的液體一飲而盡,自己真的是小心眼的沒藥醫,他知道松本一向是大家爭先恐後想要邀約的對象,所以如果對方能夠多拿一點時間給自己,他真的只能說是無怨無悔了,然而在意這點自己卻沒辦法改進,就算都知道對象還是會想更進一步的了解交談的內容,還有聊天的方式。

  「原來是這樣啊…ごめん,因為你從來都不曾主動找過我說要變魔術,總覺得很不公平啊,你都只變給Leader看。」

  最後一句好像才是重點,聽了這句二宮瞇起了眼,翹起二郎腿靠在沙發上斜眼望著松本。

  「…不是我不變給你看,而是你根本就不給我變給你看的機會,松本さん。」

  「每當有空餘的時間,都被你拿去做一些不營養又沒意義的事情了。」

  「~あれ?」

  聽了二宮的說詞松本睜大眼睛,接著傻笑帶過,連本人都恍然大悟,好像真的是有那麼回事。

  「你敢說沒有?」

  「哈哈…まぁ,從今天我會著重除了那方面之外的交流的。」

   語畢後靠在二宮的肩上蹭了蹭,對方像在反抗的聳聳肩,對方撇過頭嘖了一聲,見對方不領情,松本更是變本加厲的向對方撒嬌,最後總算在這一長串的不懈努力下,二宮也半轉個身躺在對方胸膛上。

  「原諒我了?」

  伸手摸了摸倒在自己懷裡人兒的臉蛋,對方像是不願受到騷弄的貓咪一樣伸手甩開,只差沒用指甲攻擊而已。不過語氣倒是充滿了故意,看樣子這回角色是護相對調了。

  「…還沒喔。」

  「えぇ~啊、我想到了。」

  「嗯?」

  「我們到床上和好吧。」

  「去死。」

  一向愛恨分明的二宮,對眼前這個人卻是又愛又恨,喜歡對方的地方也包含了幾絲討人厭,最明顯的不同大概是,若今天事情換個角色他也許就不會那麼在意,反之也許會更生氣也不一定,所以說啊,因為是最重要而且是最特別的人,這種事老是層出不窮,而且沒辦法立刻擺平。

  話雖如此,兩人卻頗有默契的一塊起身,有句話不是說床頭吵床尾和嗎,生在一個團體之間,衝突與溝通勢必成為一個很重要的橋梁,戀人更是如此。

(持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橘 的頭像

Unchange

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