嵐禁同人文,請理解後再觀看。
配對:櫻井翔X松本潤

 

首先,非常感謝這個資訊發達的年代,
讓我隨手一搜就有各種翔潤的REPO,
當然在寫現實文時我就會特別的糾結,
不管是發生的時間順序也好、公開講過的話也好,
想要盡可能表現出兩人內心存在的情感,
但是一旦過度糾結光是在前半段我就卡死了(笑)
所以現在採取的是過去跟現在交叉倒述的方式,
因為這篇想表達的除了翔潤以外,
還有翔→潤、翔←潤、翔(空白)潤、翔→←潤這囉嗦的要死的關係XDDD
至於文章內容描寫的階段究竟是上述的哪一個,就由讀者們自行想像囉(欸

 

然後啊,事隔三年回歸有總說不上來的感慨(?)
以前常駐的論壇都消失了ㄒ_ㄒ雖說現在看檔很方便,逼站有一大堆
微博也有很多人分享第一時間的REPO跟雜誌相關系列,
但還是比較喜歡有固定發文的地方QQ

 

啊然後如果有人很介意我現在的CP取向的話,真的很抱歉(土下座
因為我懶得改部落格名跟圖片,但這裡已經不是潤二的天下了(??)
現在我99.9%愛上翔潤惹,不能接受的去看小律師一百遍就知道了(欸

 

 

01

 

  剛加入傑尼斯時,櫻井跟松本的關係無論從旁人來看,還是他們自己相處時,都十分的放鬆且親密,松本也從不諱言他對於櫻井的崇拜,節目上也好採訪也好,提到櫻井翔笑容總是比原先更燦爛,而櫻井也是如此,雖然沒有松本表現的露骨,但看向對方的眼神,總是多了一份寵溺。

 

 

 

  「翔くん,今天也是下課後直接趕來嗎?」

 

  「啊啊,有夠累的──」

 

  「お疲れ様でした~」

 

  松本就像是個小跟班一樣,無時無刻黏在櫻井身上,雖然在自己十六歲那年組成了「嵐」,卻一點實感都沒有,不如說是趕鴨子上架還比較適合,即便已經慢慢累積著喜愛自己的粉絲,對於未來的方向還是滿滿的未知數,真的、能像相葉所說,成為TOP嗎?

 

 

  「嗯?翔くん,這裡黑黑的。」語畢,直接伸手過去試圖要把黏在對方人中的異物弄掉,揮了揮發現弄不掉,松本不甘心的伸出食指跟大拇指毫不猶豫用力的擰下去。

 

  「好───痛───!你這笨蛋!痛死了~!」

 

  只見櫻井立刻反射動作的揮開手接著跳到離松本三公尺遠,還不斷撫摸著被攻擊的鼻子下方,松本這時才發現那似乎是一開始就在上面的。

 

  「あれ?是鬍渣啊我還以為是鼻屎呢。」

 

  「你這傢伙!大小差很多啊!就算是鼻屎也不該直接用手捏吧!痛死了──」

 

  櫻井精準的吐槽又讓松本笑到露出還沒矯正的小暴牙來,是說翔くん已經長鬍子了啊?也是呢,明年就十八歲了,是個成年人了。

 

 

 

  隨著第二性徵開始發育,喉結、聲音也開始轉變,當然還有那偶爾起床時所面對的尷尬,兩人一直都是坦誠相見,也不會覺得有什麼好難為情的,一直以來,無論學習也好工作態度也好,一直都是松本所憧憬的對象。

 

  之前暑假或是休假時兩人沒事的時候就會相約到松本家打電動,一打就是一下午,如果隔天有工作的話就會留宿,對於雙方家長而言也是見怪不怪,甚至都多準備了櫻井的一份餐具跟棉被,而今天一如往常的兩人窩在房間打著電玩,在櫻井打BOSS關卡的時候在旁的松本冷不防的丟了這個問題。

 

  「欸翔くん現在有女朋友嗎?」

 

  「啥?你少問一些奇怪的問題害我分心!看我的!嚇拉──!」

 

  「那天去學校班裡面多了好多對情侶,就好奇翔くん這麼受歡迎又帥,有一兩個女朋友也很正常嘛。」

 

  按下暫停鍵,櫻井轉過身望著躺在床上拖著腮幫子一臉好奇寶寶模樣的松本,語重心長的說道:「我說松本小朋友,你是不是誤會了什麼,首先、交往的對象只會有一個,第二、我一點也不受歡迎,然後,現在交女朋友不就自爆了嗎!才剛剛出道耶!?」

 

  …帥倒是不否認啊。

 

  「哎──就只是想聊天嘛,翔くん真的無時無刻都很認真耶,好可怕~」

 

  「嘖,不要吵我啦,我要一擊必殺!呵啊!」

 

