嵐禁同人文,請理解後再觀看。
配對:松本潤X二宮和也

唉唉,現實向真的有夠麻煩的啦!!!!
對了因為想要揣摩(?)實際上的講法,所以這篇的微日文會比較多(多半都是狀聲詞XD)
所以如果用法錯誤的話還請希老師(笑)!!糾正XD

還有就是因為我太想快點寫之後的梗了,
可是實際上在RUN的時間點還沒到~
所以部分的描寫會簡單一點(其實我根本不該自作孽硬要從單戀開始寫的OTL)
馬上下一篇就要鎖碼了啊(望旁邊
是說這篇的前言(廢話)都會比較多不好意思XDD



02

  ──要是當初沒那麼說就好了。
  二宮內心感到相當懊悔,在那種場合下無論如何都不該說出口的,現在的狀況就是兩人都裝作若無其事,一樣的工作、一樣的交談、一樣的接觸,明明彼此都心裡有數,卻都很有默契的避開那敏感的話題。

  One love的錄音結束了──要趕在電影上映前完成,目前演唱也仍在巡迴,最近的感覺就像是生在水深火熱之中。

  按照慣例的結束了今晚的工作,和工作人員們道了謝後依序離開,時間比平常還要早一些,但卻覺得特別疲累,跟著大夥們走回樂屋開始收拾,眼神不自覺飄向某人,啊、視線對上了,自然的轉移吧──

  「カズ。」

  每當松本喊出那簡短的暱稱時,二宮總是感覺心臟漏跳了一拍,彷彿就像是只對他的聲音產生共鳴似的,這一點二宮下意識的討厭。他不喜歡別人左右他的感情,但偏偏就是對這個人沒轍。

  「還很早啊,去吃個飯吧。」

  「え~潤くん還是那麼精力充沛啊?」

  「當然,我今天可是卯足了幹勁。」

  到現在還可以卯足幹勁──年輕真好啊。
  二宮腦內下意識浮出這句話,明明才大對方三個月卻有這種老頭子的想法,最後二宮還是答應了,他應該沒有拒絕的理由吧。

  ──只要把所有事情都當作沒發生過就行了吧。

  最近忙的都抽不出私人時間,能夠像這樣待在外頭和對方吃頓飯還真是久違了呢。跟著松本隨意進入了一家居酒屋,接著不意外的松本開始跟他討論起演唱會的事宜。那種事怎樣都無所謂吧──雖然想這樣回應,但松本對演唱會的執著和認真絕對不會允許他用這種輕浮的態度草草了事,但是那種事真的怎樣都好嘛!

  比起那些事情,潤大爺你還是趕緊處理我的感情債吧。

  「まぁ…潤くん說的算,我個人沒什麼意見。」

  「這樣啊,那我之後再問看看Leader他們好了。」

  「是說你今天怎麼啦?感覺特別…熱血。」

  只見對方得意的笑了笑,抄襲某人前幾天才說過的:「秘密。」

  此話一出讓二宮兩隻眼瞪的大大的,不曉得現在是要陪他繼續演下去,還是果斷的詢問對方的意圖。但就在剛才的談話中無意的製造出一種私密的氛圍,讓人忍不住想要接著他的話:「那,告訴我吧。」

  是因為喝酒的關係嗎?松本的臉比剛才更加紅潤,搞不好自己現在也是如此。但他很清楚一切都不是酒精元素,是自己內心的情感在作祟。

  「我也喜歡你喔,カズ!」

  附帶一句對不起──他的愛是伴隨著永無止盡的顧慮。二宮所沒想過的他絕對都想過、二宮想過的那他也一定懊惱更久,雖然時常在他人眼中看起來松本是最冷靜的一個,但他之所以可以這麼冷靜,全都是因為奮不顧身的努力和全力以赴的做好周詳的計畫,而二宮的反覆無常讓他不知所措,儘管比家人更親密卻無法保證他是真正了解二宮這個人。這個猶豫老早將他的愛啊喜歡啊的感情拋在腦後。

