嵐禁同人文,請理解後再觀看。
配對:松本潤X二宮和也




16

"Vanilla Twilight"

  「松本君,你有戀人嗎?」

  「有啊。」毫不避諱的,松本即答,看對方有所回應,相葉自動理解能夠暢談這個話題,整個人也情緒高漲了起來,繼續:「真的?他是個怎麼樣的人?」

  「小氣、孤僻、頑固、毒舌…還有什麼,啊、愛生氣。」

  「咦?松本君你喜歡這種型的啊…」相葉的想法全寫在臉上,滿臉訝異的看著對方,而且似乎正在想像輪廓。

  想到本人目前可能正感受一股惡寒和不自覺的打噴嚏松本不禁會心一笑:「不、我很討厭。但因為是他,所以只能喜歡了。」

  這個回答對相葉來說似乎太深奧了一點,滿臉狐疑的繼續望著松本,不過對方並沒有要解釋的意思,相葉則是另起新的問題:「那、你有跟他聯絡嗎?」

  這個問題換來一個長久的沉默、沉默、還是沉默。除了沉默之外,還有沉重。

  「…目前還沒。」

  「這怎麼可以!他一定很擔心你啊,打通電話也好,報個平安嘛!」相葉試圖想要勸說松本,這些他也明白,他也是經過深思熟慮和百般煎熬才下決定的啊,他不希望這時候有人影響他,包括二宮。

  「都已經過這麼久了,現在打很奇怪,而且…」

  欲言又止,松本皺眉不願意說明,其實他拒絕聯絡的原因還有一項,就是內心產生的不安。在自己出國的這段期間,二宮他也上了大學,會遇見更多不同的人、事、物,他的生活圈、他的思考在不同的空間時間下必定會改變,要是打過去一樣都變的不一樣了他該怎麼辦呢?甚至接電話的不是他本人呢?他將會失去所有奮鬥的意義,與其如此他寧可逃避現實,全神專注在他的專業上,等到有成歸來就算一切改變,自己還有自信能夠挽回的來,松本是這麼想的。

  「不行!你至少要通知一聲,不管說什麼都好!」

  強硬的語氣讓松本愣了一下,不禁懷疑剛才那句話是從相葉口中說出來的嗎?朝對方望了一眼,只見相葉用嚴肅的表情有些瞪視著自己,繼續:「我覺得不管怎麼樣你還是要聯絡他的,不論你有什麼理由。答應我,你要聯絡他。」

  那正經八百的樣子完全不像平常的相葉,兩人對看許久之後松本才無奈的點頭:「…知道了啦。」聽見松本妥協的回應,相葉這時才又恢復原本平常的笑容,而松本雖然心不甘情不願,內心卻有種鬆了口氣的感覺。

  結果晚上松本徹底失眠了,都怪相葉搞得現在自己好有壓力,爬起身,松本走向窗戶的陽台,望著一望無際的星空,他們兩個現在所共有的,就剩這一片天空了。他閉上雙眼,想著遠在另一端的戀人,心情變得苦澀起來,雖然兩人共處的時間並不算長,可是就僅僅是這些回憶就足以壓垮他了,他好懷念那呼喊自己名字的嗓音,離別前在懷裡告白的低語,快比女孩子纖細、叫人心疼的身體,還有凝視自己的表情……

  但目前讓他最苦惱的是他答應相葉要聯絡對方這件事。

  最後還是決定寫信,這多少也算是逃避的心態吧,這已經是最大的極限了。電話聯絡還是免了吧,他沒辦法心平氣和的表達,如果接通他也不曉得何時才能按掉結束鍵,所以還是寄封信簡短的通知吧,當時到二宮家時有稍微注意四周的位置,松本走回房間打開電腦,網路這種東西有時候真是方便的可怕,輸入一些關鍵字馬上就查詢到當地的圖片,再用地圖搜尋系統很快的就找到二宮家的地址,抄下之後接著,松本從右邊抽屜拿出一張純白的明信片。

﹉﹊﹉

  『不要變了喔』

  二宮顫抖著緊握著快被他揉爛的明信片,此時他的怒氣已經到達最高點,幾天前從老家接到母親的電話,說是有寫給他的信,二宮想也沒想的立刻當天往返,到家看了內容他差點吐血,這就是他等待的結果,要不是信封上寫寄件者松本潤和收件者二宮和也他才不會信這是給他的東西,裡頭只有一行字,沒有主詞、沒有標點符號、連個基本的問候都沒有,甚至日期屬名都沒寫,這是他有生以來最火大的一次,誰…這時候有誰…

  「喂、櫻井,你現在有空吧?」

  「二ノ?真稀奇啊,你會打給我…怎麼,要約…」櫻井尚未察覺到二宮爆炸的情緒,還在那邊自得其樂的很開心受到對方的邀請,二宮根本不讓櫻井說完,繼續:「怎樣都好,你現在馬上來我家,順便帶吃的來!」

