嵐禁同人文,請理解後再觀看。
配對:松本潤X二宮和也



22

如果沒有你 沒有過去 我不會有傷心
但是有如果 還是要愛你


  今天的二宮上班時竟然會哼歌呢,櫻井查覺到後歪著頭觀察著對方,終於忍不住講上一句:「心情不錯嘛。」驚覺被觀察的二宮趕緊收拾動作,裝做若無其事的回應:「才、才沒有。」

  「嗯?」櫻井掛上招牌笑容,一臉想呼嚨我也是沒用的臉,在這四年間二宮或多或少都會向櫻井訴說他內心的想法,雖然話都說在邊上,但只要契合的人就能夠了解。

  「我們決定重新開始。」

  露出莞爾的笑容,櫻井這時能夠體會什麼叫做心情全寫在臉上這形容了,那帶著靦腆、又有些害羞,不太想直接表達這件事情,但又迫不急待的想讓對方知道,二宮堅定的語氣讓櫻井也跟著笑了,他支持二宮所做的決定。

  見到重振精神的二宮真是太好了,櫻井是這樣想的。但他很清楚會讓他心情豁然開朗的原因,然後就變得無法打從心底真正替他感到高興了。

  「總之只要你快樂就行了。」即便如此,他最終的願望還是二宮快樂,就算那是不屬於他的位置,他也能夠欣然接受,二宮明白櫻井對自己的關心和擔心,只是現在一切盡在不言中,他眨眨眼,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翔さん,謝謝你。」

  聽見這句話的人差點從辦公椅上摔下,二宮則是露出有必要這麼誇張的臉嗎、就是這樣才讓他每次講這種感性的話都覺得超級彆扭的。

  「嗚哇,剛剛應該錄下來的,這輩子可能只有這一次了!」櫻井調侃,二宮則是翹起嘴有些不悅的回應:「嘖,早知道就別說了。」

  櫻井之後只是應了哈哈兩聲就繼續辦公,二宮覺得雖然櫻井實際上沒幫上自己什麼忙,但光聽他抱怨就足以是一件很值得讓人敬佩的事情了,何況這一講就是四年,既然事情已經告一段落,無論如何都要報答對方這四年來對他的包容和關懷,不只是感情上、在事業方面櫻井一向都是公私分明,不會對任何人有偏見、更不會有私心,二宮也是在他從頭的教導下慢慢爬到這個位置,不管在哪方面幾乎都可以說是櫻井拯救了他。

  「ね,翔さん、今晚要不要一起吃個飯?我請客。」

  「……二ノ剛剛說請客耶!請客!我真的應該帶台錄音機的!」櫻井雀躍的吶喊,認識他以來的第一次!今天真的可以把他劃分成重要的紀念日的等級了。

  「煩死了,說是請客也只是在家裡隨便吃而已,你不要太期待。」對吃本身沒有特別要求的二宮,自然也不會有訂高級餐廳這種舉動,而且對他而言,他親自下廚的料理比那些外頭的山珍美味還來得有意義多。這下正好可以把之前松本曾教過他的漢堡排派上用場。

  「我會期待的,今天提早下班也可以哦!」

  玩笑話被二宮斥責過後,兩人又一如往常的繼續工作,氣氛似乎比先前還要更融洽,他很慶幸他還有櫻井翔這個支柱。

﹉﹉﹉

  下班後在超市簡單的買了食材和啤酒之後,來到了二宮的住處,櫻井一踏進玄關忍不住感嘆:「好懷念啊,二ノ家~」上一次還是靠他自己找來的呢,親自被帶領進來的感覺就是不一樣。

  「隨便坐吧。」遞給櫻井客人專用的拖鞋,二宮迅速的將食材帶進廚房,櫻井則是稍微環繞著四周的景象,說真的對於二宮的戀人,除了羨慕之外就是好奇,一直以來都不曾見過對方的廬山真面目,二宮怎麼想也不是會介紹戀人的類型,於是還是作罷,試圖在小細節上搜尋有關對方的線索。

  既然二宮要自己隨便坐,櫻井就真的隨意找了個位置坐下,不過才剛要往下的瞬間卻立刻被阻止:「等、等一下!」被這樣一喊櫻井嚇了一跳,趕緊立正站好,二宮露出有些尷尬的神情,垂下眼有些難以啟齒:「呃…你坐右邊那張。」

