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本BLOG為嵐禁文為主,不能理解者請迴避。
主要CP:潤二/櫻二/翔潤、無雷只有無感。
PlurkDiaryAsk
Mail:yupoint8@gmail.com

嵐禁同人文,請理解後再觀看。
此為全員長篇,無絕對配對,請慎入。


因為算半套(?)的關係所以就不鎖了,加上其實這篇我主要想描寫的重點不在H,

所以簡單的敘述帶過,將來若有(完整的)H皆會上鎖且標示該篇H的CP,請各位放心不會踩雷!(笑)

這篇全員文章呢,對我而言就像是戀愛遊戲一樣(欸),所以會有分支的劇情是很正常的唷(笑),還有其實我是想要寫就算略過鎖碼文也可以接下去連貫的故事啦!

雖然沒有主人翁,可是讀者的留言卻可以決定他們的歸屬唷XDDDDDDD(靠

因為我現在也還很猶豫最後到底要誰跟誰啦XDDDDDD

結局就交給萬能的讀者大大惹。(去死好嗎

 

04

 

  「OK──!辛苦了──」

 

  「辛苦了~」

 

  棚內拍攝結束,工作人員們紛紛互道辛苦,準備結束這一天的拍攝工作,還在聚光燈下的男主角也終於從上一秒緊繃的神情轉換成放鬆的姿態,悠悠的走到後台。

 

  批上浴巾,松本忍不住打了個噴嚏,相關人員立刻前來關切。

 

  「松潤辛苦啦!這麼冷的天還要你全身濕真是委屈你了~」

 

  「哈哈不會,這樣反而比較有精神啊。」

 

  「松潤真的很敬業耶!我看下一季的廣告寵兒非你莫屬!」

 

  「不敢當不敢當!」

 

  松本和導演及staff們談笑風生,經紀人不忘在旁邊補一句下次還多多指教,之後推託掉接下來的應酬,兩人略帶抱歉的先離開了片場,還不時強調改天一定出席。

 

  一出攝影棚回休息室換裝,松本的臉色驟然大變,脫掉濕透的襯衫不悅的甩在椅背上,極度不耐煩的對經紀人發飆:「那該死的肥豬,事前根本沒預告會碰水,到現場才在那邊臨時變動,最好是啦,把人當白痴也要有限度。」

 

  「那肥豬出錢養我們也只好乖乖供奉他啊。」

 

  經紀人語氣平淡的回應,似乎早就對業界的潛規則司空見慣,遞上一根菸要他消消氣,對方接過菸,依然是煩躁的表情將打火機點燃,然後用力吸上一口,直到吐氣時那些怨氣怒氣才彷彿得到一些舒緩。

 

  「新人都要這樣被欺負喔?」

 

  松本叼著菸,顯然對演藝圈的各個眉角還相當不適應,當初大學畢業剛好看到有模特兒公司在應徵,不抱任何期待的參加試鏡,結果拍拍幾個平面廣告後不知不覺就踏入這個行業,因為外型顯眼容易讓人印象深刻,紛紛代言找上門,在短時間內就變成小有名氣的演藝人員,只不過人爆紅都是需要代價的。

 

  「你算好運了啦,還是你想跟他睡一晚?」

 

  「夠了喔──我沒有跟家畜睡覺的嗜好。」

 

  「你嘴巴真的很壞耶,我們的松潤王子到哪去了?」

 

  「去你的王子,都是公司該死的設定害我得在大眾面前說鬼話。」

 

  當初經紀公司是將松本包裝成冷酷又沉默寡言的傲氣王子,這倒是跟他那過份深邃的五官十分相襯,一開始是問心無愧,現在卻覺得麻煩死了,他無法坦蕩蕩的做自己,在公開場合說的話如同背稿般虛偽又生硬,況且現在的媒體常常無中生有,到時候惹出什麼失言風波後果可不是他能承擔的起的。

 

  「在抱怨前先想想你的月收入吧,哪個大學生剛畢業就能月入近百萬?」

 

  「扣掉你們的抽成少個0?」

 

  「你講話真的很不可愛耶──」

 

  「要可愛幹嘛,我可是冷酷又沉默寡言的傲氣王子啊。」

 

  「哈哈哈算你狠!」

 

﹉﹉﹉

 

