嵐禁同人文,請理解後再觀看。
配對:櫻井翔X二宮和也


pic05.jpg


這回卡真久(汗
一直好糾結潤的設定XDDD覺得好討厭卻又沒辦法討厭WWWW(靠
NINO就靠翔來治癒你吧^3^
不過在那之前翔自己本身也有.............哈哈 先不要破梗!!


03

  在錯的時間遇見錯的人,就是錯的結果,或著…沒結果。

  二宮和松本的相遇是在高一剛入學那年,新生入學演講的人正是成績名列前茅又是學生代表的松本,第一次見面就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也是從那一次內心明白了對於男人存在著愛慕之情,而對方的來頭也不小,家中的企業從好幾代前就屹立不搖,對於身分地位有明顯的差距,而且很遺憾松本早已不是一個人,身邊待的是從高一就一直在交往的女朋友。即使如此二宮仍不願意放棄任何可以接觸到松本的機會,對於學業不擅長的他拚死拚活也要考到榜首,這樣至少在領獎的時候還可以碰碰面、說說話,他不奢求能成為他的戀人、甚至朋友,只要遠遠的注目他,這樣就夠了,他怎麼樣也沒有想到,會有奇蹟發生的那一天。

  那時候只是很偶然的,但二宮比較喜歡命運的安排這個形容,無意間的看見松本和女友在爭執,兩人不歡而散,從遠方走向二宮的松本看起來表情十分難過,整個人也垂頭喪氣的,二宮看到這景象心裡也相當不捨,下意識的叫住松本。

  「…那個!你沒事吧?」話一說出口二宮的心臟簡直可以跳出胸口外,心情忐忑不安,對方停下腳步,轉頭撇向二宮,似乎是覺得有些疑惑,說的也是,平常可說是完全毫無交集的兩人,突然的關心只會讓人覺得怪異。

  「嗯,謝謝你,二宮同學。」那個轉頭像是在確認對方的身分,下一秒松本淺笑的回應二宮,但二宮卻一點也不覺得高興,他很明白,這個笑容絕對是硬擠出來的,但是對於後面那個稱呼,二宮覺得該暗自竊喜一下。

  「欸?你知道我的名字…」露出驚訝,而內心則是欣喜若狂,果然這樣低調的作法還是多多少少有點用處嘛!「嗯,二宮和也!常常在榜單上面看到你,很厲害啊!」松本笑著回應然後走向二宮,二宮也難以掩飾他喜悅的心情,但是一方面又不禁想這是否是想轉移話題呢?比起自己,他更想了解松本,於是又跳回原先的話題:「那個…看你們好像在吵架?發生了什麼事嗎?」

  二宮直接的問題讓松本立刻垮下臉,當然他早就有心理準備,不想讓松本覺得自己很煩人,所以只要對方表態他不想講自己立刻打退堂鼓,對方沉默許久,才終於吐出一句:「分手了。」二宮則是瞪大眼難以置信的看著眼前的人,原本以為只是小吵架,沒想到分手這麼嚴重,他其實不明白的理由是,怎麼會有人甩了如此完美松本?那女人一定是個笨蛋,內心按自咒罵著對方,心裡卻又產生了一絲絲期待。

  「嗯…那你一定很難過…」雖然想主動進攻,但臨時卻想不出好的詞彙,只能說出這種毫無幫助連安慰都不算的話,二宮對於無法臨機應變的自己感到很沒用,兩個人難過的點完全不相同,松本卻誤以為對方能感受到自己的共鳴,繼續說道:「嗯…畢竟一直都在一起,總覺得少了什麼…唉、被學弟看到這麼狼狽的我真是丟臉至極。」松本說完羞愧的用手遮住臉蛋,二宮反而很慶幸可以看見松本這一面,只有他知道的這一面。

  「舊的不去新的不來,我相信你一定可以找到比他更適合你的人。」後面二宮其實想補充:比方說我。可是最後還是沒膽說出口,對於這種老掉牙的台詞讓松本失笑,然後略為同意的點了點頭:「是啊,總覺得二宮會是我喜歡的類型呢!」松本開玩笑的一句話讓二宮心臟瞬間彷彿停止跳動,心裡湧起千頭萬緒,姑且不論這句話的真偽,感覺後頭有一股推力想要讓自己豁出去,理性正在拔河,他很明白現在是什麼情況,和告白之後會有怎樣的下場。

  這時後告白好嗎?會不會太不看場合了?對方一定會嚇一跳然後走人吧!那麼之後就玩完了…可是相對來說這也許是最好的時機,像這樣的機會不會再有了,之後一定又是恢復之前那樣,毫無交集。與其就這樣沒有結果的單戀一輩子…還是放手一搏吧!