  儘管櫻井問為什麼二宮卻沒正面回應,他忘記那天晚上兩人交歡時所留下的痕跡,直到再度映入眼簾才瞬間記憶猶新,雖然也沒有留下異物什麼的,但二宮就是覺得不妥,還是等他清理完之後再說吧。

﹉﹉﹉

  「很好吃耶!」櫻井對二宮的料理評價讚不絕口,自己倒是沒什麼感覺,要是這能稱的上好吃,那松本的應該就是到達神的領域了吧。不過被稱讚還是讓人感到開心的,松本所說的、所教他的,他都沒忘。

  「那就謝啦。」語畢,二宮也跟著品嘗自己剛才努力奮鬥的成果,雖然味道不如預期,但也在水準之上了,搞不好可以到松本的店裡幫忙了呢。

  「我記得二ノ的戀人也是走這方面的對吧?」

  忘記是什麼時候說的了,只記得二宮很早之前跟他提過,對於二宮對他戀人的敘述都不多,所以櫻井老是只記得片段,所以只要有話題相關就會稍微提一下,二宮點頭,頗有自信的回應:「是啊,今天做的漢堡排也是他之前教我的。」

  「哦…那他現在創業順利嗎?」櫻井的無心之問卻讓二宮一時愣住,不是他不願意回答,是不曉得該怎麼回答。就連最親密的人,也不曉得他的狀況。露出有些無奈的笑容說道:「他從不跟我提這方面的事。」

  這個回答讓櫻井え了數秒,皺著眉、無法了解這種行為,疑惑著看著二宮,他也只是聳聳肩,他自己也很想知道為什麼松本要這麼做。

  「嗯…他會不會是有事情瞞著你?」

  照常理判斷櫻井說這種話理所當然,二宮自己也是這麼認為的,但是在被第二個人指出時,他覺得內心正在抽痛著。他好希望有人可以否定他,說服自己只是想太多,但果然從一般人的角度來看事情就是這麼一回事吧…

  單方面的信任就會造成天秤上的不平衡,最後就會崩壞瓦解。

  「可能吧,我不想過問他不想說的事。」這是二宮的原則,他不想逼迫任何人講他不想講的話。

  這點櫻井是很明白的,但看二宮的表情卻不像是沒事,今天早上那神采奕奕的樣子彷彿是個假象,說到底還是很在意吧,為什麼不肯說呢,為什麼要讓二宮這麼痛苦呢,櫻井的心裡滿是疑問,好想找那個叫做松本潤的人質問。

  也許是喝了點酒,才讓二宮的情緒變得有些不穩定,這可以解讀為他早上那樣子是在逞強嗎?因為不想再讓櫻井擔心,所以寧願裝做沒事甚至做出平常不會做的事情來,二宮越是這樣、櫻井心裡頭就越是感到不捨。內心有種感情在翻滾著,如果在這時候完全不考慮結果的告白,結果會是怎樣呢?

  「…抱歉、翔さん,我只是想要有人能陪我而已。」

  二宮苦笑,說什麼吃飯都只是藉口罷了,要是只有他一個人一定支撐不住,而他所信任的人除了大野之外再來就是櫻井了,這種信任的情感對櫻井而言似乎不算是好事,這註定了他終究只能在朋友界線的位置。而現在櫻井正在處於要不要打破這限制而苦惱。

  「道歉什麼呢…」

  「翔さん真是溫柔呢…要是那傢伙能有你的十分之…不、百分之一就好了。」

  (要是你對我的喜歡也有那個人的百分之一就好了。)

  現在這個時機也許是上帝特定的安排…呢。櫻井的身子開始不安的左右搖擺,趁虛而入是最低級的事情了吧?但望著二宮,剛吃完飯嫌熱將襯衫的釦子都開了,然後像個老頭一樣大口大口的喝著剛買回來的新鮮啤酒。

  看著那液體從喉嚨清澈的灌入嗓子的景象,櫻井忍不住吞了口水,他得強迫自己不去想那塊才行,但為什麼眼前這個人連喝個酒都可以如此煽情呢。

  滿臉通紅,已經開了第二瓶的啤酒,一口氣喝了半瓶之後將瓶身敲放在桌上,二宮開始有些語無倫次:「要是沒喜歡上那粗眉毛就好了…搞得我人生都被打亂了!他要怎麼賠我!唔…」

  一下破口大罵一下又唉聲嘆氣,櫻井則是從剛才為止都沒有回應,他得冷靜的思考該怎麼管理他的情緒,二宮則是開始發起酒瘋,像是在鬧脾氣的說:「翔さん!你有沒有在聽我說話啊?那傢伙真的很過分對不對?我有時都在想啊──會不會跟翔さん交往比較快──」

