嵐禁同人文,請理解後再觀看。
配對:松本潤X二宮和也



23

究竟我還要跑多快,才能彌補我們之間的空白?

  「櫻井翔是誰?」

  松本冷不防地丟出一個問題,其實在昨晚的當下他早就已經想立刻叫醒二宮問清楚了,但進了房間之後看見難得睡得如此安穩的他還是作罷,忍到今早他總算忍不住,二宮一走出房間兩人才對望一秒鐘松本立刻向前質問。

  「啊…翔さん是我的上司。」一開始還反應不過來,沉默思考後想應該是昨晚兩人有遇見,二宮不疑有他的回應,松本卻沒好臉色的嘖了一聲,看來兩人之間似乎發生了什麼事,二宮趕緊詢問:「怎麼了?」

  「…沒有。」嘴巴上這麼說,但那張臉一看就不是沒有的表情,姑且可以猜到一些端倪,二宮像是要替對方說話道:「翔さん他不說話是嚴肅了點,不過…」

  但松本可沒要聽二宮解釋的打算,他並不想了解關於櫻井翔的任何事,打斷二宮的話沒好氣的說道:「你別隨便帶男人回來啦!」

  「哈?」

  這簡直是莫名其妙,一大清早的是在發什麼瘋啊?二宮內心這麼想,但下意識就只回應出一個聲詞,松本卻沒有收起不悅的臉,繼續說著:「還有,你不需要找他討論,這是我們的事吧?」

  說到讓松本最不愉快的就是那一副什麼都知道的嘴臉,好像自己掌握在他手掌心,雖然沒有想跟二宮吵架的打算,但是怎麼樣就是吞不下這口氣,聽見這句話的二宮心情也開始往下降,要不是你就是那麼讓人沒有安全感,他還需要找別人訴苦嗎?

  「翔さん給我很多中肯的意見,我很感謝他,倒是你幹嘛這麼生氣啊?」

  「我就是不爽!有什麼話你就直接說啊!根本不必找那傢伙!」似乎是只要講到翔さん這個關鍵字松本就會情緒失控,突然大吼讓二宮頓時傻了眼反應不過來。

  突然間一片死寂,二宮本來是打算也用同樣的音量大聲反駁回去,可是理智在這時卻拉住了他,才剛和好而已,他不想要兩人的關係越來越僵硬,糾結過後無奈的說道:「說…你要我說什麼?你工作很忙吧?不想要有人打擾你吧?那就這樣啦…沒什麼好說的…」

  多說無益,我想知道的你從來不告訴我。既然只會徒增困擾,那就沒必要增添對方麻煩的必要,現在松本的事業應該才剛起步吧,二宮說什麼也不想拖累他,也許等待的背後只有無盡的傷痕,他現在依然還是相信最後會有幸福的可能。

  「…是嗎,那我走了。」

  松本連句挽留的話都沒說,順著二宮所說的話就這樣轉身就走,一時間看他不清眼前的人這時的情緒,他只覺得自己受到很大的傷害。想要叫住對方卻沒有勇氣,這樣冷漠回應松本還是第一次,而那句話就像是魔咒般不斷的在腦中盤旋,松本離開後關上門的剎那所發出的清脆聲特別清楚,在那瞬間二宮的內心好像也有什麼被緊緊關上了。

﹉﹉﹉

  關上鐵門,站在外頭的松本真想毆打自己一頓,明明知道自己的情緒是受了櫻井的影響,卻把氣出在二宮身上,最後甚至因為逃避心理乾脆離開現場,現在已經被店裡頭的事搞得一個頭兩個大,只能說他現在的狀況就是屋漏偏逢連夜雨,哪一邊都無法兼顧,最後越來越糟。

﹉﹉﹉

  「潤くん!潤くん!」

  「咦?啊?」

  「啊什麼呀…今天是不是狀況不好啊?」

  回到工作崗位卻沒辦法聚精會神,稍微沒注意就開始眼神失焦放空,而這種狀態之下所做出來的料理可想而知。接到客人的抱怨後相葉立刻前來提醒,松本這時才頓時被拉回現實,到衛浴間洗把臉徹底讓自己清醒,看見相葉就站在門外,似乎相當擔心松本的精神狀況。