  即便是發火的櫻井也好有趣,忍不住想讓人故意惹他生氣,見最後關卡BOSS剩下最後紅色殘血時,松本抓緊時機從櫻井眼前抽起遊戲機,轉過身打算用最後絕招刷新紀錄,此時櫻井反應過來激動的衝向松本,兩人就這樣相撞壓在一起,手邊的遊戲機想當然也是出現了哀號的GAME OVER音效。

 

  「你──這──傢──伙──剛才好不容易要贏了~~」

 

  「對不起、對不起啦!哈哈哈哈、好癢、救命啊~!」

 

  就這樣日復一日的互相打鬧著,跟櫻井在一起,即使工作再怎麼辛苦再怎麼嚴峻,他都覺得可以忍耐下來,話雖然是這麼說,總不可能無時無刻的綁在一起,偶爾還是會有分散的團員分別到節目上宣傳,跟伶牙俐齒的二宮比較,松本就顯得更青澀害羞,被問話時也時常當機或不知道該怎麼做反應,幸好成員都在旁邊會及時相救,場面不至於演變到尷尬。

 

  但追求完美的松本,內心則是一直很焦慮,不想被其他成員們丟下,可是卻覺得自己好像都在原地踏步,心情低落找不到出口時,總是第一時間想起那個人。

 

  「翔くん…你睡了嗎?」

 

  「……咳嗯,廢話,現在可是凌晨…三點啊喂!」

 

  確認了一下手機上的時間,櫻井口氣不太好的回覆,但即使如此,也還是盡可能在醒來的第一時間確認對方的身分後接起來了。

 

  「呃…抱歉,打擾你了,還是下次再說…」

 

  似乎是被櫻井的語氣嚇到了,松本趕緊道歉後打算結束通話,這個想法就像是被櫻井察覺了一樣,對面的聽筒馬上回應:「等、等一下!我都已經醒了有什麼話就直說吧。」

 

  「那個…就是…這幾天上的番組,表現的都不是很好,因為我的關係,ニノ也被唸了…」

 

  「……明明就想表現的很帥氣的,但是觀眾給的反應都是很可愛,我不知道要怎麼做結尾,就愣在那裡了。之後一直想著這件事,到後面狀態都不好了,明明知道越糾結越會出錯,可是就是沒辦法不在意,不想再帶給大家困擾,想著下一次一定要好好展現,但卻又退縮了…翔くん~~」

 

  碎碎唸了一長串之後丟一句翔くん也太狡猾了吧?

 

  但是這傢伙糾結起來真的不是普通的麻煩,還是趁還沒波及到其他成員時先開導他吧。

 

  「在還沒組團之前,你不也都是一直保持著原本的狀態表現給大家的嗎?為什麼反而現在會覺得沒辦法面對呢?」

 

  「……因為,已經不是一個人了啊,現在的表現都代表著嵐,尤其是…」

 

  松本欲言又止,他自己也意識到若再提到櫻井的名字,反而也給對方壓力了吧。

 

  「嘛、潤你對工作表現的態度我是很明白的,也懂你想做好的心情,可是嵐才剛開始呀,我們五個人都是一起踏出這一步的,ニノ也許走在比較前面,但是他看到我們落後了,還是會轉頭等待我們的不是嗎?」

 

  「不管是演技、主持、唱歌、舞蹈,就按照潤你現在的步調去做就可以了,我會一直在你身邊的。」

 

  啊啊,怎麼覺得自己說了什麼很勵志的話,明明大半夜的卻搞得很熱血,松本有多認真、多努力,櫻井絕對是第一個保證人,但有時也因為他的過度克己,導致喪失自信,但不管對方再怎麼失意,他絕對都會將對方拉上來。

 

  「……幹嘛不講話啦。」凌晨的冷場會讓人受不了啊。

 

  「翔く…ん,ありがとう…」帶著些微的哭腔,松本不想被對方發現,才勉強擠出幾句話,但怎麼可能逃得過櫻井的耳朵呢。

 

  「あれれ?想當帥氣的男人可不能哭哭啼啼的呀。」

 

  雖然是責備的語氣,表現出卻是滿滿的寵溺。

  

  如果兩個人是面對面的談話,估計這時候櫻井會摸摸松本的頭吧,然後說句「沒事的」。

 

  「唔…祝你失眠到早上笨蛋!」語畢後急忙的掛上電話,反應過來只聽的到嘟嘟聲的櫻井瞬間跳回現實,再看一次手機的時間,快要四點了。

 

  那個混帳情緒發洩完後倒是拍拍屁股就走了,結束通話後呆滯地望著天花板,換成是其他的成員,自己會接電話嗎?嘛肯定會吧,可能臨時有什麼活動或是事情要通知,那自己會那麼好聲好氣的對話嗎?會講出那麼羞恥的台詞嗎?思考著這個問題的櫻井,注定只有失眠的份。

 

﹉﹉﹉

 