  「別說了!」櫻井大聲的制止,二宮在那瞬間彷彿也醒了,瞪起斗大的雙眼,不發一語。

  (拜託你,別在這種場合說出這種違背自己心意的話。)

  「你喝多了,很累了,明天還要上班呢!快點去睡覺吧!」說完半推半的就趕二宮上床,然後將桌上的食物和瓶瓶罐罐全收拾好,等到一切都搞定之後,在偷偷打開二宮的房間窺看,剛才那樣鬧應該也累了,聽件床上規律的心跳聲這時櫻井才鬆了口氣。

  果然自己還是沒辦法做出這種事。他並不想要刻意製造出什麼事實,他的出發點和最後的考量都是以二宮為主,要是對方更不快樂,自己又何苦要這樣為難彼此呢?櫻井坐在沙發上沉思,望著牆上的時鐘,已經將近凌晨也差不多該走了,此時卻在門外聽見有人正在轉動鑰匙的聲音。

  門打開了,一位西裝筆挺的傢伙走了進來,要不是二宮刻意強調他絕對不會相信這個人會是廚師。第一眼有些模糊,櫻井打算等對方靠近在看個究竟,因為客廳的燈還沒關,松本低下頭脫著皮鞋,邊說道:「和,這麼晚了還沒睡?」

  櫻井(還)沒做什麼虧心事所以相當鎮定,低聲的回應:「他已經睡了。」

  一聽見是個陌生的嗓音,松本立刻提高警覺,查詢聲音的來源方向,此時正好瞄到玄關旁有雙陌生的皮鞋,看見一個陌生男子正大方的坐在沙發上,走向前相當不友善的從對方身上下打量一遍,怎麼看怎麼怪,這傢伙是哪位?怎麼理所當然的出現在這?還沒發問櫻井立刻接話:「你好,初次見面,我是櫻井翔。」

  松本露出毫無興趣的表情,你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出現在這幹嘛?松本的眉頭更深了。他也沒有打算要介紹自己,倒是用暗示表達出自己的意思。

  「你知道現在幾點了嗎?」

  「十二點整。」櫻井歪著頭笑瞇瞇的回應,這兩人的關係可以說是王不見王,兩人明明就是很正常的在談話,卻無形之中在身後產生出巨大的火花。

  「這麼晚了還來打擾人家,不太好吧?」松本也毫不客氣的回應一個笑容,現在的情形相當詭異,兩人都是笑臉盈盈,背後卻藏著一把尖刃。

  「…這麼晚了才回來,不太好吧?」櫻井也不是省油的燈,對於松本的巨大壓力之下還能輕鬆應對,也許是在職場上常常碰過這種狀況吧,所以讓他能不慌不忙的回應。

  櫻井的意有所指讓松本相當不滿,這傢伙究竟知道多少事?二宮又向他傾訴了多少?暫時放下那即將爆發的情緒,最重要的還是他究竟和二宮是怎樣的關係。

  「你是和的什麼人?」幾乎是在壓抑著怒氣,語氣中能聽見牙齒不斷摩擦的聲音。

  「這個嘛…和是我最重要的人。」

  松本沒有回應,只見那拳頭就要揮過來,還好櫻井反應算快,知道這玩笑開不得,閃過了第一拳趕緊澄清:「開玩笑的,松本さん,冷靜點。」

  松本停下動作,但仍然沒有回應,要是他不夠冷靜早就衝去廚房拿菜刀了,還輪的到他說這句話嗎。看對方似乎不像剛才那般激動,櫻井繼續:「我只是想勸你別在這樣了。不然之後就算我不介入你們一樣會──」

  「閉嘴。」

  松本在真正大動肝火的時候,是不會失控發飆的,而是相當的沉穩,整個人靜的很可怕,然後只會冰冷的回覆幾句,識相的人通常就不會再接下去,不過櫻井除外。

  「再讓我說一句,我喜歡二宮和也,如果您不想要,那請您讓給我。」

  最後依舊保持著紳士的姿態,櫻井笑著宣戰,偷偷摸摸實在不符合他的個性,直接一點比較乾脆,語畢櫻井站起身,走過氣急敗壞的松本。他剛所說的可都是事實哦,一點也沒有誇大。櫻井從容的離開,留下百感交集的松本。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橘 的頭像

Unchange

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