  「我也是,松本學長,我喜歡你!從高一開始就…不,從新生入學時就喜歡你了!」二宮直視對方一口氣講完自己想說的話,接著馬上低下頭來,松本立刻倒退一步,嗯、對方一定徹底被嚇壞了。一片死寂之後,松本用低沉的聲音緩緩詢問:「呃…你喜歡我哪裡?」這是個好問題,一見鍾情這答案肯定會被打槍,但二宮太過於緊張導致語無倫次:「我喜歡你的全部!你的一切我都無條件喜歡!這世界上再也找不到比我更喜歡你的人了!」

  聽到最後像是在發誓的言論讓松本忍不住失笑,他淡淡的回應:「真的?要是最後你又不要我了怎麼辦?」松本的疑問二宮馬上否定:「那我馬上喝毒藥自殺。」(當初的二宮當然沒想到,所謂的毒藥就是櫻井翔。)

  「我喜歡你…就算是玩玩也好,我想待在你的身邊,直到你找到下一個對象為止。」看松本的樣子似乎還無法做決定,二宮為了這份愛不擇手段,想被松本愛著,再卑微的話他都說的出口,說都已經說到這個地步松本也很為難,他根本沒有和男人交往過的經驗,也不曾喜歡過同性,但對於二宮卻彷彿有一種致命的吸引力,即使只會在特定場合碰到面眼神卻都無法從他身上移開,抱著姑且試試看吧的松本,點了點頭。

  「別把我想的太完美,之後你會發現我很多缺陷的。」先是警告對方,松本認為二宮把自己想的太美好了,就算松本完美,但完美的本身也許也是一種缺陷。二宮明白松本暗示的意思後則是整個人僵住,沒想到這樣誤打誤撞就這樣大躍進,三十分鐘之前彼此還都是陌生人呢!對於這突然而來的現實二宮似乎還沒辦法回神,松本晃了晃二宮的身子卻還是一動也不動,他碎碎念的說:「這不是在做夢吧…」

  正當二宮還在失神狀態時松本冷不防的將二宮拉到自己胸前,然後溫柔的在二宮嘴上輕啄一吻。對於松本而言這些舉動就像是家常便飯,彷彿跟性別完全沒關係,很自然的就做出了讓二宮失去理智的動作,在對方還來不及反應時,松本笑著說:「不是做夢哦。」

  等二宮反應過來時,發現自己已經淚流滿面,這應該算是喜極而泣吧,一直以為無法成真的戀情,竟然真的譜出一首曲子。

﹉﹉﹉

  兩人總算是「正式交往」了,但在學校還是很低調的一如往常,因為松本馬上就要畢業了,希望之後在大方不避諱,對方很乾脆的答應,畢竟不是每個人的想法都像他一樣可以不顧一切,現在的他只要能夠替松本好,他就會全盤接受。

  彼此的稱呼也從姓氏變成名字,感覺也比之前更親密,二宮有信心一定能讓松本喜歡自己,最近也覺得兩人之間已經不會有隔閡,理由是兩人的關係已經超越最後一道防線,不管對松本還二宮而言這都是第一次,第一次的笨拙、緊張和溫柔,二宮相信他是被愛著的,慢慢的相處就更能感覺到對方的真實,二宮相當珍惜這段時光,但卻馬上出現危機。

  「和,我想考東京的大學。」

  「…你要分手嗎?」二宮下意識的回應,他一直以來都有心理準備的。這句話讓松本傻了眼,趕緊解釋:「不是,我想和你一起去。」本來以為對方會將畢業當做一個分手的理由,但松本的回答卻徹底否定了二宮的想法,這種感覺難以言喻,在高興且感到幸福的同時也產生畏懼,這份幸福會持續多久呢?他連想都不敢想,即使如此──

  「我知道了,我會努力跟你考同一所大學的。」在這個學校拚名次也習慣了,再加把勁跟松本考取同一所學校應該不是問題,問題是到了東京的一切該怎麼打算。松本當然提出所有的一切都交給他包辦,但二宮不肯,他不想讓松本感到有一種束縛,或成為他的包袱。哪天厭倦了、膩了之後就可以從容的離開,一切的後路他都替對方想好了。