  隨著嵐進入到第十七年,轉眼間也要開始邁入二開頭了,松本也從那徘徊迷惘的日子,逐漸摸索到自己的方向,現在給人的第一印象,也不再是那大少爺霸道的道明寺,現在的他能搞笑、能演戲、主持的話…嘛還是有點亂來,除了表演之外,還監督著整個會場的活動進行,每一年都在突破新的自己,也樂此不疲。

 

  是因為同電視台的關係嗎?99.9%的宣番實在過於常人,三人組也好個人也好其他演員也好,都來到櫻井跟有吉主持的節目中亮相過。

 

  「明天也請多多指教了。」

 

  成員出現在自己節目的出演名單中,櫻井通常都會事前打個招呼,時間允許的話甚至見個面吃頓飯也不成問題,但就在他知道對象是松本潤時,發出這個訊息前內心猶豫著好幾十分鐘,明明就只是文字上的問候而已,他也不懂自己幹嘛要那麼糾結。

 

  「翔さん,STAFF在叫我們準備了。」開了門卻沒有踏進樂屋,松本在門外提醒了一句。

 

  「嗚啊啊啊啊!」

 

  發送成功。

 

  「登登登~

 

  這個時機點實在太剛好,被嚇到瞬間的下一秒,站在門口的某人口袋裡的手機鈴聲就像接龍似的響了,對方似乎沒把兩者聯想在一起,生理反應的拿起手機查看發送對象後,露出一種似笑非笑的表情,直接向已經僵硬在前方不敢轉過頭的櫻井說道。

 

  「也請你多多指教了。」

 

 

 

  松本跟櫻井這兩個人,很難用一句「好」或「不好」來形容,曾經很認真的交往過,也很慎重的結束這段關係,而現在則是處於渡過了分開後的冰河時期,漸漸回溫的狀態,也許他們都想表現的很自然,但就從旁人眼裡看來,他們時而疏遠,卻又在時常在鏡頭轉換之間露出在意的表情。

 

  有好幾次獨處時,櫻井想試著開口打破沉默,但最後總是無疾而終,因為場面總是緊張而嚴肅,被相關人員撞見幾次後,就莫名其妙地傳出松本潤跟櫻井翔不合的傳聞,再加上媒體的加油添醋,讓原本一直都有私下相約喝酒的兩人,有好一陣子沒有交集。

 

  你們倆的關係怎麼樣?」

 

  「怎麼樣?」

 

  「感覺上櫻井跟相葉的看起來關係很好,你們倆個人看上去關係最差啊。」

 

  節目才一開始,有吉直接單刀直入的戳進話題中心,松本笑著否認,櫻井則是趕緊解釋沒有這回事,但對方似乎沒打算放過他們,繼續追問那松本認為在成員中最合的來的是誰呢?

 

  松本像是要掩飾動搖的心情般揉了揉眼珠,考慮到回答任何一個都有可能被做文章,最後還是保守的說「呀…應該沒有吧。」

 

  到後面已經在介紹其他嘉賓的環節,很罕見的從不在電視上表現出自己害怕、不安情緒的松本,已經緊張到用詞都怪裡怪氣的,當然免不了對方的吐槽,最近啊,松本似乎是迷上了令人意外的喜好:盆栽,真的是到了癡迷的地步。

 

  但儘管在節目上洋洋灑灑的長篇大論對盆栽的喜好跟見解,週遭的人似乎都不太感興趣,最後還慘遭剪刀手剪個痛快,時隔不到三個月,松本再次和劇組的小夥伴擔任嘉賓時倒是沒在客氣的大大的進行抱怨。

 

  結果為了表示節目組跟工作人員的歉意,竟然演變成專門為松本而準備的盆栽大會,當然、如果有中意的,可以毫不猶豫的直接購買喔~

 

  「那麼松本さん,請決定你要的盆栽。」

 

  在萬眾矚目的音效打下後,松本最後購買的是──

 

 

  富士櫻。」

 

  接著在各佳賓的見證下,松本與館長透過電視完成了一樁美好的交易。之後也真的有按照榮倉的願望,放在劇組拍攝的地方好一陣子,其實第一眼見到這個盆栽,就有種莫名的吸引力,後面雖然有更震撼的,一方面是預算有限,一方面是若看著那盆小小卻極為富有生命力的櫻花,心情一定都會很好吧。

 

  那次節目結束之後,也許是有了兩人可以私下聊天的話題,見面的次數也增加了不少,但櫻井還是一如往常,每當松本喝到起勁時,除非旁邊有第三人,否則基本上不會待到最後,很明顯的,對於獨處後的「結尾」,對方似乎還沒能跨越。

 

  看著將自己送上計程車在窗外揮手的櫻井,松本忍不住低聲嚷嚷一句。

 

 

 

 

  「……膽小鬼。」

 

 

 

  這是在說誰呢。

 

(持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橘 的頭像

Unchange

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