嵐禁同人文,請理解後再觀看。
配對:松本潤X二宮和也



04

  帶領二宮到自己的住處,松本感覺有些緊張,先前沒想過會到自己家裡,不過既然二宮都開口了他當然不可能拒絕,還好平常就有潔癖的他屋內一向保持整潔,他可不想要在心愛的人面前漏氣。

  「原來我們住這麼近。」

  一路上二宮都在觀察路線,後來發現離自己的住處根本隔不到三條街,要是他能在附近閒晃的時候發現就好了,這樣搞不好會想去應徵那附近的送報生兼個差之類的。

  「一點也不近。」松本卻給了相反的答案令二宮不解,那要怎樣的距離才叫不遠呢?

  「才三條街而已…用走的也不用十分鐘。」

  「可是我一秒鐘也不想等。」突然松本鬧起彆扭,二宮覺得每次松本無意間所說的情話都讓他內心為之瘋狂,自己雖然也想要有所回應卻老是事與願違,能不能讓自己再坦率一些呢?

  走到門口,松本突然停下腳步,轉過身告訴二宮:「備份鑰匙在信箱裡面。」這句話就是在暗示著二宮,隨時想來都可以來。

  「咦?放在那邊很危險,要是遭小偷怎麼辦?」不過二宮可沒想這麼多,有些擔心的詢問,雖然說一般而言應該不會去查看那裡頭的東西,但對有心人而言那個地方真的不安全。

  「那放你那邊好了。」刻意繞了一大圈,其實這才是松本想講的話。二宮聽見之後呆愣愣的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低下頭,既是感動又是驚訝,情緒一時間無法用言語表達,見二宮沒回應,松本笑著繼續:「和,隨時歡迎你來偷喔。」

  他要偷一定第一個偷走這個會讓他隨時心臟病發的笑容。光看到那張笑臉,二宮就覺得自己可以多活好幾十年,接下松本給的鑰匙,上面似乎還鑲著字。

  將鑰匙拎到眼前,努力辨識著上面的英文字母,接著二宮有點難以置信的說道:「KAZU?」

  「嗯,你專屬的鑰匙。」

  兩人相識不到三天,在這段時間內松本就已經打好一份鑰匙,上頭還刻上名字,甚至毫不猶豫的交給自己,二宮開始後悔跟松本交往了,他怕他會幸福到折壽。

  反觀自己,好像從頭到尾都沒替松本做些什麼,對此二宮感到有點懊惱,是不是也該想些動人的情話呢?要怎麼做才能像松本那樣自然呢?在思考的期間松本已經打開門,然後讓二宮先進去。

  松本也是一個人在外面住,家具擺設偏向於極簡風,但跟二宮比起來東西多了許多,而且有在下廚的習慣,令人注目的是那專門訂做的書櫃,裡頭放滿了各式書籍,松本什麼書都看,但速度都不快,這是二宮長期觀察下來的心得。

﹉﹉﹉

  現在要做什麼呢?總不能把對方晾在一邊吧,這個時間點也不太適合吃晚餐,平常就很少會有人來拜訪,喜歡安靜的他房裡更是沒有所謂的娛樂這東西。

  「啊,突然想到我家沒遊戲可以玩耶。」

  「哦…沒關係啊。」比起遊戲他更想待在松本身邊,不過要是可以一起打電玩也是不錯啦。

  「那和現在想做什麼?」

  「嗯?不做什麼也沒關係啊。」坐在沙發上,二宮的心情相當愉悅,他在心裡不知道已經想像過松本的房間樣子多少次,如今總算見真章,正因為和自己的想像差別不大才更是覺得開心,兩人之間有相同的默契。

  「這樣你會很無聊吧,不然我上網找遊戲下載好了。」

  「不用了、你坐著!」正要站起身的松本被二宮的音量給嚇到了,馬上挺胸坐正,看著直盯著自己看的二宮,內心有些疑問:「然後呢?」

  「這樣就好了,只要能看著你…這就夠了。」和之前一樣,只要能夠看見松本,就是他一天中活力的泉源,要是松本今天很開心,二宮就相信今天也是他的幸運日。松本的情緒二宮也會跟著受影響,不知不覺就把松本的一切當作自己的標準了。

  「…和,你是從什麼時候喜歡我的?」

  二宮原本還很沉醉在剛才的氣氛中卻被松本突然丟出的炸彈給炸醒了,他表現得很明顯嗎?二宮內心開始忐忑不安,要是被當作是變態怎麼辦,松本看對方有點為難,搞得自己剛才所說的話也沒什麼把握,便繼續:「是我搞錯了?啊──真丟臉,對不起,忘了我剛才說的!」

  「不、不是啦!你…你沒有搞錯…」越講越小聲,他不想讓松本誤會,松本聽見之後欣喜若狂,將二宮立刻擁入懷裡,感激的說:「真的?我好高興,和,謝謝你!」擁抱更是加深了力道,也許這力量正表現出松本現在激動的心情吧。

