嵐禁同人文,請理解後再觀看。
配對:松本潤X二宮和也



03

  人的一生會遇見無數個人,只有一個是對的。那麼他會是那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

  一大早,二宮才剛進教室,就被那刺人的視線影響,朝那個方向望去,只見櫻井撐著頰,一副都是我的功勞的臉像是在邀功般的看著二宮。

  「早安,二ノ,昨天應該過的不錯吧?」

  「什麼?」二宮打算裝傻回應,不過櫻井可不會因此善罷甘休,作勢要起身,然後賊笑的說:「那、我去問松潤好了。」

  「松潤?」和本人當時一樣的反應,櫻井在內心不禁吐槽這是什麼情侶、他的確沒跟松本很熟,不過昨天對方也沒有說不可以叫啊。櫻井似乎打算就順著這個模式,繼續編造謊言:「嗯,我現在跟松潤是好朋友了喔,所以二ノ你以後最好對我好一點,否則──」

  「潤才不會聽你的呢。」只見二宮用氣音輕笑了一聲,打斷對方的話。對於櫻井帶點威嚇的話毫不動搖,二宮那個笑容裡充斥著幸福、自信…春風洋溢的臉讓櫻井皺眉,松本潤、你到底做了什麼?才短短一天,應該說不到一天,雖然說這樣也沒什麼不好,只是櫻井實在是不想單方面看二宮這麼愉快的樣子,他倒抽一口氣,說道:「所以你們在交往了嗎?」

  這個問題倒是讓二宮收起了原本的笑容,說到底、最後好像還是沒有給對方完整的回覆,即便知道雙方對彼此的感情有多深,但沒有一個形式上的約束的話,感覺就好像可以把一切都當作沒發生過一樣。

  「應該…算吧…」含糊的回答讓櫻井不解,雖然他不曉得松本做到什麼程度,但就以剛才二宮的反應來看應該還算不錯吧,這個不敢確定的答案算什麼啊。

  「怎麼,他不是跟你告白了嗎?」

  「呃…嗯…」二宮越來越不肯定的回應讓櫻井感到焦躁,有些不悅的詢問:「那你們昨天到底在幹嘛啊?」

  昨天…在幹嘛…好吧,二宮強迫自己不要再回想那一塊,否則他又來不了學校,如今被櫻井提起,只見對方臉從耳根開始脹紅,雖然什麼也沒說,但是很明顯是做了什麼的反應,看到這個樣子的櫻井心裡不禁想松本真是個禽獸,對方還在發燒耶,到底是對二宮執著到什麼程度啊。

  「…嘛、那應該是在交往了吧,不過我覺淂還是確認一下比較好,我去找一下雅紀…」櫻井看來對此受到些打擊,搖搖晃晃的起身後走出教室,為什麼那兩個人才認識不到三天就可以到床上的地步,自己和相葉都已經認識這麼久了卻還是在朋友的交情…

﹉﹉﹉

  「唷,小翔!早安啊!」看櫻井站在門口,相葉很快的就發現到對方的存在,像小兔子般蹦蹦跳跳的跑向櫻井,而在旁邊的松本似乎是有話要對櫻井說,也跟著過來。

  櫻井再度看到松本時,是他的錯覺嗎?覺淂容光煥發、不時都會從身上閃耀出燦爛的光芒,剛才二宮在笑的時候,感覺也似曾相似…他終於知道在朋友之間產生出一對戀人是多麼令人反感的事了、如今對於當初那麼熱烈的想要促和他們的櫻井感到萬分後悔,尤其是自己還在單戀時的狀況。

  這次松本主動搭話,帶著感謝的意味對櫻井說:「昨天真是謝謝你,跟和在一起的時間很幸福。」

  「嗯?你們昨天有做什麼嗎?」即便早就知道解答,櫻井還是問了一次,他倒要看松本會怎麼回應。

  「就只是單純的照顧他、讓他排除身上的壓力而已。」

  這句話聽了還不是一般的火大,松本潤你還真能輕描淡寫啊,不應該說是驚天地泣鬼神嗎?櫻井瞇著眼,一副就是你在胡扯的樣子,松本卻不以為然,相葉則是在旁邊稱讚松本很貼心之類的話,無疑是給櫻井更大的精神轟炸,他得想一個讓松本啞口無言的話,快想…

  「嘛、不過就算你做到這種地步,我家的二ノ也沒說要跟你交往呢!」這句話總算是刺穿了松本那厚重的防禦,他本人也很介意這件事吧,松本露出算你狠的笑容,悠悠然的回應:「我們之間不需要那種承諾,倒是櫻井、話不要逞一時之快比較好,不然…」眼神望向相葉,只見相葉對剛才那句「我家的」產生了一種奇妙的反應,人有些僵硬的站在旁邊,等櫻井察覺糟糕時已經來不及了。

