嵐禁同人文,請理解後再觀看。
配對:松本潤X二宮和也




12

  當我才發覺就是愛 世界變了

  「好突然哦,不過能繼續跟二ノ住在一起真是太好了呢!」臨時被告知這個消息,大野趕緊在最後的假期在家裡順便收拾好行李,在統一上課的前一天急忙入宿,為什麼呢,從一開始自己的目的就是這個,現在願望達成了,但一直都高興不起來,二宮發著呆,沒有回應大野,說也奇怪,這句話照理來說他應該是會感到相當高興的,如今卻一點感覺也沒有。

  「二ノ…你最近真的怪怪的耶,心不在焉的發生什麼事了?」大野停下手邊的整理工作向前關心,對方卻不領情,搖了搖頭似乎不想多談,大野看到二宮冷淡的回應似乎有些不高興,像是在抱怨般的說道:「二ノ每次都這樣,寧願悶在心裡也不願意講,這麼擔心的我算什麼啊。」查覺到大野的語氣變化,二宮想解釋卻想不出好的話語,沉默許久後才回應:「…我不想講。」

  大野對於這答案顯得相當不滿,但二宮不想講就是絕對不會講,對方的個性大野再清楚不過了,沉默許久後跳了一個話題,說道:「一直以來二ノ都是我最重要的人,不管發生什麼事都不會改變,但是二ノ…你似乎不這麼想…」大野低聲的說著,這一字一句讓二宮都心頭緊揪著,但他現在可沒空再管這邊的情感了,於是像是在調侃般敷衍的回應:「這聽起來還真像是告白。」

  「我是在跟你告白啊。」原本只是無心的一句話,卻得到了意想不到的答案,二宮懷疑他耳朵壞了,瞪大雙眼難以置信的看著剛才語出驚人的傢伙,只見大野表情沒什麼變化,就像說出一句很平常自然的話一樣,這讓二宮更不解了,但因為衝擊太大而沒辦法好好詢問:「呃…你是認真的?我是男的、你也是,這是什麼意思,你不是在開玩笑吧?」

  「當然不是,我不會拿這種事開玩笑的。」大野認真的回應更讓二宮驚慌失措,等一下、這樣算是兩情相悅嗎?二宮到現在還沒辦法冷靜下來,再度強調:「你是說你喜歡我?不是朋友的喜歡?」只見對方聽了問題之後點了點頭,轉過身去,看那個樣子似乎有點害躁,不會吧…在此時此刻二宮竟然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他沒辦法斬釘截鐵的回應他也是、他沒有辦法露出欣喜若狂的笑臉、他也沒辦法就這樣順其自然的接受對方。這一切的原因都是因為── 

  「二ノ…你討厭我嗎?」

  「我怎麼可能討厭你!我喜歡你喜歡得不得了!可是…」沒錯,他還是很喜歡大野的,但是這份喜歡的感情,不知道從什麼時候改變了,那不是愛,只是單純的喜歡。

  「可是?」

  「……有個人我對他的喜歡是遠遠超過智的…」講完這句他都覺得丟臉,還好當事人沒在現場,否則他一定當場咬舌自盡,如此難為情的話竟然說出來了,而且還是對大野說,這算是一個大突破嗎?希望對方不要逼問他是誰,他撕裂了嘴也不會說的。

  「是松本?」

  「嗯,不、不是啦!」對大野的提問二宮還很順的回應,之後才驚覺自己說錯話了急忙否認,但也於事無補,大野早就認定那就是答案,無奈的笑了一下,說道:「松本他用他的方式改變了你,這不是很好嗎?」原來大野將一切都看在眼裡,二宮一向不擅長面對這種話題,微微的點了點頭,人的感情竟然說變就變,短短幾個月內對大野的愛逐漸淡忘成喜歡,這都是他從沒想過的,一直以為自己就會這樣單戀下去,都怪松本潤,不經同意就霸道的強制進入自己的心,害的他現在整個人都只想著他,身心早就已經被對方給牽走了。

  「抱歉…」說不上來的內心充滿罪惡感,下意識的就是想道歉,松本早就察覺到了吧,雙方會沒結果的原因莫過於他們都太順從對方了,以為這就是愛,其實只是寵溺而已,現在二宮總算明白到這點,他跟大野不是只能做朋友,是只做朋友就足夠了。摯友這個位置第一個一定給他的,二宮心想。

  「道什麼歉啊!既然如此就沒什麼事好隱瞞我了吧?」

  大野說的沒錯,都已經坦承到這樣的地步了,二宮的確沒有任何理由再隱瞞對方,只是要他像個小女生一樣傾吐戀愛煩惱就覺得很彆扭,於是吞吞吐吐、心不干情不願的說:「反正…就是…他啦…」明明當事人就不在,但只要一提起對方二宮就不自覺的雙頰脹紅,結巴的說著。

  「是因為松本回家嗎?」大野已經懶的再等待二宮要講不講的話,直接一針見血的詢問,而看對方的反應就知道自己答對了。

  「…也許吧…但總覺得…事情沒那麼單純…」

  從那天回來就怪怪的了,但他想破頭也想不出原因,有什麼事情嚴重到必須隱瞞自己呢?在想的同時也受到一些打擊,這時才驚覺自己早就已經深陷其中了。

  「你主動問他看看啊,他一定會跟你說的。」

  「他要是會跟我說早就說了,就是想隱瞞我才不說啊。」

  「所以才叫你問啊!」

  「他就不想講我幹嘛要問啊!」

  兩人爭執不休,話講不到兩句又跑回原點,一直糾結在問不問的問題,說穿了二宮只是拉不下臉而已,再加上以他現在的立場也不好說什麼,於是最後的決定是等到月底考完試之後休假那幾天,告訴松本自己的心情之後,再順道問這件事。