  我才要謝謝你會選擇我呢…二宮內心想著,松本把自己的地位看太高了,他承擔不起的。

  「要是我能早一點發現就好了…」緊抱著二宮,然後像是碎碎念般的在旁小聲低語,不過二宮覺得他偷窺和觀察的技術可是一流,就算是再精明的松本也很難察覺到吧。

  「有什麼關係…反正現在還不是在一起了…」單相思也有單相思的樂趣,比方說無意間發現松本的興趣,和他喜歡吃的東西,喜歡他走路時充滿自信,然後說話時的專注眼神,臉上溫柔的表情和笑容裡的天真,這一切二宮都將它視為最珍貴的寶藏,然後一直埋在自己心中。

  「也是啦…可是我捨不得你之前那麼寂寞嘛…」語畢,松本憐愛的在二宮額頭上種上一吻,相視而笑之後,將對方環抱在懷中,然後像是在撒嬌般的磨蹭著對方的脖子。

  「好癢…」被搔的受不了的二宮稍做抵抗,不過松本卻越講越故意,他邊撫摸邊問道:「哪裡癢?」

  被松本觸碰的每一個地方都像是火在燒,再這樣下去他搞不好又得請病假了,現在正面抵抗只會讓對方更得寸進尺,於是二宮決定轉移話題:「潤不怕癢嗎?」

  「嗯~不怕。」松本意味深長的回應讓二宮半信半疑,瞇起眼表示懷疑,松本見對方那張可愛的表情忍不住捏捏對方的鼻尖,靠向二宮的下巴又再次輕吻一下,說道:「可是每次和都讓我心癢癢的。」

  松本才是每次都讓二宮的心揪在一團呢,已經不是能夠光用輕輕搔癢來形容了。現在他又不曉得該如何是好了,於是乾脆就這樣讓松本抱著,抱到他滿意為止。

  「今晚住下來…好不好?」靠在二宮的身後,然後在背上磨蹭,這傢伙又開始在撒嬌了。對於這種行為二宮當然毫無招架之力,想要婉拒但看見松本那楚楚可憐的眼神自己就狠不了那個心說不,反正明天是週末,替自己找這個藉口後還是答應了。

﹉﹉﹉

  「晚餐想吃什麼?」不知不覺到了晚餐時間,依舊是抱著二宮,松本溫柔的詢問。

  「嗯~那吃潤做的漢堡排好了。」

  二宮官方的答案讓松本失笑,答了聲好之後就起身準備料理,不過走進廚房打開冰箱之後,發現之前買的食材已經用的差不多,更不用說還會有漢堡排了。

  「和,你等我一下,我出門買個東西,十分鐘內回來。」

  語畢之後松本便匆匆的跑到玄關準備離開,這個場景他怎麼覺得似曾相似,為了自己而非常拚命的這點更是二宮會如此迷戀松本的主要原因,簡短的說聲路上小心,確認松本人走了之後馬上站起身來溜進松本的房間裡面。

﹉﹉﹉

  在這空間不大的臥房內,最顯眼的就是一進門就會看見的大型單人床,兩個人睡應該綽綽有餘,不過二宮還是覺得小一點比較好,這樣就能靠緊一點了。環視四周,好像沒有什麼特別或顯眼的物品,書桌上只有一座檯燈,然後關起來的筆記型電腦,在旁邊放置的是一本桌曆。

  好奇走向前去,順便想認識松本的筆跡,這個月也到了尾聲,在月初時幾乎都沒做什麼紀錄空白一片,直到兩天前上頭才寫了字,那兩天都分別貼了紀念日的字樣。

  『二宮和也 可愛 喜歡 告白失敗』

  『果然很可愛 好喜歡 一直在一起』

  告白失敗旁還畫個很苦惱的表情符號,隔天的欄位則充滿著愛心包圍,對於這種像是少女情懷的松本,二宮吞了口口水,有一個想把這月份撕下來偷走的衝動,可是這樣就看不見今天的日記內容了,在內心糾結一番的二宮最後好不容易才把桌曆放下。現在光是看筆跡就足以讓他怦然心動,還在想找其他相關物品時聽見鑰匙的開門聲,便又匆匆跑回客廳去。

﹉﹉﹉

  「和?你剛才去哪裡?」遲了一步,被看見正從走廊走出來的二宮被抓個正著,他只好隨便敷衍對方去廁所,松本沒有放在心上說了聲是哦就走進廚房準備料理,二宮看了看他手上拎著那袋子裡頭的東西感覺不太合理。