  「潤くん,你累的話就先休息吧?」

  遞了條毛巾給松本,對方接過後從臉上擦過一圈,情緒總算能夠稍稍平復,沒有回答相葉,只是長嘆了一聲。見此情形相葉總算忍不住繼續詢問:「怎麼…又是二宮くん嗎?」

  「不關他的事,是我自己太沒用了。」松本苦笑,也許櫻井比自己還優秀太多了,至少在情緒管理這方面而言,雖然昨天是初次見面,但從講話語氣就能查覺到對方的教養。

  「別說那種話嘛!潤くん你很堅強啊,也很完美,所以我才會跟著你到這裡的。」相葉捉住松本的雙手,誠懇地看著對方的雙眼,笑著安慰對方,這笑容彷彿能夠治癒人心,見相葉是那麼替自己著想松本忍不住失笑。

  突然間手機鈴聲響起,松本立刻從椅子上跳了起來,這專屬鈴聲他這輩子永遠不會忘,原本都是毫不猶豫的接聽此時松本竟產生猶豫,電話會讓人看不見對方的表情、也不曉得是如何的語氣,總之有種不想面對的感覺,或著說有點害怕。

  最後結果還是接起來了,但沒有應聲,等待著對方先說話。

  『…今晚會來嗎?』

  「啊…再看看吧。」

  『……』二宮沒回應,那就是代表對這個回答不滿意。即便如此他也沒有多說什麼,最後只說聲我知道了就掛斷,這通電話與其說是來詢問不如說是在試探。

  「誰?」相葉單純的詢問,不過看見松本的臉就略知一二也就沒繼續問下去,對方苦笑而不語,將手機放置在桌上,跟相葉說他去準備內場食材就離開,望著那顯示燈還沒暗去的手機螢幕,記錄上寫著剛才通話的對像,相葉越靠越近,趁著松本不注意時將手機拿了起來,然後鬼鬼祟祟的不知道在做些什麼,總之最後,他的手機也登錄了一個號碼。

﹉﹉﹉

  結果他沒來。

  二宮以為他的暗示已經夠明顯了,可惜對方就是不能了解。該做了他都做了,現在又該怎麼辦才好呢?那天之後兩人的關係漸行漸遠,那些重歸舊好的話都是說假的…為什麼才過一天就完全變了?都已經讓步到這種地步了,為什麼你還是…

  『抱歉,最近很忙。下禮拜再找你。』

  讓他心情沉重一個晚上所換來的簡訊,這樣他是不是該心存感激呢?對方還特地抽空找自己呢!事到如今比此究竟還算不算在一起,二宮自己也無法說的很肯定了,這種日子還得持續多久呢?

﹉﹉﹉

  「抱歉,聽起來像是我害的。」

  「什麼?」

  聽了二宮的敘述,自己似乎做得有些過火,本來只是想刺激一下對方卻沒想倒造成反效果,二宮成了最無辜的受害者,櫻井真想叫二宮乾脆別再管那個爛人算了。

  「你們不是吵架了嗎?」

  「我們沒吵架,只是不說話而已。」

  感覺一說話就會吵起來,乾脆索性不說了。二宮雖然想表現得若無其事卻早就被櫻井看透了,那眼神深處裡頭的脆弱。

  「…那就是吵架啊…嘛、那你接下來要怎麼辦?」

  「看他想怎麼樣。」自己已經想盡辦法要和解了,對方就是不領情他有什麼辦法,其實到現在他還是不明白為什麼事情突然會演變成這樣,於是開口詢問櫻井:「那天,你跟他說了什麼嗎?」