  ──但他是第一個讓我想要不顧一切都要得到的人。

  對於二宮突然其來的告白,他依舊表現的很冷靜,不過身體卻下意識的冒起冷汗,就怕二宮下一秒笑著對他說只是個玩笑,說穿了就是個膽小鬼啦。

  在嵐還沒結成,還在事務所時就和二宮打好交道,當時真的覺得無論從哪裡都是吸引他的特質,這種欣賞也是隨著時間逐漸的增加,在這段期間內他也曾對其他人心動過,但要真正的去愛則是需要更多的時間細心的栽培,他會選擇自己可以信賴的對象、而不是耀眼的。不時的在節目上替自己解圍、還有對其他人的毒舌就唯獨自己少了攻擊性,失意的時候他一定第一個查覺,然後適當的給予安慰,這種溫暖對他而言是種致命的吸引力,不自覺的也把對方放在特別的位置了。

  ──所以,要不是喜歡到這種程度是絕對不會開口的。

  「什麼啊…你這個人真是狡猾到不行。」

  露出有嗎?的無辜笑容,松本笑著轉移話題:「ねぇ,我們兩情相悅囉?」

  「…あぁ,好像是這樣吧。」

  兩情相悅…真是會讓人掉滿雞皮疙瘩的詞。尤其是從松本的嘴裡說出來、那瞬間從脖子蔓延的熾熱感可不是蓋的。

  總覺得很不可思議,他一直認為會是個大事件,結果就這樣平淡的結束了。
  二宮是個只要感情曝光或是太高調就會立刻冷卻下來的人,這點和松本達成了共識,之後的低調就成了他們交往的代名詞,但喜歡新鮮又不按常理出牌的二宮偶爾會破壞這個規定就是。

  這個祕密,只要他們自己知道就好了。

﹉﹉﹉

  ──那是三天前的事了。

  【One love單曲製作完畢了,聽了沒?】

  結束工作後突然收到松本的簡訊,明明從剛才都還在一起何必特意在分開時傳來?不過對這封簡訊還真那麼點感到好奇,他一向都沒有搶先確認的習慣,都是等到要拍PV前才會好好地聽、而且在錄音的當下不就已經是在聽了嗎?

  撥了號碼過去,對方似乎已經等待回應,很快地就將電話接了起來,二宮則是馬上就詢問簡訊的內容是什麼意思:「聽是聽過了,怎麼了?」

  「你一定沒好好聽。」

  「はい?」

  「從3:17分開始。」

  「嗯?」

  「給你個提示吧,是我獨唱的地方。」

  ──都怪那傢伙,害他現在這首歌根本無法好好聽了。
  之前因為覺得一點改變也沒有、便半開玩笑的說一點也感受不到潤くん的愛之類的話,那個人難得露出惡作劇的笑容,信心滿滿的回應:「之後可別後悔啊。」

  是啊他是後悔了,他是沒想過原來私底下的松本大爺講起情話來也可以那麼噁心。

  ──我說這首歌乾脆當我們的定情曲好不好?
  ──好啊。

  那個人倒是很乾脆的答應了,伴隨著笑聲。

100年先の爱を誓うよ
君は仆の全てさ


世界中にただ1人だけ
仆は君を选んだ
君といればどんな未来も
ずっと辉いているから

﹉﹉﹉

  不知不覺六月來到了中旬,平時的慶生多半都是團員一起吃頓飯,然後禮物也是經過大家的討論後意思一下,又不是成年禮或特別的大日子,但這次卻覺得不能隨便地過,因為彼此已經建立了新的關係。

  十七日一早松本立刻傳了訊息過去,除了獻上祝福外順便告知之後不管是成員還是其他人的邀約在工作結束後都得空下,對方則爽快的回覆個はい,可是實際上松本心裡還沒有個完整的計畫,甚至連禮物都沒想到,只是單純的、想要在這一天的最後和二宮一起度過,僅此而已。