  「小翔…二ノ…二ノ是你家的什麼?」

  櫻井翔現在能深深體會自掘墳墓這句話,原本是想諷刺松本,卻也挖了個坑給自己跳,一時之間想不出有什麼好的理由,櫻井隨便敷衍道:「啊、是寵物,柴犬,二ノ他長的很像柴犬對吧,他是我可愛的寵物喔!」

  「咦…寵物?」這種連鬼都不會信的謊話大概也只騙的了相葉,而且如果被二宮聽見櫻井肯定完蛋,只見對方信以為真,開始想像起畫面來了,在旁的松本則是不高興的嘖了一聲,就算說是寵物有比較好嗎?只會更讓人匪夷所思而已吧,用櫻井聽的見的音量在他耳邊說道:「和不管以寵物還是戀人的身分,都是我的。」

  被低聲警告的櫻井耳後不自覺打了一個冷顫,松本的占有慾到底多強啊,看來要是他們之後真的順利「交往」,自己可能得和二宮保持一公尺的安全距離了。

  「對了、二ノ人呢?他今天有來學校嗎?都是松潤搶我的話題,害我現在才問!」提到二宮的名字相葉才突然想起昨天對方還抱著重病,不曉得今天的狀況有沒有比較好,趕緊向櫻井詢問,櫻井笑了笑,撫摸著相葉的額頭安撫般的說道:「放心,他好很多了,今天正常來上課,不過要是某人不要讓他那麼累的話應該精神會更好一點。」

  最後一句話擺明衝著松本,櫻井笑著對松本責備,相葉則是聽見好很多之後就不在在意接下來的話,所以沒有特別詢問是什麼意思,反而跑出教室到了隔壁,將二宮給叫了過來。

  「怎麼了?」被相葉突然的進入嚇了一跳,事實上兩人也才第二次見面而已,相葉只說句別管了就將二宮半強迫的帶出教室,接著四個人正式聚在一塊。

  二宮從門口看見松本時,心跳彷彿就在那瞬間停止,腳步變的有些不協調,在相葉半推被拉的情況下,現在的局面是二宮和松本兩人面對面,雙方卻又無法直視對方,互相糾結的詭異景象。

  「和,身體好點了嗎?」最後松本還是主動開啟話題,雖然感覺好像是普通的問候,實際上卻語帶雙關。

  「嗯,已經沒那麼痛了。」

  「夠了!二ノ你過來這邊,在靠過去他就要把你吃掉了!」看情況不對的櫻井立刻將二宮拉了過來,好可怕,松本看二宮的樣子完全和平常不一樣,是種佔有、慾望…總而言之,松本潤真的很變態。

  其實被吃掉也無所謂…二宮心裡想著,但櫻井看起來好像在生氣,所以還是沒有回應,松本見櫻井似乎是想要刻意將二宮和自己保持距離,於是也不甘示弱,抓起旁邊無辜的相葉,說道:「嘛、差不多也該上課了,回教室吧,雅~紀。」

  「雅、雅紀?」櫻井瞪大雙眼,當初他叫相葉的名字時心裡還糾結很久耶!現在竟然被松本隨隨便便的叫了,看來對方是真的要和自己槓上了,從剛才為止都還叫姓現在突然還拉長音擺明就是故意說給他聽的,而相葉、這時的天然卻會帶給週遭的人無比的殺傷力。

  「咦?欸?嗯!潤~」相葉對松本突然的行為應該也嚇了一跳,所以一時之間反應不過來,不過他似乎以為是松本的一個玩笑,於是配合著對方也喊的很親暱,就在他叫完的那剎那,有兩個人的臉色瞬間變的鐵青。

  「痛!」櫻井的手馬上被二宮用力的擰了一下,接著二宮沒有說話,掉頭就走,松本則是講完之後就轉身,而相葉也是,所以沒有察覺到異狀,只有從頭到尾都掃到颱風尾的可憐櫻井,在還得收拾殘局。

﹉﹉﹉

  「二ノ~你在生氣嗎?」下一堂課櫻井主動走向二宮,只見對方採取無視的行動,連頭也不抬,繼續打著他的遊戲。

  「對不起嘛、我怎麼知道會變成這樣~我也很難過耶!」雖然相葉也是叫自己的名字,但總帶了一個小字,與其說是親暱,不如說是像家人之間的那種感覺,可是現在還是處理快要抓狂的二宮吧。