﹉﹉﹉

  決定是決定了,但那天過後彼此之間就沒什麼交集,少了宿舍這個媒介,兩個人的關係就又好像恢復到剛開學一樣的陌生。雖然一般的寒暄還是照如往常,但松本平常在學校就不太愛搭理人,二宮跟他說上話的次數用一隻手指就數的出來,而且現在一下課衝最快的不是別人,就是松本,二宮甚至連詢問他的機會都沒有,感覺他突然間變得很忙,二宮猜多半跟家裡有關係吧,既然如此也不想打擾他,等到告一段落之後再說好了,但隨著月底的來臨,心裡也越來越不安定。

﹉﹉﹉

  「考的怎樣?」很難得的松本找自己搭話,雖然松本離開宿舍不到一個月,二宮卻覺得彷彿已經過了半年一樣,好久好久沒跟他像這樣說話了。

  「應該很爛吧,恭喜你又得了第一名。」說實話吧,這一個月中二宮根本無心在考試上,每天想著月底什麼時候才來,每天不斷的煎熬著,不知不覺就要考試了。語氣中完全沒有祝福的意思,雖說很久沒交談但是講話的模式似乎沒有改變,松本失笑,好像是很懷念這種語氣,意味深長的回應:「是這樣嗎?」

  「先不管那個了,連休要去哪?」

  「去你家。」

  「免談。」二宮斷然拒絕,這瞬間的回應倒是讓松本傻了眼,反問:「為什麼?」

  「沒有為什麼。」理由很簡單吧?松本是少爺,不折不扣的有錢人家,儘管二宮認為他不會在意自己的身世或房子大小,但他就是覺得不妥,應該說內心會覺得自卑吧。但這個答案讓松本少爺瞬間變了表情,臭著臉說:「大野能去我就不能去?」

  聽見這句話二宮嘆了口氣,早就料到他會這麼說。

  「…那你之後可不要抱怨啊!」最終還是妥協於對方,松本這個反應,反而讓二宮感到安心,告訴自己一切都沒變。

﹉﹉﹉

  這算是第一次和松本出去吧,這可能稱不上是特別的日子,不過二宮的內心卻小小的雀躍著,這種心情就好像是和初戀情人的第一次約會一樣,萌生出這種想法的二宮一方面覺得竊喜,又有點無地自容,他怎麼樣也沒想到,自己會陷入在這種曖昧的情緒之中。

  他們約見面的地方就在車站,雖然平常松本不太會搭乘大眾運輸工具,但方向感還是不差的,只是因為之前都沒有自己獨自前往,時間上稍微耽擱了,遠遠看外面就站著一個嬌小的人還露出不滿的表情插著胸,松本趕緊前往賠罪:「抱歉,等很久了?」

  但如果他以為對方會回答「不會,我也才剛到」那就大錯特錯,二宮怎麼可能會是這種人,馬上露出不耐煩的表情大罵:「廢話!你以為我站在這裡多久了!」清晨天氣還很陰涼,二宮等的雙手都凍僵了,但話雖這麼說,其實是二宮自己太早到了,看一下時間,松本也才不過遲到不到十分鐘而已。

  「真抱歉,和,來。」伸出手將二宮的手給握住,然後放到自己大衣的口袋內,被這行為嚇一跳,但二宮沒有拒絕,他喜歡松本這種霸道和溫柔,自從意識到自己心情之後,才明白他是多麼迷戀著對方,但要他主動開口時在太難了,真希望對方快點查覺,然後就能一直在一起。

  搭車的途中,兩人開始有一搭沒一搭的閒聊,似乎都說不到重點,過沒多久二宮就拿出遊戲機破起關來了,松本則望向窗外若有所思地不發一語。

  「你最近都在忙什麼?」終於忍不住發問,但二宮想表現的只是隨性的詢問,所以眼神沒有離開遊戲螢幕,偷偷用餘光觀察著對方的神情。「嗯……一直在做法式料理,還有甜點之類的。」

  「法式料理?」對這陌生的詞彙感到不解,在他的印象以來松本都是做偏向東方料理,可能是自己不喜歡吃吧,很少出現西式。「家裡請了個老師,我現在都在跟他學習。」松本在說這句話的時候一點都不像是覺得很累的樣子,果然廚藝就是他的生命吧,即使再累,他也樂此不疲。

  「真厲害,你已經開始替未來做打算了嗎?」聽到這個問題松本不禁震了一下,不過對方好像沒有察覺,摳著下巴,松本支支吾吾的回應:「嘛…嗯,算是吧。」之後,又陷入了一陣沉默,接下來就要面臨大考了,原本以為還很久的事如今近在咫尺,自己也應該快點下定決心未來的打算了,但不論最後自己選擇就業還是升學,都希望身邊有松本潤的陪伴。

  只是他這個願望,再也不可能實現了。

(持續)

大家都好厲害........嗯.........大野是喜歡NINO的XD
不過兩個人都太笨了W所以松潤才能趁虛而入(靠
終於快要寫到留學那邊了www戲劇化的發展(燦
再來大學就等著兩個程咬金來干擾他們了XDD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橘 的頭像

Unchange

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