  『讓我們歡迎現在最火紅的話題人物──松本潤──』

  

  電視上主持人和觀眾們齊聲歡呼,從舞台後方華麗麗登場,簡單的黑西裝白襯衫尖皮鞋襯托出他低調的時尚,面對綜藝界的大哥大姐松本的應對如流,回答的相當客氣又有禮貌,但畢竟對這種場合還不太熟悉,有時候會尷尬的微笑一下,這倒是讓台下的少女粉絲們為之瘋狂,松本配合著公司所要求的表面功夫──這點他完美的做到了。

 

  『關於松潤,我們有最新的獨家消息!聽說──』

 

 

  「吶──我怎麼覺得最近的節目新聞廣告全都充斥著松本潤啊?」

 

  二宮慵懶的趴在沙發上無聊的轉著電視機,雖然對松本沒什麼太大的感想,但畢竟曾經是同學外加身邊有個強烈fans忍不住就停下畫面,但比起松本,他比較在意旁邊那個女主持人是誰。

 

  「關掉就看不到啦。」

 

  櫻井在另外一邊的辦公桌上綴了一口咖啡,面無表情的回答二宮的問題。

 

  「嗯──你不覺得從電視看到以前老同學的樣子很奇妙嗎?」

 

  二宮抱怨歸抱怨但繼續盯著螢幕畫面看,櫻井撇了一眼,不帶感情的簡短回應:「不覺得耶。」

 

  「那他之前就那麼沉默喔?我以為他是陽光型的耶。」

 

  一邊咀嚼著櫻井上週回老家帶回來的土產,二宮本來就只是抱著閒話家常的心情跟櫻井對話,不料對方反應竟是如此強烈。

 

  「我哪知道啊你別再問了好不好!」

 

  突然從後方被吼了一聲二宮差點從沙發上摔下,轉頭看了剛才發火的傢伙現在又若無其事的在那邊打鍵盤,持續盯了好幾秒,對方就像是要安定自己情緒般、從旁邊公事包內掏出一盒菸。

 

  「喂喂櫻井翔你暴怒的點真的很怪耶。」

 

  「你才怪,問那麼多要做什麼,不會是喜歡他吧?」

 

  對於櫻井極度莫名其妙的言語二宮選擇無視,這時候還是別用鐵三角激他了吧,二宮搔了搔頭,語氣有些無奈的詢問:

 

  「──我之前就覺得啊,說到松本你的臉色就很難看耶。」

 

  「有嗎?」

 

  「沒有最好,我可不想每次都無緣無故變成出氣筒。」

 

  「哪有每次。」

 

  而且根本就是你自找的好嗎,櫻井內心嘶吼著。

 

  這時隱約聽到從後方傳來的細小腳步聲,正要抬起頭查看時肩上便感受到一股重量,二宮將臉靠在櫻井的頸後,像小貓般的磨蹭著。

 

  「還是戒了吧。」

 

  試圖想從櫻井指尖將菸取走,對方卻反而用力吸一大口,一臉鎮定的樣子對著二宮說道。

 

  「我沒成癮呀。」

 

  「我不是指那個……」

 

  自從櫻井說過只有壓力大的時候才會抽菸,二宮便三不五時的觀察對方的抽菸頻率,工作不順、抽,老婆打電話回家、抽,再者,就是那位多年摯友,櫻井可以盯著手機螢幕十分鐘以上沒動作,甚至二宮在旁邊偷看都沒發現,畫面永遠停留在是否確認送出,而收件者:大野智。

 

  顯然不是壓力大不大的問題,只是這傢伙單純想逃避。

 

  而這大概也是,櫻井內心絕口不提的事。

 

  「…可是嘴巴很寂寞啊。」

 

  櫻井意有所指的說道,輕握住二宮纖細的手腕來回不停的撫摸,短小的手掌有些抵抗,緊接著對方抬起頭將身子往後仰凝視著自己,這一連串的心理交流完全沒有任何溝通和言語,順理成章的將唇瓣覆上。

 

  觸感似乎還是女人來的柔軟,不過無傷大雅。從試探的親吻逐漸演變成深吻,櫻井將二宮抱到自己腿上,延續接下來的動作。

 