﹉﹉﹉

  之後松本畢業,兩人即便已分隔兩地仍不曾失去聯絡,多半都是二宮主動,松本的回應也一如往常,接著很快的輪到二宮面臨畢業這關卡,努力不懈的結果總算成真了他的夢想,或著說是松本的夢想。興高采烈的一個人獨自前往東京,過程中完全沒告知對方,想給他一個驚喜,想告訴他之後無時無刻都可以在一起了,來到了松本在東京的住所,依然氣派的風格是他的標誌,再他離開前就給了自己備份的鑰匙,興高采烈的正要將鑰匙插入孔內,裡頭卻也有股力量往後,拉扯的力量讓二宮稍微失去重心,本來以為是默契,抬頭一看是個很陌生卻非常熟悉的臉龐。

  「呀…不好意思。」輕細的道歉聲傳出,二宮頓時愣在門外,上下打量許久後才終於反應過來,是那個…松本在高中時一直在交往的…她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兩人不是已經分手很久了?腦筋一片混亂的二宮,腦內瞬間傳來一個想法,他要離開這裡,越快越好,否則他一定承受不了接下來的打擊。

  不過緊接著在女方後頭像是要送別的松本也走了出來,看見正打算轉身離開的二宮急忙拉住對方,二宮明白他沒辦法甩開松本的手,於是停下腳步,松本的表情像是在說不要走,二宮嘆了一口氣,即使親眼目睹到事實,他仍無法就這樣掉頭就走,於是裝作若無其事進了房間。

  「和,你要來也不跟我說一聲,我可以去接你啊。」

  「……你有給我住址,我自己找的到路。」再說怎麼好意思打斷你們兩個呢,二宮暗自心想,兩人坐在寬敞奢華的高級沙發上,心理卻覺得好壓迫,誰也不願意先提剛才那件事,但是都心裡有數。

  「我…好像挑錯時機來了。」

  松本沉默許久,才緩緩吐出一句:「…她前幾天回來找我,說明當時為什麼要分手的理由。」松本的語氣很平靜,就像是在敘述一般的事情,但二宮可沒那麼輕鬆,從剛剛開始他的胃就在隱隱作痛。

  「當時她的父母安排她去國外留學兩年,她不想用承諾將我綁住,所以提出分手,上個月她回來了,第一時間就來找我…」說到這松本就沒有繼續接下去,二宮應該很明白吧?很多事情還是不要說破對彼此都好。

  「嗯,恭喜你和她破鏡重圓,那應該沒我的事了,我還要去租房子,就這樣。」語畢,立刻站起身準備離開,他不想再待在這,這裡充滿那女人的香水味,嗆的他眼淚隨時都要流出來了。

  「等一下!和!」松本大聲叫住對方,二宮停是停了,卻沒有轉向這邊,背對著松本無力的詢問:「怎麼了?該不會是在顧慮我吧?」二宮有些諷刺的說著,下一秒立刻被松本給緊抱住,那一瞬間二宮全身立刻失去所有戒備,沒辦法回應也沒辦法將松本推開,此時對方才在自己耳邊呢喃:「別走…」

  「你太狡滑了…」明明曉得只要是他說的自己就絕對沒辦法拒絕的…二宮強忍住淚,低聲的回應。

  「就當我狡猾吧,陪在我身邊…」為什麼呢?被松本如此哀求著自己就立刻心軟了,伸手將松本環抱住,二宮已經不明白他想要的是什麼了,只要這是松本所希望的,那就這樣吧…

﹉﹉﹉

  說實話事情演變到這樣的地步二宮心裡卻覺得有些慶幸,要是當下奪門而出而松本也就這樣順由自己自生自滅的話,那現在的下場應該蠻慘烈的吧。之後松本就幫二宮在附近找了一間小套房,價位和品質都在中上水準,雖然有提出可以乾脆住一起但立刻被否決了,他很清楚他自己有幾兩重,其實到目前為只好像也沒有什麼變化,唯一的改變大概就是二宮不再主動找對方了,要是被女友撞見那多尷尬,也幾乎很少主動聯絡了,當初為了對方拋下一切來到東京,現在卻覺得一切都變得沒有意義。

  兩人的關係變得很微妙,姑且應該還是在交往吧,二宮的心裡也仍是喜歡著對方的,但是又不想在他們之間飽受煎熬,想找個人、找份工作轉移焦點,不要再對這份感情有所眷戀了。

(持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橘 的頭像

Unchange

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