  「二宮さん生日快樂──」

  「這是什麼陌生的叫法啊。」

  總算兩人獨處後松本說上的第一句話立刻被二宮吐槽,對方則是笑笑的走向冰箱將準備已久的蛋糕拿出來,尺寸不大裝飾也很簡單,端上桌後松本開始尋找蠟燭,而見這場景的二宮忍不住在一旁偷笑。

  「該不會還要唱生日快樂歌吧。」

  「沒錯~來。」

  在蛋糕中央插上蠟燭,然後從口袋順勢拿出打火機,點燃之後就開始唱起所謂的生日快樂歌。連續日英版本唱完之後總算肯停止,二宮本來打算就這樣吹熄蠟燭,不過在那之前松本要他先許願。

  還真的完完全全按部就班的來啊──二宮不禁失笑。

  「まあ…首先讓我變有錢吧。」

  在旁的松本忍不住推了二宮的肩,現在的錢還嫌不夠多嗎,講點有意義的願望吧,松本的眼神似乎是在這麼說。

  「はいはい…那就…希望嵐永遠都不分開。」

  「最後一個願望…」

  「潤くん想知道嗎?」

  二宮又露出在盤算什麼的神情,兩人此刻不約而同的往彼此的方向越靠越近,松本點了點頭,雖然好像有人說第三個願望說出來就不會實現的話過,不過既然本人不在意,他就也沒必要放在心上。

  不過在要說之前,二宮似乎還有些猶豫,稍微將頭靠在松本肩上,用瞞不在乎的語氣說道:「是很沉重的話喔?」

  這時松本的頭往二宮的方向反敲一下,緩緩吐出一句:「說來聽聽?」

  「嗯…希望…和潤くん到死都在一起。」

  雖然語氣沒有特別的起伏變化,但其實二宮還是覺得有些難以啟齒,語畢後對方沒有回應,是不曉得該怎麼回應嗎?這時二宮稍微抬頭望著松本,在兩人四眼相接的那瞬間松本似乎已經回答他的願望了,誰說說出來就不會實現,這個願望說出來是要讓他實踐的。

  蠟燭的火光依然閃爍、二宮還沒來得及用嘴吹熄蠟燭,就已經先被松本吻上,這其實是他們第一次的親吻,意外進行的相當自然,完全沒有任何不協調的地方,兩人的身子稍微往後仰,躺坐在沙發上,寧靜的夜晚和他心上澎拜的震動聲呈反比,持續的深吻一層接著一層、就好像是要將之前的渴望一次補足一般,兩人都沒有停下動作,互看了幾秒之後繼續,直到最後浮出到底還要親多久的想法之後才告一段落。

  「潤くん不意外的很熟練呢。」

  「カズ倒是出乎我意外的激情呢。」

  這時總算才吹熄已經剩下微弱光芒的火焰,突然覺得想要在更進一步做些什麼,卻又突然打住這種想法,但不知不覺果然演變成這種氣氛了嗎──

  「現在要做什麼呢?」

  「吃蛋糕啊。」

  「吃完蛋糕呢?」

  「洗澡睡覺啦。」

  「在我家嗎?」

  聽到這二宮頓了一下,這個疑問句也太狡猾了吧!雖然對松本的情感無庸置疑,但事到臨頭他還是免不瞭那份不安和疑慮,生理上還沒做好心理準備,最後還是乾脆坦承。

  「老實說潤くん,我今天並沒有要做到最後的打算。」

  原本以為這樣對方就會打退堂鼓,不過松本卻笑著說:「那做到哪算到哪吧。」

  此刻吞嚥口水的聲音好像放大了好幾倍,被松本這麼一說好像就被說服了,還是說到底其實自己也很想這麼做呢?腦子有些混亂的二宮不發一語,露出相當不安的神情望著松本,這時眼神的交流似乎傳遞到他的顧慮,松本輕吻二宮的眉睫,在二宮臉頰上撫摸幾圈,覆上對方忐忑不安的手,最後溫柔的說道:「我們慢慢來吧。」

  這下二宮真的舉雙手投降了。

(持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橘 的頭像

Unchange

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