  「…還不都是你害的。」冷冷的回了一句,櫻井邊道歉邊試圖想將二宮的臉抬起,不過就在對方和自己眼神相交的那時刻,櫻井覺淂罪惡感更是加重了一層。

  「啊啊…你不要哭嘛!要是被松本知道我就死定了…」雖然沒有到哭那麼誇張,但明顯的二宮眼眶泛紅,讓櫻井不解的是有必要這麼大的反應嗎?明明自己的情況比較危急說。

  「…相葉和他很好嗎?」

  「嗯…我認識雅紀的時候就看他和松本在一起了,他們好像是從小就認識的童年玩伴的樣子。」

  「在一起…」聽到敏感的詞彙,二宮忍不住又重複了一遍,驚覺到自己說錯話的櫻井,趕緊解釋:「我說的不是那個在一起啦!二ノ,你不要再亂想了,雅紀他…」

  現在想想,相葉和松本的關係的確很微妙,近十年的緣分,很難說相葉不會對在身旁最熟悉的人產生好感,雖然說松本喜歡的人是二宮是無庸置疑,但是相葉呢?總是看起來呆頭呆腦的,正因如此櫻井才永遠猜不透相葉在想什麼,搞不好…只是說有這個可能…櫻井這時才驚覺到情況不對,不管怎麼樣目前狀況對他最不利,櫻井趕緊抓起二宮的肩膀,說道:「二ノ!在這樣下去,松本就要被搶走了!」

  「……那樣的話我會恨你一輩子。」二宮是認真的,那狠瞪的表情就像是最後做鬼也不會放過你的樣子,原本打算使用激將法的櫻井卻造成反效果,乾脆直接將自己的計畫表白。

  「不、在恨我之前,請你想點辦法把松本追回來吧!」

  二宮沒有回應,似乎不願意這麼做,要是他會主動也用不著他們這麼費心幫他準備那個聯誼計畫,櫻井曉得強迫二宮是沒用的,對方更是不會照著自己的意願走,於是要他考慮一下,而且偶爾也應該主動出擊才是上策,這麼說的櫻井,其實也只是怕捉摸不定的相葉的心意罷了。

﹉﹉﹉

  放學之後,松本早已站在外頭,看那個樣子很明顯是在等二宮,雖然察覺到了卻因為還沒做好心理準備,打算忽略的二宮穿過松本,對方下意識的拉住自己的手,著急的說:「和,一起回家吧?」一樣不失溫柔的語氣,二宮覺淂心裡有什麼情感要溢出來了。

  撇頭看著待在教室的櫻井,比著一個大拇指然後用嘴型喊著「加油」,看這個樣子二宮心裡不自覺得火大,從頭到尾都是你在講。

  「和,你想去哪裡?」

  「…回家。」會這麼問就代表松本應該不單純只是想要回家,在附近或著哪裡約會逛逛也好,但二宮卻給了個掃興的答案。

  「怎麼了?身體還是不舒服嗎?」松本卻沒有因此而變臉,反而擔心二宮是不是還沒完全痊癒,急忙詢問身體的狀況。

  「沒有…」

  此時松本停下腳步,將二宮的臉轉向自己,露出不捨的表情說道:「那是為什麼要露出這種表情?和…我要的不只是你快樂而已,我也想分擔你的難過。」

  「講了你一定會討厭我的…」松本越是溫柔、二宮就越是說不出口,因為自己在意那微乎其微的小事,要是松本知道了一定會覺得很失望。

  「和,我愛你都嫌不夠了、怎麼會討厭你?」將二宮的臉挽起,在唇上輕啄一吻,這一系列的動作讓二宮還反應不過來,看著對方,說不出一句話。松本笑著在二宮的臉頰上磨蹭幾圈,說道:「這是你懷疑我的懲罰。」

  這哪叫做懲罰呢?應該說是獎賞才對吧,二宮頓時間覺淂有一種想要擁抱對方的衝動,想繼續看著對方的笑容、想藏在他的懷中,直到世界的盡頭,有些害羞的看著對方,而松本似乎在等待著二宮的解答,吞了一口口水,最後他吞吞吐吐的說道:「對不起…你都已經做到這種地步我還是不滿足…我不要你只親我、說愛我而已,我想要你的全部,包括你的名字…只有我…只有我能那樣叫你…」

  提到名字的瞬間松本就明白了,原來這可愛的小傢伙是在吃相葉的醋啊,松本已經完全無法抵抗對二宮的愛意,怎麼會有這麼可愛的人呢、他也怎麼會捨得討厭他呢,不顧這裡是大馬路上,松本將二宮狠狠的抱在自己懷裡,在對方的耳邊呢喃:「傻瓜,我的一切當然都屬於你,和…我愛你。」接著,又再次的親上二宮,這次的吻帶點強勢,二宮只能順著對方給予的回應,直到兩人吻得喘不過氣,相視而笑之後,繼續向前走。

第三次看見你想要告訴你 我真的愛你 是真的愛你

  松本輕輕牽著二宮的手心,那短小的手掌握起來感覺特別窩心,二宮難得主動說道:「潤,今天換去你家吧?」

  「嗯──不過我不保證會讓你回去喔!」

  語畢,原本握緊的雙手更是加深的力道,二宮揚起笑容,期待著接下來兩人共度的每一個時刻。

(持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橘 的頭像

Unchange

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