  「你買了什麼?」

  沒有正面回應二宮,松本笑了笑,走到廚房旁的小型吧台上,將剛才購買的東西一一秀出來,除了料理的食材之外,還有一個漱口杯、牙刷、一雙室內拖鞋、嗯…還有潤滑劑。

  「這些今晚都用的到…哦!」故意停頓一下,松本語帶雙關的說,二宮不太好意思將東西收下,最後是松本在半強迫之下才讓二宮妥協,同居啊、他夢寐以求的生活。

  將東西擺放完畢之後二宮走回大廳,看見已經開始下廚的松本情緒就高漲起來,左顧右盼張望著松本的動作,雖然對方想表現的很鎮定,但被這樣緊盯著看松本還是免不了生理的緊張。

  不過最終還是在松本完美主義下完成了漢堡排,二宮興奮的像個孩子,準備好碗盤趕緊幫忙松本做最後的步驟,上菜。

  剛下鍋完畢的漢堡排香味四溢,除此之外更感受到松本濃厚的愛意,破不急待品嘗的二宮想都沒想就塞入口中,下一秒換來的當然是一陣哀嚎。

  「啊、好燙!」不斷的哈哈叫試圖想要散熱,最後二宮還是硬把它吞下去,因為要是吐出來在松本面前太難看也太丟臉了。而看在眼裡的松本忍不住露出無奈的笑容,抽了幾張放置在桌上的衛生紙替二宮擦擦嘴,然後用像在責備的語氣說道:「傻瓜,沒人跟你搶這麼急做什麼?來,啊──」

  語畢後拿起叉子插上一塊二宮剛切好的一小塊漢堡排,然後舉起來要餵對方,再那之前還先吹了幾口氣以防剛才的悲劇再度重演,不過二宮則是撇過臉,不好意思的小聲回應:「別把我當小baby…」

  「嗯?你是我的baby沒錯呀,來。」無視於二宮的抗議,松本依然寵溺的說著,然後將食物靠得更近,這下二宮沒辦法,只好就這樣接受松本的行為。每次二宮的話松本總有辦法借題發揮,或著就這樣語帶雙關,這種不講明的情話反而讓他覺得更加心動。

﹉﹉﹉

  用餐結束,二宮主動提議他負責洗碗盤,雖然一開始松本說不用了但二宮堅持,總不能讓他就這樣白吃白喝吧,掙脫那雙緊抱自己的雙手,二宮收拾桌上的餐盤朝廚房前進,松本則是也跟著站起身,跟隨在對方身後。

  外食主義者的二宮洗起碗來感覺就是小心翼翼,害怕隨時都會滑掉而打破,不熟練但是卻很努力的動作松本在後頭看的一清二楚,覺得這樣的二宮實在太可愛,等到對方將碗盤都放到烘碗機後,冷不防的從後頭將對方抱住。

  「怎麼了?」稍微抬起頭側著看著松本,二宮淺笑,今天松本罕見的一直對他撒嬌,雖然不太習慣,但是不論是自己還是對方似乎都很喜歡。

  「沒有、想抱抱你。」於是松本一邊抱著二宮一邊慢慢跨步的移動著,兩人就像是機器人般慢慢踏出步伐,明明這麼做沒什麼意義還是覺得很開心。之後坐在沙發上,二宮靠著松本的肩,兩人相依偎的隨意看著電視節目。

﹉﹉﹉

  「我去放熱水,等一下可以泡澡。」語畢,松本站起身準備去浴室,二宮下意識的拉住對方,詢問道:「你要先去洗了?」

  「嗯?一起洗嗎?」松本半開玩笑的說,想必二宮的反應一定又是害躁的拒絕,不過二宮卻一口答應:「好啊,潤要幫我刷背。」露出小惡魔的笑容,開始會使壞的二宮讓松本有些訝異,這回答可說是相當意外,不禁再次確認:「真的?」

  「嗯,別讓我太痛喔。」二宮現學現賣,語帶雙關的回應。說完後瞇起眼對松本露出燦爛的笑容,只見松本愣在一旁,緊咬著上唇強迫自己忍住最後的理性,他好想說不要洗了直接到床上去。

  突然松本想到什麼,走到自己的臥室裡面之後聽見翻箱倒櫃的聲音,接著拿了一件純白的襯衫出來,走到二宮面前,然後像是有什麼企圖的笑著。

  「洗完就穿這個吧。」

  「咦?」二宮皺眉,不曉得松本拿出這件衣服的用意,接著松本說道:「這是我高中的制服,你應該穿的下。」

  高中制服…聽起來還真讓人有那麼點心動,雖然不想說但明顯這個尺寸對他而言是過大了,接過松本的襯衫,露出狐疑的表情,只有襯衫?二宮的眼神彷彿這樣說著。對方卻不以為然,笑著說:「反正之後都會脫掉嘛。」

  他是想讓明天自己都全裸在家裡到處晃嗎?還是這是松本自己的特殊興趣?再怎麼纏綿總有下床的一天吧。不過二宮也對松本沒輒就是了,起身說道:「那還請手下留情。」接著兩人相視而笑,勾起手一起往那所謂的天堂前進。

(持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橘 的頭像

Unchange

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