  「啊?可是我不知道你家在哪裡耶…吃…你要吃什麼?」對於二宮突然的要求櫻井顯得不知所措,不過在這時候吞吐的語氣只會讓二宮的情緒更是火上加油而已。

  「少囉嗦!你現在馬上過來,立刻!還有,我只要漢堡排!」還不忘補充他的最愛,語畢後二宮也沒等櫻井的回應就自顧自的將電話給掛了,接著把手機丟向桌上,人跑去客廳玩起WII,此刻能夠安撫他的東西只有會讓他沉溺其中的遊戲而已。

﹉﹉﹉

  將近傍晚時分,二宮的門鈴罕見的響起,遊戲世界突然被打斷,二宮的情緒又恢復到原本的怒氣最大值,將門打開之後看見的是全身狼狽的還在喘氣櫻井。

  「不是我在說…二ノ…從我家到你家完全是反方向啊…」

  看對方氣喘吁吁的樣子,二宮也不好再說他什麼,倒是櫻井竟然為了他做到這種地步,這倒是讓二宮很意外。櫻井進了玄關,從塑膠袋裡頭拿出兩個像便當盒的東西,不用說那是什麼,香味已經傳遍整個房間,聞到這個味道的二宮就像是被征服般,剛才的怒氣得到了舒緩,二宮此時才緩緩開口:「…我沒想到你真的來了,呃…真是抱歉。」

  當下二宮的確是很想找個人發飆沒錯,但也只是因為在通訊錄上櫻井的名字比大野上面罷了,他本來是打算等自己稍微冷靜之後再告訴大野的,沒想到這個人還真的來了,說到底他是怎麼知道地址的啊。

  「沒關係,我想應該是很重要的事情,所以不顧一切趕來了。」

  「…其實…也不是什麼重要的事。」二宮低下頭,突然覺得自己的行為好惡劣。

  「我都特地趕來了,你就告訴我吧。」櫻井認真的神情讓二宮無法看著他的眼睛說謊,只是要他說他也不曉得該從哪裡說起才好,只好大概提了一下:「你還記得我之前問你的問題嗎?」

  櫻井眼球往上抬思考了一下後,點了點頭,二宮繼續:「當初會那麼問你…是因為我的戀人他去留學了。」

  聽見這句話的櫻井眼神稍微睜大,但很快的又恢復成平常的樣子,說道:「嗯?和他進行的不順利嗎?」

  「…豈止不順利,簡直糟透了。」二宮皺眉,低頭看著眼前的漢堡排,像是發洩情緒般用力的咬了一大口。

  「遠距離戀愛是很辛苦的,不過只要有良好的溝通和連絡應該不成問題。」

  「就是這裡出了問題!」櫻井無心的話老是會踩到二宮最大的地雷,被二宮的激動反應嚇了一跳,二宮查覺到自己反應過度後,吐了一口氣繼續說道:「他從三個月前出發後就沒聯絡過我,直到昨天我才終於等到他的信,結果…真是難以置信…」

  話停在這裡櫻井不禁吞了口水,二宮卻沒有意願要接下去,眼神示意著桌角那張被蹂爛的明信片,櫻井將它打開之後沉默了一會,才緩緩說道:「我想他有他的理由,你看底下這麼多擦拭的痕跡,他一定想了很久,最後才決定只寫出最想傳達給你的話吧。」比起那些讓櫻井比較在意的是寄件者的名字──松本潤,雖然女性也可能叫這個名字,但櫻井卻不由自主把對方想像成男性。

  「…我怎麼可能變…你才不要給我變了…」二宮像是在自言自語般的回應,他很明白愛是從交往之後才是開始,之前自己無論看了多少遍都不曾解讀這麼深的含意,櫻井卻一看就懂,這是為什麼呢?

  「好啦!你別胡思亂想了,快點吃冷掉就不好吃了。」

  二宮點頭,這時有什麼順著動作也跟著滴了下來,二宮自己看見淚水滴進漢堡排裡也嚇了一跳,從什麼時候自己變得這麼懦弱了?明明之前不管再多的壓力和痛苦都能撐過去的,但是現在只要一碰到松本就沒轍了。之前在身邊給予安慰的人,如今卻成了給自己傷痛的人,二宮怎麼想都覺得划不來,一定是他愛松本比松本愛自己太多了,所以心才會變得如此不堪一擊。

  察覺到二宮的情緒,櫻井裝做沒看見不發一語,他猜二宮此時並不希望讓任何人看見吧,就算看見了也別說,櫻井只是默默的看著二宮流淚的臉龐,心理產生了一股不捨,卻又想好好欣賞著這脆弱時的美麗,他覺得自己好像掉到另外一種感情裡面了。

(持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橘 的頭像

Unchange

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