嵐禁同人文,請理解後再觀看。
配對:松本潤X二宮和也

阿洵生日快樂XD我沒有賀文可以給你QQ
我只能趕在你生日更新XDDD(欸
恭喜成人囉:D


04

  昨晚歷經豪大雨的二宮就算有雨傘也幾乎被淋成落湯雞,到家後也沒有立刻換掉衣物和將身體弄乾,結果當天凌晨身體馬上產生變化,隔天一早感到全身無力,眼睛睜開身體卻無法自由意識的移動,關節的地方就像被灌鉛一樣難受,好不容易坐起身卻已流了滿身大汗,但這時卻體內卻在發冷,想說睡一覺可能就會好一點,不妙根本就睡不著,只能暫時進入淺層的睡眠,隔了十分鐘又要翻身、不斷的重複讓他累到只能躺在床上睜著眼睛休息,這時兩名不速之客馬上就前來拜訪了。

  「翔ちゃん,我好像看到一個笨蛋暖呼呼的躺在床上。」

  「雅紀baby,是熱呼呼。」

  「你們兩個給我回去啦!」

  如果他可以他真想親手送他兩名摯友最後一程,可惜現在他全身就只能像這樣病懨懨的攤在床上,也不能拒絕任何訪客。

  「昨天我們就想到你一定會出事的,果然不出我所料!」

  「相葉雅紀…就是你這傢伙在詛咒我!」

  「嘛嘛,二ノ你吃藥了沒?照這樣子看你應該是發燒了。」

  他連床都下不了哪裡還有藥拿來吃?現在父母早就已經出門工作去了,現在想想也好、這兩個傢伙來的正是時候,今天就把他們當作是得意的傭人使喚吧。
  
  「我記得樓下臥室應該有…相葉雅紀!你去拿上來!溫開水順便!」

  「喂喂、為什麼現在都叫我全名啊!而且還是這種命令的語氣!」

  「少囉嗦,來了就是要照顧病人!」

  「哪有像你這種病人的啊!」

  「你們別吵了,我去拿,雅紀你跟我下去,你先休息吧。」

  強制將相葉帶走,這下二宮總算能夠耳根清靜,不曉得是否是發燒使然,他總覺得他忘了一件事,昨天晚上似乎看到了什麼東西,想著要回覆要回覆最後卻忘了,是什麼呢──

﹉﹉﹉

  ──您撥的號碼暫時沒有回應,請稍後再撥。

  好奇怪啊。
  昨天傳完那封簡訊後就不了了之了,原本想等到隔天卻半點消息也沒有,今早打電話過去連手機都不通了──照常待在木屋裡的松本難得露出有些焦躁的表情,這樣子半點音訊都沒有算什麼啊。

  「怎麼了?坐立難安的樣子。」

  在旁悠閒看著報紙的大野稍微從邊緣探出頭來詢問,說到這昨天送完二宮之後在附近的市區逛了一圈等雨短暫停了之後回到木屋,大野已經奇蹟似的盥洗好還穿上睡衣打算睡覺了,問他本人說不曉得有颱風這件事,釣魚和在船上都很順利的進行,讓松本嚴重懷疑這傢伙到底跑到哪個海域去。

  「沒什麼,傳給人的簡訊到現在還沒回,打給他也沒接。」

  「欸──松潤你會傳簡訊啊,怎麼都沒傳給我。」

  「我才不想浪費錢傳給連開機都不開機的傢伙呢。」

  「那我現在開機,你傳一封過來!」

  「這有什麼意義啊──」

  松本忍不住失笑,他曉得大野會這樣開玩笑也是要他別再擔心這件事了吧,是從哪裡被看出來了呢?自己的心情的變化,剛才無意識的焦躁情緒馬上被瓦解掉了,平常話不多、但說的話總能讓人會心一笑,煩惱也能通通被帶走的感覺,就是因為這樣,待在大野身邊比誰都感到安心。