  總覺得開始接觸二宮和也這個人之後,自己的世界正一點一點被摧毀了……理智也好性向也好,在這個人面前彷彿都是些雞毛蒜皮的小事,櫻井的優柔寡斷和二宮的隨波逐流,馬上就引來天雷勾動地火。

 

  兩人都很清楚現在是什麼氣氛什麼狀況,卻沒人開口打破沉默。因為只要一發出絲毫聲響,就會被殘酷的拉回現實了。

 

  手指緩緩伸進二宮輕薄的衣衫裡,對方那高挺的鼻子埋進櫻井的頸髮裡,似乎是在享受著愛撫,或只是單純想看好戲。

 

  「……老婆會哭哦?」

 

  嘴上說得好像很有道德良知,身下卻不斷地左右磨蹭,櫻井聽了似笑非笑,二宮的挖苦在這時候卻反而成了一種興奮劑,緊抓著對方開始不安份的手腕,回敬一句。

 

  「你別哭就好。」

 

  櫻井的暗示二宮一秒就懂了,但他不懂的是在什麼時候決定前後位置的了?!別跟他說因為他結婚了所以只能插別人不能被插。

 

  「那還真謝謝關心──」

 

  雖然很想補一句以你的程度應該還不至於,但男人在這檔子事總是死要面子他自己最清楚,於是還是先辦正事比較重要。

 

  櫻井厚實的手掌小心翼翼的撫摸著對方的上半身,隔著一層衣物反而讓肌膚變得更加敏感,接著輕輕揉弄著乳首,二宮的身體不由自主扭動起來,這時對方另外一隻手直接伸進褲頭裡,握住那微微發燙的分身,接著前後挑逗著。

 

  「嗯…呃、唔……」

 

  不曉得只是單純生理慾望還是二宮的關係,即便只是微小的氣息也讓櫻井興奮不已,正打算伸手將皮帶解開,對方已經先搶一步,將身子往後退,主動將褲口拉鍊拉下。

 

  「昨天的衣服送洗了嗎?」

 

  「嗯?嗯,晚點可以去拿了。」

 

  突然丟了一個問題讓櫻井傻了一下,但還是照實回答,對方一副了解了的樣子,

還沒開口詢問,對方就自顧自的說。

 

  「可以安心的做了。」

 

  二宮說完看了櫻井一眼,再往下看彼此的下半身,好可怕,在做愛時的二宮貼心的令人害怕,但讓他更覺得恐怖的是,自己竟在這種莫名的點上感到驕傲。

 

  「我還有很多件啦。」

 

  不禁笑出聲,櫻井愉悅地撫摸著二宮柔順的髮絲,一臉溺愛的說道,不料對方卻是冷冷的回應:「可是我沒有啦。」

 

  「對不起。」

 

  被二宮這麼一點櫻井才發現自己失言了,當下的直覺反應就是向對方道歉,這個像是下屬做錯事面對長官那畏縮的樣子讓他忍不住失笑。

 

  「沒關係。」

 

  語帶雙關的兩句對話,似乎只有他們才能理解其中的含義。

 

  寂寞來臨時,誰都有可能成為誰的誰,但是同樣的,到最後誰也不會是誰的誰。

 

  那一夜對他們而言什麼也沒發生、什麼也沒改變,一切就只是遵從著內心的慾望而已。就算只是沒有愛只有性的伴侶,也是得講究天時地利人和的。而那天之後,那剛拆封的菸盒,從此沉甸甸的躺在電腦桌上。

 

(持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橘 的頭像

Unchange

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小i
  • 山嵐本無牆(?)
    誰跟誰我幾乎都可以吃得下去(掩面

    櫻井的暗示w決定的真神速?所謂先搶先贏? (嗳
    難不成會因為NINO而戒菸嗎?
  • 我現在也一直在挑戰我的極限xddd
    哈哈哈哈哈阿,我的偏好一直都是只有nino才掰的彎他(笑
    與其說是戒了…不如說是找到另外一個可以逃避的管道吧(笑

    於 2012/12/10 00:45 回覆

  • 小i
  • 更www打錯,我是要打山風本無牆拉wwwwww
  • 你沒說我大概也不會發現xddd
    山嵐也很順阿!xd

    於 2012/12/10 00:46 回覆

  • 釩
  • 如果沒發生什麼、也沒改變(歪頭)