  事情的引爆點必在當日,因為不在現場所以不瞭解情況,如今問本人是最準,櫻井不以為然的說:「我只是說你是我最重要的人,他就氣得要揍我呢。」

  「咦?」雙重的驚訝,雖然平時櫻井就時常會拿這些話掛在嘴邊,但他想當時的場合一定不是可以開玩笑的氣氛吧,再來…松本竟然氣到要動手打人,這倒是讓二宮十分感到意外。

  「看來那大少爺的獨佔慾很強喔~」櫻井開玩笑的說道,二宮卻笑不出來。

  「重要的人是什麼意思?」

  這時二宮突然眼神變得相當認真,凝視著櫻井,可能對方隱隱約約查覺到了,對他的感情,所以想確認之後拒絕嗎?櫻井他可不想再還沒告白前就先被打槍,於是隨口說說:「嘛~就是重要的員工啊,幹嘛那麼激動呢。」

  聽見這個回答二宮豁然開朗,確認對方和自己只是一般的情誼交流才終於展露出笑容,而這個笑容雖然讓櫻井看得入迷,卻也痛的入骨。

﹉﹉﹉

  「有什麼事?」

  坐在餐廳一臉不悅的二宮,從剛才到現在眉頭就沒有鬆開過,應該是說從接到相葉的電話之後就是這樣了。他也懶得問為什麼會有他的電話,原因就只有那一個,講了也只會讓他更火大,總之他們約在一間小餐廳,二宮其實不明白突然把他叫出來是什麼意思。

  「呃…最近潤くん他老是魂不守舍的…大家都很擔心。」

  跟我說這個幹嘛?該不會是想說是我害的吧。聽見那句潤くん,二宮不自覺又挑了挑眉,啜了一口相葉請的咖啡,露出好苦──的表情,之後緩緩回應:「我們很久沒見面了,你應該比我還要了解他的狀況吧?」嘖、他幹嘛非得說出這種示弱的話啊。

  「是這樣沒錯,但是我想主因還是因為二宮くん…」還好意思說是勒!二宮想結束這對話了,因為怎麼講下去都不會有結果的。

  「相葉さん,別拐彎抹角的有話就說吧。」他多少能猜到特地叫人來這裡就不會只是單純的寒暄問候而已。

  被二宮這麼一說相葉反而緊張起來,他深吸一口氣,接著開始侃侃而談:「在法國那段期間,我一直認為潤くん是個很完美的人,不論在哪個方面,所以就擅自想像他的戀人應該也是個萬能的女性,沒想到出乎我意料之外……」

  「怎樣?」又是露出那副要殺人的臉,看到對方臉垮下來相葉趕緊澄清:「沒有沒有!就只是單純的很意外而已…沒想到…會是男性。」

  「…所以你到底想表達什麼?」從最初的對話都現在都還不明白相葉到底想強調什麼重點,他只覺得自己好像一直被對方的話題牽著走,二宮的眼神讓相葉無法閃躲,他吞吞吐吐的回應:「我的意思是…真的很羨慕二宮くん…能讓潤くん這麼迷戀…」

  聽見這句話的二宮心裡頭竟產生出小小的滿足感,但也感覺到相葉對松本的感情,於是一語道破:「你喜歡他?」

  只見相葉驚訝的瞪大著眼看著二宮,接著脖子上半部的地方整個脹紅,然後立刻害羞的將頭低了下來,這些動作說明了一切,二宮感覺到心臟有一股不安的震動。

  「呃…我和潤くん就只是好朋友而已,別、別擔心。」相葉就是那種無法將心情掩飾的人,想什麼全寫在臉上,雖然想著真是單純,可是那股排斥的感覺卻一直遲遲沒有離去。好吧他確定了相葉喜歡松本的事實,那接下來自己該怎麼辦呢?乾脆成全他們如何?反正松本一點也不在乎自己,像相葉這種傻呼呼的笨蛋松本或許還很感興趣呢。

  看二宮沒有回應,相葉著急的繼續解釋:「那個…潤くん是真的很在乎你的,所以拜託你了,原諒他吧。」

  二宮沉默許久,最後緩緩吐出一句:「那是我們的事。」

(持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橘 的頭像

Unchange

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