﹉﹉﹉

  「這陣子你就待在家休息別再亂跑了。」

  「什麼?」

  接過櫻井遞的溫開水和藥,被這突然的要求感到不能理解,這陣子?他是做了什麼要待在家裡避風頭嗎?不解的看著對方,櫻井只是淡淡的繼續說道:「本來只是偶爾帶你出去透透氣,你突然變得很熱衷我們也很困擾呀。」

  「說要去海邊的也是你們,現在是怎樣?嫌麻煩就說啊。」

  二宮不悅的回應,他不明白好不容易他稍微激起對外的興趣,為什麼現在反而要他退回原地,一旁的相葉像是聽不下去似的插話:「喂喂──二ノ,你明白的吧?我們是擔心你啊!」

  「你答應過我們吧?說你絕對不會做出讓我們難過的事!」

  相葉突然大聲的威嚇讓二宮嚇了一跳,雖然還想回嘴最後還是作罷,抿了抿嘴不情願的回應:「……這兩者又沒關係!我會好好照顧自己!」

  看對方怎樣都聽不進去的樣子,櫻井無奈的嘆了口氣,拍了拍身旁相葉的肩搖搖頭勸阻的說道:「算了吧雅紀,松本さん應該會照顧好他。」

  「什麼──翔ちゃん你怎麼可以妥協啊!」

  狠狠瞪了櫻井一眼,這下真的沒轍了,兩人在旁邊開始小聲的爭論著,二宮則是因為剛才情緒起伏太過強烈導致身體有些不舒服,不打算再回應他們,但是剛才櫻井的一句話讓他徹底的醒了。

  松本,對、原本說好今天要去找他的!

  著急的起身尋找放在床頭的手機,卻發現螢幕呈現一片死寂,難怪他毫無知覺──原來電源早就再他渾然不覺的時後透支了,沒有記對方的號碼,現在充電也要等好幾個小時以上,雖然對方可能根本不介意,但他認為還是有義務告訴他自己的行蹤才行,但這個時後有什麼方法…啊,有了。

  「那個──翔ちゃん、相葉ちゃん,能不能麻煩你們一件事?」

  難得的這個人露出狐度超過三十的笑容,那個表情很明顯就是有陰謀,但難得二宮會主動提出要求,兩人停下嘴邊的話,同時看向二宮等待他開口。

  「能請你們──幫我傳個口信嗎?給松本さん。」

  「免談!」

  現在幾乎是恨松本恨得牙癢癢,不管怎樣這種請求都不會答應吧,加上他們又不是吃飽沒事幹,大熱天走到海邊就只為了告訴對方一聲二宮一切安好?這種事他才不幹!相葉立刻拒絕,不過二宮他自有辦法。

  「那我自己去。」

  好吧,算你狠。

﹉﹉﹉

  「我們為什麼要做這種事啊──翔ちゃん──」

  拖著身體緩慢步行,相葉才剛一走出門口就被剎來的熱風受不了了,每踏一步就覺得地面要冒起煙來,搭著櫻井的肩,相葉一邊抱怨一邊不情願的走著。

  「我也很想知道啊──雅紀──」

  兩人用近乎哀嚎的聲音在交談,說到底就是太寵二宮了吧,但一方面也是擔心他的身體狀況,如果因為這麼做而可以讓他稍微放心其實也無妨,只是這個天氣啊──實在是給他太熱了一點吧。

  「算了!就當作是和翔ちゃん的約會吧~」

  「Let’s go~」

  櫻井呵呵笑的帶過,為的就是盡快讓內心不安分的跳動趕快平靜下來,不過對方似乎想持續這個話題,主動勾起對方的手,大熱天的櫻井實在很想要推開他然後喊聲很熱,可是身體卻無法這麼做,逐漸湧現的汗水啊…是因為這高溫的關係吧,一定是。