    櫻井的煙盒就不會靜靜的躺在那了吧噗哧(想)

    (  ̄ c ̄)y▂ξ……(單純覺得可愛)

    一開始看嚇了一跳想說櫻井憑什麼兩三下就吃到了(二宮擔感到不平衡www

    我也覺得尼諾隨波逐流的特質很強烈,但那個波流不是世俗定義的價值觀,而是接納自己當下所遭遇的種種,不為自己設限,也不為他人設限,很少見的特質,也特別飄忽,對於渴望和他建立關係的人,真是種痛苦誒www

    無法以任何形式上的改變去確認在尼諾心上的特別。

    看著只要抓到一點點些微的不同,就略顯興奮推進的櫻井,有一種淡淡的哀傷感。

    但我覺得好有趣,儘管尼諾已經以他的方式付出溫柔了,也無法讓任何人確定自己的擁有,這樣下場一定很……wwwwwwwwwwwww

    讀者的留言可以決定歸屬嗎?(思考)

    我平常是主相二櫻二的誒wwwwwwww

    但其實尼諾被壓的四個cp都很喜歡,秉持著尼諾自己喜歡比較重要的心態(喂!)。

    不過我個人的想法啊,是如果是真正好到禁得起考驗的文,那就會脫離萌而成為藝術吧,所以只要是我覺得足夠欣賞,那就什麼主觀條件於其中都無所謂了。

    但櫻相我還是hold不太住……

    可能一開始接觸嵐禁時,在很多櫻相文中看到比較微妙的雅紀導致我有一些心理創傷。也許是因為兩人特質偏向對立鮮明,人物塑造時會無意間針對兩極強化而略為扭曲的關係,導致我到現在對於櫻相中的雅紀還是有一點……(;゚д゚)

    也有點想看三人一起的文,精神上、形式上或肉體上(?)都可以(不要亂點菜

    戀愛遊戲真好~w
  • 我覺得每次要回覆你的留言都要讓我深思熟慮好久XDDDD
    咳咳(清喉嚨)(靠

    其實呢,我是想豎立一個每人心中對於「愛」都有個強烈的缺陷的形象,
    不過我並不打算明白敘述,畢竟這些觀感還是要見仁見智嘛!

    櫻井會吃到全都是冥冥之中有注定(少胡扯
    欸不是啦,是因為櫻二不知為何調調就是很好順理成章的發展下去嘛(這理由有比較好嗎?

    嘛、我覺得我對NINO的愛實在是充滿了很多複雜的情感(笑)
    所有人都會被他的特質吸引,但最後他卻是最不幸的那個(欸

    哈哈我該說妳壓對股了嗎XD?!
    呀呀拭目以待拭目以待。(煩人

    對於NINO的CP,雖然我都可以接受,可是到喜愛的程度大概只有潤/櫻二
    相二大宮NINO的S模式是讓我看得很開心覺得兩人互動很可愛,
    但可能電波不合吧(欸)我只能看著番組笑一笑過了就沒了。
    也許跟我自己本身的感情潔癖有點關連吧(笑)

    這篇文讓我有個很嚴重的矛盾,全配對…作者自己就不是全配對了還敢寫全配對!!!!
    (嗯我對自己的認知是有一定的愛才會將該CP寫成文章)
    還三人行!!!!雖然我常常被其他文章打到!!可是自己動筆就不自覺在抖啊!!!!(什麼啦

    與其說是讀者留言可以決定結局,不如說我很重視讀者們看的觀感和想法,
    這些話(就像你的留言)都會讓我深思他們接下來的互動,所以也算是有影響到吧!

    櫻相嗎,因為對我而言是圈圈外(?)的配對,所以我就不多做評論囉,他們在我的文中出現都是當砲灰(靠

    你是說在這篇嗎?還是要另外挖坑(拜託別)嗯不管怎樣夾心一定是NINO醬的請放心。(欸

    於 2012/12/17 11:29 回覆

  • 如
  • 初次見面,打擾了:)
    很喜歡作者你這篇文的風格,
    五人的糾葛啊....看得很開心(!)
    請繼續加油!!!
  • 如你好!
    謝謝你的支持^_^
    五人的糾纏是我寫這篇的最大動力!(笑)

    於 2013/01/16 09:3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