嵐禁同人文,請理解後再觀看。
配對:松本潤X二宮和也

演唱會橋段(笑)
5.5是因為隔天要卡H了(喂
這次的地點很不一樣喔!!!
所以在這先提示一下,目前的時間軸為08年,然後是国立霞ヶ丘競技場那場。
不曉得實際日期的話可以利用維基百科,另外是第二天。


※實在不曉得密碼或壓根懶的猜(?)的話也可以直接問我,但請留下私人的聯絡方式以方便給予唷:)

某人的少女情懷有點受不了(笑)
這次用了星座梗(?)老實說在查速配指數的時候很想笑,這兩隻竟然出乎意料的不合XD
運勢所引用的話都是隨意網上找的,不用太認真XD

好啦!趕H!(喂#




05.5

最重要的開始,我不想忘記。

  國立演唱會即將到來臨。

  跟往常一樣,提前先到了會場,工作人員和相關單位們正開始準備相關事宜,成員們則先到休息室裡放置物品和休息,之後就分開行動,大野先被叫去試演唱會的服裝,相葉則拉著櫻井說要四處探險,實際上不過就是去覓食罷了。

  「處女座,一切都往好的方向發展。」

  「はあ?」

  二宮突然開口就是句莫名其妙的台詞,在旁開始練習SOLO曲的松本停下腳步,眼神移到那坐在排椅上悠閒翻著雜誌的傢伙。

  「潤くん的今日運勢。」

  拿起手邊的星座雜誌,二宮難得笑臉盈盈的看著對方,不明白二宮的動機有些皺眉、帶著調侃的語氣笑著問道:「我怎麼不知道你信那個?」

  「──ふふ~」

  要不是看見那一行他也不信。

  在密密麻麻的各個運勢解說之下,二宮無意間晃到一行對處女座的感情建議:應酬較頻繁,無暇照顧另一半,對方內心有些不舒服。雖然很累,但也別忘了給對方一個擁抱喔!

  是因為演唱會所以出去喝酒的次數變得頻繁了嗎?總之最近的松本老是在節目收錄後就有約,不是提早走就是另外等人載,更不用說是平常沒有在一起錄影的時候了,雖然這也不是什麼稀奇的事,但就在二宮眼裡來看,會不會是本末倒置了?

  反倒是二宮相當安分,工作結束後沒事就乖乖回家,偶爾陪陪老前輩們聊天喝酒,他還是覺得一天的疲勞要紓解就唯獨是泡個澡然後幸福地窩在床上打遊戲,這種生活他就能過的很愜意滿足了。

  「那種占卜看看就好,你是太無聊了吧,過來。」

  「為什麼不是你過來?」

  其實二宮壓根也不信星座占卜這玩意,但不曉得為什麼自從交往了之後就變得敏感起來,以往這個單元甚至連這種雜誌本身都不看的,這回卻刻意先找到處女座,更詭異的是再更之前他忘記從哪看到處女和雙子是絕對不速配的星座時心裡還失望了一會。

  搞什麼他現在也擁有所謂的少女情懷嗎,真是噁心。

  「過來讓我抱抱你。」

  松本張開雙手試圖要讓二宮主動投入懷抱,不過見對方沒有要行動的意思就自己主動靠了上去,從後面給對方一個霸道的擁抱。

  「今天晚上你該不會又要跑去哪裡喝酒吧。」

  「怎麼會,明天還有一場耶。」

  「你也知道喔──」

  儘管被松本抱著,二宮仍掩蓋不了這幾天下來的不滿情緒,自從那天第一次的交歡以後,對松本的依賴感變得更強了,從最初的只希望當好夥伴,現在似乎變得更加貪心了…明明知道目前這樣已經很足夠了,心情卻時常和自己鬧矛盾,特別是每當松本沒有特別表示什麼的話,他就會開始胡思亂想起來。

  我應該是更獨立自主的人啊。

  「怎麼了?ニノノ~」

  「誰是ニノノ啊…」

  「就是現在在鬧彆扭的人囉。」

  兩人的擁抱陷的更深,二宮也用雙手環抱住對方以示回應,總覺得…心情開始漸漸平穩起來了。

  松本他好像每次都能查覺,自己內心深處的不安。但明明要製造這種恐慌的人是自己,最後責任卻都推在對方身上。

  「因為你都不陪我,很寂寞啊。」

  故意翹著嘴,二宮抬起頭看著對方半認真半開玩笑的說道,松本就在此時冷不防的將二宮吻上。

  這個舉動讓二宮就像得到救贖一般,閉上雙眼感受松本溫柔的觸碰,覆蓋的感覺就像是甜美的蜜糖,讓人意猶未盡。

  總覺得自己好像越來越容易被打發了,還是是對方太容易掌握自己了?唉──如果能一直沉溺在這種滿足的情感中就好了。

﹉﹉﹉

  這次的SOLO是鋼琴,外加一副超具殺傷力的眼鏡,他發現自己好像很適合扁平的黑框眼鏡,便藉著這個機會就拿來用上了,好像相當獲得好評呢。

  至於松本的呢,二宮只給了「色情」兩個字的評價。

  說好聽點是性感,不過在看的同時卻覺得エロ到了極點──經過上半場的汗水不斷揮發,凌亂的髮絲野性的隨手往後抓,整個表演令人心頭糾緊,也許就是這樣才額外受歡迎吧,要露腹肌什麼的還是免了,他還是乖乖的彈他的琴吧。

  櫻井喜歡穿無袖展現身材,雖然他老說是工作人員準備給他的,相葉則是喜歡露乳首,大野…算是最正常的一個,只是每次繞場都很忙著釣各個粉絲。至於松本大概就是最愛在鏡頭前作一堆調戲的表情和動作吧。

  不過這些舉動也不只限於鏡頭前就是了。

  螢幕隨著歌曲結束暗了下來,出現了謝謝的字樣,二宮的SOLO也告一段落了,在成員交接時已經換好衣裝的松本從後方輕拍一下二宮,下意識的回頭看見松本用唇語說道:「お疲れさま!」

  二宮點了點頭以示回應,準備前往後台這時又一次被松本拉住,此時在外場的音樂前奏已經響起,二宮疑惑的看著對方,只見松本再一次的用唇語慢動作輕吐。

  好きだよ。

  解讀出意思的二宮忍不住瞪大雙眼,但他還沒回應對方就已經跑到台前,接著就聽見開始唱歌的聲音,他也沒時間愣在這,趕緊下台找下一件套服更換。

﹉﹉﹉

  松本潤真是天下第一噁心。

  今天一整天下來,他發現松本和自己的肢體接觸還不是普通的多,也許是自我意識太過旺盛吧。但是只要對方一開口,就忍不住的想要搭腔,儘管只是些附和的多餘詞句,但淺意識就想讓他們知道,我們的關係非比尋常。

  「明天好像會下雨呢。」

  「え,難怪看到STAFF們的祈晴娃娃。」

  「都什麼時代了還做祈晴娃娃──」

  第一天的演唱會結束後和在後台的工作人員與幫忙的Jr.們道了謝和說聲明天繼續努力之後,眾人回到休息室裡頭開始閒話家常。

  「魔王開始播了吧?」

  「啊啊…十點了,得趕回家看呢。」

  大夥們收拾好之後邊聊天邊走到停車場,最後再替明天的演出加油一次之後各自解散,因為是在東京所以多半都是自個回家吧。

  「潤くん。」

  最後輪到兩人要道別時,二宮叫住要轉身的松本,對方應了一聲回過頭,二宮就站在他後方,放慢動作笑著說。

  ありがとう。

(持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橘 的頭像

Unchange

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