  就這樣兩人像個笨蛋情侶一樣手拉著手情緒高昂的走過離海灘還有段路的彎道,雖然全身都已經汗流浹背手也不停的冒出汗液,兩人卻都不在意,沒有一方將誰的手放開,不知不覺來到熟悉的海邊,熟悉的木屋,裡面一個熟悉的人、和一個陌生的人。

  「啊勒?櫻井さん和…」

  用力的繳盡腦汁就是一時想不起那三人組的另外一人,松本有些困擾的搔著頭,相葉此刻則是情緒忍不住的開口:「是相葉!相葉雅紀!」

  「啊啊…相葉さん,不好意思。」

  雖然不懂對方態度幹嘛這麼惡劣,不過還是禮貌的道了歉,緊接著在後面被這場面嚇到的大野忍不住驚嘆:「松潤…這裡什麼時候變這麼熱鬧了啊?」

  對於原屋子的主人似乎還是有義務要說明一下,松本簡單的告訴大野對方是二宮很好的朋友,至於為什麼突然造訪他就不清楚了,現在正要問個所以然。

  「請問怎麼了嗎?還有二宮さん…」

  「二ノ說這鬼地方他才不要來!」

  聽見相葉意氣用事的發言讓在旁的櫻井驚呆了,也立刻查覺到松本的表情變化,連忙摀住那口無遮攔的嘴,趕緊解釋道:「啊!沒什麼,對不起他說了失禮的話,那個二ノ他發燒了,沒辦法和你連繫才叫我們來告訴你的。」

  「咦?那他現在人還好嗎?」

  雖然總算鬆了一口氣,但是對於發燒這個話題立刻又擔心了起來,因為昨天那場雨的關係嗎?松本的表情變得有些自責,雖然不曉得發生什麼事,但櫻井見了趕緊安慰對方:「他沒事啦,晚上你打過去說不定就通了。」

  「嗯…我知道了,謝謝你們告訴我。」

  「不客氣,二ノ他好像堅持一定要告訴你,你有什麼話要告訴他嗎?」

  真不懂他們為什麼會變成像這樣的傳話機器──相葉從剛才就開始生悶氣的靠在角落邊不發一語,現在幾乎都是櫻井在跟松本溝通,聽了櫻井的話後原本似乎有話要說,最後卻笑了笑婉拒:「呀──沒關係,我再親口跟他說好了,謝謝你們喔。」

  櫻井笑著點了點頭,道聲打擾了後將相葉帶走,剛才吵雜的氣氛也頓時消失得無影無蹤。
 
  雖然本來是想要聯繫上二宮後狠狠的發脾氣的,但對方都做到這種地步就算了吧,倒不如說這樣大費周章的通知還讓他很感動呢。露出總算安心的臉龐松本伸了個大懶腰倒臥在沙發上,在旁的黑漆漆少爺似乎有些不滿,嘟著嘴向松本抱怨:「哼──就跟你說二宮沒事你就不信,還因為這樣不跟我去釣魚!」

  「抱歉抱歉,之後一定陪你。」

  從早到剛才大野不知道已經說過多少次,叫松本別再煩心了跟他出去釣魚還比較實在,不過對方就是堅決沒有消息就不肯離開房間,最後說不動他只好就整天跟著松本待在家裡發呆了。

  「真的?明天!」

  「太突然了啦──」

  「那叫上二宮怎樣?」

  「好啊,不過也要等他病好…」

  松本露出慎重考慮的表情讓大野心情更是受打擊,嘴唇已經俏的不能再高,不悅的抗議:「…那我也去生場大病好了!」

  「大野さん~~~你別故意為難我啦!」

  「逗你的啦!你要跟我也不讓你去!」

  這下換大野偷偷露出竊笑,打從一開始就是要耍松本吧,知道被玩弄的松本倒也不生氣,順著對方應聲是是,因為就在他擔心二宮的同時,大野也是這樣在擔心自己吧。

  不知道為什麼才一天沒見,就有好多話想對二宮說,雖然多半都是無意義的話就是了。晚上,希望他會在呢,如果能主動打來就更好了。

(持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橘 的頭像

Unchange

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